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片轰炸 中国空军“轰炸”日本本土!

近几年我们经常在网络和电视上看到中国空军进行远程的飞行战术训练,并且经常飞跃过去被视为“禁区”第一岛链,特别是位于日本附近的宫古海峡。其实早在79年前中国空军就曾经对日本本土实施过一次堪称绝无仅有的“纸片轰炸”!

1937年12月,南京失陷,国民党政府迁都重庆。武汉则成为重庆政府的政治、军事中心和作战物资主要集散地。为此,日本航空兵加紧对武汉实施空袭,不断进行狂轰滥炸。面对气焰嚣张的日本侵略者,中国空军决定飞越东海远征日本本土,以此来警告日本当局。

但是,当时中国空军装备的飞机中航程最远的也不足1000公里。而日本本土防空戒备森严,部署了大量战斗机和地面防空部队。在当时的轰炸机没有自卫武器的情况下,中国空军又没有合适的战斗机给轰炸机进行护航。这样到日本去执行空袭任务,就等于是“赤手空拳”上阵。

原计划这次东征由外籍飞行员担当重任,但外籍飞行员却称执行这项任务风险太大,提出了让国民党政府无法接受的天价酬金。10万美金,每架飞机四名飞行员,合计80万美金,但是国民党政府也想到了,即使我给到了这个钱,到时候你这要是被对方发现你也会是要命不要飞机,你也是一跳伞的事。于是,国民党政府决定改由中方飞行员来执行这一任务。经过在成都凤凰山基地1个多月的秘密训练,最后敲定,由徐焕升1403号机组(徐焕升正驾驶、苏光华副驾驶、刘荣光领航、吴积冲通信员)和佟彦博1404号机组(佟彦博正驾驶、蒋绍禹副驾驶、雷天眷领航、陈光斗通信员)执行任务。他们各驾驶一架“马丁”139WC型轰炸机。这种飞机配有2台775马力的发动机,翼展21.49米,机长13.63米,起飞重量7430千克,最大速度为343公里/小时,航程为1900公里。为了增大航程,还对飞机进行了改装,把轰炸机的炸弹舱改装为一个大型的油箱。

纸片轰炸 中国空军“轰炸”日本本土!

当年,中国空军使用的美制马丁139WC型轰炸机

由于当时技术条件的限制,飞行员只能依靠目视飞行、导航并发现地面目标。因此,对日本轰炸就必须选择一个月光皎洁的夜晚。远征机组的成员都在期盼一个好天气。5月间正值长江流域梅雨季节,气候变幻莫测,而我方又没有日本本土气象资料,只好逐日抄录东亚各地气象报告进行推测,数日归纳的结果是:在月圆望月前后难以出现良好天气。由于武汉战局日紧,一旦延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执行远征,徐焕升队长干脆直接飞赴前进基地宁波,依靠自己长期海上飞行的经验,从当地直接观察、推测东海洋面气候变化。1938年5月19日,总部终于下达了“立即执行任务”的命令,飞行员们接到通知后,驾驶着当时中国仅剩的两架远程轰炸机,向东飞去。1938年5月19日,汉口机场。为了保密,地面上没有送行的人。15时23分,两架飞机飞行了两个小时,降落在宁波机场。因为从武汉到日本再返回武汉超过了“马丁”B-10型轰炸机的最大航程,所以飞机要在宁波“转一次车”——补加燃油。

5月20日凌晨1时,远征队发回电报:“云太高,不见月光,完全用盲目飞行。”

半小时后,月亮从云层中闪出。徐焕升拉起机头,一跃而居云层之上,眼前骤然一亮,嘱僚机跟上加速飞行。指挥部收到报告:“现在月光中成队飞行,目标明确,一切顺利。”

凌晨2时40分,两架战鹰已飞临日本领海上空。这时,海面上出现五艘日本军舰,探照灯齐往天上扫。正巧来了片薄云,徐焕升轻移机翼,如蜻蜓蜿蜒闪逝云端。日军舰船做梦也没想到头顶上的会是中国飞机,还以为是一次未被通知的秘密军事演习,以探照灯略作照射应付了事。

陈光斗说,“所幸高射炮没有打我们。他们小看了我们,以为中国飞机飞不过来,所以根本就没有什么准备。”

于敌人的迷离不辨中,两架飞机继续东飞,直捣敌国九州。

2时45分,两架飞机飞临长崎上空。

灯光点点,徐焕升招呼佟彦博环飞一周,探明情形后发号施令:“目标,街市路灯,投弹。”

