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孤岛”最后一课

顾少俊

黄埔抗战老兵施金林1922年出生于无锡。他姑父沈仲俊曾留学法国,回国后创办上海音乐学院,后在法租界的喇格纳小学任校长。施金林8岁时随姑父在喇格纳小学读书,毕业后考入中华职业学校。

[原创]“孤岛”最后一课

[原创]“孤岛”最后一课

1941年12月7日,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随即进入上海各租界。8日大早,学校接到日方通知,日军将于上午10时进驻学校。校方召开紧急会议,决定:上午各班只上一节课,日军一进校立即停课,学校解散,师生离校。校方要求:所有师生不许流泪!

各班学生像平时一样按时来到教室早读。班主任向学生说明:早读后,上“孤岛”沦陷前的最后一课。

施金林坐在教室的第一排,看着窗外的景物,十分惆怅,万分感慨。学校有400多学生,20多位老师,师生关系融洽。教室宽敞明亮。操场上有单杠、双杠、乒乓球桌……图书馆藏书颇多,实验室设备齐全。校园里有假山和开满荷花的池塘。现在,要和这一切说“再见”,情何以堪!

施金林所在班的最后一课是国文课,教国文的老师叫吴光华。吴老师40多岁,东北人,原是沈阳中学的老师,“九·一八”事变后,流亡到上海。吴老师是一个爱整洁的人,黑白相间的头发梳得一丝不乱,穿长衫,戴眼镜,举止斯文。

那天,吴老师还像以前一样踱着方步走上讲台,缓缓放下手中的讲义说:“同学们,日本人要进租界了。如果学校继续办下去,就要开日语课,挂太阳旗……学校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今天是最后一课……我们不能流泪。侵略者可以看到我们的血,但不能让他们看到我们的泪……今天我们学习陆游的《示儿》和诸葛亮的《后出师表》。”

吴老师讲课引经据典,娓娓道来,他的东北话铿锵有力,美妙动听,很吸引学生。他特别强调朗读可以加深对文章的理解。吴老师对古诗文娴熟于心,每次示范朗读从不看课本。那天,吴老师朗读陆游的《示儿》时,抑扬顿挫、形神并茂,念到“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时,手击讲台,如泣如诉。

吴老师文学功底深厚,三言两语就能把学生带入诗文中的意境。他讲“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时,学生们的眼前立即浮现这样的画面:一个个血气方刚的中国军人,为收复失地,立下气吞山河的壮志,艰苦征战,“踏破贺兰山缺”,直捣黄龙。凯旋的将士在先辈的遗像前长跪祭奠,熊熊烈焰,纸灰飞扬……告慰先人的在天之灵。

讲完《示儿》,吴老师拿出一叠小报。

以前,这些小报都是发给同学们看的。后来,租界屈服日军的压力,报纸就不能给学生了,老师在课堂上念给学生听。再后来,汪伪特工暗杀进步人士事件不断发生,老师在课堂上也不能讲了。今天是最后一课了,吴老师感到以后没有机会给同学们读这些小报了,顾不得危险,把报纸带到课堂上。

“同学们,上海虽然沦陷了,但最终的胜利仍然是我们的。1个月前,日军进攻长沙,被中国军队歼灭3万多,击落6架飞机,击沉9艘汽艇……中国军队彻底把日军赶过新墙河北。”吴老师心情激动,语气自信。读完小报上的最新消息后,吴老师开始讲诸葛亮的《后出师表》。

“诸葛亮于公元227年准备出师北伐,出征前写《前出师表》,总结东汉后期上层统治集团任人唯亲,最终导致‘汉室倾颓’的教训,规劝后主‘亲贤臣,远小人’。第二年十一月,诸葛亮再次作本篇《后出师表》,陈述出兵北伐的必要和决心。”吴老师说:“当时诸葛亮北伐虽然成败未料,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忠心赤胆光照千古,流芳百世。”

“同学们,学习古文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诸葛亮的忠是对汉家王朝的忠,是愚忠。你们要对国家忠,对人民忠!不能做亡国奴!”吴老师时刻忧虑国家安危,平时讲课经常联系目前形势借题发挥。今天讲《后出师表》谈到诸葛亮的历史局限性时,自然讲起当代青年应该负起怎样的时代重任。

“现在全面抗战的烈火已经点燃,以国共两党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已经形成。四万万同胞在爱国主义思想的感召下,汇成了浩浩荡荡的抗日洪流。

