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个精神病人背后的故事(一)

[face=宋体]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离开军营即将十年,作为一名副营职军官,在部队没能走得更远,但我相信:地方将是一个更加广阔的天地。当初的我,虽已不再年轻,面对新的起点,我却踌躇满志,希望在新的岗位上有所作为。这种信念一直支撑着我,军人的作风时刻激励着我,让我不断得到进步。令人感到欣慰的是:选择了公安,让我选对了人生的目标;选择了基层,让我选对了人生的舞台。作为一名社区民警,五年多来,我时刻牢记人民警察的宗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赢得了群众的好评。当然,这其中有着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工作之余,我将尽力把它们记述下来。今天要讲述的是:我和名精神病人一段难忘的经历,这段经历给我的体会:只有付之真情,方能感动百姓![/face]
[face=宋体]一、紧急求助[/face]
[face=仿宋_GB2312]2016年6月7日9时58分,水阳派出所的报警铃声突然响起,接警员连忙拿起电话,听到一位老太太在电话中哭喊着说:“我叫王某水,家住雁翅老街粮店旁,刚才我老头子在家犯病又开始打我,幸亏及时跑了出来,否则就被他活活的打死,望你们快到我家来一下”。[/face]
[face=宋体]雁翅属于我的辖区,这个精神病人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下子又多出个病人来。说实话,让我最大的烦恼就是:一个2万多点人口的社区,竟有着150余名精神病人,其中肇事肇祸病人11人。即便在家休息,我也时常会接到村干部和家属们的求助电话,多次反复地送病人到宣城、芜湖和南京等医院治疗。[/face]
[face=仿宋_GB2312]于是,我和值班民警立即赶到雁翅老街,老太太正等候着民警的到来。在民警的询问下,老太太哭着说:“我老伴叫孙某根,今年61岁,你们今天一定要帮我把老头子送进医院,否则我不敢回家,回家肯定会被打死的”。看着她一副惊魂未定的表情,刚才真得是被老伴打怕了。在老太太的带领下,我们立即来到老太太家中,却发现孙某已不知去向。[/face]
[face=宋体]居民们见到民警的到来,全都围了过来,你一言,我一语,其中有一个三十多岁男子,长得十分魁梧,胆战心惊地说:“今天你们警察一定要把他送到医院去,否则早晚要出大事的”。我问男子:“刚才在家打老太太,你怎么不制止啊?”男子一听吓得说:“啊哟,那我哪敢啊!他将近1米8的身高,特别有劲,不信你问问大家?”围观的群众都随声附和道:“是的”![/face]
[face=宋体]于是,我们民警分头寻找,在寻找中有群众告诉我们,刚刚看见老人手中拿着一把镰刀路过。病人手中有刀,这让我们民警心理不免紧张起来,立即发动群众,有人骑电瓶车帮助一道寻找。在居民的协助下,我们很快找到了病人,立即将其控制起来。[/face]
[face=宋体]事后,我了解到更多关于老人的故事。听说老人年轻时精明能干,而且力气又大,贩过棉花卖过粮,是挣钱的一把好手,家庭条件相当不错,他是雁翅老街第一家盖起的楼房。如今那两层小洋楼,虽然经受了三十多年的风风雨雨,却依然风韵不减。[/face]
[face=宋体]一直让老人感到不称心的是:老俩口唯一的儿子,现已四十多岁,一直在外常年不归。听说儿子从小精神就不大正常,当年给他娶了个媳妇,可没过几天,媳妇发现精神不好便离了婚。老人经受不了如此的打击,精神也渐渐出现了问题,以前从不打人,随着病情的加重,近期开始殴打老伴,偶尔也会对居民动手,让居民感到十分的恐慌。[/face]
