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七十七年的守望

易超平

彭兰英,出生仅仅42天,

便永远失去了父亲。

此后漫长的人生之路,

朝思暮想,

只是想得到一张父亲的照片。

可这一梦想,

却让她苦苦守望了77年……

这位从未谋面的父亲,

这位牺牲两次的英烈,

名叫彭心鑑。

他是第74军51师151团1营3连上尉连长,

他在保家卫国的抗日战场——

英勇杀敌,血洒疆场!

2017年4月24日上午,一封来自台北国史馆的信函被送到了江西宜春辽市镇丰林村彭兰英的手中。当彭兰英用颤抖的双手轻轻地拆开信函时,她抽出来一页A4纸,父亲的照片跃然纸上。

七十七年的守望

彭心鑑烈士

七十七年过去了,这是今年已经77岁高龄的彭兰英第一次看到自己父亲的照片。她手捧父亲的照片,刹那间,百感交集,泪水夺眶而出。看到此情此景,他的丈夫杨连生坐在一旁,用纸巾轻轻地帮妻子揩去泪水。

杨连生安慰她说:“兰英,你就放声大哭吧!我知道你已经盼了77年,年年岁岁、日日夜夜的期盼今天终于实现了,要是不发泄出来,憋在心里会更加难受的。”

彭兰英闻听此言,转过身来,一把紧紧地抱住与自己恩恩爱爱几十年的丈夫,放声大哭起来……

一、寻亲电话

2017年3月26日下午4时许,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我匆忙拿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又是江西宜春。自从《江西日报》上邹海斌先生通过“宜春故事”公众号和李勇先生通过“抗战史迹”公众号为我发出“易金秀、易锦秀你们在哪里?寻找宜春籍抗日英烈易藩的后人”的消息后,在短短不到一天的时间里,我已经记不清楚接听了多少个电话了。许许多多好心人和大爱人士不断地为我提供各种信息,遗憾的还是其中并没有我真正需要的内容。此刻的来电是不是我需要的寻亲信息呢?我迅速接通了电话:

“喂,你是抗日烈士易安华将军的孙子易超平吗?”从浓重的宜春地方口音来看,来电是一位上了年纪的妇女。

“是的,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

“哦,是这样的。我叫彭兰英,父亲彭心鑑原来是你爷爷的文书,在南京保卫战中不幸中弹,身负重伤,掉到河里。幸亏一位老渔翁救了我父亲,在他家中养好伤后回了家。第二年,我父亲又重返部队抗击日寇。1940年6月17日(农历5月12日),父亲随部队来到高安西山刘田周家,在与日军一次激战中,头部中弹,壮烈牺牲。牺牲时,他才32岁,部队安排了一排士兵护送棺木回家,安葬在辽市镇丰林村龟形山坡。”电话中彭兰英的声音哽咽了。

听了彭兰英简单讲述的故事,我预感她一定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我就对她:“先辈血战沙场,为国捐躯,是我们中华民族的骄傲!您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处理的吗?”

“我父亲牺牲时,我才出生42天,从没与父亲见过面,家里也没有一张父亲的照片。我今年已经77岁了,天天做梦都想寻找父亲的照片,想看看父亲的音容笑貌究竟是什么样子?我苦苦地等了77年,不知道到哪里去寻找,你能不能帮帮我,帮我寻找到父亲的照片,谢谢你!”

彭兰英的声音非常激动,哽咽中带有哭泣。是啊!苦苦期盼了77年的等待,是何等的漫长,又是何等的焦虑。作为女儿,自己已经年迈,却还不知道父亲是什么样子?我深深地理解她的想法和心情,于是我在电话里告诉她:“先辈在抗日战场保家卫国,英勇献身,是我们后辈学习的楷模。你的期盼就是我的期盼,你的困难就是我的困难,我会竭尽全力为你寻找你父亲的遗照。”

