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蒙古三次西征,都曾征发中国北方的各族军士、工匠、民人随军前往,很多人因此留居中亚等地,生活同化入穆斯林中。其中少数人更跻身当地权贵阶层,借助蒙古军事贵族势力成为中亚新的统治者。记录丘处机西行事迹的《长春真人西游记》一书曾载,当时的邪米思干[即撒马尔罕]城中,“大率多回纥人,田园不能自主,须附汉人及契丹、河西等。其官亦以诸色人为之,汉工匠杂处城中。”在撒马尔罕闲居时,丘处机还被生活当地的汉地官员司天台判李公等人邀请一起去城西春游,众官“载蒲萄酒以从。”此情此景仿佛中原士人聚会在中亚之衍伸。丘处机前往成吉思汗兴都库什山下的八鲁湾行宫时,一路上也是“汉人往往来归依。” 见于《长春真人西游记》中的西域汉人就有宣差刘仲禄、杨阿狗、李东迈、郭德全,太师府提控李公,三太子[窝阔台]之医官郑公,二太子[察合台]之大匠张公,另有西夏人宣差阿里鲜,亦属内地,可见中亚汉地人物之广盛。可惜这些留任中亚汉地人士的资料传世太少,又多散落波斯、阿拉伯史料中,小子浅薄难以择选。现只列举几位汉文史料中的人物,稍加窥探。

元代中亚任职的汉地人士---蒙古西征将汉文明推向世界

乌兹别克斯坦布哈拉埃米尔宫前门。

耶律阿海。契丹人,初仕金朝,后弃家舍子投奔成吉思汗,金人拘其家属而不顾,为饮班朱尼河水功臣。后从成吉思汗征西域,随攻讹答剌[Otrar]城,俘其守将只阑秃,[即海儿汗(Qadir Qan 哈迪儿汗)亦纳勒术(Inaldjouc),《元史》载为哈只儿只兰秃,杀害蒙古商队挑起西征的罪魁]并连克蒲华[今布哈拉]、寻斯干[今撒马尔罕]等城。之后被“留监寻斯干,专任抚绥之责。”即被任命为撒马尔罕的达鲁花赤,又兼以太师之名号。《长春真人西游记》亦载,蒙古太祖十六年(1221)冬,丘处机“至邪米思干大城之北,太师移剌国公及蒙古、回纥帅首载酒郊迎,大设帷幄,因驻车焉。” 之后不久,阿海于任上去世,享年七十三岁,世祖至元年间追封为忠武公。

其次子耶律绵思哥,袭阿海“太师”官号,继续留监寻斯干城。“久之,请还内郡,” 被命为“守中都路也可达鲁花赤,佩虎符,” 回到中都[今北京]不久,绵思哥就去世了,时人有比“但愿生入玉门关”之班超者。

蒲察元帅。女真人,学者推测应即金右副元帅蒲察七斤,蒙古太祖十年(1215)在通州投降蒙古,仍以之为元帅。蒲察氏后随成吉思汗西征,被留在不花剌[又作“蒲华”,即今布哈拉]做长官。耶律楚材《湛然居士文集》,记有1220年前后数次经过不花剌[蒲华城],与蒲察元帅父子饮宴的诗歌。内有“闲乘羸马过蒲华,又到西阳太守家。”“相国传呼扶下马,将军忙指买来车。”等句,注释:将军乃元帅子也。《世界征服者史》之《不花剌的陷落》一章亦载,攻陷撒麻耳干后,成吉思汗派塔兀沙八思哈[Tausha Basqaq]管治不花剌。“他到那里,使该城恢复了一些繁荣。” 八思哈[basqaq],突厥语,相当于蒙古语的达鲁花赤及波斯语中的“沙黑纳”[shahna],镇守监临官。 “塔兀沙”,或说即“太师”之波斯语音译,也有人认为是“蒲察”之转音,实指率军驻守于不花剌一带的蒲察元帅。

