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火箭军一军官沉迷手游值班时错过抽查 被立即调岗

因为痴迷手机游戏,火箭军某部助理工程师刘斌栽了大跟头。

3月底,正担负值班任务的刘斌在处理完相关业务后,就趁着上厕所的时间过一把“游戏瘾”。赶巧值班室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而他沉浸在游戏世界的虚拟厮杀中,完全没有注意到电话铃声。

没想到的是,刘斌错过的却是上级抽查值班情况的电话。当值班领导气急败坏地把他从厕所揪出来,他才知道自己在短短几分钟里,已经犯下了大错。

军令如山。原本是机关参谋的刘斌立即被调离岗位,到连队担任助理工程师。

谈及此事,该部政治工作处主任叶雄表示,沉迷手机游戏不仅影响工作、精神和健康状态,也会隔离官兵之间的交流。

“必须狠狠打压‘手游热’的势头。”这不仅是叶主任的观点。根据问卷调查结果显示,该部26%的官兵都认为“手游热”弊大于利。

而南部战区空军某旅的一位指导员王麟却不认同这样的观点,因为手机游戏曾帮了他的大忙。

在连队,下士刘伟彬性格内向,加上沉迷手机游戏,与战友们交流极少。连队党支部甚至一度认定他有“自闭”倾向,将其列为“重点人”。

为了走进刘伟彬的内心世界,王麟专门注册了手机游戏账号,以陌生人的身份向小刘发起了好友申请。

经过几轮游戏厮杀,王指导员和刘伟彬竟然成了掏心窝子的好友。深谈之后他才发现,小刘其实非常想和现实中的战友交往,但总是不知道聊什么话题好。

“那就多跟他们分享打游戏的诀窍吧!现实中的战友也可以成为游戏世界中的队友嘛。”当刘伟彬得知与自己在游戏中出生入死的队友就是指导员时,他感受到了来自战友的关爱,对社交的疑惧消失了。

王指导员通过这样的方式,打通了小刘心中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的隔膜。训练时间,刘伟彬开始向身边的战友虚心请教。休息时间,他带着战友们“打怪”升级,也逐渐体会到融入集体的幸福感。

“能有效排解压力”“有助于拉近战友间的距离”“能够锻炼思维敏捷度、培养团队协作精神”……该旅64%的官兵倾向于认为“手游热”利大于弊。

手机游戏争议最大的就是手游消费问题。

在南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汽车队,手游消费问题激起了不小的风波。

下士小武单为购买一个游戏角色,就花了近千元钱。指导员张其浩得知后,苦心劝小武:“把钱攒下来孝敬父母不好吗?”

小武不以为然地回应:“我花自己的钱,购买游戏中的知识产权,既不违反规定,也没影响工作,有什么不对呢?”

事实上,官兵们对手游消费的认识还是比较理性的,该汽车队61%的官兵认为不值得为游戏花钱。但也有人表示,只要是在自己经济能力范围之内进行的手游消费,就应该受到尊重:“虚拟商品也是商品,并非只有实物消费才算正当消费。”

除了手游消费带来的争议,“手游热”对干部骨干也产生了巨大的思想冲击。

一次出海任务前,兰州舰政委陈海波给文艺骨干毛梓涵布置了在舰艇大洋晚会上表演节目的任务。

“我凭勇气开的团,为啥说我瞎带节奏”“防御塔就没有生命吗?他们永远不会退缩”“谁说女子不如男,姐来展示一下高端操作”……毛梓涵和几位战友表演的《手机游戏大咖秀》节目令陈海波一脸茫然。

但看到舰上的官兵欢呼雀跃、笑得前仰后合,陈政委也不免兴奋起来:“大洋晚会本来就是要调动大家情绪,提振出航士气。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一个节目,达到了最佳效果。”

陈政委似有所悟:“手机游戏是年轻人非常依赖的休闲方式,甚至是社交方式。手游热潮宜疏不宜堵,只要加强科学引导,就能做到劳逸结合,工作娱乐两不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