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春秋时代最惊人的诡辩术,一人挑起五大强国纷争

[indent]

春秋末期,

诸侯国之间的争斗越来越激烈,

大国拼命扩张自己的势力,

小国在大国的夹缝中艰难求生,

所有国家都需要不停的斗智斗勇。

这样一种极端恶劣的生存环境,

把人类的智力水平逼迫到了极限,

于是涌现了许多精妙到不可思议的计谋,

这些计谋即使在今天读来,

仍然让我们惊叹不已。[/indent]

《史记•仲尼弟子列传》就记载了这样一次仅仅通过游说,成功挑动大国纷争,挽救小国命运,并且深刻的改变了历史进程的故事。

故事的主角是孔子的七十二弟子之一,名叫端木赐,史书上一般称为子贡。春秋时代最惊人的诡辩术,一人挑起五大强国纷争

▲子贡。图源网络

子贡是孔子的弟子里面罕见的奇才。

不同于仅仅靠“德”流传后世的颜回,或者以“勇”闻名天下的子路,子贡的才能是全方位的——不止是在做人做事方面无可挑剔,也特别有政治才干和商业才能。

他曾经在鲁国和卫国当高官,仕途一帆风顺,也是非常成功的商人,依靠经商赚了一大笔钱,成为历史上著名的富豪之一,被封为儒商之祖。

他更以口齿伶俐,能言善辩著称,是孔子手下的第一号辩论专家,被孔子称为“瑚琏之器”,这是极高的评价。

这样一个全方位的牛人,一旦出现了,就注定要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春秋时代最惊人的诡辩术,一人挑起五大强国纷争

▲孔子。图源网络

公元前484年,周敬王三十六年,齐国发动十万大军攻打鲁国。

当时的诸侯国之间,互相打来打去是家常便饭,大家都喜欢靠武力说话,没有什么问题是打一仗不能解决的。

当时在今天山东的土地上,有两个主要的国家:齐国和鲁国。

齐国是大国,在所有诸侯国里面都是强权之一,而鲁国是一个普通的小国,所以就随时会受齐国欺负,战战兢兢的生存着。

而齐国这时候正处在一个很特别的阶段,原来姓姜的国君,也就是姜太公的后人,已经渐渐的大权旁落了,一个叫田恒,也叫田常的大臣掌握了朝政大权。

田恒是类似于司马昭之类的人物,他们家族凭借父子几代人坚持不懈的努(使)力(坏),最后终于成功扳倒了齐国国君,篡了齐国的王位。成语“窃钩者诛,窃国者侯”指的就是这个人,不过这都是后来的事。

这时候的田恒还只是一个初步得势的大臣,朝廷里还有不少竞争对手,他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就准备发动战争去攻打鲁国。春秋时代最惊人的诡辩术,一人挑起五大强国纷争

▲田恒。图源网络

鲁国是“万世师表”的孔老夫子的祖国,这时候孔老夫子正周游了列国回来,呆在自己家里安度晚年,听说齐国要来侵略自己的国家,孔老夫子急了。

他召集自己周围全部的弟子,开了一个会:“咱们都是读书人,爱国是必须的呀。现在国家大难当头,咱们得想个办法怎么帮咱们国家。”

几百个弟子七嘴八舌的商量了半天,想出了各种主意,五花八门,但最后大家都认为子贡的办法是最靠谱的——子贡要当鲁国的使者去齐国见田恒,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劝他放过鲁国。而且大家也相信子贡的才能,子贡解决不了事情,全世界也没人能解决了。

孔子亲自拍板:“我相信端木的能力!就派他去!”事情就这么定了。

子贡简单收拾一下,踏上了这段生死未卜的行程。

他直接来到齐国,求见造成这一切灾难的那个大魔头——田恒,“与虎谋皮”指的就是他眼前的任务。

田恒正在忙着批各种公文,有权势的人永远是这么忙的。

子贡踏着小碎步,低垂着头来到他目前,田恒头也不抬,轻轻一吹胡子:“什么事,说。”

子贡拱着手,小心翼翼的说:“听说大王想要教训鲁国,小人认为这样不合适。”

田恒冷哼一声,想说:“今天来求情的人你是第二十五个,滚!”