丞相大夫和不花太师。据波斯史料《瓦萨甫史》,自太宗窝阔台以来就一直统治着撒麻耳干和不花剌的著名大臣还有丞相大夫[Chingsang taifu]和不花太师[Buqa tusha],或说二人是在宪宗蒙哥汗时期派驻中亚河中地区的别十八里行尚书省的官员。[有说二人同驻那黑沙不,《瓦萨甫史》至今尚无汉译本,不得翻检。研究者多从德译本转译,内容不免舛误,姑附于此]从二人官职、名字推测,他们有可能是自中国北方地区前来任职的契丹、女真或汉族官员。[当然也可能是带着中原官号的蒙古、中亚贵族]阿里不哥之乱,他们相继归降了察合台汗国统治者阿鲁忽,并得允继续供职。

元代中亚任职的汉地人士---蒙古西征将汉文明推向世界

布哈拉汗国曼吉特王朝末代可汗穆罕默德·阿利姆,蒙古忙兀惕部。

Vazir,汉译有维即儿、瓦齐儿、伐阇罗、伐者罗等多种,即现代蒙古语中之敖其尔、奥其尔[Ochir],《世界征服者史》又称之为忽只儿[Hujir]。此词来源于阿拉伯-波斯语Vazir,是借自梵语Vajra之突厥语,本义为“雷电”,为帝释天之武器,即金刚杵。据说这一名字是元太宗窝阔台汗所赐名,其真实姓名已史无可考,波斯史料中只记载他是Khitayan,即汉儿人,当时这一称呼泛指北方中国的各族人,所以他可能是契丹、汉、女真、渤海、高丽的任何一族。

按照史料记载,他识文断字受过良好的教育,应该出身文人。后来可能因战争掳掠等原因到达西域,辗转成为察合台手下一名汉儿[也是泛称]医生的侍仆。医生死后,他又沦为察合台麾下札剌亦儿氏贵族忽速黑[Qushuq]的牧人。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借助自己私下书写的记录帮忽速黑回答了察合台的疑问,因而被察合台发现并获得赏识,作为近臣记录察合台每日言行,被逐渐委以重任,成为察合台最为倚重的两员大臣之一。[窝阔台汗曾以其与自己的必阇赤对比,可能是王傅一职]

据《史集》记载,他身材矮小,相貌平常,很喜欢吃喝。但为人勇敢机智,才华出众,能言善辩,其地位高于察合台斡耳朵内诸大臣,太宗窝阔台汗也对他青眼有加,称其胜过自己的必闍赤[怯薛执事之一,掌为天子主文史起诏敕,协助处理各地政务。汉文习惯译为中书右丞相,耶律楚材曾任此职]畏兀儿人镇海。 Vazir深得察合台信任,曾指责察合台的一个妻子的不法行为,甚至不经禀告就处死了察合台儿子犯错的妃子。但作为一个汉儿人[Khitayan],他在遍布蒙古、中亚权贵的察合台斡耳朵里很是孤立。史书记载他曾和察合台说:为了你,我没有让任何人做我的朋友,在你之后,没有人会宽恕我。果然,察合台一死,他就被以毒杀察合台的名义处死。他的经历,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当时被掠至中亚生活的汉地文人的遭遇。原有的文化素养得不到发挥,这些文人只能沦为普通奴隶、匠人,亦或医生、乐师或贵族的仆人,中原传统的手工业者和文人的地位彻底掉了个儿。

王逖勤,易州定兴人,即今河北定兴县人。少年时,“以质子军从太祖西征,”留居中亚担任军职,娶妻阿鲁浑氏。日久思念故土,又自西域迁回中土,戍守秦陇,又徙中山,家于此地。其二子王德信、王德清,皆阿鲁浑氏所生。其中王德信大家应该很熟识,他的字是实甫,有人认为他写过一本名为《崔莺莺待月西厢记》的著名言情小说,很受当时及后世少年男女的欢迎。

