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79年准备打到河内—终生难忘的“紧急集合”[参赛]

复和老兵痞 收藏 273 73932
导读:次终生难忘的“紧急集合”(参赛)“紧急集合”在部队是司空见惯,家常便饭。为的是锻炼部队雷厉风行的作风,有连队“紧急集合”,有营“紧急集合”,有团“紧急集合”。每次“紧急集合”,首长们都手拿秒表,看每个单位集合起来的时间,然后讲评,表扬动作快的,批评动作慢的。所以,紧急集合在部队没有新鲜可言。我从当新兵参加紧急集合,到带新兵,当新兵班长,新兵排长,新兵连长,组织过无数次紧急集合,没有啥新鲜的。但是,年前,我参加的次”紧急集合”,是全营党员“紧急集合”,也是我部队生涯中,唯的次党员紧急集合,那种神秘

更多精彩参赛帖

“紧急集合”在部队是司空见惯,家常便饭。为的是锻炼部队雷厉风行的作风,有连队“紧急集合”,有营“紧急集合”,有团“紧急集合”。每次“紧急集合”,首长们都手拿秒表,看每个单位集合起来的时间,然后讲评,表扬动作快的,批评动作慢的。所以,紧急集合在部队没有新鲜可言。

我从当新兵参加紧急集合,到带新兵,当新兵班长,新兵排长,新兵连长,组织过无数次紧急集合,没有啥新鲜的。

但是,38年前,我参加的一次”紧急集合”,是全营党员“紧急集合”,也是我部队生涯中,唯一的一次党员紧急集合,那种神秘,紧张气氛,至今难忘。

1978年12月16日,我广州军区炮兵第一师第26团,从驻地出发,摩托化行军,经过五天疾驰,行程1293公里,到达广西边界,驻地在龙北农场六队。

到达驻地时,正是夜间,马上进行车辆伪装,我班到处割草,树枝,天亮前就伪装完毕,离开车辆几十米,根本分辨不出来。这时,我发现自己手上有一些黏糊糊的东西,根本洗不下来,我也没有在意,可是当天逐渐身上起了红斑,发烧难受,我仍然坚持打扫驻地,安排全班的宿舍,到了第二天,浑身红斑越来越大,越来越多,奇痒难受,实在坚持不住了,到了营部医生那里看了一下,才明白是漆树过敏。

我是北方人,不认识漆树,车辆伪装时,误割了漆树树枝,造成过敏反应,拿了一些抗过敏药后,回到班里,我仍然坚持工作,两天后,实在没法,发烧不退,只好卧床休息。慢慢的,几天后,逐渐好转。

1979年元旦早上,天还没有亮。距离起床时间还有一段时间,这时,突然有人推我,我睁眼一看,是我排党小组长,侦察二班长胡克耿,只听他说:“一班长,快起床,带上武器,叫上你班的党员,紧急集合!”我一激灵,翻身起来,马上通知我班其他两个党员,并快速穿好衣服,背上冲锋枪,跑到连集合场.

这时连里大部分党员已经到了,非常肃静,只听连指导员,党支部书记郭正才清点人数:“一排党小组到齐没有”?,“到齐了!”,“二排党小组到齐没有?”,“到齐了!”,,,,,,清点完毕,指导员直接喊道:“向右转,跑步走!”过去都是值星排长整队,,这次没有,指导员郭正才带领跑到营部所在地,向营教导员罗雄杰报告后,罗雄杰清点全营党员,到齐后,带领全体党员向农场外跑去。

一路上没有呼号,校步,但是,队伍整整齐齐,没有人吭气,只听到“唰、唰、唰”脚步声,枪支碰到胳膊的声,大家在漆黑的夜里,向前奔跑。大概跑了一两公里,只听罗教导员喊了一声“立定,向左转,稍息!”大家感觉到了紧张的气氛,知道会有重大事件发生。

这时罗教导员说:“同志们!”

大家立刻立正。

“请稍息!”罗教导员继续说:“同志们,今夜里两点钟,团长去42军开会,传达前线总指挥电报,越南外交部说要在24小时打到金边,,我们讲,越南你要金边,就不要河内,我们要来一个全线进攻,打到河内去,同志们,有没有信心?”