子贡接着说:“鲁国又小又弱,难打,太难打了!鲁国地方又小,城墙又矮,老百姓又穷又懒,而且贪生怕死,不敢打仗,这样的国家,千万别打。小的以为,大王应该去打吴国,吴国那么强,那么大,几十万军队,装备那么精良,这样的国家才最好打。”

田恒终于抬起头,瞪着子贡说:“你TM逗我?”

——这是游说的第一步,先用惊人的言词吸引到听众的注意力,这样才能有机会继续说下去。春秋时代最惊人的诡辩术,一人挑起五大强国纷争

▲春秋时期。图源网络

子贡接着说:“大王想想,以齐国的兵力攻打鲁国,很快就能打下来,齐国的实力又能上升一大截,这事对谁最有利呢?到时候老百姓都会认为齐王很英明,他的地位就稳固了,鲍氏、晏氏那群贱人也趁这个机会获得军功,他们的地位也提升了。他们君臣和谐,皆大欢喜,您老的位置却尴尬了。”

“所以呢,不如把鲍氏、晏氏那些人都派去打吴国,打吴国,多半要吃败仗,咱们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到时候齐王的地位就不稳,鲍氏、晏氏手下那些军队也被消灭得差不多,大王您的机会才来了呀。”

这一席话彻底说到田恒心坎里去了。

混水才能摸鱼,要搞事,就要先搅乱局势。

当时田恒决定攻打鲁国,本意就是要借这个机会消耗鲍氏、晏氏几个竞争对手的实力,让自己一家独大。因此子贡就顺着他的意思说,要搞就搞大的,咱们索性下手更狠一点。

田恒是一个阴谋家,这种人,整天在忙着算计别人,要打动这种人,就要告诉他:你还做得不够狠,还有更加阴毒的招式,你听我说。

阴谋家最爱听的就是这种话。

田恒果然被打动了,但他还有顾忌:“寡人已经派出军队去打鲁国了,这时候突然改变主意去打吴国,别人会不会起疑心?”

子贡早就料到了这个问题,马上胸有成竹的说:“大王不必担心,您先按兵不动,小人可以去吴国当说客,说服吴王主动进攻齐国,这样您就完全师出有名了!”

齐国的事情就这样先搁着,子贡的下一站是吴国。春秋时代最惊人的诡辩术,一人挑起五大强国纷争

▲春秋时期画作。图源网络

当时的吴国正处在历史上最强盛的时期,吴王夫差是一代雄主,十年之前,他打败了南方的越国,把越王夫妇掳来当了奴隶,极尽羞辱,吴国的势头一时间威震华夏,无人能敌。

后来越王勾践被释放回去,开始卧薪尝胆,暗中发展军事力量准备复仇,又把大美女西施送给吴王,用美色迷惑吴王。

吴王果然开始骄傲自大,觉得自己已经天下无敌了,急不可耐的想要参与到中原霸主的争夺中去,他主要的对手就是北边的齐国和中原传统强国晋国。

一年之前,吴国曾经纠集了几个小国跟齐国干过一架,结下了梁子。

所以这时候的吴国,歌舞升平的背后,暗流涌动,正潜伏着严重的危机。

子贡来到吴国的时候面对的就是这样的局面。

他仔细分析了吴王的心态,说了下面一番话:

“大王,微臣听说过一句俗话‘王者不绝世,霸者无强敌’。现在您要称霸天下,就要主动管一管天下事。齐国要去攻打鲁国,目的就是要跟您争霸,您可不能让他得逞。建议您以救援鲁国的名义,出手教训齐国。这样一方面,显示您的仁义,可以在中原诸侯中间增加威望,另一方面,又削弱了齐国,还笼络了齐国周围其他小国,顺便又震慑了晋国。本来您要打齐国还找不着借口,现在打着‘除暴安良’的旗号,谁也没法反对。这是送上门来的机会,您可千万要抓住!”

吴王夫差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励精图治的英明领导人了,他早已被胜利冲昏了头脑,自信心极度膨胀,所以对付他的手段就是拼命吹捧——“争霸中原指日可待。”“就等您老出手了。”“您老一出手谁挡得住呀!”“这么好的机会,赶快行动!”

