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出手没出手的林冲,到底是英雄还是怂包?

如果有人欺负你,可能五成人会顶回去、五成会把气憋回去;如果对方是有权有势的主,可能九成会成为受气包。为此,有人专门写了篇《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的文章,其实不是不气,是气也没用啊!

这不,乱翻《水浒》,在那个满目疮痍、充斥暴力、世态炎凉的北宋社会,该出手时就出手108位好汉中,原来还有一个任你虐我千百遍、顾影自怜不出手的另类,就是豹子头林冲。

林冲创了个成语为人所知,就是逼上梁山。壹权谋君想再配个词,叫做怂了一生

今天,我们乱评下这个血中少火气、骨中少硬气的英雄、抑或怂包。

一个人的存在感,不取决于武力指数,而取决于其骨气指数。

林冲的名片,有个八十万禁军教头。听起来挺唬人,实际上是个芝麻官,就相当于现在中央警卫团里的教员,没什么实权,当然武力值还是杠杠滴,属于枪棒领域的专精尖人才。

我们的林教头,家有贤妻温柔聪慧,一枪一棒拼来的小康生活也算稳定,用现在话讲,勉强算是个中产吧!

对这种生活,他感到非常满意,既不想削尖脑袋往上爬,也不想路见不平瞎找事。为此,一直是安分守己、逆来顺受的模范公民,吃饭防噎,走路防跌,要不是与高衙内发生冲突,也就一直这么携着娘子唱着歌快乐下去了。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林教头陪着美娘子逛街,结果自己溜到鲁智深那看功夫去了。

没了护花使者,林娘子被高衙内这个花花太岁钻了空子、出言调戏。

林冲跑回去救媳妇,看到一群地痞流氓围在栏边,一个混球拦着自己的娘子,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沙包大的拳头就要举起。

可一看,原来是太尉的公子,二世祖可杀不得,俺林冲前程似锦,全靠太尉提拔,结果不仅高衙内不仅打不得,连个白眼也不敢投过去。

这时的林冲灵魂是跪着的,哪怕对方是比他年小体弱的高衙内。试想,鲁智深可以三拳打死一个镇关西,武大郎闻知西门庆调戏潘金莲都要讨个说法,而比他们武艺更高的林冲,却不敢动高衙内一根汗毛,都是因为林冲不敢把事闹大、怕丢了工作啊!

社会上最容易生存的不是小强,而是权奸和恶棍,甭管网上多义愤填膺。只要不杀到他床上去,大多数人宁可闭眼假寐

体制内的林冲也是这么想的,他意识到,这个恶棍不仅有调戏自己妻子的特权,砸掉自己饭碗只就一句话的事。

为此,路边社专门采访了林冲,请问众目睽睽下,你老婆被人调戏,你有何看法?

林冲一停一顿地说,对于你提出的问题我无可奉告,只能说,我将保留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利。

古人说,匹夫无罪、怀壁其罪。这种别人施舍下的平静生活,只是权力旋涡中昙花一现的假象,经不住风雨,一触即碎。

作为国家干部的林冲,有自己的生存逻辑,对待权贵不抗争还好、越抗争越危险,兴许高衙内忘了这茬,兴许又看上别家媳妇了呢!

可林冲还是奶义务”“图样图森破了。林冲越软、高衙内越硬,林冲越忍让、高衙内越迫害,高俅父子愣是把林冲这个豹子头当花猫呢。

林教头有个朋友陆谦,其实是个衣带渐宽终不悔,为屁消得人憔悴的家伙。陆谦哪管什么情义无价,为了拍马屁,使计把林娘子骗到陆府,好让高衙内下手。

当林冲跑到陆谦家楼下时,明明听得高衙内在楼上调戏他老婆,却驻足大喊:大嫂,开门

这句话的潜台词是:我来了,高衙内,你给我个面子呗。身为高干子弟的高衙内鞋底抹油,自然溜了。

林冲救人之后,对林娘子第一句话很有意思:不曾被这厮玷污了吧。这还是当年那个花前月下,给林娘子许诺只要你快乐,让我拿生命换都情愿的男人吗?真想给这个软蛋,裤裆上踹两脚!

