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以前,外媒总是“吐槽”中国制造质量良莠不齐。如今,中国制造越来越优质,走遍全球,被各国消费者青睐。但这次,过于优质的中国制造竟然也无端过了锅。近日,独立新闻网站“中东眼”(Middle East Eye)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为:《不顾欧盟谴责,中国网店上仍售卖高质量难民船》。文章称中国制造商在阿里巴巴英文平台上售卖的“高质量充气艇”间接助长了地中海难民蛇头组织的偷渡活动。报道中还提及欧盟打击地中海区域非法移民的“索菲亚行动”发布的一则报告,称:此前在欧盟查获的一批非法人口贩卖的货物中,曾经出现了中国制造的充气橡皮艇,这些橡皮艇经马耳他和土耳其被运送到北非。文章中还称,上个月,欧盟就已经开始采取措施限制橡皮艇的出口和利比亚橡皮艇的供应,以此切断人口走私的商业模式。一个在地中海区域进行移民搜索和救助行动的医疗慈善组织也表示,销售橡皮艇的行为“非常不负责任”,让穿越地中海的人们冒着生命危险。到底是什么样的橡皮艇,背了这么大的锅?据中东眼报道,这款橡皮艇在阿里巴巴英文网站上的标注是:“High Quality Refugee Boat, Inflatable Pontoons, Rescue Boat”(高质量难民船、充气皮艇、救援船)。售价是800-1100美元(约合5330元-7330元人民币)。网站中说,橡皮艇由三合板、铝以及聚氯乙烯等材料制成,能够承载25-30名乘客。此外,还可以提供救生衣,作为“附加设备”。文章表示,尽管欧盟已经请求中国打击此行为,但中国制造商仍然宣传这种可充气橡皮艇是“高质量难民船”,想要向地中海区域人口走私犯推销。据新闻报道,该商品的一家生产方是浙江安吉华誉船艇开发有限公司。公司网站上显示,这是一家主营生产漂流艇,冲锋舟,玻璃钢快艇,橡皮艇的企业,主要产品是用于各类游乐场所的充气式设备。该公司一卢姓经理称,“我们的产品全部是卖给游客游玩和防汛用的,且出口美国和澳大利亚相对较多,欧洲和中东相对较少。”此外,对于媒体指责中国皮艇被用于难民偷渡用途的报道,卢经理表示,企业“从未注意到这个想法,压根就没有从这个角度考虑过”。阿里巴巴国际站表示,该平台上的商品命名工作主要由商家负责。但以卖家身份注册该平台后发现,注册卖家必须提供真实姓名、公司工商注册号、经营地址、联系方式,且在该平台上以“Refugee”(难民)为关键词搜索并不能找到上述产品。对于这样的无端指责,上海外国语大学难民问题学者闵捷表示:“将地中海难民危机怪罪到中国皮艇之上,这属于典型无中生有的指责。”其实,这已经不是国产橡皮艇第一次“背锅”了。早在今年5月,英国《每日邮报》就发表文章《欧盟将移民危机归咎给中国——因为他们制造太多充气小船》。文章中称,今年5月欧盟移民、内政及公民事务委员德米提斯·阿兰姆普洛斯在访华时就曾表示,“欧盟呼吁中国遏制充气产品的销售,这些产品落在蛇头手上给欧盟非法运送了大量的难民。”他还表示,“我请求中国的帮助与合作,以打击并彻底消除此类贸易,因为中国制造的橡皮艇并不能够服务于国家的公共利益。”

根据联合国难民署的报告,2016年有90%以上的地中海难民来自北非国家利比亚。利比亚自内战后一直处于四分五裂的状态,仍有东西两个政府并存。牛津大学的一则报告显示,难民在利比亚面临多种威胁,包括绑架、强奸、虐待甚至是奴役。在这样的背景下,难民们选择利用多种途径渡过地中海,包括使用木质渔船、铁皮船、橡皮艇等,有的难民在被发现时仅仅坐在一个粗树干上。简易的渡海工具,使得偷渡难民有大量伤亡。联合国难民署调查显示,今年以来已有2385名难民在横渡地中海期间失踪或死亡。一位非政府组织的移民项目负责人表示,“蛇头永远不会把安全放在首位,因此救援与搜索从来不是问题的核心,而应该从别的途径来根治这一危机。”针对如何解决非法移民问题,奥地利内政部长沃尔夫冈此前接受采访时曾表示,“海上救援不应该成为进入难民进入欧洲的门票,而阻止难民潮发生才是结束地中海难民悲剧的唯一方法。”欧盟外交与防务高级事务代表莫盖里尼此前也曾表示,“利比亚的安全与稳定对于欧盟以及其他地方的难民问题解决是关键。”事实上,中国在地中海非法移民问题上一直都积极参与。今年4月,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吴海涛大使在第71届联大地中海难移民问题会议上发言称,中国已向叙利亚人民包括境外难民提供超过6.8亿元人民币的人道物资和现汇援助,今年决定再提供2亿元人民币新援助。王毅外长6月在访问黎巴嫩时也曾表示过中国的态度:“难民不是移民。在世界各地流离失所的难民还是要回到自己的祖国,重建自己的家园。这既是每个难民内心的愿望,符合国际人道主义努力的方向,同时也是联合国安理会有关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决议的组成部分。”他还说,“彻底解决难民问题,还需要标本兼治,通过发展改善民生,为难民脱困营造必要的环境。”中国在地中海难民问题上一直采取明确态度。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吴海涛曾提出中国的四项主张:一是维护国际和地区和平稳定;二是帮助发展中国家实现共同发展;三是持续加强难移民领域国际合作;四是继续完善全球难移民治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