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对不起,我老了!(一个警察的困惑)

上午的学习会,我提不起任何精神 。

作为一个公安局机关的三把手,无论大会小会必须坐在最前排。政治处的小廖站在主席台前为到场领导拍照,感觉到镜头对准我习惯性露出笑容眼睛平视前方。过去,尤其是刚刚坐上业务副局长这把椅子时,每次照相心里都暗暗得意,很是享受镜头在自己脸上停留十几秒的过程。后来经历多了慢慢习惯了,但是每次看到镜头对准自己依旧会不经意间露出微笑。但是今天有点心烦,莫名奇妙的心烦意乱。为了掩盖自己的心不在焉,顺手拿起会议桌上的水杯喝口浓茶,看到茶,思绪又游离到十天前的上午。

那天一早刚停了雨,我正准备上班。还未出门就接到她电话,电话里她的声音很好听,说自己就在我单位门口,说了自己车颜色和牌号。我并不知道是她打的电话,之前她从未用电话找过我,也从未留过自己号码。接到电话我很意外也很开心。她是我同事女儿小名淼淼,小时候经常跟在我屁股后边喊叔叔。那时我刚从警校毕业,一进单位就被分到和她父亲一起的专案组,她爸爸比我年长二十岁,手把手教我案件侦破技巧,从某种意义上说我算是他一个徒弟。后来,师娘还为我介绍了女朋友让我成了家生了胖儿子。工作中,我和师傅是搭档也是好同事,私下里更是忘年交般的朋友。淼淼长大参加工作与我媳妇一个单位,好像是在政工科搞宣传,还是那个单位的播音员,那时局里房子紧张,我只好借着岳父是那个国企一把手的权利在媳妇单位弄套平房蜗居。每天早中晚淼淼一口清脆的普通话就时不时在单位上空飘起,早上听到广播音乐声我就知道该起床洗涮吃早饭上班。可惜,几年后师傅患肝癌英年早逝,后来师娘也改嫁给另一个执法单位警察。再后来,淼淼也结婚了,但是没有宴请我,从其他同事嘴里得知她丈夫是省属单位一个警察,结婚后就一直没再见过她。直到一月前,我刚上班,办公室内勤打我办公电话说门卫处有个叫淼淼的找我。我把淼淼二字迅速思索二秒一下想了起来,立即同意要她上楼到我办公室。

她来了,很有礼貌的敲门,一见面就喊叔叔。同时来的还有她妈妈,我早已改嫁的师娘。寒暄过几句,她说明来意,很出乎我意料。师娘患了健忘痴呆症,生活家务不能自理,她后爹不要她了向法院提出诉讼离婚 ,同时还要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和我单位当时为照顾遗属单独给师娘分的一套70平米旧楼房,因为分到那套房子时师娘已经改嫁好几年,从法律上说就是夫妻共有财产。淼淼简短的说着诉状内容,想要我帮她开个单位证明,证明那套房子是照顾她妈妈遗属的福利房。我一听就有点火,师娘70岁,对方78岁,一对古稀之人上法庭闹离婚本身就很可笑,再加上因女方生病被离婚,他的道义呢?对方还是警察,退休前还是那个单位的中层领导,照顾他20年,因为不能干活了就被推出来,公平何在?看着师娘因糊涂而为无所谓的脸,淼淼无奈又委屈的眼神,我决心帮她。况且那套房子是分给遗属的,买房的钱师傅生前辛苦攒下的,里面还包含着他去世后的抚恤金。我要帮她,义不容辞的帮她,在心里我对自己不停的重复着这句话。同时拿出手机拨通了法院好友电话。我认真严肃询问了案件开庭时间和其它事项,请好友帮忙就算翻烂了《民法通则》也要维护女方病人合法权益。我边讲着电话点边看着淼淼,她比小时胖了,白净了很多,也漂亮了很多,已经找不到当年那个跟在屁股后边瘦瘦弱弱小女孩的影子。呵呵,怎么可能呢,师傅都已经去世17年了,我自己都被冠上老干部头衔,进入中老年人序列。真是事物弄人,往事不堪回首。临走,淼淼加了我微信。