为了加强联系,我们互加了微信。晚上,我们又在微信中就相关信息聊了许久。

二、找寻资料

2017年3月27日,我查询了《南京保卫战殉难将士档案》,找到了彭心鑑烈士的相关资料。结合彭兰英的讲述,我基本上对彭心鑑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彭心鑑,1908年1月出生,江西宜春袁州区辽市镇丰林村人。父亲彭伍员,母亲钟氏。1937年12月,南京保卫战打响后,彭心鑑担任国民革命军第51师(师长王耀武)151旅301团8连上尉连长。在一次激烈的战斗中,彭心鑑不幸中弹,身负重伤,掉入河中。此时部队以为彭心鑑壮烈殉国,于1939年10月25日函送《死亡官兵调查表》上报申请给恤,并追晋彭心鑑少校。

七十七年的守望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馆藏资料

查询到彭心鑑烈士的相关资料后,我便和彭兰英取得联系,建议她再与台北国史馆联系一下,并告知了联系电话。连续两天的咨询,台北国史馆均说没有彭心鑑烈士的资料。我分析是彭兰英的方言口音太重,对方听不懂。经商量后第三天改由彭兰英的儿子与台北国史馆联系,对方果然答复有彭心鑑的相关资料和照片,并告知了需要提供的相关证明材料。

经过几天的努力,彭兰英将台北国史馆要求提供的相关证明材料准备齐全,于2017年4月7日向台北国史馆发出了查询信函。仅仅经过了17天的等待,4月24日上午,彭兰英就收到了台北国史馆的回函。于是就发生了本文开始的一幕。

三、立志报国

彭心鑑,号镜如,字义新,出生于1908年2月15日(农历正月14日辰时),江西宜春辽市镇丰林村人。他的父亲彭伍员是一名私塾老师,和母亲钟氏一生恩爱有加,辛辛苦苦、相爱厮守几十年,共养育了两个儿子,彭心鑑排行老二。幼时的彭心鑑聪明伶俐,勤奋好学,虽然调皮,却善良敦厚,极有爱心,常常为人打抱不平,识大体,才德均超乎常人,甚讨父母的喜爱。他从小跟随父亲在私塾学习,常常以大英雄为楷模,说“好男儿长大后一定要报效国家”。

1926年7月,国民政府为完成总理孙中山的遗愿,发表《国民革命军北伐宣言》。时年18岁的彭心鑑不顾父亲的劝阻,和几个伙伴一起跑到南昌,毅然决然地投入到北伐军的行列。

彭心鑑因作战英勇,于1929年4月被任命为武汉北区要塞堡垒第一团努力堡机枪连少尉排长。消息传到家乡,父母为之骄傲,遂请人说媒,介绍相邻寒岭村的杨月英。杨月英当年只有18岁,却因漂亮贤惠、知书达理而远近闻名。媒人一说合,双方父母都十分欢喜。11月初,彭心鑑请假回到家乡,20日便与杨月英举行了结婚仪式。不久,彭心鑑就告别了新婚的妻子,回到了部队。

四、投奔“御林军”

1930年4月,父亲彭伍员因瘟疫突然去世,彭心鑑得知后匆匆回到家乡奔丧。在家乡宜春,他得知儿时的好伙伴易安华在广州黄埔军校第三期毕业后,就参加了国民革命军报效国家。在安葬了父亲之后,彭心鑑强忍悲痛,来到广州,找到了时任国民革命军教导第一师第一团上尉连长的易安华,跟随易安华转战南北。

同年7月,易安华被晋升为第三营少校营长。此时,彭心鑑被任命为营部中尉副官。

1931年,国民政府将国府警卫师扩编为国民政府警卫军,即担任国民党首都南京警卫的部队,是蒋介石真正的“御林军”。这个师的官兵来源,大部分是由教导总队改编来的。不久,国民政府又将警卫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87师,易安华奉命担任国民革命军87师第261旅522团中校团附。在此期间,彭心鑑一直跟随易安华并负责处理一些后勤和军政事务。

