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原突围时,这美国人把绝密情报透露李先念,建国后登上天安门

作者:王德华

他是一位传奇人物,曾是一位美军士兵,却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当时唯一的外籍共产党员。当蒋介石调集大军围攻中原解放区时,他把从厕所里获取的绝密情报,偷偷地透露给李先念。他的名字叫李敦白(1921-),英文名Sidney•Rittenberg。

王树增在《解放战争》一书中略有披露。1946年春,蒋介石调动30万兵力,准备对中原军区李先念率领的6万新四军实行罪恶的“围剿”计划。在周恩来的坚持下,马歇尔派出军调部三人小组前往宣化店,“跟随三人小组到达宣化店的美国记者李墩白,将他所掌握的关于国民党军即将发动军事进攻的情报,毫无保留地告诉了李先念。”

李敦白在《红幕后的洋人》一文中有更详细的记述,并且与王树增的叙述有出入。当时李敦白的身份不是“美国记者”,而是“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的救济观察员”。在宣化店商讨和平解决方案的会议,由马歇尔的特别助理白瑞德将军主持。李敦白得到蒋介石要进攻中原解放区的情报,纯属偶然。

军调部三人小组前往宣化店的这天,李敦白上完厕所扣好纽扣准备离开时,一位佩准将军衔的美国人走了进来。李敦白和白瑞德此前并不认识,这次在厕所也是偶遇。但因为都是美国人,两人一见如故。李敦白自我介绍身份后,问,“我很想知道,这里将会发生什么,我带着这些救济物资,不知道该怎么办。准备好尽快离开,还是运进更多的救济物资?”

白瑞德告诉他,“这里的人将会被消灭掉,我刚从东北回来。那里的红军是政府军的十倍,政府军不可能获胜,但是政府军在这里却占上风,所以我们决定让他们歼灭此地的共军。”

李敦白这才明白,军调三人小组调解本身就是一个阴谋,马歇尔坚持把救济物资送入宣化店也是整个阴谋的一部分,为的是麻痹新四军,使其放松警惕,以便国民党军乘虚而入。在宣化店的茅厕里,他就打定主意,现在唯一能帮助中国人民的,就是把美国政府的意图告诉李先念本人。

当李敦白把从白瑞德将军那里听到的消息转告李先念后,李先念只是默默听着,一发一言。不过,两人再次见面时,李先念很高兴地说,“我们很感谢你提供给我们的情报”,“我们许多同志都不相信这事”;李先念继续说,“我们以为你弄错了,不过我相信你,而且事实证明你是对的,我们很感激,永远也不会忘记。”

李先念确实没有忘记他。在张家口时,李敦白就已经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到了延安后他再次提出了同样的要求,并且请李先念、王震作为自己的入党介绍人。经过中央书记处五大书记的直接批准,李敦白成为当时惟一的外籍共产党员。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李敦白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任职,还登上了天安门。因先后牵涉所谓“苏联间谍案”和““白求恩-延安造反团”而两次入狱;1980年,李敦白携家人离开中国,与妻子王玉琳居住在美国华盛顿州福克斯岛,著有《红幕后的洋人:李敦白回忆录》一书。李先念没有忘记老朋友,任国家主席后,还邀请李敦白到中国访问。

李敦白前前后后在中国待了34年,总共在中国的监狱里待了16年。他在书中写道,“回首从前,我对在中国的日子并无悔恨,即使大部分的时间我都是在狱中度过。

中原突围时,这美国人把绝密情报透露李先念,建国后登上天安门

中原突围时,这美国人把绝密情报透露李先念,建国后登上天安门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