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face=仿宋_GB2312] 2017年6月19日上午9时许,民警刚出警,便带回了一名精神病人,将其带进了执法办案区,准备立即送往精神病医院,所里再次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face]
[face=仿宋_GB2312]经了解:病人叫孙某军,现龄44周岁,水阳镇新建村人。患病已十多年,曾到宣城和南京等精神病医院治疗过,病情得到了有效控制。三年前,因妻子离他而去,思想上一时想不通,又不能坚持服药,导致病情不断加重。 [/face]
[face=仿宋_GB2312]前些天孙某身体不舒服,便到水阳卫生院检查,谁知医治完毕,孙某却不肯出院,称医院的护士勾引他,经常跑到卫生院纠缠女护士,工作人员对其制止,他却对工作人员动手动脚,不仅影响医院正常的医疗秩序,而且还存在着严重的安全隐患。 [/face]
水阳所接到卫生院的报警,立即找到了孙父,建议立即送精神病医院治疗。可孙父却说:老伴和即将上高中的孙子,再加上孙某,一家四口人,主要靠政府的低保维持生活,根本没有钱送儿子去医院治疗。孙父始终一毛不拔,面对这种情况,水阳所通过积极的工作,最终村委会拿出了2000元钱。当我得知了这些情况,孙某尽管是送进医院,后续的医治费肯定没有保障,只能是解决暂时的麻烦。
[face=仿宋_GB2312]民警将孙某带出了执法办案区,我见孙某长得十分壮实,外表和谈吐都比较正常,根本看不出是一个精神病人,对于这样曾经接受过治疗的病人,如再次送他住院,肯定是不会愿意。果不出我的意料,当我提出送他到医院时,孙某便说自己不用去医院,我说这次不用住院,只是到医院检查一下,让医生给他配点药就回来。孙某却说,他自己去就行了不用我作陪。我说自己认识医院的医生,让医院给照顾一下,能少收一些医药费。孙某听我这么一说,连忙向我说谢谢,便愉快地上了车。 [/face]
一上车,通过交谈,孙某的精神十分正常,为了能够让他顺利住院,避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我便对其进行思想上的诱导。告诉孙某,前段时间,有一个病人在家殴打父亲,被我送进了医院,年龄与他相仿,病情比他严重,只治疗一个多月就出院了,医生说只要坚持服药,就不会有问题的。目前病人在家表现特别好,而且十分懂礼貌,说父母可怜,要挣钱扶养他们。这所医院不仅环境好,而且医生的服务态度也好,建议他一定要住院治疗一个月,把病彻底的治愈,回家再好好抚养孩子,孝敬年迈的父母。孙某听我这么一说,没有提出任何反对的意见,我知道他已接受。

[face=宋体]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face]
[face=仿宋_GB2312]到了医院一切都很顺利,当医生让孙父交费办理住院手续时。老人却说:我哪有钱啊!你们找政府要钱,这句话一下子把医生搞蒙了。负责收费的工作人员问老人:你是他的监护人,怎么能找政府呢?工作人员一看,又进来了一个老大难,连忙找到了我。随同的村干部便将2000元钱交给了老人,工作人员紧接着追问,那接下来的医药费我们找谁要?孙主任便说:我们留下电话号码,如需交费提前联系,到时我们村里再想办法。我说:病人的病情不太严重,不可能住的太久,2000元钱说不准还绰绰有余。听我们这么一说,收费员脸上立即露出了笑容,便问我:你就是伍警官吧?上次你送来的两个精神病人还欠不少费用怎么办?一个是孙寿根,另一个是张令国。我告诉收费员,我们公安机关只负责送精神病人,不可能负责病人的费用。

[/face]

[face=宋体]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face]
[face=仿宋_GB2312]办好了住院手续,孙某十分的听话,在走进病区之前,紧紧地握住我的手说:“谢谢伍警官,给你添麻烦了,我家里还有一个15岁的儿子,希望你能关照一下。”我答应了孙某的请求,叫他安心治病,积极配合医生治疗,孙某便高兴地走进了病区。 [/face]
[face=仿宋_GB2312] 我们准备离开医院时,已是中午十二点,医院的两名工作人员叫我们吃完中饭再走,我没有答应。两人便说:又不是特意招待你们,只是到食堂吃个便饭而已。在两人的强烈要求下,我们盛情难却,尽管吃的是工作餐,工作人员这份心意,却感动着我们每个人。 [/face]
吃完饭,两名工作人员又和我提到病人的欠费问题,我再次向他们讲明公安机关的责任和义务。两人听了便笑着说:我们只希望民警能帮下医院的忙,否则也找不到他们。我说孙寿根听说欠3000元住院费,医院就不要再提了,病人家属不是我做工作,都要到医院闹丧了。听说张令国也欠下千元之多的医药费,好象只住一个多月,欠下这么多的医药费,觉得医院的收费并不便宜。便告诉两人,哪天想亲自看一下他们医院的收费标准,费用确实要低的情况下,我才能把病人送到他们医院,否则我没法向病人的家属交待,两人答应了我的请求。我便告诉他们,张某的家庭比较困难,估计钱是难以要到。最后,我建议他们的医院,对待病人要人性化,收费要合理化,制度要规范化,把问题要提前解决,避免发展到难以解决的地步,两名工作人员听了便说:“我们医院不是慈善机构,每月还有许多医生和工人要发工资,目前已有多名病人存在着欠费问题,我们医院已支撑不住了,伍警官你说的对,现在我们医院正在制定相关制度,关于精神病人的问题,有空还是希望能与你多多交流。”
一个建院不到一年的医院,当初的他们肯定有着许多美好的设想,现在却遇到一个共同地的“困境”。本认为这所医院的诞生,能给辖区的精神病人带来福音,给我们社区民警减少烦恼。然而,此次精神病人的护送,我认为:要想彻底解决精神病人问题,急需社会的解决,否则,这将是社区民警永远解脱不了的烦恼。
[face=宋体] [/face]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