[原创]威武不屈,汉魂不灭,清三代汉服运动的兴起

大清顺治二年(1645年),清廷颁布“剃发令”,称“自今布告之后,京师限旬日,直隶各省地方自部文到日,亦限旬日尽行剃发。若规避惜发,巧辞予辩,严惩不贷。”同年七月,颁布“易服令”规定“官民既已剃发,衣冠皆宜遵本朝之制。”强令全国各族人民,主要是针对汉、蒙古及南方少数民族,改剃满洲发型,改著满洲服饰的政策。

历史上吐蕃、西夏、金、元都下过剃发易服令。因清朝推行的法令范围广、持续久、冲突多、影响大,是以"剃发易服"在史学界里就形成了单指清朝特有的了。至宣统三年十月 (1911 年 12 月 ) ,清政府明谕: “资政院奏恳请降旨即行剪发以昭大同一折,凡我臣民,均准其自由剪发”。这就是“听任国民辫发去留上谕”。剃发易服凡二百余年,几与帝国相终始。

在剃发令推行初期,江南士绅群起反抗,抗拒暴政,义兵四起。以摄政王多尔衮为首的满洲亲贵残暴不仁,竟以暴力屠剿,出现了无数个城鎮村寨被屠杀的事件,经过大范围长时间的屠杀后,依然有很多的汉族士绅抗拒暴政,随着多尔衮的死去,顺治皇帝亲政后,剃发令的施行开始有了“十从十不从”的缓和政策,但是对于抗拒剃发者,依然处以极刑。然而,满清的屠刀虽利,仍然屠灭不了汉人的文宗精魂。直至康熙初年,戴发效孤忠的人着实还有不少,尤其存在于士林翘楚,文坛领袖之中。感叹明人邦国虽不守,然文宗则不弃,头可断,发絕不可剃。诚可哀可敬。

康熙皇帝亲政后,尽管仍然推行该法令,但在执行方式上,却以潜移默化的移风易俗为主,不再强制推行,而是作出了一些妥协和让步。康熙年间,老百姓如果愿意束发,愿意身穿明朝的服饰,官府是不会再暴力执法了。康熙年黄河大堤上治理黄河的百姓没有剃发,也没有易服,大部分仍然身穿明朝的交领服饰,而官员则是身穿清朝袍褂,出现了满汉服饰交相辉映的和谐景象。康熙年间,李颙穿明服前往官办书院去讲学,却没有受到任何粗暴对待,反而多次获得优容礼遇,后来地方官仅仅是赠送了一套清朝袍褂给他,也并未强迫他穿戴。可见法之不严。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康熙黄河治理图局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乾隆《姑苏繁华图》局部图

从清三代的《康熙万寿图》、《雍正耕织图》、《乾隆南巡图》、《姑苏繁华图》、《燕寝怡情图》等宫廷写实绘画长卷里可以看出,康熙年间的江南,尚有很多汉族士绅平民穿着明朝的服饰,发饰各种各样的都有,主流发式绝对不是“金钱鼠尾”, 很多只剃去前额很少的头发,还可以不留辫子,可以挽髻,甚至可以束发,服装还是以晚明的汉服为主,尤其是女子的服装发型,依然是晚明之款式。不惟三代之内,两朝衣冠。

《清稗类钞》还有一条很值得注意,其“三圣不剃发”云:“满俗剃发,自世祖入关定鼎,汉人亦遵行之,有不从者,辄置重典。然热河行宫所藏世祖、圣祖、世宗三代御容皆不薙发,诚可异矣。”

其实清朝乾隆以前的皇帝和官民基本很久才剃一次头,前额的发型基本就像现代的毛寸或平头,直到乾隆以后,城里人才有“五日一结辫,十日一剃头”的俗例,乡村是十五日以上。这还是将官士绅,兵卒平民就更久了。官民守孝,兵将征伐,贫民乞丐,乱世时节通常都是几个月不剃头,因此清朝男人的发型,长时间都是“陆军装”或“小平头”的样式。从清宫历代帝王画像和宫廷官民纪事绘画里可以很明显的看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雍正耕织图

此外,十七世纪是辫子的时代,男人留辫子的情况不止是中国,在欧洲,从腓特烈大帝开始,普鲁士宫廷佩戴一种白色假发,假发后面结成辫子,当时的法兰西,英吉利,西班牙、俄罗斯等国家纷纷效仿,士绅和军人都必须配戴留辫子的假发,这种辨发在欧洲流行了一百多年。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英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法军