几顶高帽子一戴,夫差果然上当。

夫差的注意力全都在“争霸”这件事上,所以你就要详细给他分析,怎么怎么做,才有利于您的霸业,每句话都要围绕着“争霸”这个主题来,这样的言词才能击中他的痛点。春秋时代最惊人的诡辩术,一人挑起五大强国纷争

▲吴国。图源网络

但吴国毕竟是一流强国,朝廷里有伍子胥等一拨厉害的大臣。

他们马上提出:“不行,我们曾经打败过越国,越王一直在想着报仇,现在一旦去进攻齐国,越国肯定趁我们国内空虚来偷袭。所以要等我们先消灭了越国才能去攻打齐国。”

这个说法很有道理。

子贡回答:“要是等大王您消灭了越国,齐国也已经把鲁国打下来了,机会就过去了。大王您是普天之下最强大的君主,您不攻打齐国而去打弱小的越国,别的诸侯会不会说您是怕了齐国?”

“微臣听说‘勇者不避难,仁者不穷约,智者不失时’。敢于进攻强大的齐国,这是勇;救援受欺负的鲁国,这是仁;抓住这个机会扩大自己的势力,这是智。中原的诸侯国见到了您的勇、仁、智,必定都来归顺,您的霸业就这样成功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大王您想好了。”

继续戴高帽子,继续围绕怎么称霸的话题说。

至于越国偷袭的事,好办。子贡拍着胸脯保证:“微臣替您去说服越王,让他派兵跟吴国一起去打齐国,名义上这是联合行动,实际上就是把越国的兵力抽出来了,让他没法偷袭。”

这个设想没问题,滴水不漏。春秋时代最惊人的诡辩术,一人挑起五大强国纷争

▲伍子胥。图源网络

下一站,越国。

自从几年前被放回来以后,越王勾践就开始了“卧薪尝胆”的生活,每天睡在稻草堆里,舔着苦胆过日子,用自虐的方式发泄着心里的仇恨。

表面上,勾践竭尽全力对吴国装出顺从的样子,甚至对吴国过来的使者都恭敬到极点。所以一听说子贡来了,他就马上带领手下人清扫街道,亲自跑到几十里外迎接,表面功夫做了个十足十。

见到了子贡以后,勾践弓着身子,谦卑的说:“我们这种蛮荒之地,先生怎么也肯大驾光临?”

子贡很清楚的知道勾践恭敬的表面下面是一颗极度警惕的心,这个小国的君王,像藏在黑夜中的狼一样,用凌厉的目光冷静的观测着周围的动静,你的任何一个动作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对这样的人当然不能靠哄骗,任何小伎俩都是没用的,必须开诚布公的把利害关系跟他说清楚,并且拿出真正对他有利的方案。

子贡很直白的说出了在吴国遇到的情况:“我想说服吴王帮助鲁国抵抗齐国,吴王却说‘等我先把越国打下来再说’,大王啊,吴王可是一刻都没有把越国放下呀。”

“大王你费了这么多心思,想让吴王放松警惕,可是现在看来一点用都没有,吴王对于大王的心思早都看透了,恕我直言,这样下去,越国要报仇根本没机会。”

勾践吓得跪下磕头不止:“先生救我!寡人确实一直想要报仇,只是没办法。还请先生给个计策。”

其实以勾践用心之深,吴国朝廷里的局势他应该随时都在关注,子贡对吴王说的那些话他早都得到报告了。

不必等子贡说什么派兵帮吴国出征这种话,勾践先把话题抛出来——“我就是要报复吴国,你给我出个主意,其他废话少说。”

子贡也不跟他绕弯子,直说:“大王不必担心,夫差现在就是个暴君,连伍子胥都容不下,国内搞得一团糟,这样下去,吴国一定维持不了多久。但吴王对越国非常警惕,这次我说服他去攻打齐国,大王想不派兵跟他出征,等他出去以后再偷袭,只怕是做不到的。”

“依我说,大王就应该表现出最积极的样子,派出大队人马跟着吴国出征。这样就让吴王更加狂妄了,更会坚定的去跟齐国死磕。吴国打齐国,输了的话,是大喜事。要是万一赢了,微臣还有一招——”

