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康同学 | 今天是抗战胜利日。要铭记英雄,也别忘了汉奸!

今天是抗战胜利纪念日,在推稿子的时候达康同学和我说想写一篇抗日时期的汉奸合集,以警示后人,不过他不建议放头条,因为怕会影响抗战胜利纪念日的气氛。但是我却觉得可以放头条。因为无论是那些悲怆的还是喜悦的,无论是那些可歌可泣的,还是令人不齿的,都是我们的历史,都是我们所不能忘却的过去。

我们的世界并不完美,人类的历史也是如此。英雄是那历史长河中的明灯,而汉奸就是那历史深处的阴影。铭记英雄壮举,能使得我们懂得珍惜当下;不忘汉奸恶行,则能使我们时刻保持警醒。

一:汉奸之恶不弱于日寇

从1931年开始到1945年,中国以伤亡三千五百余万人的沉重代价,取得了1840年来首次反抗帝国主义侵略的胜利。在这场跨度为14年的残酷抗战中,涌现出无数优秀的中华儿女,他们不畏强敌、奋起抗争,其英勇壮烈的事迹值得我们永远铭记,但同时,也暴露出一大批民族败类变节投降、卖国求荣,认贼作父、助纣为虐的人。这批人有一个共同的名词:汉奸。

汉奸,顾名思义,就是投靠侵略者、背叛和出卖汉民族的奸人。汉奸称谓始于西汉,其鼻祖就是叛汉降匈奴的中行说 。

抗战时汉奸到底有多少?据有关资料记载,抗战后,除伪满洲国以外所有驻华伪军的数量被缴械的大约是118.6万人,加上伪政府官员、汉奸文人,多达300万。

汪精卫就是汉奸的最大代表。1938年12月29日,国民党二号人物汪精卫发表《艳电》,响应日本首相近卫的对华声明。1940年,汪精卫出任南京伪国民政府行政院院长,签署了《日中基本关系条约》,彻底成为日本侵略者在中国的走狗。

在汪精卫的带领下,一大批汉奸投降日寇,他们有的化身伪军,搞“曲线救国”;有的组织伪政府拼凑“维持会”,帮日寇控制奴役国人;有的则干脆委身日寇,直接充当日寇屠杀中国人民的帮凶。

由于汉奸熟悉中国又极度无耻,所以他们的所作所为可谓危害极大。

东北抗联领导人杨靖宇就是被汉奸出卖而牺牲的。在大雪中孤身一人被射中胸膛后,杨靖宇最后留下的声音是厉声怒斥:“谁是抗联投降的,滚出来我有话说。”令人悲愤的是,就是他最信任的得力助手和被他抚养成人的养子当了汉奸害死了他。

淞沪会战中在四行仓库率领800勇士抗击日军的民族英雄谢晋元也是被汉*害的。四名汉奸还曾经是谢晋元手下的士兵,所谓800勇士之四,谢晋元对他们恩重如山。但在日伪一点金钱的诱惑下,四人就出卖了灵魂,在一个早上偷袭并杀害了谢晋元,妇孺皆知的抗日英雄最后落个憋屈的结局。

汉奸对抗战的战士们心狠,对老百姓则手辣。为了配合日本的战争机器,汉奸们四处掠夺,把大量的金钱、粮食、矿产源源不绝地运往日本。他们甚至把女人连骗带拐去当慰安妇,把男人抓起去给日本人当劳工奴隶,造成了无数同胞家破人亡。

抗战何以那么艰难,何以那么艰苦?汉奸猖獗是重要原因之一。

二:汉奸泛滥在抗战之前就已埋下

七七事变后,国民政府曾计划堵塞长江江阴航道、分割围歼长江上中游日本海军舰船和日本驻沪海军。结果计划还没实施就被日本人获悉后撤退。为何如此绝密计划都能被日本人获悉?因为国民党最高层都隐藏着汉奸。

