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赴国难一片丹心 为人民鞠躬尽瘁

赴国难一片丹心

为人民鞠躬尽瘁

——访黄埔抗战老兵江厚昌

顾少俊

黄埔抗战老兵江厚昌生于1920年,扬州市广陵区人,父亲是中学历史老师。“淞沪会战”后,日军飞机轰炸扬州。江厚昌随父母逃难到汉口,后辗转到宜昌。

一天,江厚昌的父亲看了街上贴的黄埔军校招生简报后,动员江厚昌报考军校打鬼子。临别时,父亲对他说: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后,一家回扬州团聚。

江厚昌毕业于黄埔军校16期通信科。因为成绩优秀,毕业后留校任教。1942年6月,江厚昌调重庆防空司令部任通信大队上尉排长。当时的重庆防空司令是陆军中将贺国光。

[原创]赴国难一片丹心  为人民鞠躬尽瘁

黄埔抗战老兵江厚昌

任职期间,江厚昌一次次准确预报日机飞临重庆上空轰炸的时间,确保人员,财产损失降到最低。

有一次,东郊的高射炮团根据江厚昌提供的情报,击落了3架日机。

贺国光为人厚道,对江厚昌的使用非常放手。在重庆不到一个月,江厚昌的才能很快得到展现。

一天,贺国光对江厚昌说:“最近,潜伏在重庆的日本间谍活动频繁。军统请你协助侦破暗藏在重庆的日军电台。”

江厚昌来到重庆中山西路一间平房里,这地方是军统的一个办公点,靠着嘉陵江,门口挂着“中洋大药店”的牌子。接待江厚昌的是一位30多岁的中年人,自称姓张,让江厚昌叫他老张。

老张告诉江厚昌,最近军统情报部门发现一个奇怪的电台信号,截获的电文是:冬瓜、西瓜、南瓜、木瓜、西红柿、花生米等食品的名字。电文中还有不少14、18、19、20等阿拉伯数字。一开始,局里有人认为,这是一些想发国难财的黑心商人发出去的商业情报,没有重视。现在这个电台活动越来越频繁了,军统曾利用电讯测向技术把它锁定在一个区域,但还没有来得及抓捕,对方就消失了。几天后,这电波又在其它地方出现。

江厚昌接过老张手中的电文一张张认真地看,他发现电文中“花生米”出现的频率较高。有一张电文显示:“缅甸的花生米价格涨了。”江厚昌随即联想起3个月前,蒋介石到缅甸前线视察。回来时,被37架日机追赶包围,千钧一发之际,蒋介石飞机下方突然出现大片乌云,飞机钻入厚厚的云层中,侥幸地逃过一劫。

江厚昌把电文放在桌上,按时间顺序排好后,说:“这不是商业电文,是日军间谍发出的军事信息。

老张一惊,眉毛一下子拧紧:“说下去!”

江厚昌指着电文,望着老张:“冬瓜”谐音是“东刮”,从东刮来的风就是东风。“冬瓜”是说,今天重庆是东风。以此类推,“南瓜”就是南风……西红柿代表晴天。这些阿拉伯数字代表重庆当天的风速、温度、能见度……

老张指着“花生米”三个字:“这是什么意思?”

江厚昌的目光在老张脸上停留了几秒,忽然一闪:“这部潜伏在重庆的日军电台任务非常明确——配合空军部队暗杀蒋委员长。”

老张摸摸头,突然明白了。他大步走向电话机,抓起话筒,迅速拨通了电话,说:“局座,江厚昌到我这里了,讲了电文的含义……我认为有道理……好,我这就带他过去。”

“局座要见你,跟我走。”老张迅速收拾好桌上的电文,朝门外走去。

在戴笠办公室,江厚昌将和老张讲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好!”戴笠站起身,在屋内来回走了几步,然后一拍桌子:“三天之内端掉这个潜伏点,你们俩人担任这次行动的负责人。”

“要不要活的?”江厚昌问。

“无所谓。”戴笠脸色阴沉。

事后,老张告诉江厚昌,军统破获过几次间谍案,当时为抓活的,牺牲了好几个干将。侥幸抓到的日谍个个是死硬分子,一点有用的东西都问不出来。最后戴老板下令:统统枪毙!以后,戴老板考虑到潜伏在重庆的日谍个个身手不错,如定下不要打死的框框,行动小组就会束手束脚,弄不好会付出惨重代价。

第二天,江厚昌和老张乘着吉普车出发了。从美国进口的定向仪很灵敏,很快发现日谍的电台在朝天门附近。

朝天门在重庆城的东北,那地方是长江和嘉陵江的交汇处。那一带的房子依山就势,沿江而建。

江厚昌在地图上划了个圆圈对老张说:“电台就在这直径800米的圆内。你带人去查家里有天线的住户。”

