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裕攻打碾庒黄百韬为何将陈士榘换为谭震林、王建安?

粟裕攻打碾庒黄百韬为何将陈士榘换为谭震林、王建安?(转)

选自《毛泽东粟裕与淮海决战》,人民出版社2011年6月版,作者张雄文

摘要:粟裕召开会议,鉴于陈士榘个人统一指挥攻击集团有操作上的难度,改由指挥机构比较健全的山东兵团即由谭震林、王建安统一指挥(参见张震回忆)。

粟裕自然不会忘记毛泽东给的这份军令状。

黄百韬尽管异常骁勇,堪为国民党军的良将,但在淮海战场却“骁勇”不起来,成为粟裕第一个下手的目标,最终结结实实做了砧板上的“肉”。

11月10日开始,被粟裕又一次包围的他,根据蒋介石的命令,在碾庄一带不慌不忙转入防御,等待“精诚团结”的友军增援奇迹再次出现。

他因祸得福,算是选对了地方。

碾庄位于陇海路以北,运河以西,有10多个鸡犬相闻的小村落。这一带经常洪水肆虐,老百姓想了一个法子,将房屋建在两三米高的地基上,俗称土台子,成为打仗时防守的天然屏障。

村庄四周还有两三米高的土围墙和外壕、村落,土台子之间则是布满水塘、洼地的开阔地,易守难攻。

更为有利的是,这里原为李弥兵团的防区,黄百韬如今坐享其成,有了现成的坚固工事。

李弥以当年临朐战役中抗住粟裕几个主力纵队围攻的堡垒构筑技术,依托土台子,以地堡群为骨干,每个村落都构成独立防御的坚固支撑点。各支撑点又都采取子母堡式交通壕散兵坑,交通壕则纵横交错。

这是一个兵力、火力相互支援的集团式环形阵地。

为防止华东野战军渗透突破,黄百韬在村落之间也见缝插针,构筑了星星点点的地堡群,以交叉火力控制间隙地区。

11月11日,粟裕完成了对黄百韬的包围。

他将华东野战军指挥部设在了运河以西的议堂,这里是当年曹操议事的地方,并由此得名。第二天,他又将指挥部搬到离碾庄不到10里的过满山,就近指挥围歼黄百韬。

这是粟裕的惯常做法。他后来回忆说,在历次战役中,“我的指挥位置尽力向前推,以便及时了解情况,直接指挥主攻部队1。”

他的作战参谋秦叔瑾也回忆,打起运动战来,粟裕“总靠前指挥,不顾自身安危,在战斗最激烈时,他常带少数参谋、侦察、警卫人员,到突击重点方向,指挥督阵”。

他说:“勇将一见他,敬听他的指示,精神抖擞,部队知他到场,胜利信心倍增,个别懦将一见他,表现紧张,缩手缩脚,背后说他‘火烧屁股’2。”

粟裕一到过满山,没有直接进指挥部,而是带着警卫员上了山,站在一棵小树边,举起望远镜观察战场。警卫员连忙提醒他注意安全,他才谨慎地换了一个位置。

不只警卫员担心他的安危,毛泽东也在牵挂他。

粟裕抵达过满山的当天,毛泽东便发来电报,指出华野指挥位置太靠前,要后撤10里3。

第二天凌晨,粟裕将华野指挥部南移到土山镇东南的火神庙,离碾庄也还是不到30里。他在作战室简单地搭了一张行军床,吃住全在此处。

这个地方,北可眺望碾庄地区的整个战场,西可与阻援打援部队保持密切联系,是一个十分理想的指挥位置。直到全歼黄百韬,粟裕才离开此地。

包围黄百韬后,他调整了原来的部署,将华东野战军分成三个集团,分别交由麾下三员大将陈士榘、宋时轮、韦国清负责:

一、以4纵、6纵、8纵、9纵、13纵和特纵的大炮、坦克组成突击集团,由华野参谋长陈士榘统一指挥,负责围歼黄百韬;

二、以7纵、10纵、11纵为正面阻援集团,由10纵司令员宋时轮、政委刘培善统一指挥,负责阻击由徐州东援的邱清泉、李弥兵团;

三、以2纵、12纵、鲁中南纵队和中野11纵为迂回打援集团,由苏北兵团司令员韦国清、副政委吉洛指挥,负责截断邱清泉、李弥兵团东援后的退路(参加粟裕文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48年11月10日粟裕命令:“六、九、十一(王张)纵渡河后,及运河之11纵(胡纵)即由本部陈(士榘)参谋长指挥,分割黄(百韬)兵团,配合四、八纵及十三纵坚决歼灭该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48年11月11日,包围黄百韬兵团后,粟裕部署:“(陈)士榘已随九纵西进,统一指挥六、九、四、八各纵”(即攻坚集团)