七十七年的守望

参加第一次淞沪会战时的易安华

五、第一次淞沪会战

1932年,“一·二八”抗战爆发。2月14日,彭心鑑随同易安华一起,到达上海南翔附近(当时十九路军总指挥部所在地),并于当天驻防上海虹桥机场,后奉命接防吴淞、张华浜、蕴藻浜等一带的防御任务。其间的庙行战斗之激烈,为开战以来所没有。中外报纸反响强烈,一致认为这是淞沪抗战中我军的战绩高峰,共同欢呼我军取得的伟大胜利。 蒋介石也先后发电表示慰勉,认为庙行一役,我国军声誉在国际上顿增十倍,而日军声誉则一落千丈。

七十七年的守望

庙行战役中我军阻击日军进犯

六、军队整编

1936年,国民革命军军事委员会对军队进行整编 ,易安华担任87师第261旅522团上校团长,彭心鑑则担任51师301团第1营第3连中尉排长。1936年12月1日,彭心鑑被保送到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武汉分校军官教导总队第二期步科第四队学习军事知识,直至1937年7月。

七、第二次淞沪会战

1937年8月24日,彭心鑑随同所在的国民革命军第51师抵达淞沪战场,师长王耀武先发制人,命令先头部队在罗店战场于8月29日向当面的日军发动夜袭。彭心鑑报名参加突击队,他们趁着夜色冲入日军阵地,在撕开了一个200多米宽的口子后按照计划撤离。日军见状,以为对方是在溃逃,立刻尾随追击,这正好中了我军的埋伏。在等到日军先头部队进入伏击圈后,我军果断全面出击,在混战中一举歼灭日军300余人,并缴获了大量武器弹药。“罗店大捷”传遍大街小巷,就连当时著名的《申报》和《大公报》都分别报道了第51师的战绩。

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中,51师与日军在罗店战场上展开反复搏杀,战况异常激烈。战至11月5日,日军第11军在杭州湾北岸的金山卫强行登陆,这一情况严重威胁到淞沪战场的侧翼,在战局急转直下的情况下,淞沪战场的部队开始陆续奉命撤退。

八、血洒南京

淞沪会战结束后,第51师又奉命投入到南京保卫战中,担负南京外围淳化镇的守备任务。

从12月5日开始,日军第9师团对淳化镇阵地发动猛攻。第301团代理团长纪鸿儒率领所部以简陋的步枪、机枪和手榴弹等轻武器与日军的飞机、大炮相搏。最终淳化镇工事几乎全被日军炮火摧毁,第301团也伤亡殆尽,全团12个连长四分之三非死即伤,排以下官兵伤亡1400多人,几乎全军覆没,纪鸿儒也在身负重伤后被抬下火线。在这场激烈的战斗中,时任第151旅301团8连上尉连长的彭心鑑不幸中弹,身负重伤,掉入河中。此时部队以为彭心鑑壮烈殉国,于1939年10月25日函送《死亡官兵调查表》上报申请给恤,并追晋彭心鑑少校。

九、重返部队

彭心鑑掉入河中后,幸得一老渔翁救上,并在他家中养伤数日后回到家中。

1938年春,回到家中的彭心鑑看到日寇贼心不死,大肆侵略我国,他又带着儿时的几个好伙伴以及堂侄彭烟八重返第74军第51师301团。

5月,第74军奉命开赴豫东参战。在这次会战中,王耀武将军指挥的第51师连克内黄、毛姑寨。豫东战役的硝烟散去不久,第74军又奉命参加武汉会战。

七十七年的守望

万家岭战役时的74军

6月,彭心鑑随第74军奉命进驻江西德安,担负鄱阳湖岸的防御。9月,日军第106师团与我第51师围绕张古山展开连日激战,双方伤亡都十分惨重。整个张古山阵地反复易手达五次之多,但终于成功占据张古山,彻底切断了日军第106师团的退路。此后,在中国军队各路部队的合击下,终于在万家岭地区重创日军第106师团。

彭心鑑自1929年11月与妻子结婚以来,十年间只回过两次家,妻子杨月英思念丈夫,于1939年5月赴部队探望,与丈夫彭心鑑日夜相守了一个多月。此时,她发现自己已有身孕,我军对敌战斗任务日益繁重,丈夫又无暇照顾她,为顾全大局独身一人回到了老家宜春等候生产。

十、壮烈殉国

1940年5月6日(农历3月29日),妻子杨月英生下了他们唯一的女儿,取名彭兰英。妻子将这个好消息通过书信告诉了在前线奋勇杀敌的丈夫。由于战事紧张,彭心鑑无法回家与女儿见上一面,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祈祷她们母女平安!