老张摇摇头说:“这样不行。这一带我熟悉,住在这里的都是沿海地区过来的达官显贵,家家有收音机。为了收听效果好,都在屋上安装了天线。如果挨家挨户查,早惊动日谍了。”

江厚昌说:“你安排两个人给我,我去查。你带其余人在远处跟着。”

江厚昌一行三人化装成查户口的警察奔朝天门方向而去,老张带四五个弟兄在后面跟着。

江厚昌进搜索圈不到1个小时,老张突然听到前面响起激烈的枪声。老张带人跑过去一看,见江厚昌靠在墙边指挥两个随从对着一家裁缝店开火。老张一看说:“这家裁缝店是一对东北父女开的。老头又聋又哑,行动不便,女儿手艺不错。人家是老实的手艺人,小江,你有没有搞错?”

江厚昌一边开枪,一边对老张说:“快,让你的人去后面包抄!现在没功夫和你解释,打完仗再说。”

老张刚要离开,“小心!”江厚昌一把将老张拉回,一梭子弹从老张身边飞边。裁缝店的大门后面,那平时看上去又聋又哑行动不便的老头突然间像换了一个人,抬手对着门外就是一梭子弹,打完后,随手甩出一颗手雷,趁着硝烟拉着女裁缝迅速向屋后转移。

军统特工抢先一步,堵住后门,一阵乱枪,两个日谍被击毙。

江厚昌带人在屋里搜出电台、匕首、手雷……还有来不及消毁的电文。

老张奇怪,问江厚昌:“你怎么知道他们是日军间谍的?”

江厚昌指着院内的天线说:“这一带虽然家家有天线,但都是随便找个竹子,在上面绑个铁丝。这家的天线做成‘王’字形,竹子也比其他人家的高,上面的铁丝又直又亮。”

事后,戴笠想把江厚昌挖过去,贺国光连连摇头:“我同意,委员长那边也不会同意。这个江厚昌不但负责防空预警,还负责委员长官邸电话机的维修呢。”

抗战胜利时,江厚昌已经是少校营长了。江厚昌对官场不感兴趣,如果他稍微努力一下,升个团长不成问题。他一直记着在宜昌时,父亲说的话: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后,一家回扬州团聚。听到抗战胜利的消息,江厚昌悄悄做好回扬州的打算。

一天,江厚昌带着妻子回到扬州,和父母团聚了。

江厚昌在扬州无线电元件三厂找了份工作。1949年,江厚昌的女儿江安娜出生。

建国后,江厚昌因为政治身份一次次受到冲击,妻子受不了了,在江安娜3岁时,突然留了一封信回了重庆。

1958年底,有人举报江厚昌在重庆工作期间,破获过共产党的地下电台。江厚昌被通知到农场劳动。

那时,江厚昌的女儿江安娜才10岁,正在上小学,怎么安排女儿的生活呢?江厚昌发愁了。这时,父亲来了,一把抱起孩子:“跟爷爷回家!”

王场长参加过长征,资格老,为人正派。他深入了解发现,江厚昌没有参加过内战,抗战胜利就回扬州了,没有破获过中共地下电台,在农场劳动积极,从不乱说乱动,可以让他回去了。

江厚昌至今记得,临走时,王场长拉着他的手说:“我们党的原则是实事求是,有错必改。你要相信共产党!”在王场长的关心下,江厚昌在农场工作不到一年就回了扬州,重新回厂工作。

70年代,江厚昌的父母先后去世。女儿江安娜的婚姻不幸,遇人不淑,离婚后一直和江厚昌一起生活。

1985年2月的一天,江厚昌刚从扬州无线电元件三厂办好退休手续回家。广陵区一位负责人找到他家,请他协助所在地居委会工作。

江厚昌住钞关居委会地段。这地方苦力多,老百姓大多没有文化,2300多居民,有1500多人是文盲或半文盲。平时,邻居之间打架、吵嘴的事天天都有。夜里,盗窃案时有发生。居委会的负责人不断受到上级领导批评,最后干脆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那一带的治安越来越差,黑社会势力开始抬头。

[原创]赴国难一片丹心  为人民鞠躬尽瘁

[原创]赴国难一片丹心  为人民鞠躬尽瘁

[原创]赴国难一片丹心  为人民鞠躬尽瘁

江厚昌是军人,讲话直来直去:“协助居委会工作我不干,给我自主权,一年之内,我让这一带大变样。”那位领导也干脆,当场拍板:“好!你主持居委会全面工作。”

