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梅尔文·古德曼

2017年6月5日

在美国历史上太多的场合,使用武力诉诸于腐化的智力或简单的谎言。正如美墨战争;美西战争;越南战争;和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防止情报滥用的制衡无法操作,总统波尔克、麦金利、约翰逊和布什欺骗美国人民、美国国会和媒体。1967年,以色列最高级别的官员向白宫撒谎有关六日战争的爆发。

作为一名中情局初级分析师,我协助起草了描述1967年6月5日上午以色列对埃及发起进攻的报告。有敏感的以色列准备发起进攻的通信被截获并记录在案,但并没有埃及作战计划的证据。以色列人叫嚷埃及入侵准备的迹象,但我们没有埃及准备发起空军或装甲部队进攻迹象的情报。以色列人散布谣言为争取美国的支持。

我自己的观点是埃及不大可能发动与以色列战争,它的军队的一半牵制在也门的内战。中情局的Arabists认为埃及总统纳赛尔虚张声势,并列举开罗低质量的军事装备。

当约翰逊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沃尔特·罗斯托拒绝接受我们有关以色列攻击的情报评估的时候,我们因此非常震惊。罗斯托引用以色列驻华盛顿大使的“保证”,在任何情况下以色列都不会首先发起攻击。由于以色列国防部长莫舍·达扬的抗议,以色列政府向白宫撒谎有关六日战争的爆发。约翰逊总统被告知埃及人已开始射击以色列定居点,一个埃及中队被观察到开往以色列。这些说法都不是真实的。

其结果是,我们说明以色列对埃及,约旦和叙利亚机场发动突然袭击的报告遭遇了来自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敌对反应。幸运的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理查德·赫姆斯支持我们的评估,以及国家军事指挥中心证实该报告是对的。罗斯托召见克拉克·克利福德,总统外交顾问委员会的主席和著名的NSC阿拉伯学者哈尔·桑德斯审查我们的分析,两个人提供佐证。

除了向白宫撒谎,以色列军方官员向美国驻以色列大使沃尔沃思·巴伯谎称,不存在对埃及的军事行动。同时,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卫星拍摄照片也表明停放在机场的埃及飞机翼尖对翼尖地排列,这指出,埃及没有进攻计划。

(待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