“东北抗日联军战斗在白山黑水间,江南的游击队让日军闻风丧胆;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等救亡组织纷纷成立,各党派、团体共赴国难。海外同胞捐款捐物,爱国华侨回国参战……

“中国军队在万家岭全歼日军106师团;上海首任汉奸市长傅筱庵被军统刺杀;陈纳德在重庆成立‘飞虎队’;中共发动百团大战,消灭日伪军2万多……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武汉会战、长沙会战……数百万中国军队在正面战场浴血坚持。平型关大捷、百团大战、地道战、地雷战……侵略者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最后的胜利不远了,现在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

“同学们,去为了我们苦难的祖国尽一份心,出一份力吧!希望有一天,你们是我的骄傲和自豪!”

吴老师的话给施金林传递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慷慨赴国难的豪情陡然在他心中升起。

吴老师介绍作者诸葛亮的情况和《后出师表》写作的前后背景后,开始讲课文。他还和平时一样,先示范性地把课文朗读了一遍,然后让同学们一起朗读。今天,同学们的朗读声特别响亮,念到“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时,同学们手拍课桌。课堂上,书声如滔滔江水,拍声如万炮齐鸣……学生们朗读完,吴老师开始逐字逐句地讲解课文。

吴老师像往常一样讲课生动、条理清晰,语言如行云流水。

9:30左右,校门外传来日军军车的鸣叫声,一个老师跑到窗口打了个的手势。吴老师脸色苍白,合上课文,愣了片刻,拿起一支粉笔,在黑板上笔走龙蛇,狂书草体“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14个大字刚劲有力,气势恢弘,如枪戟林立,翻江倒海,铺满了整个黑板,痛表赤子爱国的忠贞。吴老师声音中充满冷峻:“我老了,不能上前线了,靠你们了。”吴老师非常爱国,一直把课堂当着阵地,经常借助历史故事联系当前形势,渗入爱国主义教育。现在上海就要彻底沦陷了,吴老师如同失去阵地的战士,悲愤交加,五内俱焚,脸上流露出悲痛、忧伤的表情。

施金林蓦然发现,吴老师的鬓边竟出现了丝丝白发。施金林揉了揉眼睛,不相信这是真的,希望这只是自己的幻觉。他心里浑浑沌沌,好像一叶孤舟在大海里飘浮,看不到岸,看不到飞鸟……一片茫然。他把目光投向窗外,借此转移内心的伤痛。

学校很美,进校门是一条林荫大道,两边的法国梧桐枝繁叶茂,“支支相覆盖,叶叶相交通”。在这个绿色隧道一样的树荫下,有多少难忘的记忆啊!

1940年3月30日,汪精卫在南京举行“还都”仪式后,上海许多地方挂“伪国旗”。“伪国旗”是在青天白日旗上加一黄色布条,上写“和平、反共、建国”6个字。汪精卫卖国的丑恶行径,激起了爱国学生极大的愤慨。

有一次,施金林和同学在市区发反汪传单,回校时,被一个汪伪特务盯梢。他们加快脚步进了租界。那特务出示证件后,也进了租界。施金林碰到正准备外出办事的吴老师,他三言两语说了事情经过,吴老师让他们躲到自己宿舍,然后去找法国警官。当时,德国已入侵法国。吴老师法语好,他对法国警官说:“中国反对日本和你们反对德国法西斯是一回事。”最终说服法国警官把那特务赶出了租界。

恍惚间,施金林听见吴老师说了声“下课!”,径去。吴老师转身时,施金林发现他的眼中有点点亮光。施金林的目光再次投到黑板上,投向吴老师在黑板上留下了的那14个字,仿佛看到一道道撕裂长夜的闪电,看到吴老师壮怀激烈仰天长啸的形象。中国文明的千年持续,就因为有吴老师这样的民族脊梁。淞沪抗战爆发后,闸北、虹口、扬树浦,宝山等地全部卷入战火,大批难民涌入租界。中华职业学生号召全校师生“每人一天少吃一碗饭”救济难民。施金林忘不了,吴老师带着他们一起给难民送衣送饭;忘不了,和吴老师一起给守卫“四行仓库”的勇士们送慰问品……

最后一课,施金林终身难忘!吴老师忧国忧民的情怀深深感染了他。施金林后来考入黄埔军校,曾和战友在潼关重创日军。其他同学散居各地,在不同的岗位传承他的薪火,恒久不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