从沈从文编写的国家教材《中国服饰史教程》以及《康熙御制耕织图》中有关服饰和发式的记载,“在广大江南地区以及北方乡村和山区百姓的服饰和发型仍依明制”,“虽然居官有职的,补服翎顶,一应俱全,但是妇女野老、平民工农普遍服装和明代犹多类同处,并无多大区别”。可以得出,明制衣冠和发式在康熙时期的民间依然相当流行。而从目前留传的民间望族康乾时期的祖先画像中也可以看出,画像里老一辈穿明服,年轻一辈穿清服。更有一副康熙年间府学秀才的绘画,画像里众多生员,几乎一半穿明服,一半穿清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总之,伴随着清朝政权的稳定,“剃发易服”的执行力度,也有了明显的放松。甚至在顺治执政后期,这位年轻的满族皇帝对汉文化的热爱几乎到了疯狂的地步,几乎恢复了明朝所有的制度(包括锦衣卫和臭名昭著的二十四衙门),同时更欲恢复汉明衣冠,世祖与索尼等满洲廷臣商议,廷议均赞成恢复,此时有位汉臣上书坚决反对,因文中有段很精辟的易服令关乎国运长久的议论,帝犹豫再三,长叹一声,因而作罢。

其实世祖、圣祖、世宗和高宗本人都很喜欢汉服,康熙帝、雍正帝和乾隆帝都经常在宫里带头穿汉服,雍正帝的四个妃子都喜欢穿汉服写真,乾隆帝甚至令身边的妃子、皇子、侍卫、宫女太监们一起穿汉服游玩。同时,有不少在明朝出过仕的汉族官员,入署办公穿清服,回家即穿回明服。直到乾隆年间,江南地区的一些农民,在服饰上,依然保留着明朝后期的风格。嘉庆之后,男装汉服就很少出现了,清三代汉服的流行,居然是伴随着康乾盛世兴衰的步伐,也算是耐人寻味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雍正汉服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雍正唐服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雍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乾隆和侍卫太监汉服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乾隆汉装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乾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雍正和乾隆汉服照

那么,既然康熙、雍正和乾隆皇帝都已经默认了可以保持前朝服饰,到了晚清,为什么汉人全都剃发易服了呢?这其实就是潜移默化顺其自然的结果,就像今天我们身上穿的是西服,但是如果没有人提醒这是洋装,国人是不会在意自己身上穿的是什么的。就好像钱钟书的叔父,是清末的秀才,才学很好,看到革民党发布的反满传单,回去惊讶的问他的长辈,今上难道不是汉人么?他的长辈告诉他,今上非汉人,实乃满洲人。

还有,因为清初满洲贵族与汉族士大夫达成的“十从十不从”原则,汉族女装并不在清朝“易服” 之列,所以终清一代,汉服女装都是存续的。满汉女装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满族女装是袍服,上下一体,汉族女装则是上衣下裳,以晚明的袄裙为主。到了清末,汉族女装已经发展到和晚明截然不同的地步了,这与当时汉人的审美标准有关。到民国时代,袄裙的发展和清末又有很大的改变,民国女学生穿的袄裙(秀禾装)更加符合现代人的审美标准。那秀禾装又算不算汉服呢?难道算满服么?但清朝可没这服饰啊?这种逻辑上的矛盾一直存续在现代汉服推动者建立的汉服理论体系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民国的秀禾装(晚晴袄裙的演变)

为何清中业以后的汉族女装和明朝时有很大的不同呢?因为明晚期进入到小冰河时代,气候比明初要严寒,这种严寒一直到清末,因而竖(立)领代替了交领,但主要还是由于明朝理学的发展,良家妇女穿衣都要求把身体严实的包裹起来,因此立领在明朝晚期大范围的流行,如果明朝有女子穿露胸露手臂的齐胸襦裙之类的服饰,那多半就是从事服务行业的青楼女子了。立领可以防止女性的脖子裸露,这样才符合晚明封建礼教对女性着装的要求。在中国,服章从来都离不开政治和礼教。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清中业的汉族袄裙

