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心胜》聆训有感

尚人有云:军者,圜围也。今人云:抵御驱辱,保境安民者,军也。吾从军十年有余,尝思:军者,或当是焚膏继晷,夙兴夜寐,遇事三省其身,不与邪恶沆瀣一气,革新鼎故勇创新局;或应不畏艰恶,不避祸咎,不阿谀奉上,不饰伪欺下,戮力同心,克勤克俭。今有幸得以拜读《心胜》一书,方知吾所悟者如管窥蠡测,褊狭之见犹似尺泽之鲵。

《心胜》者颢气千里,乃金将军深耕易耨躬亲搦管之力作,金将军者金一南也,乃当世璠玙俊彦,军中翘楚,其渊渟岳峙之风凡我兜鍪者无不敬以函丈。

始得《心胜》之初,跏趺覃思许久,恨不得一目百行。饱览后,更以枨触皴染,获益良多,可谓是沦肌浃髓深感不得餍足。吾观《心胜》之作:句读中,见微知著,鞭辟入里;行文里,矜句饰字,高屋建瓴;形意上,剖析审势度长絜大,言深之处更以令人血脉偾张。文行至于此,度吾弇陋之才,焉能悉称将意?倘有慆慢之嫌,伏乞诸君匡诤海涵,鼻垩挥斤之恩,吾不胜感荷。

吾尝思,何以为胜?胜者,或巉崖得救;或深渊临岸;或旌纛横竖敌寨。聆训《心胜》后方晓:胜者有二,一曰心胜,一曰形胜。心胜者则取之其上。将军书中弁言彖辞:从军者,纵有图南之心而无内心之力,终将大事难成。书言:力者应肇始于内,由昉于心,而后袚除险阻。倘若能如此,定可结榫卯之力、筑崤函之固,纵有狻猊外物来犯,亦能匹敌制胜。吾观消防之道,不亦如此乎?我消防将士,欲胜之则应心先胜之。 故,英雄岂止于硝烟战火?

吾常思:军者应以何为?或手执斧钺征战沙场荣耀我族宗祊?又或肩负箭镞一抔黄土与青山共眠?再或端拱庙堂恣弄韬略自成一家?读晓将军之书后,如澍雨沐垢方知非也。

将军书言:军者,不可无梦。军者,若无灵魂附体,则形如徒逞。若自满于奋发踔厉,而无思想塑之,踌躇满志,则与窀穸之人无异,终将令人赍恨终生。将军书又言:为兵为将为帅者应以制胜为任。为军者又当何以取胜?一不可攀缘上位,窃据要津;二不可放浪形骸,奸宄渎位;更不可煮豆燃萁,袍泽阋墙。无论行卒坐帅,均应以笃棐尽忠作履、藏锋敛锷为甲、枕戈待旦为冠;然后镌刻拥党报国之心于内,拓烙爱民守土之情于里,不竭不断。倘能如此,待到陈师鞠旅之日,何惧于勍敌利炮?何惧于强弩长矛?谈笑间,上可玉宸揽月,下可入水捉鳖,犁庭扫闾,何愁不胜?纵观我消防将士,所向披靡之处何以为胜?岂不如是哉?

是故,英雄不止于硝烟战火。

吾亦常思:军者何以为制胜之道?制胜?应以律法为上,奉为圭臬,而后奋勇杀敌,视死如敝屣则可。自读将军书后,可谓之醍醐灌顶始知谬也。将军书言:上兵伐谋。谋者,战略也。准谋者,制胜之道也,如是津梁;误谋者,鲁鱼亥豕也,如是书簏。是故,为军者应纵横捭阖,用兵如弦,以谋胜为上。吾深知,我消防将士,无惧于民求猬集丛脞,无惧于刀山火海,负诟忍尤,批亢捣虚,济河焚舟,拯民于水火,夕惕若厉,不敢有怠。若不能谋胜,何以扶正祛邪?何以受人拥戴?何以报国安民?

呜呼!将军书中之意,溥博源远,深意无暨,如吾之人焉能言尽?然,得此书者,如霁月高悬,尽散心中云翳;似积弱体态,沉疴顿愈。凡我军中之人,当学以致用,用之有道,道施能胜,以慰将军翰墨之大爱。

诚惶诚恐,不知所云。

克勋

2017年6月25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