男人要经事考验的,光看承诺表态没用。在权势的积威之下,林冲人味全失,奴性入骨,什么威武教头,不过是绣花枕头。

有人评价林冲在压迫下熬得住,把得牢,做得彻。壹权谋君认为,熬得住不过是浑浑噩噩,把得牢是因为患得患失,做得彻是乞食无果才回头咬人。

林冲这一个循规蹈矩的良民,心声无非是我只想做个好人。假若不是高俅逼他至绝境,只要有一线生机,也绝不会铤而走险。

可掌握迫害权的高衙内贼心不死,用阴谋手段把林冲骗到白虎堂,硬给扣上闯帅府的罪名。

媳妇儿莫名给人家欺负,还摊上了一场栽赃陷害的官司,混到这个份儿上,林冲还幻想着有一天能让他重返东京,夫妻团聚,真是中毒太深、太深。

所以,在被发配去沧州的路上,对押解的董超、薛霸两个鹰犬都是毕恭毕敬,到了歇脚地,还主动去掏银子,央求店小二买酒买肉,安排上房,挨了无数水火棍不说,脚也给烫烂了,连大气都不敢喘……

所以,当别人问林冲你到底犯什么事了,他介绍起自己被陷害的事情,从来不说自己是被迫害,而是说自己恶了高太尉,是自己不好,让高太尉厌恶自己了……

所以,在看管天王堂草料场的工作中,置身灰蒙蒙的天,白茫茫的地”“其间有生命呼吸的人只有林冲一个人,没有看管、无人监督,还一本正经干活,争取宽大处理……

我想,他身上有枷锁,脑上有刺青,可脖颈上还无形系着一根与皇权连结的绳索,就是妄图天理能公平、敌人会仁慈、有朝一日幸福生活能重新回来。

生活是有惯性的,我们从林冲骨子里,看到了顺从的生存准则,沉默的生命节拍,可受苦和忍让,并没有为他换回自由。

最不想反抗的人,一旦真正地反抗起来,那才是最坚定的反抗;最软弱的人,一旦真正地勇敢起来,那才是最无敌的勇敢

一日,沧州纷纷扬扬卷下天大雪来”“那雪下得正紧”“看那雪,到晚越下得紧,若不是因为这场雪,林冲被迫到旁边破庙睡觉,那陆谦草料场放的大火,就足够给他的人生划句号了。

当林冲在破庙石头隔的门后,听到陆谦、董超、薛霸三人谈论害他的阴谋,看那漫天而起的大火,终于惊醒过来,新仇旧恨犹如山崩海啸一般,大喝一声:“泼贼那里去!”

接着,扭一着花枪,一跃而出,手刃陆谦、董超、薛霸,把头都割下来,头发结做一处,提入庙里,摆在山神面前的供桌上。

高俅父子可恶的帮凶死了,同样,林冲的人生归途也被彻底堵死,他也一并杀掉了那个做大宋顺民的自己。

有一出《林冲夜奔》,道的不仅是这个情节,还道出了林冲的命运,他永远也奔不到头儿,永远看不着属于自己的阳光了。

背对滚滚浓烟,林冲把葫芦里的酒一仰脖全部喝光,才发现自己已是一无所有,什么地位、利禄、荣誉,一切的一切都是一个大骗局。宋朝天地虽大,却没有留下一块立足之地啊。

于是,枪挑红缨,冲风踏雪,穷途末路,逼上梁山,还有一声仰天长叹:“好大雪!

