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收到从俄罗斯伊尔库茨克寄来的明信片时,我正在赶写一篇关于国内旅游景区的稿件。盯着明信片上成片的白桦林,我心中突然涌出一种久违的感动,透过这张薄薄的纸片,我仿佛听到了林子里沙沙作响的自然之音,仿佛看到了西伯利亚广袤的天与地,仿佛感受到了座座农舍的庄严与恬静……白桦林-我想与一万亿株白桦相逢不知道是谁这么深谙我的情怀,我好奇地寻找寄件人的姓名,可惜明信片上只留了一个电话。犹豫再三,我还是没能忍住好奇心,拨通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轰隆、轰隆”的火车声响,还有老同学久违的笑声。原来,这位好几年不曾联系的老同学,现在正背着行囊,坐在穿越西伯利亚大草原的火车上。她说此刻的西伯利亚已经很冷了,沿途延绵不绝的白桦林上,覆盖了一层薄薄的雪,那纯白的画面就像世界的尽头,苍凉、孤独又让人莫名地生出一丝敬畏。刚上火车的老太太戴着毡绒帽,忽然从包里掏出一瓶伏特加,并热情地邀请四周的乘客共饮。俄罗斯人对伏特加的热爱,就好像即便是贝加尔湖干涸了,他们手中的酒瓶也不会空……听着老同学意犹未尽的描述,我仿佛在欣赏一部前苏联的老电影。聊到最后,我问她,为什么突然想起去俄罗斯。她说自己辞职了,想补偿给自己一段毕业旅行。当年几位志同道合的同窗好友,在“两点一线”的禁锢生活后,还来不及喘一口气,就很快没入了“朝九晚五”的工作洪流中。我们渐渐都忘了曾经约好要一起去西伯利亚看白桦树的承诺,唯独这位老同学,竟然这般豪迈地辞职去圆梦。这让我想起前段时间在网上引发热议的那句话——“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这本是一位中学老师的辞职信,后来却渐渐被网友恶搞成了各种段子,其中不乏讽刺的评价,称其拿文艺当生活,过于矫情。虽然如此,但我们不得不承认,这句话之所以能被疯狂转载,成为舆论焦点,是因为它在第一瞬间击中了我们的隐痛之处——多少人有过“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多少人在经历过热血的青年时代后,还能抛却稳定的生活,只为看一眼外面的世界?趁现在还没有老,去流浪一番,这种自由而审美的生活,就像只存在于小说里,一般人很难有这种潇洒和勇气,所以大家只能把羡慕化作自嘲。结束了与老同学的通话,我发呆地看着自己手中的稿件,心中有些怅然。下笔艰难,是因为心中空无一物,不管掌握了多少写作技巧,阅历太少始终是我无法回避的问题。我没有出过国门,没有看过外面的世界,不知道贝加尔湖的美,是不是真的可以令一位阅尽世事的老人的心海荡起涟漪;不知道雪中的白桦林,是不是真的像歌里唱的那样,还有鸽子飞翔在阴霾的天空下……我们每个安于现状的人心中,都应该保存一颗火种:总有一个时刻,可以从容地离开,可以无所顾忌地追逐心中的梦想,可以去见识更广阔的天地,可以让自己变成更优秀的个体。即使这颗火种注定不会燃烧起来,但只要它存在,就是我们继续努力生活和工作的动力。下班时,我去看了老同学的博客。她一边旅行,一边将沿途的经历都记录了下来。在最新的那个帖子里,她引用了一本书的名字作为标题——《我已与一万亿株白桦相逢》。随后,我在回复里写下了很多羡慕的话,但最终删删减减,千言万语只能感叹出一句:“我想与一万亿株白桦相逢白桦相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