[face=宋体]二、医院风波[/face]
[face=宋体]下午,社区派了一辆车,并叫一名中年男子协助我一道,立即将孙某送到医院治疗。临走前,为了安全起见,所领导让我把孙某控制起来。说实话,平时精神病人送多,多少还是积累了一些的经验,对于这样的病人,我十分清楚不用控制反而更好。[/face]
[face=仿宋_GB2312]一路上,孙某口中除了不停的胡言乱语,并无其他任何动作,还是比较顺利地送到医院。办好了住院手续,当我把病人带进了住院部,负责病区的医生对我客气地说:“如按规定的话,你必须把病人带到市医院对脑部做个CT,我们要查明病因,看大脑有没有萎缩,我看还是算了,让你少一些麻烦吧!”听医生这么一说,我连忙向他致谢。然而当他了解到病人的家境,以及所交的费用时,语气一下子就变了。对我严肃地说道:“2000元只够住一个月的院,接下来的医药费,老太太肯定不会交的,今天你必须签名负责,如到时不交钱就找你们派出所。”我一听很不舒服,回答道:“精神病人我送过多次,也去过多家医院,可从来没有遇到过要派出所负责啊!”没想到医生却问我:“你懂不懂法?”医生的话,一下子激怒了我,我生气地反问道:“你懂法?照你所说,精神病人必须有公安机关送进才接收吗?这是哪条法律规定?”医生听了恼羞成怒,命令我:“这个病人你立即带走,我们医院不收!”我彻底的愤怒了,用手指着医生大声说道:“你无权管我交多少钱,只要我交了钱,这个病人你敢不给我收下!”医生一下子被我镇住了,不再吱声,只好打电话叫来他们院长。我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院长,问院长这是哪条法律规定?院长听了,连忙向我解释:“我们医生没有把话讲明白,这是上级刚出台的新规定,凡是公安机关参与处理的病人,让民警签名只是留作依据,怎么能找你们派出所呢?再说你们干了工作不能白干,这也是一个很好的证明。那名医生坐在一旁,彻底的沉默了。院长便叫另一名女医生给我办理手续。[/face]
[face=宋体]虽然赢了,紧接着我的麻烦事却来了。那名医生却说:“今天必须做个CT,我们才能接收病人。”我知道是因为让他出了洋相,才故意这么刁难我。当时我十分担心的是:毕竟就我一名民警,如再次把病人带出医院,难免会遇上麻烦。就在我迟疑的时候,院长说:“这是医院的规定”。当时,我只能是哑巴吃荒年,有苦也说不出。[/face]
[face=宋体]当我把孙某带出了住院部,真得被我预感到了,孙某不再听我的指挥,死活不肯上车,根本不让我接近他,而是往马路上跑,我立即拦住了他的去路,他便顺着门诊楼跟我兜圈,最后我把他逼进了门诊厅的死角,便叫随同的驾驶员跟我一道上。在驾驶员即将接近他时,没想到孙某却向驾驶员挥起了拳头,驾驶员连忙跳开,吓得退到一旁。我见状不可能退缩,用左臂护住头部,直接迎了上去。孙某边打边退。我胳膊上挨了几拳打,看孙某退到了墙边无处可退时,我猛的一上前抱住了他的腰。一旁的驾驶员见状立即上前协助,我们三个人扭在一起,我伸出腿用力一捌,便将孙某绊倒在地。我连忙掏出手铐,可我们两个人的力量,想给孙某上铐十分困难。这时我才想起还有一名随同,谁知一个三十多岁的大男人,站在一旁吓得一动也不敢动。我向他怒吼道:“你站在那看什么,还不上来帮忙!”医院的田主任听到我的喊声,连忙跑出来给我帮忙,孙某就这样让我给控制起来。放开孙某,我才发现四周已围满着人。[/face]
[face=宋体]我把孙某放在地上凉了一会,对他进行了一顿训斥,没想到他对我又是百依百顺,老老实实上了车。我们来到最近的《仁杰医院》,CT做得十分顺利,终于将孙某平安地送进了医院。[/face]
[face=宋体]出了医院,驾驶员笑着向我称赞道:“伍警官,你搞得好,社会就需要你这样正直的人。”我说:“只要自己有理的事,我是一个敢于较真的人。”[/face]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