阿波古,唐兀即党项族之乌密氏,[Umi,亦称乌弥氏]元初著名党项将领察罕的堂弟。其父曲也怯祖,太祖成吉思汗时投顺,被归入察合台所部为扎鲁火赤。[即札鲁忽赤,汉译断事官,“掌刑政之属”,不同于镇守官达鲁花赤]阿波古随父自西夏故地远迁西域,从此在西域任职,臣事察合台汗国之阿鲁忽汗。世祖至元十年(1273),元廷择贵族子弟为怯薛宿卫,其子亦力撒合、立智理威被相继招至阙下,亦力撒合入选速古儿赤,“掌服御事,”世祖爱其机巧,甚见亲幸,“有大政,时以访之,称之曰秀才而不名。” 仕至四川行省左丞。立智理威亦官至湖广行省左丞,初赠宁夏郡公,再赠秦国公。

石天麟,顺州(今北京顺义)人。年十四,入见太宗窝阔台汗,被留为宿卫,好学而通晓诸国语言文字,受太宗赐名蒙古台[又做忙古(兀)歹、蒙古带(歹),以部族名之,亦有“小番”、“伴当”、“随从”之意]。《元史》本传记载,“宗王征西域,以天麟为断事官。”[断事官,即札鲁忽赤。“掌刑政之属”,貌似西征军军事法院院长吧]因此,石天麟可能参加过宗王拔都等人进行的二次西征,攻入俄罗斯、东欧等地,是少见的参与过二次西征的汉族将领。西征结束后,天麟回和林汗廷,宪宗蒙哥汗六年(1256),汗廷遣天麟使海都,被拘留中亚二十八年才得放还。复命大都,“世祖大悦,赏赉甚厚。拜中书左丞,兼断事官。”甚得尊崇,“年七十余,帝以所御金龙头杖赐之,曰:‘卿年老,出入宫掖,杖此可也。’”武宗即位后,进平章政事。至大二年秋八月卒,年九十二。赠推诚宣力保德翊戴功臣、开府仪同三司、太师、上柱国,追封冀国公,谥忠宣。

《元史》等资料中还记录有大量曾涉足西域的汉地人士,但他们并未留居中亚,故而不书。如征战中亚者有薛塔剌海、贾塔剌浑、高闹儿、耶律薛阇、郭宝玉、郭德海、郭侃、赵迪、张拔都、张荣、刘敏、完颜拿住等人,钦差巡视则有杨惟中。其他又如石抹赡德纳,太祖成吉思汗时“弃金官来归,为别失八里达鲁花赤。” 世祖至元年间有都元帅、宣慰使綦公直,戍守别十八里。别失八里即今新疆之吉木萨尔,实为内地,故而不论。

元代中亚任职的汉地人士---蒙古西征将汉文明推向世界

附上一家中亚任职的蒙古族贵族家庭:

元人黄溍《金华黄先生文集》卷三十五《明威将军、管军上千户所达鲁花赤逊都台公墓志铭》,记载了成吉思汗“四杰”之一赤老温的孙子察剌:“从上亲征西域,以功为业里城子达鲁花赤。”此处之“业里城子”,即也里城,今阿富汗西北历史名城赫拉特。而在《元统元年进士录》里,有“贯南阳府郏县,居绍兴路,逊都台氏”之月鲁不花,中了“乡试江浙第一名,会试第十五名。”其曾祖察剌月里,即《墓志铭》之察剌,先任中亚赫拉特城之达鲁花赤,后被太宗窝阔台汗调回中原,随军攻战,积功至随州达鲁花赤。其父忽讷袭职,徙家定居南阳。其曾孙月鲁不花,异地高考占了江浙人的名额,中了解元,被授予台州路录事司达鲁花赤一职。其人喜好诗文,著有《芝轩集》,曾任吏部尚书、大都路达鲁花赤等职,后自海路北上大都,路遇倭寇被害。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