“有!”全营党员齐声吼道,震得四周山峦微微颤抖。

罗雄杰教导员讲了一会儿,然后营长安纯光做了一下到国境线上侦察值班的安排,部队带回驻地时,天还没有亮。

近些年,网上关于我国对越作战,开战前预设的战争规模,高层的意图,等等,争论较大,我当年的日记原汁原味,再现了当年的情况,当时是要打到河内去的,我过去发的帖子《惊爆猛料-79年军用地图下发之谜》,讲的是当年下发的是越南全部国土的军事地图,也佐证了当年要进行全线进攻,打到河内的意图。现在,我把当天晚上写的日记,原封不动抄出来,供大家欣赏。

星期一 阴 79、1、1号

今天的(是)一九七九年的第一天,开了个好头。早上营里动员,党员动员,就是要打仗,昨夜两点钟,团长去42军开会,传达前线总指挥电报,连、营连夜召开干部会议传达,看来要打起来了,具(据)说要来一个全线进攻,打到河内去。越南外交部说要在24小时打到金边,我们讲,要金边不要河内,明天我们就到国境线上去侦察敌情和地形。

今天班里写了一个请战书,我自己也写了一个决心书,其他同志也写了,同志们很激动,斗志昂扬,个个表态,79年的班务日志正式写,要写下去,把班里工作都写进去,作为将来的总结工作依据,我不适于搞领导工作,确实是这样,我应该学会,努力学会。

每天(个)同志我都找了一遍谈心,时间不长,随便谈了一下。

班里分了一个新同志(湖南沅江县李电平),看来比较聪明,全部新兵都到齐了。河北夜里来的,湖南、山东的,(当天来的)共三个省的。

晚上找排长(河北高阳75年兵,穆甲午)谈了一下,我有信心把工作做好,有信心就能胜利。

以上是当年的日记,一字不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每每看到国际军事时政类的新闻时,你是否有悟到更多不吐不快?如果是,那么恭喜,这个活动简直就是为老铁你量身订制的!请把你要说的内容毫不吝啬的发出来吧~

为了广大作者的创作激情,小编也是为大伙争取来了一波风骚酷炫的奖品以示鼓励原创!希望大家能多多结合自身储备和对国际军事时政的了解,写出观点精彩言之有物的精彩文章!

了解活动详情

一等奖1名

多功能双肩背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二等奖2名战术随身单肩包手提包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三等奖5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军事主题减压神器-十字军指尖陀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6楼冬蛇

5楼 lightning1517
临战动员,这一辈子还是不要再遇上一次为好。

我是怕死的某兵甲。当年要进战区,没有激动,只感觉害怕。同车进战区的战友们坐在车上基本没有开口说话的兴趣,脸色多是苍白。我记得在半路休息,大家下车放风,我找了同行的干部聊了几句,聊了什么现在没有印象了,想来是没有什么味道的几句话,搭话之后就回到熟悉的战友身边 。

头几天饭吃不下,睡不着,一合眼就会想如果上了战场,死了怎么办,家人怎么办。

十几天后的一个夜晚,驻地被敌军偷袭。天亮后才知道敌人可能是偷袭我们偏离了方向,被友邻分队哨兵发现,交火后俘虏两人。

然后感觉一切都正常了,能吃能睡也不会再想那些烦心的事。

……………………

我们单位还击战动员时出了一件逃兵案。

当时我们抽调3000名老兵补充广州军区部队。

这个逃兵是当时我们部队的一名全军先进模范,当时己确定要提干保送军校,不会安排他参战。后来听干部讲到此人,说他表演过头,估计认为部队不会把他列入参战名单,所以写血书强烈要求参战,没想到上级真批准他参战。他在欢送参战人员到火车站还有两站路时当了可耻的逃兵。

被抓回后,因此人没有抵达战区后当逃兵,处理不重,只做押送回原籍处理。

印象我们进战区前只做了动员,没有鼓励写请战书、写血书,可能就是受到这个逃兵案例的影响。

感觉你特别适合当国军。

5楼 lightning1517
临战动员,这一辈子还是不要再遇上一次为好。

我是怕死的某兵甲。当年要进战区,没有激动,只感觉害怕。同车进战区的战友们坐在车上基本没有开口说话的兴趣,脸色多是苍白。我记得在半路休息,大家下车放风,我找了同行的干部聊了几句,聊了什么现在没有印象了,想来是没有什么味道的几句话,搭话之后就回到熟悉的战友身边 。

