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农资金被盘剥,六层拔毛剩无多

阳信人 收藏 8 3175
导读:#楷体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县是个国家级贫困县。该县坡耕地水土流失综合治理工程朱朝项目,从项目招投标到项目建设到项目验收,经过六层“拔毛”,项目资金落地仅三成,拔毛率竟高达%,项目完成度不足%。省、州、县多个层级的干部涉案其中。(--《瞭望》新闻周刊)::#楷体#楷体山东省阳信县国土资源局邱海昌

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县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该县坡耕地水土流失综合治理工程朱朝项目,从项目招投标到项目建设到项目验收,经过六层“拔毛”,项目资金落地仅三成,拔毛率竟高达68%,项目完成度不足23%。省、州、县多个层级的干部涉案其中。(2017-07-22

《瞭望》新闻周刊)

这一案件发现源于审计署长沙特派办于2015年11月开展的一次专项审计,上报该问题后,党中央、国务院多位领导同志作出批示。审计人员长途跋涉来到花垣,发现该项目已完工近两年,当地有关部门所提供资料也显得比较完整,省、州、县各级部门也都验收通过,似乎看不出有什么问题。但经验丰富的审计人员没有被假象迷惑,通过对资料进行分析,发现该项目实际完成投资额与申报的投资额虽比较接近,但实际完成工程量却远小于计划工程量,该项目大部分工程实际上并未实施。
由于审计人员的追查,水保局相关人员觉得压力越来越大,为求得“万无一失”,悄悄转移有关资料,却被审计人员逮个正着,截下了会计手中的资料,发现了该局私自设立的200多万元小金库中,其中140万元的收入正是来自于该项目资金。审计查实,该项目申领中央财政资金1000万元,其中600多万涉嫌被骗取;规划治理水土流失面积303公顷,实际完成不到三分之一。
资金是如何一步步被盘剥的?审计人员发现,项目从招投标开始,石某就采取操控方式,选定一个招标代理公司,由项目建设过程中参与进来的胡某找单位进行围标,每个单位花费5万元购买其资质。中标后,中标单位按合同价格的2.5%(25万元)收取管理费,胡某提成21%(210万元),然后将工程转给了龙某个人设立的公司,随后,龙某又将工程转包给了当地的村民包工头。
经虚假招投标、工程转包和施工转包后,监理环节继续作假。审计人员发现,监理日志、监理签证,以及其他的监理资料都是假的。该项目监理公司实际上是湘西自治州一家监理公司监理员伍某借用他人资质。在整个工程施工过程中,伍某很少到施工现场,正是有了监理的“配合”,这一项目完成了相关材料的申报。
在工程量大幅缩减的情况下,要打通后续环节,就只能按照全部工程量来编造资料。对此,麻某以4万元价格请其同学刘某炮制了一整套虚假的竣工结算资料。审计人员刚到项目现场时,最先接触的就是这一套假资料。此后的评审环节中,龙某向时任湘西州某局科长的王某送4000元红包后,由王某根据龙某的要求出具了虚假投资评审报告。最后由省水利厅组织省、州、县三级相关部门对项目进行联合验收,包括水利、发改、财政等相关部门。最终他们给出的验收结论是“同意通过年度验收”,且“工程质量达到良”,整个验收过程变成了走过场。
此案中,作为惠民资金的项目资金成为了少数人眼中的“唐僧肉”,被层层截留、“拔毛”,最终“瘦”了国家,“苦”了百姓,“肥”了贪官。该案涉案人员之众、违纪违法之深令人震惊。

山东省阳信县国土资源局

邱海昌[size=15.0]

2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3楼nxch21

千万工程竟然骗了600万,厉害啊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