“中原霸主只能有一个,吴国打败齐国以后,必然会触动晋国的利益,微臣先去见晋王,透露吴国的行踪,让晋国做好准备,到时候大家一起围攻吴国军队。吴国的兵力被齐国消耗大半,又被晋国困住,大王再出手偷袭他大后方,夫差在劫难逃。”

勾践翘起大拇指说:“先生高明!孤王照先生说的做。”

越国的事就这么成了。春秋时代最惊人的诡辩术,一人挑起五大强国纷争

▲越王勾践。图源网络

子贡回到吴国交差:“小人到越国,如此这般,吓得勾践大气都不敢出,说‘孤王哪有胆量敢暗算吴国?’大王您放心吧,等消息就是。”

过了五天,越国的大臣文种果然到了,带来大量兵器钱粮。

文种跪在地上作报告:“我们主人听说大王要讨伐齐国,赶紧点起了全国兵马,一共三千人,全部当马前卒替大王效命。主人还要亲自披坚执锐,冲在最前面,替大王挡刀剑。”

“哈哈哈……”吴王笑得合不拢嘴,拍着子贡的肩膀说:“爱卿果然有本事,不错,不错!”。

子贡趁机进言:“大王收了他们的东西,用了他们的人,还要让他们的国王冲在前面去打仗,这样有点过了,只怕别人会说大王对人不够仁义。大王以仁义治天下,依微臣的意见,越王就不必跟着来了。”

吴王夫差正在得意的时候,听了这话,就下令越王自己不必出征了,留在越国就可以。随后发动了大军,浩浩荡荡,直奔齐鲁两国对决的战场。

还有最后一站——晋国。

吴王出征以后,子贡偷偷来到晋国,对晋王说:“臣下刚刚得到消息,吴国要去攻打齐国,特地来报信。如果吴国败了,越国一定趁机作乱;如果吴国胜了,一定会携获胜之势来进攻晋国。所谓‘虑不先定,不可以应卒;兵不先辨,不可以胜敌’,大王一定小心,先做好准备,到时候他敢来,杀他个片甲不留!”

晋王非常感激,对子贡谢了又谢。春秋时代最惊人的诡辩术,一人挑起五大强国纷争

▲晋国。图源网络

子贡回到鲁国以后,吴国的军队也到了。吴国与鲁国联合,反攻齐国军队,连战连捷,打下了齐国许多地区,最后在艾陵展开了大决战,两国联军大胜,全歼十万齐军,成为春秋时代最大规模的歼灭战,史称“艾陵之战”。

获胜以后,吴王夫差自信心极度膨胀,果然想一鼓作气打下晋国,两国军队在黄池相遇,早已做好准备,以逸待劳的晋军最终打败了骄横的吴军。

在大后方的越王听说吴军被打败了,马上点起兵马侵入吴国。吴王赶紧班师回朝,跟越国在五湖交战,连续作战的吴国军队不是越军的对手,几场战役都被打败,越国最终攻进姑苏城,围了吴王宫,杀了夫差,成功报了当年的深仇大恨。

此后越国成为了最强的国家,春秋时代的最后一个霸主产生了。

另一方面,齐国国内也发生巨变,田恒趁乱杀死齐简公,拥立齐平公,又灭尽了鲍氏、晏氏等家族的势力,自己独揽大权,成为齐国事实上的主人。

后来他的第四代孙田和终于篡了齐国的王位,建立田氏的齐国,成为战国七雄之一。春秋时代最惊人的诡辩术,一人挑起五大强国纷争

▲战国七雄。图源网络

而鲁国因为子贡这次成功的外交斡旋,在大国的夹缝中间生存了下来,又延续了两百多年的国运,为我们留下了《春秋》《左传》等伟大的遗产,让我们知道了两千多年前中华大地上发生的这些故事。

史记对子贡的这一系列外交活动的评价是:“故子贡一出,存鲁、乱齐、破吴、强晋而霸越,十年之中,五国各有变。”

太史公对子贡的这次游说活动是非常赞赏的。

历史大学堂官方团队作品 | 文:无忌公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