炸弹仓开启,纸弹接踵被推出机舱,顿时化作万朵“雪花”,纷纷扬扬,悄无声息地落满长崎的大街小巷。

陈光斗是通信员,也是负责扔“纸片炸弹”的人,“飞机下面有个洞,没有自动投弹装置,只凭两只手往下丢啊,一扎一扎的传单都是靠手扔的。”

长崎居民被飞机声惊醒,已有人发现飘落的传单,长崎日军头目仓皇下令拉响警报,实行紧急灯火管制,探照灯在夜空中乱舞,但为时已晚。

两机复排成一线,直上穹苍,按计划向北作大圆弧航行。

众城市灯光点点,一片沉寂,徐焕升通知僚机低空高速飞行,乘敌不备,掠过明海、熊本、久留米、福冈、佐贺、佐世保,每到一个城市,传单纷落如雪。

经约一个多小时,百万纸弹散发完毕,战鹰开始改向西行。直到此时,日本的防空部门才大梦初醒,仓皇下令拉响警报,全面实行灯火管制,照明弹高挂,探照灯齐开。

当年的《新华日报》上,载有徐焕升与佟彦博在飞机上的一段精彩对话。

徐焕升:“你看他们慌得那样儿,到处都还亮着灯。”

佟彦博:“我们要真带着炸弹,那些城市准挨炸,电灯就是目标!”

徐焕升:“有一片灯光突然灭了,哦,又有一片灯光熄了。”

佟彦博:“他们到现在才想起该做什么事呢!”

……

慌乱中,日军寻不到目标,又不知中国空军来了多少,根本不敢应战,既未发射高炮,也未升空拦截。两架飞机已不见踪影,脱离了日本领空出海。

两架飞机在长崎撒完传单后,又折向福冈方向,总计在日本本土撒下的传单超过100万张。直到此时,日本的防空部门才“大梦初醒”,对福冈实行灯火管制,全城一片漆黑,地面高炮也猛烈开火,但两架飞机毫发无损地从长崎附近脱离日本领空出海,胜利返航。汉口王家墩机场,国民政府行政院长孔祥熙、军政部长何应钦,中共中央和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代表周恩来、陈绍禹、吴玉章、罗炳辉等亲自来到机场迎接。尽管这次被称作“纸片轰炸”和“人道远征”的空袭,没有改变日本侵略中国的行径,但却彻底打破了“大日本神圣领空不可入袭”的妄言。这是日本有史以来第一次遭到外国飞机的入袭。周恩来、王明、吴玉章亲自到国民空军司令部,对凯旋的中国空军人员进行慰问,并敬献锦旗一面,上面写着八个大字:“德威并用,智勇双全”。周恩来还发表了讲话,赞扬他们的成绩和英勇行为,并与徐焕升和佟彦博合影留念。

纸片轰炸 中国空军“轰炸”日本本土!

周恩来与空军英雄们的合影

中外各大媒体纷纷对此进行报道。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美国《生活》杂志评选刊登了二战中闻名于世的12名飞行员的照片,其中就有担任这次“纸片轰炸”行动的队长徐焕升。该杂志明确指出,徐焕升是先于美军杜立德轰炸日本本土的第一人。此时,距离杜立特率领美国陆军航空队轰炸东京还有4年。

空军远征日本散发之传单(节录) :告日本国民书(一)我们大中华民国的空军,现在飞到贵国的上空了。我们的目的,不是要伤害贵国人民的生命财产。我们的使命,是向日本国民,说明贵国的军阀,在中国全领土上做着怎样的罪恶。请诸位静听……日本兄弟,在诸位之中,有开始时反对战争,理想着正义和平的人,也有为军阀的宣传所欺骗而讴歌战争的人;但,不管是哪一种人,想来一定都因贵国的言论被统制,要了解时局的真相是困难的。所以,试作以下的说明,希望诸位详加考虑。中华民国空军将士 中日人民亲善同盟(二)日本国民诸君:老早从昭和六年,贵国军阀就对人民这样宣传:“满洲是日本的生命线,只要满洲到手,就民富国强。”可是,占领满洲,今已七年,在这七年之间,除了军部的巨头做了大官,成了暴发户以外,日本人民得到些什么呢?只有沉重的捐税,昂贵的物价,贫困与饥饿,疾病和死亡罢了。

这次远征日本的领队徐焕升后来随国民党当局一起到了台湾最终在1984年病逝于台北,逝世前他的最终军衔为“中華民國空軍二級上將”。

纸片轰炸 中国空军“轰炸”日本本土!

纸片轰炸 中国空军“轰炸”日本本土!

纸片轰炸 中国空军“轰炸”日本本土!

纸片轰炸 中国空军“轰炸”日本本土!

纸片轰炸 中国空军“轰炸”日本本土!

這是二戰后日本的漫画家绘制出当年中国空军对日本本土的纸片轟炸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