头几天饭吃不下,睡不着,一合眼就会想如果上了战场,死了怎么办,家人怎么办。

十几天后的一个夜晚,驻地被敌军偷袭。天亮后才知道敌人可能是偷袭我们偏离了方向,被友邻分队哨兵发现,交火后俘虏两人。

然后感觉一切都正常了,能吃能睡也不会再想那些烦心的事。

……………………

我们单位还击战动员时出了一件逃兵案。

当时我们抽调3000名老兵补充广州军区部队。

这个逃兵是当时我们部队的一名全军先进模范,当时己确定要提干保送军校,不会安排他参战。后来听干部讲到此人,说他表演过头,估计认为部队不会把他列入参战名单,所以写血书强烈要求参战,没想到上级真批准他参战。他在欢送参战人员到火车站还有两站路时当了可耻的逃兵。

被抓回后,因此人没有抵达战区后当逃兵,处理不重,只做押送回原籍处理。

印象我们进战区前只做了动员,没有鼓励写请战书、写血书,可能就是受到这个逃兵案例的影响。

6楼 冬蛇
感觉你特别适合当国军。
12楼 煤油壁灯
不能这么说,我从小在一个地方部队院子里长大,79年自卫反击战时从我们这分两次抽调了一批骨干补充到前线部队中去。我有一个蓝姓老乡在自卫反击战中炸了2个地堡一条腿负了伤,伤腿好后比好腿短了大约1厘米,走路有点瘸,不仔细看不出来,拿了个2等功被保送昆明陆指等他带女友返乡探亲时已是副营了。据他说战前趴在阵地上时浑身发抖,总是觉得有尿想小便,但枪响后这些都忘了。英雄从来不是天生的!
13楼 冬蛇
英雄不是天生的,但是蔡英文手下的国军,怎么也不可能冒出英雄。
16楼 王永新2015
怕死是天性,对于一二十岁的农民孩子听见枪声不怕是不可能的。我大哥就是参加79年反击战的老兵,他战友我接触的比较多(今年都去了宁明县扫墓),都说开始怕的要命,后来几天就好了。不怕死的都是经过数次战斗的老兵。
上考场还紧张呢,何况上战场。但再紧张害怕也不能当逃兵,因为背弃自己的誓言和战友,失去祖国和朋友的尊重,让自己和亲人生活在鄙视的目光下,那将生不如死。

原来看过《新一代最可爱的人》,描述的很多英雄人物战时也害怕,只是战友的鲜血触发了英雄的血性,战士的责任激发了英雄的潜能

3楼53212

今看到班长新作品,真实、可信。支持班长参赛。

我们125师和炮一师26团,在越南复和战场并肩作战情景,我终身难忘。

5楼 lightning1517
临战动员,这一辈子还是不要再遇上一次为好。

我是怕死的某兵甲。当年要进战区,没有激动,只感觉害怕。同车进战区的战友们坐在车上基本没有开口说话的兴趣,脸色多是苍白。我记得在半路休息,大家下车放风,我找了同行的干部聊了几句,聊了什么现在没有印象了,想来是没有什么味道的几句话,搭话之后就回到熟悉的战友身边 。

头几天饭吃不下,睡不着,一合眼就会想如果上了战场,死了怎么办,家人怎么办。

十几天后的一个夜晚,驻地被敌军偷袭。天亮后才知道敌人可能是偷袭我们偏离了方向,被友邻分队哨兵发现,交火后俘虏两人。

然后感觉一切都正常了,能吃能睡也不会再想那些烦心的事。

……………………

我们单位还击战动员时出了一件逃兵案。

当时我们抽调3000名老兵补充广州军区部队。

这个逃兵是当时我们部队的一名全军先进模范,当时己确定要提干保送军校,不会安排他参战。后来听干部讲到此人,说他表演过头,估计认为部队不会把他列入参战名单,所以写血书强烈要求参战,没想到上级真批准他参战。他在欢送参战人员到火车站还有两站路时当了可耻的逃兵。

被抓回后,因此人没有抵达战区后当逃兵,处理不重,只做押送回原籍处理。

印象我们进战区前只做了动员,没有鼓励写请战书、写血书,可能就是受到这个逃兵案例的影响。

6楼 冬蛇
感觉你特别适合当国军。
不能这么说,我从小在一个地方部队院子里长大,79年自卫反击战时从我们这分两次抽调了一批骨干补充到前线部队中去。我有一个蓝姓老乡在自卫反击战中炸了2个地堡一条腿负了伤,伤腿好后比好腿短了大约1厘米,走路有点瘸,不仔细看不出来,拿了个2等功被保送昆明陆指等他带女友返乡探亲时已是副营了。据他说战前趴在阵地上时浑身发抖,总是觉得有尿想小便,但枪响后这些都忘了。英雄从来不是天生的!

27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