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face=宋体][face=仿宋_GB2312]

孙某因生活不能自理,在医院不愿接收的情况下,在艰难中,我将其送到一家民营医院┅┅[/face]

[face=仿宋_GB2312]六、拒绝接收 [face=宋体][/face]
[face=仿宋_GB2312]转眼,天气已进入严冬,又是一个周末,仍旧在家休息,我再次接到老太太打来了电话:“伍警官,我家老头子犯病不知跑到哪里去了,我找了好半天也找不到。”我说:“如果找不到,你打电话到所里,求助民警帮你寻找。” [/face]
[face=仿宋_GB2312]于是,老太太报了警,值班民警寻找半天,最终在河滩上发现了他,将满身泥土冻得发抖的孙某送回家中。老太太立即打电话告诉我,说这次一定要让我把老头子送到医院,当我再次提到钱的时候,令人感到意外的是,老太太十分爽快地答应了。我想,老太太肯定是受不了老伴的折磨,否则她是不会拿钱的。我答应时间就定在周一。通完电话,我立即给社区的万书记打了一个电话,让万书记到时再给我派下车。 [/face]
[face=仿宋_GB2312]上午,当我带着两名辅警来到老太太家中时,孙某却又不知去向,本认为很快就能找到,谁知连同驾驶员,加上老太太本人,我们五个人分头寻找,社区的角角落落被我们找了一遍又一遍,并不时向居民进行打听,可谁也没有看到孙某,孙某仿佛从人间蒸发一般。我突然想起了河滩,孙某会不会又跑向那里?老太太说她知道地点,我们在老太太的带领下,开车立即来到了那片沙场。一个正在铲沙的男子告诉我,清早时,真得发现了孙某,不过停留一会就走了,并没有注意他的去向,时间已过得太久,得到的唯一线索却毫无意义,不免让我感到十分的失望。 [/face]
[face=仿宋_GB2312]直到中午时分,我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围着社区和圩埂一直转着没停,仍旧一无所获,心里不免对老太太产生一些抱怨,难怪别人都说老太太的不好,平时真得对老伴不管不问,否则也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正巧所里打来了电话,说下午又有新的任务,我不得不放弃寻找。 [/face]
[face=仿宋_GB2312]晚上回到家中,老太太一直没有给我打电话,我以为孙某还没有回家,是不是出现了什么意外,便主动打电话问老太太,老太太告诉我:“还是在上次的河滩上被人发现的,满身是泥搞得不能看,要不是被人发现,一晚上肯定被冻死。”我叫老太太,这回一定要看好,明天上午就送到医院。 [/face]
[face=仿宋_GB2312]第二天上午,因所里要召开会议,所长便让我把送孙某的时间推迟到下午,我把计划需要临时的变动,立即打电话通知了老太太。下午临近三点,驾驶员接上我便说:“伍警官,你带手铐了吗?今天你一定要把他铐起来,不能再出现上次的情况了。”我说:“短短的几个月,孙某的身体衰得很快,现在走路都不灵便了,根本就没有攻击人的能力,还上什么手铐啊!这回你放二十四个心就是了。” [/face]
[face=仿宋_GB2312]当我们来到孙某家中时,老太太一见到我便说:“伍警官,真得被他搞死了,大小便自己都不晓得,拉得一身的,我刚给他洗了一把澡。”我一见孙某的身体状况,比事先想象的还要槽糕,背明显驼了很多,脸也跌青了,手也跌肿了,左手就像个馒头似的。老太太告诉我,是从楼梯摔下来造成的。 [/face]
[face=仿宋_GB2312]一切准备就绪,我们立即出发,驾驶员帮助拣行李,我负责孙某。谁知孙某的脚都迈不开了,一路上是我搀扶着慢慢行走,孙某这副样子,我担心送到医院医生会不会接收。到了医院,门诊部的田主任一看这样子,担心手腕已断裂,一边检查一边说:“最好去医院拍个片子。”便问老太太:他自己能不能吃饭啊?老太太连忙回答:“自己能吃。”我立即接过话:“田主任,这样吧,今天太晚了,你先把病人收下,如需要检查,我明天再来,会随叫随到的。”幸亏和田主任比较熟悉,当场答应了我的请求,心里不知有多么的高兴。田主任便拔通了住院部的电话:“王主任,孙某根又送来了,上次住院治疗的效果怎么样啊?”电话那头我听得是一清二楚:“啊!不能收,生活都不能自理。”田主任放下电话对老太太说:“生活都不能自理哪行呢?毕竟是护士,大小便都在身上,就是你家里人,时间长了也不行啊!”。正说着,那名王医生喘着粗气,急急忙忙地来到了田主任的办公室,我和他再次见面,两人都显得十分的尴尬,谁也没有开口说话。任凭老太太如何哀求,那名王医生坚决不收,指责老太太上次把老伴送到医生,他打了多少个电话,老太太就是不接电话,把老头子放在医院不管不问,就像个老爷似的,害得他从高速上绕个好半天才到雁翅。老太太站在一旁,一语不发。 [/face]
[face=仿宋_GB2312]医生拒绝接收的理由是:病人生活不能自理,大脑萎缩治疗已没有意义,回家只要坚持服药,和医院治疗的效果一样,再说目前对他人已不构成危险性。 [/face]
[face=仿宋_GB2312] [/face]
[face=仿宋_GB2312]那名医生走了,田主任却用商量的语气问我怎么办?我说不能让他为难。最后,我按照他的要求,拿了一个月的药,带着孙某快快地离开了医院。 [/face]
[face=仿宋_GB2312]七、成功入院 [/face]
[face=仿宋_GB2312]过了有半个多月,也就是2017年3月11日这一天,我在处置另一起精神病人张某时,意外地发现宣城还有一家精神病医院,这所医院刚建不久,环境和服务态度很好,而且费用也明显低得多。当我把孙某的情况告诉医生时,医生没有丝毫的犹豫,不禁让我喜出望外。不管是不是为了招揽生意,我立即给老太太打电话,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她,哪天有空帮她把老伴送到这所医院。老太太在电话中激动地说:“伍警官,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 [/face]
[face=仿宋_GB2312]事后,我了解到这所医院更多的信息:该院是2013年经市政府研究批准,设立的市社会福利中心驻点医院,属于非政府举办的非营利性民营医院,2016年医院申请增设了精神科,市政府又批准该院,为我市流浪乞讨精神病人医治定点医院,主要是套取国家的补助,所以病人的费用才收的低。 [/face]
[face=仿宋_GB2312] [/face]
[face=仿宋_GB2312]2017年3月16日上午,我第三次送孙某到医院,这也是最后一次。走的时候,老太太的家门口围着十多个老人,得知孙某要长期住院,也都过来为他送行。孙某的病情每况愈下,那天走的时候步履艰难,脚都无法提起,只能是半脚半脚的往前蹭。 [/face]
[face=仿宋_GB2312] [/face]
[face=仿宋_GB2312]这次老太太交了4000元的住院费,临走时,特意把医院账号抄在纸条上,说费用不够医院通知她,她会让亲戚帮她把钱立即打到医院,这样省得她来回的跑,再说自己也不认识路。我想这样也好,但还是担心老太太说话不算话,特意交待她缺钱时一定要打钱。 [/face]
[face=仿宋_GB2312] [/face]
[face=仿宋_GB2312]终于送进医院,老太太不知有多么的高兴,说自己这下终于轻松了。 [/face]
[/face][/face]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