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龙:图片说历史——阴毒的河豚计划

今天是二战日本投降纪念日。以此作为本文封面,下面是一段旧文(2014年发表于天涯漫画看世界高楼),讲述一段发生在中国土地上的往事,这其中的主角,是日本人和犹太人。从河豚计划说起

犹太人曾经有一个机会,在中国的东北建立一个国家。

脑洞大开想一下,如果东北出现一个以色列这样的国家,那么会不会出现一个加沙地带?军事强国的以色列,会不会把原住民的中国人虐成巴勒斯坦人?又或者,即使他们建了国家,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PLA,会信了上帝的邪?

在陆地上,共产党带领的人民军队,有可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吗?以委员长的节操,我不怀疑这种事情的发生;但是毛主席和林统帅在,分分钟会教育他们如何做人。

要把这个事情说开,要从1930年代说起。

河豚计划制定于那个年代,它的出炉,完全体现了日本人的狡诈和精于算计。日本人相信,通过实施这个计划,犹太人将非常有利于日本,但也非常危险。这一计划命名为“河豚”。

河豚是一道美味,但是如果烹饪不当,会将人毒死。从一开始,日本人就打算要利用犹太人,但是又同时防范犹太人。

这个计划的核心,是将数千名、甚至数万名犹太人定居在傀儡政权满洲国,或者日本占领下的上海。这样不仅可以获得预想的经济利益,而且可以取悦美国,特别是美国犹太人,推动他们向日本投资。减少国际制裁的影响和政治舆论压力。

这个计划,起初只是一小群军政官员的想法。他们希望吸引犹太人到满洲国,建立工业和基础设施。因为他们相信,犹太人拥有金钱和政治权势。

从渊源上来说,日本人对犹太人心存好感,早年日俄战争时期,一位美国犹太银行家雅各布·希夫,向日本政府提供巨额贷款,帮助日本赢得了那场战争(日俄战争以中国东北为战场,主角却不是中国,相当于村里两个恶棍到你家里打架,你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砸了你的家)。

但是,犹太人和日本人的勾结,并非一帆风顺。1933年,日本人占领下的哈尔滨,犹太人西蒙.卡斯帕(SimonKaspe)遭到绑架杀害,大批定居哈尔滨的犹太人,不再信任日本军队,大批逃往上海。

1937年,安江仙弘与哈尔滨犹太人领袖谈话以后,日本人使犹太人确信他们已经改邪归正,于是成立了远东犹太人大会,随后数年中举行了多次会议,讨论在哈尔滨市内和郊外建立犹太人居留地的问题。

1938年召开了五相会议:日本的5位最高官员聚集讨论“犹太专家”的这个计划。他们是:首相近卫文麿、外相有田八郎、陆军大臣板垣征四郎、海军大臣米内光政,和通产大臣池田成彬。

那个时候,日本与纳粹德国已经结盟,帮助犹太人的做法会危及同盟。另一方面,日本希望得到犹太人的好感,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日本政府最终批准实施河豚计划,但是要求不得有损与德国的关系。

河豚计划最终是失败的。响应这个计划来到中国的犹太人,数量远远低于申请签证的人数。移居的犹太人,基本上都是犹太人的底层,并没有实力给日本人提供多少帮助。

这个计划的另外一面,由于日本临时的亲犹政策,以及杉原千亩(日本当时驻立陶宛大使)的努力,数千名犹太人被援救出来,逃离了几乎必死无疑的欧洲。1985年,以色列政府授予杉原千亩RighteousAmong the Nations(冒着生命危险救助犹太人的非犹太籍人士)的荣誉。被誉为亚洲的辛德勒,为此还专门拍摄过一部有关他的电影。

东北关外这片土地,当然是中国自古以来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是近代以来,这片土地并不安宁,满清入关以后,把东北关外当做龙兴之地,严格限制汉民进入。

一片土地上没有足够的人口,自然就会被当做无主之地,在国势衰落的皇朝晚期,大清帝国再也没有能力维护如此庞大的国土。这片土地成了列强逐鹿之地,兵连祸结,无数虎视眈眈的眼睛,都在觊觎着这里。

“闯关东”实际上就是一次汉民向东北的大迁移,有了中国农民的开发,这片尘封已久的国土,终于被唤醒起来,肥沃的黑土地上,迅速成长出了大片的大豆高粱。

然而,在武力说了算的丛林规则之下,田园牧歌的农耕社会,注定不能长久。这片土地,日本人来过,朝鲜人来过(当年日本人带来的),俄罗斯人来过,犹太人也来过,谁都想占领,谁都想成为骑在中国头上的上上之国。

时至今日,很多老毛子心目中,中俄的分界线还停留在长城和山海关;日本人拒绝为侵华战争道歉;宇宙国韩国意淫的世界里,辽东从来就是长满棒子的地方。也许不少犹太人,在梦中也曾回味过这一段豚鱼计划的细节。当然,我们从来都认为,海参崴就是海参崴,而不是什么Goupi符拉迪奥斯托克……

这片土地注定的归宿,一定是珍爱土地的中国军民。即使在日本战败投降以后,毛主席打响全国解放战争,从这里开始;为了保护东北腹地,建国之初一穷二白的情况下,派遣志愿军赴朝作战;因为中苏交恶,在这里也曾经和社会主义兄弟毛熊大打出手。

没有什么族群,比中国人更珍爱土地;也没有什么国家的军人,比PLA更愿意为了土地而流血牺牲。这是写入千年农耕民族的基因,有了土地有了人,有了阳光和水,一切都会有的。

当年迁入东北的日本人达数百万,有军队,有垦殖团,有生意人,有工程师建设者,形形色色各类人等都有,即使战败撤离,也留下了数万遗孤。而移入东北的犹太人,总共有几万之多,在战争中,这个小群体命运多舛如随波浮萍。除了几处战争的遗址,这些人在这片土地上的痕迹,早已消失在漫天的东北风雪之中。

我从来就是一个立场坚定的民族主义者。有了黄皮肤黑头发的华夏人,才有了胜利之本的军民。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是血与火得出来的惨痛经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以色列差点都诞生在东北了,尼玛再说犹太人怎么好,那是傻了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