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face=宋体]孙某被我送进了医院,我担心的事到底还是发生了,我陷入两难的境地┅┅[/face]
[face=宋体]八、写信上访[/face]
[face=宋体]孙某送进了医院,老太太终于解脱老伴折磨的痛苦,心想,这回她不会再打扰我了吧?谁知,我的麻烦事却更多┅┅[/face]
[face=宋体]一周后,万书记给我打电话:“伍警官,老太太的儿子给省信访局写信,反映社区干部对他父亲不管不问,报警派出所的民警出警不及时,等胡说八道的事,都是老奶奶跟她儿子说的,我说老奶奶,伍警官对你那么好,你不能说派出所啊!”我一听顿时对这个老太太失去了同情心。常言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没有什么可值得老太太讲的,到想知道老太太到底说了我些什么。当我得知她只说了派出所,并没有说我的坏话时,心想这个老太太并不是一个不讲良心的人。万书记便说:“现省信访局通知市信访局,将调查的情况及时向上反馈,水阳政府已将此事进行了汇报,说她的儿子精神不太正常,老太太有她儿子的电话,我们都要不到,只有你才能要到,希望你能打电话给她儿子,叫他不要再写信了。”[/face]
[face=宋体]我立即打通老太太的电话,谁知老太太却说没有儿子的电话。于是,我特意骑车来到老太太家中,见老太太正在堂屋里打扫卫生。我再次向她要电话号码,谁知老太太仍然说没有儿子的电话,说平时俩人从不联系。我便说:“这怎么可能呢?大家都知道他精神不好,放心不会责怪他,我只是想和他沟通一下,有什么事情跟我说,能帮上忙的我一定会帮忙,叫他不要乱写信就行了,并没有别的意思。”老太太听我这么一说,便打开堂屋柜子的抽屉,一边寻找电话本,一边对我说:“伍警官,你知道我儿子是个可怜人。”[/face]
[face=宋体]要到了手机号码,我回到所里,立即打通老太太儿子的电话。当得知是我时,便客气地说:“伍大哥你好,我妈在我面前提到过你。”我问他目前的工作情况,他告诉我,自己长期在无锡一家公司上班。我问他是不是给信访局写过信?他立即生气地说:“伍大哥,我的家庭你是知道的,社区干部老是骗我妈,说帮助办理低保,就是因为咱家没有关系,又没有送礼,所以才一直评不上。”我把办理低保的程序再次向他进行了解答,告诉他社区已帮助申请,我把他家庭情况已向政府反映过了。老太太的儿子一听十分高兴,连忙向我致谢,答应不再写信上访。[/face]
[face=宋体]通过短暂的门交流,觉得老太太的儿子并没有什么异常,难怪能长期留在公司上班。发现他使用微信,我便将其加为好友,然而,随着交流的加深,我发现精神确实不正常,已向他解释得很清楚的问题,可他却问个没完没了,知道精神不好,我不能说什么,只能耐心解答。[/face]
[face=宋体]九、故伎重演[/face]
[face=宋体]入院的那天,医院的两名护士要我的微信号,要求成为微信好友,说要把我送进去的病人,他们在医院的情况,随时通过微信发给我。二十天的时间,我收到护士约500条短信,4月5日,医生发微信告诉我,孙某的病情不是太好,并非精神疾病,现脑萎缩已卧床,不会出现打人的情况,考虑治疗意义不大。她们联系上老伴,可相互间讲话都听不懂,让我跟老伴说一下,是接回家中,还是继续治疗。我十分坚定地说:继续住院治疗,老伴一个人在家照应不了,肯定不希望他回去。护士便说:住院治疗可以,但必须让家属过来签名,脑萎缩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否则一旦出了事,医院将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同时告诉我,孙某自住院以来,老太太一直没有去过医院,说别人的家属,每月到医院至少看望一到二次,医生的话语已流露出,医院对老太太的不放心。[/face]
[face=宋体]我立即打通了老太太电话,老太太一听十分紧张,以为医院要叫她交住院费,说家里没有钱。不知是真听不懂,还是故意听不懂,我解释半天,总算是听懂了,老太太让我转告医院,叫医生放心,老头子死了,她是不会找医院麻烦的。我说:“话不是像她所说的那样,家属必须签名,这是一项规定。”老太太便答应我立即去医院,谁知她却始终没有去。[/face]
[face=宋体]护士每天都要给我发来微信,本想去趟老太太的家,可一直没空抽不了身。4月9日下午,护士对我催得越来越紧,建议病人转院。我一听,必须用激将法才行,便立即拔通老太太的电话,问她怎么还没有去医院?又不是让她去交钱,有什么好怕的,如明天再不去,医院准备把老伴又要送回来了。老太太一听可着急了,问我如何坐车,我便告诉她如何乘换公交车。第二早上,老太太终于从家动身了,一路上,我俩通过电话不断的联系,那天,她确实费了很大的劲才找到医院。[/face]
[face=宋体]下午,一个合肥手机号给我打来了电话,接通是一个女同志的声音,我以为又是做广告的骗子,谁知对方十分清楚我的身份,便自报家门,说她是老太太的妹妹,问我医院怎么把她的老伴又要送回来。我把情况向老太太的妹妹解释清楚后,她便说:“家属肯定是要签名的,这个我懂,伍警官,你是一个好人,我姐姐把什么情况都和我说了,我在合肥工作,离得太远也关照不上,这事就麻烦你了,谢谢你!”[/face]
[face=宋体]当天晚上,护士又给我反馈信息说:老太太到医院时,让她先看一下老伴,她连看都不想看,说自己太累了,要休息休息,一个劲的诉苦,说是为了医生才来医院的,下一步准备外出打工,真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老太太,觉得老太太的精神也不大正常。[/face]
[face=宋体]接下来,老太太的表现,我算彻底明白她的心思:你医院不见兔子不撒鹰,咱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老太太为了能让老伴成功送进医院,她知道自己首先必须拿钱。在我的要求下,她才勉强要下账号,纯粹是为了应付,其实她早已做好准备,不会再给医院掏一分钱,用回避的方法去应对。[/face]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