托尔斯泰在《复活》中说:“人变得不像自己了,其实他仍旧是原来的那个人。当你以为出了山神庙后的林冲,再也不窝囊了,肯定会大跌眼镜。

上梁山后,林冲还有些锐气,只为众豪杰义气为重,毅然决然地火并了王伦这村野穷儒”“不仁之贼。可后来的小说里,我们只看到一个战场上冲杀的棋子林冲,冷冰冰的武器是他和世界对话的主要方式,凄风苦雨的内心已经再也不起波澜。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投奔梁山的好汉大多杀人越货、不容于正常社会,林冲无论怎样摆位,都没法完全变成一个滥杀无辜的强盗,梁山江湖大碗吃肉、大口喝酒背后还是派系之争、明捧暗算。于是,他在梁山里深深地孤独,除鲁智深外,几无朋友。

如果有一丝亮色,就是他生擒了扈三娘。可惜,这两个同样苦命的人,却再无交集,也许偶尔一起并肩骑马,都会被矮脚虎王英到宋黑子那告状。

林冲结局有好几个,还是喜欢央视《水浒传》那个:话说梁山军三败高俅后,一心想投降的宋江,带人把高俅保护起来,并陪其饮宴作乐,以期他日为己美言。

心藏深仇大恨的林冲,想杀死高俅却找不到机会,愤恨不已,积郁成疾。

招安那天,所有的人都为未来的官帽兴高采烈,林冲则孤苦一人卧病在床,一口气没出来被气死,房外唢呐还在欢天喜地吹着……

借用鲁迅先生的话,对林冲们,不仅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壹权谋君更是怒其不毒

一脑袋忠义的他,前半生受忠所困、为奸人所害;上了梁山、为义气所束,有心杀贼而不得。远不如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来得痛快,一身高强武艺,最少要士人之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啊!

以前老掰扯林冲武艺排老几,实际上满身功夫又如何。功夫再好,没有血性,窝窝囊囊、躲躲闪闪、犹犹豫豫、明哲保身,算什么玩意儿?如果有些狠劲,潜回京城杀了狗官、报了家仇;如果懂些权术,梁山上壮大自己势力,与宋黑子争上一争;如果有些眼界,最少跑到方腊那,当个彻底的革命主义者也好!

可惜,他都没有,因此他的命运无法掌握在自己手中,仰人鼻息、郁郁而终。

可是,林冲又是小说里最的那个人,无论林冲还是我们,谁能逃脱命运的巨掌?现实中哪有那么多的轰轰烈烈,更多的是窝窝囊囊;哪有那么多舍生取义,多少怀抱浪漫、人格高尚的少年,经过打磨还不是乖乖低下高昂的头颅;一人一枪不过是大战风车的唐吉诃德,终究是接受命运的无情摆布。

孔子不是说,仁者必有勇吗?我看,仁者必有怂。不知,英雄末路的林冲,倒在病床上,会否记起第一次见高衙内时的隐忍憋屈,会否后悔收回抡起的拳头,真该打他个四肢瘫痪、脑浆迸裂,打他个天崩地裂、鬼神皆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3楼tkhlfk

2楼 plazcl2005
说了一大堆没说到点子上,是林冲动不动手或者说懦弱与否的事吗?当时他动手打了高衙内,不论打死还是打伤,他都会家破人亡。打伤了,高球理所当然把他下狱,媳妇被霸占。打死了,那你也跑不出京城,何况还拖家带口。自己抵命,媳妇也会被其他恶霸甚至陆谦霸占。唯一的正确做法是学另外一个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带着妻子远走高飞。但林冲败就败在贪图仕途,所以还继续留下来等别人收拾。所以林冲不是懦弱的问题,而是贪图仕途,贪图自己的锦绣前程!
王进逃亡可是有明确目标的,他可以确定在独霸一方的老种手下能谋到一份不错的差事过日子,而且高俅的手也伸不到延安府对他形成威胁。林冲如果逃亡,他一没有一个可靠的投靠人选,二没有足够的技能养活自己与家人,三他也没有足够的决心立马落草为寇,这一点比他要洒脱的多的鲁智深也不曾做到。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