粟裕的阻援、打援有7个纵队,多于攻坚的5个纵队,基于两方面考虑:

一是国民党军增援部队战斗力较强,阻击地段的地形平坦,几乎没有什么纵深,不利于打援,需要配置较多兵力;二是碾庄地区狭小,攻坚集团难以展开更多部队。

蒋介石的将领们对此体会很深。

13兵团司令李弥不久后便向战地视察官李以劻诉苦,要他转告蒋介石:“敌人有计划来先歼黄百韬,因此他的打援部队多于我们解围部队,我的当面就有两个纵队以上兵力,所以前进艰难4。”

11月11日晚上,碾庄周边作战打响。

6纵司令员王必成率部率先进攻碾庄。由于认为黄百韬是溃退之师,部队有轻敌思想,加上刚经过长途行军,仓促投入攻击,6纵17师2个团苦战一夜,仅攻占几处房屋。

第二天,不信邪的17师继续猛攻,碾庄车站与附近村落的国民党军也接连赶过来增援,但均被击退。

天黑后,张庄守军害怕与华野部队夜战,向北突围,但一出村子,没有了工事的依托,很快就被击溃。

11月12日,华东野战军突击集团6员虎将同时出手:陶勇率4纵攻击碾庄以北小牙庄、尤家湖的25军;王必成的6纵、周志坚的13纵协同攻击彭庄、贺台子的100军;张仁初率8纵攻击碾庄以东大院上、吴庄的64军;聂凤智率9纵攻击碾庄以南的44军。

这6员虎将都采取连续突击战术,猛打猛攻,但这一带村落星罗棋布,房屋分散,水塘、洼地密布,易守难攻,又由于黄百韬4个军近10万人集中在方圆仅10里的狭小地域,华东野战军擅长的穿插分割、逐一歼灭的战术无法实施,所以伤亡较大而进展缓慢。

这一天,蒋介石的空军向黄百韬空投联络电台,飞机在碾庄上空发生故障而坠毁,飞机上的空军通讯科少校科长跳伞落到碾庄。

这个意外进一步密切了陆空联络,黄百韬喜形于色,说:“此乃天助我也!”

但他的日子其实也同样不好过。因为阵地狭窄,部队拥挤,在华东野战军特纵猛烈的炮火下,整连整营随阵地一起灰飞烟灭的情况也常常有。

蒋介石一面急催杜聿明率邱清泉、李弥两个兵团16万人东进解围,一面致电黄百韬,慰勉有加,要他“激励官兵,鼓起最后5分钟之精神,坚守待援”。

从11月13日到14日,华东野战军突击集团6个纵队连续猛攻已有3天,进展却异常缓慢,伤亡逐日增多。

刘峙喜出望外,搞了一个“庆祝”仪式,国民党的中央社,也就是早已成为粟裕俘虏的整编74师57旅旅长陈嘘云所说“出了名的谣言公司”的记者们,又汗流浃背忙活了一阵。

正在台湾落寞无聊的陈诚知道后,也拍案大叫:“黄百韬真英雄也!”

粟裕当然很恼火。

负责攻打贺台子等几个村庄,却打得不好的13纵司令员周志坚便挨了粟裕的批评,他后来回忆说:

我心头很沉重,回到纵队指挥所,参谋报告说,粟裕同志要和我说话。我接过话筒,里面传来粟裕同志的声音:“攻击刚开始,你们部队伤亡就这么大,进展也很慢,下去整顿一下再打。”

粟老总严厉地批评了我们。我拿着话筒,一句话也没有说。首长的批评是对的,我从心里接受5。

但“粟老总”发过脾气后,并没有一味责备部下,自己也在思考攻击受阻的原因。

他发现,由于部队在前一时期追击黄百韬进展太快,加上战斗激烈弹药消耗很大,后勤补给发生了困难。有的部队已用完了所带的3个基数的弹药;粮食也供应不上,有的部队甚至把当地老百姓的麦种和杂粮都吃完了。

因此,他急令后方火速运送弹药、粮食。

对于战事进展缓慢的原因,他也在开展调查,并思考对策。

他派出华野指挥部的一位参谋到前沿阵地了解情况。参谋回来说,黄百韬难打!100米宽的正面就有20多挺机枪!

