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宫产被拒的她,又怀孕了 | 有故事的人

2017年09月08日 09:06:16

来源:凤凰读书


图片源于网络

>>> 人人都有故事

这是有故事的人发表的第977个作品

作者:朽朽

01

几个月前,当小艾告诉我,她准备要二胎时,我惊讶地苦笑:“不会吧?”

当然了,我和小艾算是密友,和小艾的老公方建更是清白。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送出祝福,而是本能地质疑,也并非出于大龄剩女的嫉妒心。我只是单纯地对小艾生孩子这件事情心有余悸。

我和小艾夫妻的结识很有戏剧性。

2015年11月底,奶奶突发性右脚浮肿,老人家节俭,愣是瞒了好几天。在家人关切的责备声里,奶奶住院了,查了两天,仍查不出问题。

我作为家里唯一的自由人,顺理成章担负起看护的责任。其实与其说是看护,不如说是陪伴。奶奶除了右脚浮肿厉害,一按下去一个凹洞,其他并无异常,精神极佳,将庄稼人那份特有的硬朗和乐观展现得淋漓。

我的作用就是给老人逗乐子,让她在“限步令”期间不至于索然无趣。

而健谈的奶奶初入病房就和病友打成一片,我反而被冷落在一旁,每日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去医院食堂买饭。

对二院的食堂,我恨之入骨却唯有逆来顺受,饭点拥挤的程度让人每每想到肉搏。

在一次肉搏战里,一个男人从最里面费劲地往外挤,高举过头顶的手里护着一碗汤,并成功从我的头顶淋下。

在流进嘴角的寡淡汤味里,我认识了小艾夫妇。

02

说起小艾和方建,活似一对冤家。

小艾是常州本地人,家里条件不错,难免有点小姐脾气。和娇滴滴三个字搭不上边,小艾的作风和她的相貌一样,非常男派。

方建则是徐州人,来常发展,工作不错,长相也体面。

小艾和方建属于一见钟情。小艾性格要强,说一不二,作为家中独女,对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而且必须招赘。小艾姜太公钓鱼一样的爱情观,在三十五岁时等来了方建的愿者上钩。爱惨了的两人一个放低了底线,接受了男方的外地身份,一个不顾世俗眼光,甘愿入赘,半年不到就带球领证。

初见的淋汤窘事,在方建手足无措道歉下,我只能自认倒霉。没成想,在一旁等待的小艾看见这狼狈一幕,挺着摇摇欲坠的肚子疾步而来,指着方建就骂,其泼辣的程度,令我汗颜。

夫妻双方唇枪舌剑你来我往,话题竟然翻起了旧账。期间的尴尬,让我一个受害者瞬间沦为调停者

我哭丧着脸说:“姐,你别一激动在食堂生出来。”

小艾一愣,才体察到我的窘境,哈哈大笑,硬是把我带去了她的病房,给我换了她的衣服。苦于没有替换的衣物,我大方接受她的好意。就这样我们加了微信。

第二天还衣服时,小艾一人在房里百无聊赖地踱步,便拉着我聊起来。当问起为何不去一公里开外的某院生孩子,毕竟那是全市最好的公立医院,小艾说二院也不错,主要是有相熟的领导。

我才知道,一般孕妇都要见红才住院,小艾则是托了人情,加上她本身是高龄产妇,所以离预产期还有半个月就住院待产了。

小艾颇为自豪地和我炫耀:“医生都劝我剖腹产,说我是高龄产妇,危险。而且就胎位来说,顺产有点困难。我不答应,硬是要顺产的。”

就以我少得可怜的妇产科知识来讲,我并没有意识到胎位对于生产的重要性,但仍然很佩服小艾力驳众异的勇气。

“我老公打怀孕开始就劝我剖腹产,后来医生也建议剖腹产,他那小鸡胆子都吓破了。为了生孩子的事,我俩没少吵架。这两天尤其作死,我昨天夜里一生气说了句‘孩子生了也是跟我姓,怎么生不用你操心。’结果他今天一天没理我,我乐得清静。”

我突然有点明白,他们夫妻昨天在饭堂吵架不完全是因为对我的歉意。

临走前,小艾很感激地对我说:“谢谢你。你是唯一一个没有劝我剖腹产,反而认可我勇敢的人。”

我其实什么也没做,只是静静地倾听了一会儿。

03

那天下午我刚离开,小艾就见红了,过了一夜,清晨进了产房。

小艾在微信里哀求我,和她聊聊天,她痛得要死了,但是才开了四指。

什么也不懂的我居然感同身受一般害怕起来,和奶奶说一个朋友生孩子,我去看看。

奶奶说:“人家生孩子,你去添乱。”

我打听到了产房的位置,急匆匆奔去,看见了在手术室外来回踱步的方建。他看到我略显惊讶,我说:“小艾发微信给我说要生了,我就来看看。”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的突兀,毕竟只是几面之缘的相识,于是加了句,“反正我也闲着没事。”

方建对我笑了笑,好似很宽慰一样,说道:“谢谢你这么有心。”他顿了顿,又问我,“小艾和你说了什么?”

“说她很疼。”

方建恨恨地叹了口气,眉头皱出不满:“她疼死了也不肯让我进去陪产,都什么时候了,还闹脾气!”我惊讶于小艾居然是打着冷战进的产房。方建也憋着气,说了几句就划开了话口子:“我父母都在徐州,她爸走得早,她妈身体又不好,就剩我在这抓耳挠腮,她还要闹。顺顺顺!一把年纪了,顺个屁!”

听着方建焦躁地骂,我有些尴尬,其他等待的孕妇家属投来看戏的目光。但我无从安慰,我不过是个外人,也不是有经验的过来人。

小艾很久没回微信,不知是疼得顾不上了,还是已经上了手术台了。一会儿有护士出手术室,方建急忙去打听。那护士一派轻松地说没到位呢,踢踏踢踏地走了,仿佛我们心中生死攸关的生产在她看来不过是稀松平常的小事。

至少还是平安的,我这样安慰方建。

但这样的慰藉没过多久也被推翻了,手术室内走出的护士喊着小艾的名字叫家属,并递给方建单子,让他签字。

“产妇胎位不好,顺产太艰难,要剖腹产。喏,这里签字。”护士的声音死板平静,只想尽快例行事宜。

“她自己同意剖腹产么?”

“产妇早就嚷着要换剖腹产了,房顶都要被叫破了。”

方建愣了下,突然问了句:“大人小孩现在还安全么?”

“安全。”护士显然不耐烦了,催着家属签字。方建一推护士递过来的笔,冷冷道:“我不签,让她顺产。你进去告诉她,我要求的,为了孩子好。”

护士目瞪口呆,刚想劝两句,方建却撂下狠话。

我再不懂行也知道这是不得了的大事,等护士一走也开始劝,心里则给方建打上了“渣男”的标签。

方建脸色难看,久久才咬牙切齿地说:“生之前说要顺产,我装着孙子劝了半年,好话说尽,她不听!现在吃到苦头了,说要剖腹产了,滚蛋!”

剖宫产被拒的她,又怀孕了 | 有故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