另外由于旗袍的有个“旗”字的缘故,现在的汉服运动对立领很排斥,把立领和满族服饰画上了等号,可是满族服饰原本是没有立领的,满人不论男装女装,衣服都是圆领,立领是学汉人的,并且整个清朝,满族服饰有立领的款式都很少,反而有些满族服饰还有交领,难道交领也是满族的?明明立领是满人学汉人,因为要否定旗袍唐装是汉服的需要,就硬生生的不顾历史真相把立领的发明权送给满洲人,实在是可气又可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从明朝到清朝的绘画分析,直至乾隆年间,汉女的服饰基本上和晚明差别不大,汉服中最明显的“交领”风格服饰也在清中期以前普遍存在,一直到了嘉庆以后,汉服女装风格才起了较大的变化。“剃发易服”确实是暴政,但是其中对于“易服”的作用远远被夸大了,“汉服”其实在清中期还是普遍存在的。尤其女装,整个清代都存在,不过因为经过长期的满汉服饰相互影响融合,特别是扣子的使用,到了清末,汉服女装的外型已经不是现代汉服复兴人士理想中的“汉服”了。实际上,现代汉服复兴人士的汉服体系认识就像是空中楼阁,无源之水。

对于现代的汉服理论体系,原本就是脱离历史的,古人由于没有近现代的国家概念以及民族概念,因此从来没有称呼过自己民族的衣服是“汉服”,“汉服”其实是古代少数民族对汉人服饰的笼统称谓。不过按照正常逻辑而言,既然叫“汉服”,那么只要是属于汉人自己独特的服饰,就应该是汉服,现在的旗袍、唐装、中山装也应该属于汉服的范畴。

但现在汉服复兴人士是不承认旗袍和唐装是汉服的,因为他们认为,旗袍唐装是在吸收了满族服饰元素的基础上创造出来的,所以是满人的服饰。但是,旗袍是清朝灭亡后,汉人发明的服饰,清朝时代的满人从来就没穿过,唐装也是如此。满族同胞什么时候承认过旗袍唐装是他们的民族服饰呢?如果仅仅因为吸收了外族的元素,就不属于汉服,那么裤子,靴子,皮带等是不是就更加应该排除在汉服体系之外了呢?因为历史上汉人本来是不穿裤子的,甚至内裤都不穿。而现在女同志们青睐的高腰襦裙,也不能算汉服,因为是鲜卑人发明的。明朝武官的常服“曳撒”也不能算汉服,因为曳撒原本是蒙古族穿的辫线袄,还有明朝女性的比甲也不能算汉服了,因为这是清朝皇后的朝服外套。

同理,日本的和服,韩国的韩服同样也是吸收了中国服饰的元素基础上创造出来的,如果按照现代汉服复兴人士所主张的那样,吸收外族的服饰元素就不是本民族服饰的逻辑,那么日本人和韩国人理应不该认同和服、韩服是其本民族服饰,而事实恰好相反。日本人和韩国人从来没有因为他们的服饰原型来源于中国而不予认同。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清初的吉服(满清的交领官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清中业的汉族女装

其实三千年来,汉族的服饰一直都在演变,历朝历代,改元就必然要易服,前朝的制服本来就会受到新朝法令的约束,违者必然论罪,但把易服扩大到民间,那是少有的。明朝的服饰和汉朝,唐朝,乃至宋朝的服饰其实都有很大的不同,唐朝服饰有很多鲜卑人的元素,宋朝服饰也受到胡人的影响,官员的圆领衫本身就是胡服,明朝的服饰则吸收了很多蒙古人的形制。汉服之美,有容乃大,包罗万象,代有不同。

满洲人的服饰,本来就受到汉族和蒙古族的影响,基本就是以明服和蒙古服为蓝本加以融合而成,清朝女子的旗头起源于宋朝的宣和宫装,旗头为什么有大牡丹花,东北原是不产牡丹的,牡丹是中原的花卉。又比如瓜皮帽其实是朱元璋发明的六合一统帽,明朝时就已流行在官民之间,清朝不过是更进一步的普及而已。还有清朝的顶戴,暖帽是明朝皇帝学习蒙古人款式形成的明服冬季帽子,凉帽也是明朝官员夏天出行时的便帽,朝珠是学习至藏传佛教的佛珠,清朝武将头盔的花纹字符也是来源于藏传佛教.

