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细雨慢慢,春笋破土而出,一些为数不多隐没乡村和城市的抗战老兵在世人关注的目光中浮出水面或者被挖掘出来,这些曾经为中华民族在这块土地浴血奋战过的垂垂老矣的长者理当受到世人的尊重和礼遇。近期,笔者相继获得一些热心读者提供的信息,有幸采访到抗战老兵林祥生、方晨曦和赵日道老先生。他们的人生境遇各有不同,获得的成就也有差别,甚至反差很大,但他们都不约而同参加了那场为民族生存而浴血奋战的战争。所幸的是,他们存活下来,而且年有的已近百岁,殊为难得。笔者记录下他们曾经经历的战斗信息和细节,用文字和照片的形式保存资料,希望世人能记住这些曾经为中华民族生存而战的老兵。

林祥生:默默奉献隐居在山区的抗战老兵

终其一生,只为心中那一股满腔热血-----三个抗战老兵的故事

涵江区新县镇也有一位98岁的抗战老兵,希望你能写写他”。10月初,在杭州参加活动的笔者接到一位在中学任教的林桐彬老师的短信。回莆田后,笔者当即与林老师联系。在林老师的热心引导下,我们来到涵江区新县镇新县村枫岭自然村,老人的家面对文笔峰郁郁葱葱的山峰,门口千年小溪潺潺而过,门前屋后一派乡村农家特有的祥和景色。当笔者与林老师来到林家时,林祥生的两个儿子和媳妇三个人热情地出来迎接,98岁的抗战老兵林祥生拄着拐杖,由小儿子林光昌从房间里陪出来。老人的媳妇说:去年老人不小心摔了一跤,今年身体大不如前。看得出来,这个农村家庭还是很和睦的,而且他们自己都已经六七十的老人了,言语间流露出对他们的父亲很是照顾和尊重的。林光昌说:前不久,镇里民政部门还应上级要求来他家里填了一份福建省参加抗日战争回乡人员登记表,这才在村里传开了老人参加过抗战的消息。随后,他给笔者看了这份登记表的复印件。

林祥生出生于1918年7月18日,林祥生是他身份证上的名字,在国民党部队时曾用名林祥。按莆田风俗,虚岁98岁了。回忆过去,林祥生老人说,他出生于一个贫困家庭,1939年6月,他21岁至22岁时,到处抓壮丁,保长林和把村里十个人一队用钢筋线绑定,为防逃跑搞连坐,还用锁头锁牢。接着送到龙岩集中后,又被送到广东省高要县七星崖(军部所在地),军长叫焦洪,胖胖的。林祥生读过小学三年级,在那时算是小有文化的人。他在部队训练三个月,他学的是开机枪,此后,他在二军七师一旅一团一营机枪连一连一班当中士班长,一年半后,他和他的部队被派到长沙参加长沙保卫战。记忆中,他的步机连和日本人打了一天,日本人跑了,没有追上,日本人边跑边嚣张地挑衅到:“来啊!来啊!”。老人说:那时,他有20发的轻机枪和250连发的机关枪。日本人和中国人长得差不多,打起仗来,双方都打红了眼,也不知道啥叫怕。他在长沙参加抗战2个月,直至日本鬼子退到武昌。随后,他随部队调回广东。还有一次,他和他的部队暗夜去摸暗哨,日本人养的狗吠起来,惊动了日本鬼子,敌人枪响起来,我方一个排长也被抓去。

从1939年到1945年,林祥生总共在部队呆六年。由于有点文化,会写字,他也时常帮部队里的莆田兵写信。在部队,林祥生与笏石太湖上等兵陈文捷住在一起,知道他家有个弟弟陈文从。除此之外,还有常太梧岭黄祖贻,新县墘顶陈焕古(当时抓壮丁时用其弟名字陈焕龙)等。这些是老人能记得起来的几个莆田籍战友,他们都曾参加过抗战。抗战胜利后,由于惦记家里的母亲,加上弟弟才十多岁,28岁的林祥生从广东的国民党部队不辞而别。他从高要县风餐露宿走到兴宁县,走了11天;再到福建南靖走了5天,在同安住了几个月,遇到同村在同安开理发店的也要避开,一路乞讨回到新县家里,与老母亲抱头痛哭。

临走时,我为林祥生拍照时,我敏感地发现这位抗战老兵右手食指前端短了一截,于是好奇地问其缘由,没想到这一又引发一段故事。原来那是1948年,解放战争爆发,保长带着甲长等几个人又要抓林祥生去当壮丁。林祥生母亲已经五十七八岁了,弟弟也才十多岁,念及家庭困境,林祥生和母亲坚决不同意当壮丁。甲长就带着枪来硬的,用枪托砸打他,迫于无奈,像那时逃兵役的做法,林祥生咬牙挥刀忍痛把自己右手食指砍掉,于是右手留下这个终身难忘的断指“疤痕”。此后,林祥生曾经到南平当水上警察,后因病回到家乡务农。

回忆过去,已经98岁的老人说:“幸亏共产党解放了,穷人翻身做主人”。解放后,他们过着平淡而安稳的农村生活。如今,回忆那段抗战经历,比起许多牺牲的战友,他能颐养天年,已经也很满足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