1940年5月12日,时任第一营第三连上尉连长的彭心鑑随同改编后的第74军51师151团来到了江西新建、高安一带。此时,日军第33、34师团已占领南昌。为了阻止日军的入侵,74军军长王耀武将军抽调精干力量组成了西山尖兵队,俗称74军攻击队,随时准备破袭偷袭等工作,彭心鑑报名参加了74军攻击队。这个攻击队随时要保持战斗状态,也就是说即使其他部队在休息,他们也随时都有可能要投入战斗。为了报效国家,彭心鑑在日记中写道:“为保卫祖国不受敌人侵害,保护老百姓生命财产,我宁愿粉身碎骨,也不会在敌人面前屈服。宁碎头颅,洒尽一腔热血,也要驱逐倭寇,还我河山”。

七十七年的守望

彭心鑑烈士之墓

彭心鑑所在的74军攻击队在新建西山刘田周家,对日军217联队不断进行破路、爆破、偷袭等攻击。1940年6月17日(农历5月12日),在与日军一次激烈的战斗中,彭心鑑英勇杀敌,头部中弹,壮烈牺牲。牺牲时,彭心鑑年仅32岁,国民政府追认其少校。

彭心鑑牺牲后,51师师长李天霞甚为悲痛,专门安排了堂侄彭烟八和一排士兵将彭心鑑的灵柩护送至江西宜春老家,将其安葬在辽市镇丰林村龟形山坡。

七十七年的守望

2002年3月27日,经国家民政部批准,彭心鑑为抗日战争革命烈士。

十一、精神传承

彭心鑑牺牲后,妻子抱着才出生42天的女儿彭兰英,痛哭了几天几夜,伤心欲绝。她想要看看棺木内丈夫的尸骨,士兵和亲友们怕她伤心过度,紧紧守着,一直不敢让她看上一眼。

从此,杨月英与女儿彭兰英相依为命,艰难度日。丈夫抗日殉国捐躯的英雄气概,感动了丰林的山山水水,杨月英为了延续丈夫的香火,发誓此生永不再嫁,再苦再累也一定要把丈夫的遗孤抚养成人。

1954年,彭兰英小学毕业,因家庭困难、无力升学,便回到家里参加互助组的生产劳动,担任记分员。三年后,1957年,辽市首办农业中学,半工半读,免收学杂费,彭兰英便报名参加学习。1960年毕业后,她又回到家里参加生产队里的劳动。

此时,已经20岁的彭兰英,为照顾历经磨难的老母亲,自己作主经媒人说合,于1960年12月与邻村25岁的青年杨连生按招婿入赘的风俗结婚。杨连生虽然没有文化,但为人厚道老实,对待妻子和岳母都是尽心尽力、任劳任怨。

1964年2月,丰林小学创办,彭兰英受聘担任民办教师。从教三十多年,彭兰英一直兢兢业业,为培养山村儿童呕心沥血。国家几次将民办教师转为公办教师,彭兰英都因各种原因没有转正。就这样直至退休,甚为遗憾。

彭兰英与丈夫杨连生一生恩恩爱爱,养育了五个儿子和二个女儿,均已长大成人。彭兰英在征得丈夫同意后,挑选了最小的一个儿子随她姓,取名彭枫,继承彭家祖业,作为延续烈士的血脉。

七十七年的守望

彭兰英和丈夫杨连生(右)、儿子彭枫(中)合影

七十七年的守望

作者易超平与彭兰英(中)、彭枫(左)在易安华将军墓前合影

特别鸣谢:彭心鑑烈士的女儿彭兰英为本文提供了诸多资料,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