第二天,江厚昌一家家上门了解情况,组织有文化的老人成立帮教小组,晚上上扫盲课;成立护巷巡逻队,明确居委会主任和居民小组长的具体工作。

夜里,江厚昌亲自带巡逻队值班,半个月之内破获了一个盗窃团伙,把十几个盗窃犯送进了看守所。有人放出话来,要给江厚昌放血。女儿江安娜担心他安全。江厚昌哈哈大笑:“重庆的日本特工我都不怕,还怕几个毛贼?”一连几天,江厚昌觉察到有人暗中盯梢自己,他感到危险一步步向自己逼近。江厚昌对自己的安危从不放心上,为了小区的明天,他一直坚持向前走,该做的工作一件也不拉下。两个月后,这边的盗窃案明显减少。

那时老百姓对教育不重视,江厚昌动员适龄儿童上学,遇到家庭困难缴不起学费的他垫上。有一次开学,他不但把那一个月的工资全垫出去,还动用了一点自己的积蓄。

有一次,两邻居因一点纠纷吵架,一起到江厚昌家排解。

江厚昌正在吃午饭,赶紧把碗放下,准备调解。奇怪,两家不吵了,互相之间悄悄说了几句话就走了。

原来,那两个邻居见江厚昌和他女儿的中午菜只有一块豆腐和一碗青菜汤,深受感动。他们说:“这个老人天天在外面帮别人,自己却吃那样的午饭。多高尚啊!我们为一点小事争来争去,多不好意思。”

社区有一个劳教3年的少年,找不到工作,在家里犯愁。江厚昌上门告诉他,两个月后,扬州第二机床厂要招工,要他好好复习,到时参加招工考试。那小青年担心考不上,又担心即使考上,人家知道他是劳教回来的,政审通不过。江厚昌对他说:“你只要考试通过,其它的事情交给我。”江厚昌请了个老师帮他复习功课。两个月后,这个小青年以高分考入机床厂。进厂前,厂里领导知道这个小青年是劳教回来的,确实有过犹豫,江厚昌找了几次厂长,最后勉强同意把他收下来。

那小青年进厂后工作积极,受到大家一致好评,还被评为“先进个人”。他说:“江爷爷在我身上化了那么多心血,我不能对不起他。”

为了增加居民收入,江厚昌办无线电班,亲自教会小青年们修电视机、收音机,鼓励他们开店挣钱。江厚昌还组织人员办过木器行、小吃店……既方便了群众,又安排了闲散人员。

年底,区里送来一块“双文明单位”的牌匾给居委会。居委会办公室里出现一派春暖花开的气象。要知道,居委会已好几年没有得到上级的表扬了。

[原创]赴国难一片丹心  为人民鞠躬尽瘁

[原创]赴国难一片丹心  为人民鞠躬尽瘁

[原创]赴国难一片丹心  为人民鞠躬尽瘁

1986年以后,社区几乎没出过一起治安案件。广陵区派出所所长对江厚昌开玩笑:“如果广陵区其它社区都像钞关社区一样,我就要失业了。”

1992年,江厚昌73岁。一天傍晚,他在渡江桥上散步,突然看到不远处冒出股股浓烟,顺着烟的方向看去,渡江桥下面一户居民家失火了。

那时,渡江桥周围的居民房子大多是老式木结构房屋。一旦起火,损失很大。

江厚昌像接到紧急作战命今一样,大喊:“救火!”旋风般地冲过马路,直奔着火的房子而去。

“我儿子和他奶奶还在屋里呢!”一个妇女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就要从大门进去。大门口火光冲天,屋里不时响起大火吞噬家具发出噼噼啪啪的爆炸声。

“不能从大门进!”江厚昌一把拦住那妇女,果断地说:“我进去!”一脚踹开窗户,双手一撑,身子一晃,钻进屋里。

大约半分钟,江厚昌拉着小孩背着老人出来了。老人和孩子安然无恙,江厚昌却烧伤了,住到苏北人民医院治疗。那些天,看望江厚昌的人络绎不绝。

一天晚上,江厚昌刚准备睡觉,一个青年人拎着水果进来。江厚昌不认识,来人自我介绍:“我弟弟被你送进监狱,我曾打算找你报仇,盯梢了你好几天。我看你买肉、买鱼送给小区里的孤寡老人,而自己和女儿的午饭菜只有豆腐和青菜。有一次,我看你背一个老大爷到医院看病,医生以为老人是你的父亲……我对你下不了手。”

来人停了一下,接着诚恳地说:“我想和您交个朋友。”病床前,两只手缓缓地握到一起……

1997年,江厚昌第二次光荣退休。他在社区工作了整整12年,彻底改变了一个落后居委会的面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