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八军服役回忆录

(与老团长宋家烈在一起的点滴回忆)

第二十八军网站宋晓峰:你好!

我叫朱鸿魁,祖籍山东省安丘县,一九三一年生人,今年八十七岁,是原八十二师老同志。与宋团长是邻县老乡。(宋团长是山东寿光县人)

一九四八年我从老家参军入伍,先补于三十四军一0一师三0二团,先后任连文书、营部书记。一九五零年一月全团调入福建省。二营春节后于福清县宏路东张村改番号,为二十八军八十二师二四四团二营,同时我被调入四连任文书。一九五零年四月部队驻莆田县江口镇,我又被调入团部政治处任军邮站长。

在此期间,我与宋团长夫妇同住在江口镇一个大院,我住在一个大户人家的二层楼上,与照顾宋团长和看护鲁江、鲁敏的勤务员小韩及宋团长坐骑饲养员老王头(他俩人名字已忘记)同住一室,经常看到宋团长夫妇的工作、生活的场景;他俩人对部下非常和气体贴,没有官架子,主动接近部下与我们一起活动,亲切交谈。自然经常听到大家说起宋团长英勇作战的英雄事迹,我们都很敬仰和尊重团长夫妇。

是年冬天部队去闽北建瓯剿匪,团部住在玉山镇小桥村,当时你的母亲王清大姐任政治处干事,我们便有了工作上的联系,我经常帮助她抄写材料。当她得知我是安丘县人与寿光县是邻县时,曾问我是怎么去了三十四军,我告诉她:我们是翻身农民参军,淮海战役后被补充到江淮独立旅。一九四九年二月独立旅与在江苏贾汪起义的国民党第七十七军(军长何基丰)合编为三十四军。

一九五一年八月部队驻古田县旸谷村,我又被调入师部通讯科邮政支局任密件收发,后任支局付主任、主任职务。

一九五三年东山岛战役期间,我又去了二四六团任通讯参谋一职。

一九五五年九月我被派往南京军区炮兵干部短训班学习,就这样我离开了工作生活的八十二师。

与宋团长夫妇又一次相见,是在宋团长升任八十二师司令部参谋长时,当时部队驻扎在泉州市郊清濛村和下辇村。在这里我还见到了二四五团也是寿光老乡的朱福修团长,他也升任八十二师司令部付参谋长。能见到久别重逢的两位老首长,我非常高兴。我对自己曾是二十八军的一员,尤其是八十二师二四四团的一员,感到非常的光荣和自豪,这是我一生的荣耀。

南京军区炮兵干部短训班学习结束后,本想回到原部队,不曾想被分配到新成立的十个预备师之一的第一预备师炮兵团。说老实话,我是不愿意离开这只英雄的部队。一九五八年国际形势发生变化,尤其是原子弹、导弹的出现,十个预备师整建制撤销。发展粮食经济,开发建设北大荒的重任落在了当代军人的肩上。一九五八年四月,在王震将军的带领下,先后有十万官兵开赴亘古荒原,我是其中一员。从天府之国四川江津来到了冰天雪地的黑龙江省边陲小镇---萝北县延兴镇。从此干起了农垦事业,把自己的一切献给了北大荒。

自部队转业后六十年的光阴中,我时常情怀八十二师,怀念老首长、老战友。七十年代末,我出差到山东淄博,拜访了二十八军干休所,可惜只见到一位并不熟悉的二四六团营政教。此后我涉猎大量书刊寻找有关八十二师、二四四团的相关报道,我广集军事书籍,我现有《四大野战军专辑》、《解放战争》上下辑、《三野征战纪实》、《铁流千里二十八军征战纪实》等等书籍。因我个人的局限性,这些书籍无法满足我更深的了解老部队的情况。

我最近从网上看到你成立的二十八军网站,虽然知道的晚了些,但也让我很振奋。我想我们这些还健在的老同志,有责任深挖军史潜力,弘扬光大那些已逝去的老英雄的事迹和轶事,以此纪念缅怀革命前辈,并教育我们的下一代。当我看到你写的“宋团长临终时呼唤战友邢永生团长,深感未报金门之仇……”这里时,让我沉思良久,不禁流泪。也让我想起南宋名将宗泽,他临终大喊:“渡河!渡河!”英雄略同,大可相比。

看到这一网站,又燃起我对二十八军的独有情怀,想趁我还能回忆尘封近六十多年的往事,手中还保留着一些老战友的照片,尽我所能提供给贵网站,以表达我对老部队的一份怀恋和敬意。

一、三件六十多年前的往事

1. 一九五零年春部队驻防在莆田县江口镇。每天战士们在一个中学出早操。一天在早操休息自由活动的间隙,宋团长信步走来,团长刚从北京归来,他和代先运(二四四团一营营长、华东一级战斗英雄)参加了全军英模会。战士们看到宋团长身着一套黄呢军装,神采奕奕,纷纷围拢在团长周围,赞誉团长这身军衣真帅气、漂亮,团长一边与大家交谈,一边回答大家提出的问题,宋团长高兴的说“你们只在这看到我一人好似特殊,你们没去北京,那里穿这衣服的比兔子还多”,当时站在一旁的政委王玉淼急忙说“老宋你说什么呀?”宋团长回答“我讲的是真的,很多”,官兵们被宋团长幽默风趣的话语逗的笑了。在场的我们并不认为宋团长说的有什么不妥,正说明他心直口快说实话,与战士们同心。实际上宋团长就是一个率直坦诚风趣的人。