因为有了微信,淼淼和我联络的多起来,她说话很坦率,也很幽默,她陆续讲了父亲去世后发生的一些事。原来我只比她大7岁。一直以为相差10岁以上。淼淼干脆说不叫叔叔了,从此以后就叫哥哥。呵呵,我心想有个妹妹也很开心,况且她本来就是小师妹,我也一直管师娘叫大姨。几天后,淼淼打了一大段文字说崇拜我已经 很多年,因为和她爸爸是同事一直喊叔叔缘故就没对任何人讲过,也没有机会告诉我。说实话,看到这段文字我很是惊讶意外,又暗暗窃喜。意外的是当年一个小屁孩黄毛丫头居然喜欢自己很多年,窃喜得意的是被一个小丫头崇拜了很多年,相信天下男人听到这种事情都会暗自得意,脱下制服我他妈也是普通凡人,见了漂亮女人也忍不住偷偷瞟一下过过眼瘾。可是,淼淼?怎么可能?一个女孩,在我印象里她永远是个孩子似的,“喜欢你”这三个字由她说出来,我或多或少有着某种罪恶感。难道是因为她妈妈的案子因我帮忙才故意这么说吗?搞不太懂,但是有人喜欢自己总是件开心的事情。

那天上班一大早接到她电话,远远看到一辆红色日产越野型轿车停在单位门口。我没上车,一来上班的同事陆陆续续走过,二来去办公室谈事情更方便避嫌。我给她打电话要她直接去办公室,同时跟门岗保安打招呼对她不要阻拦。进得大楼抢先一步亲自为她按了电梯,说实话,过去如果有同事在都是别人为我按电梯,亲自领着一个女的回办公室还是头一回。请她坐我对面,并给她泡了只有自己一个人时才喝的清茶,每次续茶她都会双手捧杯礼貌的说谢谢!我询问了开庭准备情况,她说聘请了律师,要认真对待这场官司。我认真打量着她,真是女大十八变啊!不知是不是因为她说过喜欢崇拜自己很多年好感增加很多倍的缘故还是别的原因,发现淼淼原来非常漂亮。穿了一身红连衣裙,白中跟皮鞋,长发及腰,明眸善睐,娉婷袅娜的身材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了10岁。我暗自叹了一口气,这么美丽的小师妹,如果时间能倒退,哪怕我再年轻10岁.......淼淼慢慢和我讲着一些旧事,说起很多当年我的逸闻趣事,说实在的,有些事情我自己早都不记得,被淼淼描述的绘声绘色,说起我单身时冬季里睡懒觉裹了被子跳着脚跑厕所,从窗户看到我审讯时虎着脸对嫌疑人没好气......我被她弄得有点囧,想不到自己当年是那么一个熊样,同时心里暗暗感动,自己都不记得的点滴小事都被眼前这个漂亮师妹一一记在心上,又忍不住莫名的有点小得意。上午还有会要开,淼淼很懂事的主动离开。我起身送她,临走时,她突然绕过办公桌,说“我可以亲亲你吗?”这话吓了我一跳,还没等反应过来,淼淼一只胳膊已经环住我脖子,真的在我脸上亲了一下。有点发懵,我眼睛急急瞟向门口,办公室门是一直开着的,幸好这一层楼平时除了下属汇报工作外没有闲人上来,幸好这时没有人来找我签字,幸好.....淼淼亲完退后了一步轻轻地笑着说走了。我晕乎乎重新坐在皮椅上没有去送她到电梯口,看着她轻盈转身时及腰的黑发瀑布般倾泻,飞扬的裙角梦一般飘出我的视线。我站起来,走到窗前。不一会就看到淼淼走出办公大楼,出现在阳光斑驳的院内,看着她的长发飞扬在晨风里,看她经过门岗礼貌的同保安打招呼,期盼她会回头看向我的窗口,哦!还是不要回头的好,在这栋大楼里,没准不知还有多少双眼睛同时在盯着看。早上淼淼与我乘电梯时,还有7,8 个男女同事同时一起乘电梯,虽然在电梯里没有任何交谈,但是我依旧能感觉到同事好奇的眼神。淼淼果真头也不回,直接开车走了。我松一口气的同时心里又有点小失落。

