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17年3月26日,上海天潼路,一位11岁男孩在使用共享单车过程中与客车相撞,被卷入车底身亡。719,死者父母将ofo连同肇事方诉至上海静安区人民法院,索赔878万元,并要求ofo立即收回所有机械密码锁具并更换为更安全的锁具。静安区交警认为,该男孩未满12周岁,驾驶自行车在道路上逆向行驶,且疏于观察路况,未确认安全通行,负本起事故主要责任。(京华时报723

这位11岁男孩在使用共享单车过程中与客车相撞身亡,这是一出家庭悲剧,不管怎么说,他还是一个孩子,其父母的悲痛程度可想而知,而且,这道阴影还会伴随其父母的余生,这是心里的一道伤痕,别人从外表可能看不出什么,但这样的伤痛却无法在心理上挥之而去。

从这个角度来说,父母将这个悲剧结果诉诸于法律,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可,因为处在这种情况下的父母,除了试图向法律找回一些心理安慰之外,还能做些什么呢,他们的哀思,谁都能够理解,但却无人能够替代,只有完整的法律流程才能完满他们的心事。因此,对于男孩父母的索赔行为完全可以理解,这是他们寄托心理哀思的一种外在形式,而且,也将是可以为孩子所做的最后一件事。

然而,任何法律行为,都要讲求法律依据,而静安区交警认为,该男孩未满12周岁,驾驶自行车在道路上逆向行驶,且疏于观察路况,未确认安全通行,负本起事故主要责任。这从法律上说,已经非常明确,这是一起与密码锁无关的交通事故。因此,向ofo索赔878万元,其实是方向性的错位,这是法律不可能完成的选项,但这并不是说法律不能体谅孩子父母的初衷,而是说法理不能单向建立在任何人的悲痛之上混淆了责任的归属,而且,既然是法律行为,那就是双方共同面对的公正诉求。

从新闻报道中可以看出,这位11岁男孩,在路边寻找到一辆密码锁可直接按开的小黄车,但原告律师指出,ofo当时普遍使用的机械锁存在安全漏洞,用户还车时并不需要上锁,只需在App上点击结束行程即可;其次,即使还车上锁,也会有不少用户未将密码打乱,一按即开,这给未满12岁未成年人使用共享单车留下安全隐患。但在一些网友看来,这也是一种车行为,尽管他是未满12岁的未成年人,但起码的是非观念在这个年龄已经形成了,心理应当明确地知道这事该不该做。

可以看出,小黄车的密码锁确实存在着问题,但这种问题首先会给小黄车的经营带来损失,因为不付费就可以使用,这对小黄车运营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损失,因此,对于密码锁可能给经营带来损失的问题,应当说ofo比谁都急,因为这会加大它们运营的成本,如果这样的计费问题不堵上,那对于ofo基本上就不会有盈利的那一天,因此,这是一个存在于经营方面的巨大问题。

但是,这却不是所谓的安全隐患,因为密码锁的好坏并不能影响到刹车的安全性,密码锁只是正规使用单车流程的第一个环节,它确定的是之后的付费问题,而付费问题,根本就与安全责任无关。换言之,如果一个人通过的手段,打开了一辆停在路边的私家车,并由此发生了交通事故,那么是不是就可以认定这个车主或这辆车的生产厂家负有安全责任?显然,这是一个不必回答的问题。

这又让人想起了前不久发生在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园的老虎吃人事件,经官方多次调查给出的结论已经很明确,野生动物园并不存在明显过错,即使存在着一些瑕疵,那也不构成整个事件的因果关系。从法律上讲,女事主并没有过硬的法律依据去告动物园,但是,女事主还是想通过法律讨回所谓的公道,而法律也确实不会拒绝这样的诉求。

但事实说明,公道不会偏袒于哪一方,它只与法律依据有关,至于自己认为的主观性公道,其实很难越过法律的界线,而且,如果说当初人们还对这位女事主存在一些同情的话,那么由于她过于强调自己的主观性公道,反而使其失去了社会大部分的同情,其结果当然也会令法律爱莫能助,陷入遥遥无期的痛苦挣扎。

因此,对于这位11岁男孩在使用共享单车过程中与客车相撞身亡的事,其父母也不应过于强调自己的主观性公道,而应当现实一些,实实在在地考虑一下法律所能承接的底线,而如果缺少了这样客观的考量,只会使自己在痛苦挣扎中不能自拔,甚至会使自己的心里更加痛苦,或走进解决问题的死胡同,但这并不能在心理上完成为孩子做好最后一件事的精神寄托。

所以,对于这位孩子的父母来说,诉之于法律当然没什么不可以的,但过度强调自己的主观性公道并不可取,因为这会使大部分观望者失去同情心,而这样的趋势对自己极为不利。对于孩子父母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理性承认自己在对孩子的监护方面存在漏洞而且没有尽到相应的责任,也是家长客观性的一种公道表达,这不是可有可无的事,而是获得社会同情的最坦诚方式。而在这个前提基础之上,在社会广大的同情心之下,尽可能多获得一些ofo的人道补偿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根本之策。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