无独有偶,就连卢沟桥事件中,因29军师长赵登禹带两个团进行转移,结果一头钻进日军精心设置的包围圈,经激战后全军覆没,直接导致了百战名将赵登禹战死。为何中国军队每一步都被日军提前掌握?因为29军军机关里也隐藏着汉奸。

为何全面抗战爆发前,汉奸活动就如此多如此猖獗?很大程度在于有一大批人在精神上早已跪下了。

日本在明治维新后依靠英法美的技术支持和有意扶植,迅速走上了强大。于是开始有一批中国人认为,向西方学习不如向日本学习。但到了30年代时,其中的一部分人已经从最初的学习转变成了媚日。他们认为日本一切都是最好的,以吃日本料理、学日本文化、用日本商品为荣,甚至开始欣然接受了日本人对中国人“支那”的蔑称。

中日民族矛盾激化后,面对日本强大的国力军力优势,这些人直接的反应就是恐日。周佛海组织的“低调俱乐部”就是典型代表,他本人就是日本留学归来,后来成为国民党重要人物,抗战前经常感叹“中国人的要素、物的要素、组织的要素,没有一种能和日本比拟,战必败”,意思是与其抵抗而死,还不如早早投降。他们疯狂鼓吹:“面对日本人成天高喊以牙还牙是鲁莽的是错误的,而只有用舌头舔才能避免损失。”——后来这些人,果然成了大汉奸。

另外一些无耻文人扮演了很坏的角色,这些人大多是留学归来,自诩很有见识,代表了那个时代民族的“良知”。但其所谓的“见识”和“良知”,就是认为人家一切都好,中国一切都不行。更为可怕的是这种人恰恰在舆论上掌握了一定话语权,他们是报纸时代的“大V”。他们在报纸上和今天的慕洋大V一样,炮制各类文章恣意诋毁中国吹嘘日本,其言论给了很多人投降日寇的借口,以至于很多位居中国政府军队高层的人早早叛国、投降了日本。他们的所作所为, 在抗战初期造成了极大损失。

除了这些“精神跪族”汉奸,那种有奶便是娘的汉奸也占了很大比例。只要日本人给点好处,就死心踏地的跟着日本人干。一些将领投敌纯粹是因为日本人给的官大,如庞炳勋前脚在台儿庄作战获得战功,后脚就降日,成为日伪集团军军长;而普遍的伪军士兵则是因为日本人给发军饷,于是就不知廉耻地给日本人卖命。

其实说白了,当国家和民族遇到危难时,那些失去了精神的人大多都沦落为了汉奸。

三:汉奸的余毒至今未清理干净

抗战胜利都七十多年了,但其实我们看到,很多人依然没有站起来。

不久前有四人到四行仓库cosplay日军并耀武扬威,令“精日”(精神日本人)、“日杂”(日本杂碎)的群体浮出了水面。尤其令人震惊的是,这些具有歇斯底里的逆向种族主义、日本军国主义和法西斯思想的绝大部分都是90后甚至是00后的网民。这反映出我国青少年在教育,尤其是精神文化方面出现的严重问题。

此外,在网上也存在那么一撮人,他们打着学术研究的幌子,表面上一副道貌岸然,实际上却以唱空历史、抹黑英雄、吹嘘西方日本一切,贬损中国人一切。 这实际上和抗战前那些无耻文人所宣扬的东西如出一辙。可以想象,一旦对外矛盾激化,这些人必定是为外国军队摇旗呐喊,甚至会做出更加无耻的举动。

今天的中国虽不像抗战前那么积贫积弱,但应该承认,依然有汉奸文化滋生的土壤。如果我们不能警醒认识,那么当我们不能擦亮眼睛提高警惕,这些人可能会对我们民族的复兴产生巨大的危害。

当我们纪念胜利日时,汉奸所造成的伤痛,我们同样要警醒。从来没有什么天佑中华,只有事在人为。针砭时弊、捍卫真相、透析局势。中国必胜,正义必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