粟裕又亲自到指挥部附近的野战医院,了解伤亡数字,发现实际情况比部队上报的严重。

回到指挥部后,他直接和4纵司令员陶勇通话询问伤亡情况。

陶勇是粟裕最喜欢的爱将之一,起初不想让老首长担心,试图有所隐瞒,但被粟裕“识破”,只好如实汇报说“伤亡情况很严重”,已达4300多人。不过,他请老首长放心,说“我们坚决完成作战任务!”

粟裕放下电话,静静地沉思,最后得出了几个原因:

一是围歼黄百韬是一个大仗、硬仗。黄百韬拥有5个军,战斗力中等偏上,一次战役歼灭5个军的大仗,华野过去还没打过。这必然带来兵力使用和战术技术等许多新问题,增加指挥与作战过程中的难度。

二是黄百韬已由运动之敌变为驻守之敌,并且有完整的防御阵地。华野指挥部战前虽曾提醒部队,要严格区分运动之敌与驻止之敌的打法,并指令9纵采取近迫作业,但是部队动作太快,许多准备一时难以完成。

三是部队随到随打,炮兵没有跟上,各个部队之间,步兵炮兵之间,缺乏统一的指挥和协调。

找出了问题的症结,粟裕便于11月14日晚上迅速召集主攻的纵队司令员陶勇、王必成(王必成因正在部署攻击彭庄,指派副司令员皮定均代替出席)、张仁初、聂凤智、周志坚、陈锐霆,以及山东兵团政委谭震林、副司令员王建安等人开会,以调整部署,明确指挥关系,区分任务,改进战法。

会议一直开到午夜24时。会上,粟裕指出了进展不快的原因,并一一分析了对策,最后决定:

一、战法上,采取“先打弱敌,后打强敌,攻其首脑,乱其部署”。首先攻打较弱的44军、100军,后打较强的25军、64军。

二、战术上,明确由野战攻击转为近迫作业。要求利用暗夜把交通壕挖到敌占村庄附近,距敌前沿阵地50米至30米处。

三、指挥上,鉴于陈士榘个人统一指挥攻击集团有操作上的难度,改由指挥机构比较健全的山东兵团即由谭震林、王建安统一指挥(参见张震回忆)。

他还决定,将特种兵纵队和各纵直属重炮共80门,集中编为3个炮兵群,以便步炮统一协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48年11月15日,粟裕将围歼黄百韬兵团的任务由陈士榘转给谭震林、王建安

……

11月15日,粟裕与毛泽东决定诱歼增援的邱清泉、李弥,围歼黄百韬的行动暂停。粟裕抓住这一时间,加紧土工近迫作业。

5个主攻的步兵纵队按照他的统一部署,迅速挥锹抡镐,干起了民工的活儿。一条条坑道悄无声息地向前推进,直到黄百韬阵地前沿约100公尺处。

……

11月16日,攻坚集团开始继续进攻,黄百韬残部的覆没已不成问题,粟裕决定前进到西线指挥。他将华东野战军指挥部搬到双沟东北的小楼,指挥重心也随即转向对徐州援军的阻击作战上。

毛泽东接到他的行踪汇报电报以后,复电说:“粟到韦(国清)吉(洛)处指挥极好2。”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175楼甲寅伯

原帖已被删除
171楼 小男孩-胖子
“凡事凭感觉,事后不负责”------高!概括了一个时代。
173楼 甲寅伯
掀起了一股潮流。
174楼 GOOD99SG
呵呵,算了,这个不能多说,基本都说清楚了。

还是说说原题:陈士榘指挥攻黄的事情。有些人为了否定粟编出了很多故事,其实对比一下,他们的故事,比张雄文的差了太多。张毕竟是根据事实的,否定粟的,基本都是造谣的。比如,

十三日电示韦国清、吉洛:

。。。

二、

(4)四、八、六、九纵仍统一归士榘指挥(驻土山西南之占城),十三纵及宋刘所部统一归谭王指挥。

三、我们今晨到土山东南火神山指挥。



太祖十四日的这个电报显然证明谁在指挥攻黄:

。。。同时,士榘〔7〕指挥各部歼灭黄匪余部。。。

对粟将军的军事才干,咱只有赞,从理论到实践,没有评论的资格;他在战场上东奔西围,象艺术家在舞台上表演舞蹈艺术,潇洒漂亮、、、、、、

军人的基本功,是点滴中积累起来的,从小到大;粟裕将军的七战七捷,就好似淮海之战的预演,也可称是淮海之战的缩小版;某些人,在战争中,从没有什么杰出的表现,突然之间就能指挥这旷世之举的大战,让人惊讶的无语,、、、、

将帅在战争中,审时度势,把控战场,夺取战争胜利的最后定是英勇的众士兵;对粟裕将军的争议,也是针对华野或三野战斗力的责疑。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