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是一个流行塑造道德偶像的世界,但不幸的是,方孝孺的榜样力量并没有为朱明王朝玩出几个方孝孺,相反, 崇祯十七年玩出了吴三桂,清顺治二年(南明弘光元年,1645)五月玩出钱谦益。同样,甘地非暴力不合作的力量也没有避免印巴分治带来的宗教仇杀,相反,枪杆子里出政权在现代依然适用。为何刻意塑造的道德圣人,没给世界催生一丝道德,反而催涨了道德灾难?

按照庄子“圣人不死大盗不止”的教诲,我认为,好人做好事可以表扬应该被保护,但不可标榜为道德圣人,否则,好人好事将会越来越少;但是,坏人做坏事必须给予及时批评和惩罚,否则,坏人就会越来越坏,也会越来越多。很多人对这种观点表示异议,以“骨鲠千秋”为由力捧方孝孺为圣人,并以“杀人者朱棣”为由而对方孝孺的口不择言轻轻飘过。谁也不会想到,正是因为国人根深蒂固的道德捧场观念,助推了世风日下到今天满国缺德的洪洞县索多玛,遍地都是贪生怕死口是心非的道德婊键盘侠。

道德就是人性,天赋人性就是天赋道德,说人话做人事,它就像一个人需要吃饭穿衣一样平常无奇。是人,都要天天吃饭穿衣,你会推崇一个人为饭神吗?当然不会,而更多会说他是饭桶。但奇怪的是,这国就能硬生生造出一个方孝孺精神出来。姑且不论这方孝孺精神有多少水分多少血腥,当我们在力捧某一个做好事的道德偶像时,偶像倒是名利双收,但与偶像一样的所有道德常人就被淹没在悄无声息中,这意味着什么?拉升道德偶像就是对道德常人的无情惩罚。请问,道德常人下一步会怎么做?他就会想,人性道德也要讲投资收益才行。于是,道德攀比风就成为人人猎取道德形象谋取更大功利的不二法宝,到了这地步,说说,还有谁会默默无闻地做一个道德常人?所以,这国人人都是马屎面面光,明里全是正人君子,暗里尽是男盗女娼。

黑帮杀人大多数目击者噤若寒蝉,但恰好有一个人挺身作证,而且不需要证人保护。现在舆情该怎么做?无论多难,也要把黑帮踢进地狱,但不能将那一个勇敢的证人吹捧成圣人,最好是劝证人全家远走他乡隐姓埋名。如果黑帮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就是对那一个证人最完美的无声赞扬。这样,社会治安和社会风气都会无条件地变好。但是,道德婊不会这么想,一句“顾及家人”或“实现理想”,就当起明哲保身之徒,一句“难得光明磊落正气凛然”,就将那一个灰原哀式的证人夸大为良心模范。结果是什么?无形中把接受警方保护的证人贬低为贪生怕死的小人,以后犯罪目击者就会既羞于接受警方保护,又不敢配合警察办案,只好眼不见为净。子贡赎人这故事已经把道理说透了。

美国其实也很矛盾,一方面立一个为了信仰赤手空拳救人的卫生兵当模范,另一方面也似乎按圣人不死大盗不止的原则处事。美国司法部有一个马歇尔办公室,专门负责保护证人一家。证人加入蒸发密令是自愿的,但必须接受各种清规戒律,还要把债务还清才能远走高飞。证人作证是义务,但要是像灰原哀那样放弃证人保护,后果自己掂量,大家不会觉得证人多高尚,只会觉得受不了蒸发密令的管束宁愿不要命。证人死了警方只会努力为证人报仇而不会把你褒扬为圣徒烈士。这就叫,保护鼓励正义,别立道德圣人。

如果你认为欧美没有偶像,那又大错特错了,不但有偶像并且还多得很。一年一度的诺贝尔奖获得者,他们就是科学偶像;各种眼花缭乱的发明奖、创造奖、创新奖多如牛毛,尤其是针对青少年的奖项更是浩如烟海。只要你能读到八九年级,你就得准备很大一个箱子装各种荣誉证书,但在所有荣誉证书中都不可能有一本是道德奖。但作为个人个性创造力贡献,国家、组织、学校和各种社会性机构都会不失时机地捕捉到,这就是欧美每个青少年总是能拿奖拿得手软的原因。只要你敢想敢动脑筋敢创造奇迹,你就能收获一大片点赞,在创造性方面是鼓励人人尊重偶像人人争做偶像。但要是有命案,绝不鼓励证人当方孝孺、灰原哀。但如果美国人家里有贼打劫,大多数美国人都会拿枪自卫。如果警察没有搜查令敢去搜查,也可以打。

香港的执法机关也注意证人保护,廉政公署是香港第一个用单向玻璃认疑犯的执法部门,先科案证人被媒体曝光,廉政公署立即搜查这些草菅人命的媒体。难道是香港人缺乏信仰遍地小人才需要保护证人?这叫核心价值,廉洁是要让社会公平公正,法治就是要让社会有秩序,没有证据宁纵莫枉,平等就是要保护每一个人的正当权利,不要立高高在上的圣人供大家膜拜。有了这样的信念,坏人很难建立金钱帝国,权力必然在笼子里,这制度想不好也不行。不需要点赞香港人美国人,而是要反省我们自己。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