开庭头天下午,淼淼给我发了一条微信,说自己很紧张,怕庭审结果对她妈妈不利,怕后爹那边会不会在法庭上吵起来。我回复安慰她,要她放松心情,好好维法,吵架的事情有律师去说。对于桩案子的胜算把握,我心里早有定夺。

第二天下午快下班时,接到淼淼电话。她很兴奋的说案子结束了,婚顺利离了,法院把房子和妈妈存款一分不少判给老妈了。我一听也很高兴,这比之前预想结果好很多。说白了,淼淼帮她妈妈把官司彻底打赢了。淼淼很开心,说一定要感谢我,好好请问吃一顿好的,我嘴上答应着,祝贺她。要她先回家,平静过渡一下心情。

这之后,淼淼发给我的微信更加多起来,内容也越来越大胆。直接表白了心思,我有点不知所措。她几次提出要感谢请我 吃饭,我都找理由没答应。说实话,对于她的表白,我有点担忧,到底担忧什么自己也说不清。回到家,看到妻子孩子,我不会让他们知道自己被一个漂亮妹妹亲了,可是晚上一个人独坐时又会想起那一头瀑布般的黑发曾划过我的胸;妻子絮叨说着柴米油盐时,我却想起淼淼说读到我写过一篇文章崇拜的眼神;深夜所有人睡熟,我看着窗外星空想起淼淼说自己爸爸去世,妈妈改嫁后她经常一个人半夜不睡觉呆呆坐在院子里哭,每晚有只流浪猫到院子里喝水;她还说到了自己多次被单位领导性骚扰,晚上有时敲她窗户。一想到这些,我的心就隐隐痛一下,对自己说:我要帮助她,要保护她,身为警察,坐到今天这个位置上,已经有足够能力去爱护她不再受任何伤害。可是却不能接受她那份情感。不是怕对不起妻子,是自己老了,不能给她应该所得到的幸福。淼淼提出来可以做我的红颜知己,情人也行。我被她的想法吓了一跳,不是我老土保守,在业务副局这个位置上,漂亮女人我见多了。只要自己愿意,很多女人会主动扑上来。只是,淼淼,她不是那些女人,我不能对你有非分之想,你是一个需要我呵护疼爱的小师妹。可是淼淼却并不领我这份情,有次发微信责备我不理她便说:想放弃了,不属于她的就该放弃。我知道她指什么,当时我正在一个案子现场,什么也没说,只是拍了张图片发给她。其实我也不想失去这份感觉,男人嘛,不管多大年龄,官职多高,被人崇拜总是很有成就感的。淼淼很好哄,一张图片就高兴一两天,会不停嘱咐我出现场一定注意安全之类。她不停说想我了想到办公室看望,我装作没看到依旧不怎么回复,并重新设置了微信,不允许她看我朋友圈消息,想用这种冷处理办法慢慢冷却她的感情。可是,淼淼不高兴了,她说要忘记一切。她不断在朋友圈里发半夜开车相片,从拍摄角度看她是在副驾上,这么晚是谁在为她开车?她时不时发表的一些情诗是为谁而写?现在已经一周了,淼淼一个字也不发给我,心里有点慌,有点烦。可烦什么,自己也说不清。与她保持距离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吗?可是这结果真的有了,自己反倒像失去了什么。淼淼!我在心里默默喊了一下,难道真的是英雄难过美人关不成?看看手机,消息一堆可是没有她的,算了,统统都懒得回复。从某大学请来的那个女教授还在不知疲倦的传授着心理学知识,我心里有些厌倦,想抽支烟缓解一下疲劳,看看身后坐着好几个女同事,算了,烟也别抽了,熬着吧!

终于手机微信消息响了一下,看时我立即精神一震,虽然只有几个字,但心情晴朗起来,是淼淼。只一句“我想你了”

我随手轻轻拍了张会议学习照片给她,只回复二个字“开会” 。在心里,对自己也对淼淼说:“对不起,我老了!下辈子,我定娶你”

可是,人真的有下辈子吗?

原创点击达到3000奖励10分,版主:阳光沙滩小鱼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心理描写很真实细腻,这几乎是成功男人必须经历的事,你能有这份自我控制力真是佩服佩服!

感情的事说到下辈子只是自我安慰罢了,有遗憾的人生才是完整的嘛。

居然一字不漏的看完了,楼主文笔极好!不写小说真是浪费了!!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