而清朝的朝服则是明朝曳撒演变而来的,马蹄袖是学习了蒙古族的,马褂、马甲学自明朝的比甲,八旗盔甲更是明朝北方边军的制式甲胄。还有竖领,盘扣,衣料,刺绣,纹饰都是明朝汉服的组成元素,那么满服纯粹的民族元素还有多少呢?大约只剩下卷领,披领等是满族自身固有的了。因此可以说,满族服饰是结合了汉、满、蒙、藏几个民族之大成的服饰。所以清朝服饰本身就是中华服饰里头的一部分,甚至可以说是汉服体系中的一维。

总而言之,满清入关之初的大屠杀,很多都是因为剃发易服引起的,而剃发易服政策的本身又在康熙继位后逐渐放宽,并非是人们以往认识的那样,汉服不是因为满清强行剃发易服而中断的。而是两百年来的潜移默化,民族融合。满清灭亡后,没有强制推行穿西服,我们不是也没有重拾明朝时期的汉服,而是很自然的就普及了西方人的服装和现代发饰,为何?是因为修身替代宽松,纽扣替代绑带,对襟替代斜襟,短衫替代长衫是人类服饰的一种演进,西方中世纪的长袍到十八世纪也不复存在了,欧洲其实和我们走的也是一样的历程。

人类服饰最初的功能是护体保暖遮羞,历朝典章服制的建立就是封建等级制度的体现,用以别尊卑,分贵贱。因此服装发型只是中华文化的皮毛,中华文化的精髓在于思想,文字,语言,历史、文学,艺术、信仰和价值观。当然,汉服复兴是好事,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美食华服,人皆爱之,但是不宜在纯洁的汉服里注入血腥的民族仇恨。最后重申,满清入关之初,为了巩固统治,而对汉人施行剃发易服的暴政是肯定不对的,更为此而不惜进行大规模的屠杀恐吓,是反人类的暴行,是要永远的钉在人类历史的耻辱柱上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汪懋麟像》,作者禹之鼎。主人公汪懋麟,康熙六年进士,授职内阁中书舍人,后任刑部主事。曾经是《明史》主要编撰者之一。康熙23年病逝。此画中主人公也已经剃发,但服饰还是明代风格的服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王士禄(1626—1673)山东新城(今桓台)人清代官吏、诗人。顺治九年进士。授莱州府教授,迁国子监助教,擢吏部考功员外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石谷骑牛图》作者:清 杨晋 杨晋是清代宫廷画家,以画界画见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王原祁艺菊图》右半部分,作者:禹之鼎(注意画中王原祁和小童的服装,还有小童的发式)王原祁(1642-1715)〔清〕字茂京,号麓台、石师道人,江苏太仓人,王时敏孙。康熙九年(1670)进士,官至户部侍郎,人称王司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乔莱濯足图》作者:禹之鼎乔莱(1642—1694)字子静,号石林,江苏宝应人。清代官吏、学者,康熙四年进士。授内阁中书。十八年,试博学鸿词,授编修,官至侍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李璞像》作者:清 鲍嘉李璞,字翰如,一字畹斯,浙江嘉兴人,清乾隆间文学家。工诗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清代学者像传》第二集之颜元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孙和斗像》孙和斗,嘉定(今属上海)人,字九野,晚号钟陵,清初学者。侍读学士孙致弥父,埋名著述,以子贵,赠文林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娄东十老图》,此幅人物群像作于清康熙九年(1670),作者不详。所谓娄东(今江苏太仓)十老是:陈瑚(1613一1675)、陆世仪(1611一1672)、王撰(1623一1709)、宋龙、郁法、顾士琏、盛敬、陆羲宾、王育、江士韶等。他们均为明末清初太仓地区的隐逸之士,或以经学闻名,或以诗文著称,或以名节见重,且各有文集传世。其中最有名的要数陆世仪。他字道威,号刚斋,又号桴亭,学者称为桴亭先生。陆世仪是明末清初重要的思想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王士禛放鹇图》局部介绍:画面右上角禹之鼎隶书题:“放鹇图”。左上角录王士禛诗一首,并题:“庚辰长夏雨后,大司寇王公因久寓京师,检诗为题,命绘放鹇图,仿佛六如居士笔意,漫拟请政,恐神气闲畅,用笔高雅不及焉。禹之鼎。”“庚辰”为清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禹氏时年54岁。

以上均是康雍乾时代士绅穿汉服的实况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