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体制, 退役军人走上新征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CFP

哨位君

凌晨2点,张新发接待完最后一批顾客,从自己经营的水吧走了出来。从水吧到家需要半小时车程,距离他明天营业还有六个小时。留给他睡觉的时间,不多了。

与此同时,北京中关村某创业园的办公室依然灯火通明,王晓路运营着一家*情感教育自媒体账号,他刚放完微信公众号上的留言,又编辑好今天第一条微博,按下了推送键。

这是关于新生代退役军人的创业故事,除了长期以来人们普遍认为军人吃苦耐劳的优良作风外,当前环境下,创业远不止是努力就能成功这么简单。

告别体制——新生代退役军人的创业突围。

消愁来自一号哨位00:0003:00

01.

每一个创业者骨子里都有对自由的渴望,尤其是退役军人。告别体制,这是一道艰难的选择题。

毋庸置疑,军人是体制里的人。而退役军人从体制到另一个体制,相比于大多数人来说,仿佛也并不是那么难的事。不论是军人转业安置,大学生士兵专项公务员、事业编名额,或是退伍军人政法干警考试,相比于每年动辄1000:1的公务员招录比,军人令人羡慕。

然而,在这样的大趋势、大潮流下,一些创业的年轻退役军人,选择了另一条路——一条通往自由的荆棘之路。自由,往往也意味着毫无保障;自由,往往也意味着不稳定。

他们说:这不是一个只要拿出军人敢拼的劲头就能赢的时代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02.

小蚂蚁,原北京军区某部上等兵,退伍后返回学校继续念书,临毕业时,家长希望她能考公务员,毕竟退伍军人考公务员,有一定的专项名额和加分。但她瞒着自己的家长,偷偷卖掉了陪嫁房,想创办一家幼儿园,开启学前教育的创业之旅。

2015年,小蚂蚁毕业回到老家,经过选址,终于签下了一个地方。然而,拿到钥匙那天,打开门,她哭笑不得:“怎么会有如此丑的房型,满屋的柱子,而且连房屋结构图都没有。”

接下来,她用20天的时间将这奇丑无比的屋子打扮成孩子们温馨的家。为了赶工期,她晚上一个人在幼儿园通宵,做所有她能做的事情,许多夜晚,她躺在车里,看着各种材料,因为怕被偷走。她困,就睡车里,不开空调太闷,开空调她又怕自己一氧化碳中毒死了。回忆起那段经历,她说:“是的,我特别惜命。我就定个闹钟,20分钟响一次,这样,我觉得我就很安全……”

经历了创业最初的艰难,她的事业慢慢步入正轨。从15年创业到现在,她已经在合肥开了三家幼儿园,终于算得上站稳了脚跟。

然而,小有成功背后,并非是简单的只要足够努力。对她而言,更重要的是眼光,是敏锐的嗅觉,是如履薄冰。商场如战场,一次饭桌上幼儿园选址的无意泄露,便引得竞争对手的强势介入,准备好了的幼儿园分园,差点因此流产。

即便如履薄冰,然而作为新生代退伍军人,她的创业之路还算顺利。

03.

张力,陕西人,新疆某部士官,2015年,他仔细权衡,放弃了转二期的机会,选择了退伍。对于中专毕业的他来说,选择退伍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为此,他跟父亲大吵了一架。“当初家里花了两万块让你当兵,就是想让你留队转个三期,退伍后可以安置个工作!你现在出来能干啥!”他的父亲这样说。

他很痛苦,但他最终还是走出了这一步。他有自己的想法:

没来新疆前,自己从来就没吃过这么多好吃的干果和水果,而且还这么便宜,我为什么不能把这些好东西卖向全国呢?

是的,他准备卖新疆的瓜果特产。2016年,他和两个合伙人在乌鲁木齐开了一家瓜果特产店,拿出了自己在部队的积蓄和退伍费,开始了艰难的创业之旅。

现实总比想象要艰难。新疆的瓜果是好吃,新疆的瓜果是便宜,但重要的问题是如何储存,如何保鲜运输,如何扩展市场?如果只在当地卖,没有任何价格优势和销量,对于外来户,这样的创业无异于笑话。

怎样打开市场?他把目光投向了互联网渠道。京东、天猫的特产馆需要一定资质和规模,这对于他来说遥不可及;淘宝网店倒是开了,但月销量寥寥无几。自己的微信朋友圈整天宣传,但也就只有一些战友和亲戚友情支持,不能长久……他还尝试过给部队的自媒体微信公众号寄水果,希望看在老兵的份上能帮他推一推,但对于食品,大多数公众号都抱着谨慎的态度。

如今,他的瓜果店还在艰难寻找着互联网的渠道,维持着半死不活的状态。经过这一年多的创业,他明白了一个道理:“看起来充满商机的项目,要么早就被无数人抢先投资,要么就真的有自己并没有想到的难点需要攻克,这早已不是遍地黄金,敢闯就赢的时代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04.

王晓路创业前是一名副营职干事,2015年,他看到以微信公众号为主的一批新媒体平台崛起,敏锐地抓住机遇,离开部队,创办了一个*情感教育的新媒体平台。

“那时候,真是内容创业的黄金年代,随随便便做一个视频推送,就能一天内涨1万多粉丝。”回忆当初的盛况,王晓路谈到。那时候,他跟团队成员像打了鸡血一样,在中关村租了一间办公室,每天办公、住宿都在那里:“我们买了三张行军床,三个人困了就睡,醒了就编稿子、拍视频、剪视频……就这样持续了一年时间。”

随着时间的推移,新媒体内容提供方越来越多,竞争压力越来越大,野蛮圈地的时代过去了。一个突出的问题摆在他面前:“有一天,一个投资人问我们的盈利模式,可我答不上来,能想到的只有发广告,自己辛辛苦苦干了那么久,仿佛像是凑热闹一样,没有太多实际收益,突然感觉很可悲。没有收益的创业能叫创业吗?这注定不持久。”

屋漏偏逢连夜雨,他们在某平台积累了100万粉丝的账号,因为违规被一禁了之,损失惨重。这时,他才感受到自己的脆弱,凌冽的寒风,也正是因此,他开启了转型之路。

从虚拟文化内容转向实体文化产业,从媒体属性转为电商属性,他每天夹着文件夹,去见各种各样的设计师、工厂、物流、代理……

穿梭在中关村层层叠叠地写字楼,偶然间流露出一个老兵天然地倔强和坚定。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05.

这不是一个创业的好时代,军人的优势在如今的创业大潮下并不凸显。上个世纪无数市场空白早已被人占据,即便你再怎么努力,也只是在无数竞争者中能看到一丝缝隙。

如果真有所谓的商机,无数资本大鳄会立马蜂拥而至,把小鱼小虾吞并,或者分一些残羹冷炙与你。

前不久,我参加一个退役军人创业大会,如今已手握几百亿资金的投资公司老总在大会发言说:现在退伍军人最好就留在体制,如果非要创业,最好的项目就是推个车去卖早点,不要想着做什么大项目,脚踏实地挣到钱才是真的。

我把他的观点告诉每一位正在艰苦突围的新生代退役战友,但他们的回答都出奇一致:

如果你已经见过大海,便不会再留恋泳池。

体制,再见;

不归路,你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