2.一九五一年春,建瓯剿匪部队在南雅将叛变为匪的原建瓯县大队长何世禄围困,其要求谈判,何提出不要杀他。宋团长谈判后对相关同志说,“我只在协议上签了,我保证不杀你,至于以后人民群众要杀你,我管不了,也无能为力。”在场的同志齐呼团长签的好!这说明团长是一个足智多谋、机智勇敢的人。

3.一九五一年夏,部队驻地小桥村。政治处住在村北边一户二楼上,楼后就是山,竹林层层密密。这天王清同志去房后方便,听到有人说话声,她警惕地隐蔽起来,从竹林缝隙中窥望到有两人向村中指指划划,她不动声色急忙回来向负责保卫的股长汇报,(当时部队早已知道这个村当土匪的人很多,但还不掌握更具体的情况)预感到土匪可能要夜袭,于是立即派人通知在外剿匪的警卫连速回,所有后方人员立即进入战斗准备状态。

我们在所住的楼梯间放置了桌子、凳子、木棒等障碍物,还准备了大量的手榴弹;各部门之间为防止土匪切断电话线,又另外架设了隐蔽的电话线,系上铃铛联系通知;参谋白玉玺、王凤春登上全村最高的碉楼,架设了机关枪,做好了消灭土匪的充分准备。可能是因为土匪有内线等原因,那夜土匪并未敢来。第二天赶回来的警卫连开始在村里收集线索,经查政治处的房东竟有两个儿子是土匪,这有多么危险呀!幸亏王清同志警惕性高,并及时发现敌情,避免了部队的伤亡损失。(不知她对你们说过否?)

二、图片资料

1. 一九五零年江口驻地门前团首长合影。左起王玉 淼、赵家槐、董立芳、董超、宋协理员。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八军服役回忆录

2.一九五零年江口驻地,宋鲁江、宋鲁敏合影。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八军服役回忆录

3.一九五零年东张村驻地,二四四团二营四连干部合影。左起王副连长、连长王成忠、付政指孔宪文、宋党支书。(听说王战忠、孔宪文先后成为二四四团司令部付参谋长)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八军服役回忆录

4.二四四团二营营长陈继忠。后成为副团长,华东二级战斗英雄。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八军服役回忆录

5.古田县旸古村二四四团司令部朱希圣股长与魏协理员、闻兆庆、小曾同志及本人合影。着便装的为地方干部,前排蹲右一为本人。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八军服役回忆录

6.二四四团司令部通讯股长王子安。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八军服役回忆录

7.一九五二年泉州清濛,师宣传科科长刘奇与参谋闻兆庆、民政科贾秘书及本人等合影。前排左一为本人。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八军服役回忆录

8.二四四团江口镇,公务员小韩与饲养员老王头合影。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八军服役回忆录

9.八十二师政治部宣传科长王兰斋。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八军服役回忆录

10.八十二师司令部作战参谋王化民。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八军服役回忆录

11. 八十二师司令部作战参谋谢荫桐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八军服役回忆录

12.二四四团政委董立芳,后调入十兵团民政部。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八军服役回忆录

13.二四四团政治处主任李剑锋,后调入十兵团政治部。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八军服役回忆录

14.八十二师通讯科马参谋。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八军服役回忆录

15.二四四团通讯股长白玉玺.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八军服役回忆录

16.八十二师炮兵司令部参谋罗泽南。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八军服役回忆录

17.二四四团司令部参谋孙永庆。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八军服役回忆录

18. 二四四团政治处宣传股长刘奇。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八军服役回忆录

19. 八十二师司令部军务处高参谋。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八军服役回忆录

20.二四四团付参谋长温震纪。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八军服役回忆录

21.二四四团司令部侦查股王股长。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八军服役回忆录

22.八十二师司令部首届军邮工作会议合影。前排右一为科长赵玉玺,右二为局长夏树国,左一为科长夫人,后排右一为马参谋,前排中为本人。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八军服役回忆录

23.八十二师司令部军邮支局夏树国局长。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八军服役回忆录

24.一九五二年元旦,古田县超古中学校园,邮政支局全体合影。左三为夏树国局长,右一为本人。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八军服役回忆录

25.一九五五年九月在南京授衔时本人照片及本人近照。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八军服役回忆录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八军服役回忆录

三、我个人的一点希望与要求

前面我说过,我入伍二十八军,特别是在八十二师二四四团与首长、战友兼老乡一块战斗、工作、生活,感到非常自豪和欣慰。遗憾的是过早离开了这只英雄的部队。在我已八十有七的今天,我还想多了解些部队的情况,我很想看到丛乐天撰写的《猛将严师宋家烈》和《二十八军战史》两本书。这些年我到处寻购未得,如你知道哪有,请告知我购买地址。另外我希望联系上还健在的老战友,上边我提供的战友照片如你有地址或通讯电话,请务必告知。

座机号0451---87235220 朱鸿魁



二0一七年七月二十五日于哈尔滨市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