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个18岁青年的自白

我叫顾克路,山东邹城人。

我的父亲,是抗美援朝的老战士,也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小时候,常常能听起父亲的战斗故事,在枪林弹雨中战士们无所畏惧,他们杀声震天,所到之处敌人闻风丧胆、丢盔卸甲。我一直想成为父亲一样的英雄,只是未曾想到战争来的如此突然。

1984年12月,我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当然,父子间总是少语的,父亲在送别的时只说了句“操点心!”可不知的是,这竟是我们父子间最后的告别。

顾克路:一个18岁青年的自白

两个月后,我跟随部队来到老山前线。在军营里,战友们总拿我当小弟弟看待,我知道他们对我的好意,但我没有丝毫懈怠。我在训练和生活中一直保持自力,有时还能帮上其他战友,我很快乐。

战争总是残酷的。我们连队驻扎在远离老山的一个山涧中,我们面前的老山是我国领土,可我们却无法靠近,这不是我们到来的目的,我和战友们急切盼望着战斗的到来。

1985年10月,我在前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85年11月30日,战斗终于打响了,我自告奋勇参加了两天两夜的潜伏,侦查出了敌人兵力部署等许多信息。结束后,连长让我回去休息,这怎么可以,战斗才刚刚打响,在战场上我不是一个小孩子,我是你们可以信赖的战友。

我跟着第一梯队向老山的高地冲去,也许不会再回来了吧,可以想到国土会被收回,我就忘去了恐惧。我和战友们向前搜索前进,一路上消灭掉了数个敌军火力点,一切进展的十分顺利,我用手榴弹又消灭了一个火力点。

顾克路:一个18岁青年的自白

“嘭……”我怎么了,像一块纸片飘了起来,我的头好晕,我在哪里?当我意识到这是炮击,我立刻清醒了过来,我的左腿受伤了,我用止血带固定了一下,战友让我跟随先头部队一起撤下,这点小伤又算什么呢。我一瘸一拐地继续向高地进发,其实没有那么夸张,小伤而已。“嘭……”又来了!我又飞了起来,我又出洋相了,我……我的右腿没了!我应该是晕过去了,等我有意识的时候,第二梯队的战友已经冲上来了。那是什么!我们漏掉了一个敌军火力点,敌人黑洞洞的枪口正指向我的战友。我很痛,浑身没有力气,我的嘴唇好干,我好渴,但我还是端起了步枪,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打完了整整一梭子子弹,敌人应该被消灭了吧。我好累,我可以休息了吗,我的头好沉,我睡一会儿,就一小会儿。

顾克路:一个18岁青年的自白

顾克路牺牲了,当他的战友发现他的时候,他一动不动地趴在那里,他的嘴里满是淤泥,手紧紧地抓着步枪。

他其实只有17岁。

完成日期:2017年5月15日星期一 投稿日期:2017年6月9日星期六

Richard.D.Winters

喜欢我的文章的欢迎关注我的新浪微博:@小厮袁DKhttp://weibo.com/u/6011995156/home?wvr=5

我将为大家更新更多的原创军事文章和视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