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孙永清亲历淞沪抗战

孙永清亲历淞沪抗战

顾少俊

1937年9月,驻扎在徐州九里山的102师接到赶赴上海参战的命令。

柏辉章师长战前训话:“弟兄们,你们是保家卫国的战士!你们手中握的是枪,不是烧火棍。鬼子打你,你也打他。你们战死沙场,后人会给你们修烈士墓,千古流名。如果你们贪生怕死,做逃兵,在后方被鬼子炸死就一文不名了。”

柏师长身材高大,中气足,声音洪亮,虽然是几千人的大会,但个个听得清清楚楚。

大会结束,304团3营8连连长顾维汉找士兵孙永清谈话。孙永清是河南确山县人,1918年出生。1936年5月,他结婚刚4个月,被抓了壮丁。后来,跑了一次。

[原创]孙永清亲历淞沪抗战


孙永清见连长来找他,立即明白了,不等连长开口,抢先开了腔:“连长你放心,道理师长都讲了,打鬼子,我不会做逃兵。”

孙永清一言九鼎,一直坚持到抗战胜利。抗战期间的22次大型会战,他参加了10次。淞沪会战,他和战友在苏州河畔顽强阻击;武汉会战,他参加过歼灭日军106师团的战斗;长沙会战,他和日军拼过刺刀……

10月初,孙建清所在连队开到上海大场镇西边的南翔防守。

大场是上海北郊一个小镇,面积不到0.4平方公里,镇上只有一条街,但它的地理位置非常重要。大场的南边是闸北。东边是江湾。东北是罗店、庙行、蕴藻滨。西边是南翔、嘉定。大场是圆心,一旦失守,中国军队的淞沪战场上将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日军集中兵力猛攻大场,中国军队重兵云集大场附近抵抗。

先前在这一带防守的部队修筑的工事非常坚固,只要稍稍修整一下就行了。顾连长留一个班修整工事,带领其他官兵在阵地前50米的地方挖壕沟。许多士兵纳闷,挖壕沟干什么?顾连长也不解释。官兵们挖了大半夜,一道深深的壕沟像蛇一样横在阵地前面。

第二天,上百架飞机飞临南翔阵地上空,炮弹掀起的泥土乱飞,阵地上全是焦土。那阵势,孙建清从未见过。轰炸过后,日军几十辆坦克开上来了。顾连长从坑道里一跃而起:“全体进入阵地,准备战斗!”

日军坦克陷在阵地前的壕沟里。顾连长下令:“机枪掩护,一班长带几个战士上去把坦克炸掉。”

在顾连长的沉着指挥下,孙建清和他的战友,打退了日军一次次进攻。

孙建清左右翼阵地的连长没有在阵地前挖壕沟,日军坦克上来,只好组织“敢死队”上去炸坦克,伤亡特别大。

有一次,炊事班送来的饭菜里面有一股血腥味。送饭的说,路上日机轰炸。炊事班长怕炸弹把饭菜炸飞,身子伏在饭菜上牺牲了。

10月24日,日军集中重兵多路进攻,南翔周围的陈家宅,梅园宅先后被日军攻下。26日,日军攻占大场。攻占大场的日军向南挺进,苏州河成了中国守军最后的防线。

102师奉命撤往苏州河南岸。孙建清的两条腿在血水中泡了几天几夜,已失去了知觉,接到撤退命令,已无法行走了。战友陈中斌搀扶着他,退到苏州河南岸。此时,营长已经战死,上级让顾维汉代理营长指挥。

苏州河南岸一片旷野,工事挖深了就有水。苏州河是可以利用的障碍,苏州河水面较阔,约100米。此时,中国军队已完全丧失制空权,日军的炮兵占绝对优势。

蒋介石曾到苏州河前线巡视,反复重申:“死力固守!”

全营正面阵地不到一里,顾维汉命令士兵在河边布雷,担心前线阵地一旦被日军撕开了一个突破口,就会迅速扩大战果,指挥士兵在第一道防线后500米左右的地方再挖堑壕、单人掩体和通道。第2道防线地后面是第3阵地,整个防御体系纵深2000米左右。

第二天大早,日军反复轰炸苏州河南岸中国军队阵地,炮弹掀起的尘土遮天蔽日,密集的弹雨炸塌了工事,阵地上到处是残肢断臂,战壕里积起血水,炮击后日军强渡苏州河,幸存的中国守军从泥土里爬出来沉着应战,他们待日军靠近后枪弹齐发,打退了日军一次次进攻。下午100多名日军冲上南岸,,向孙永清所在阵地发起进攻。

“打!”顾维汉营长一声令下,一阵密集的弹雨把冲在前面的十几个日军打倒。

“杀——”顾维汉营长一声吼叫,一个个士兵们从炸塌的掩体里站起来,浑身污泥,满脸乌黑,,像一群饿狼嚎叫着扑了过去。

苏州河边爆发了一场惨烈的白刃战。100多名日军的尸体摆满了岸边,中间夹杂着数目相当的中国士兵,鲜血流入苏州河,南岸镶上了一条红边。西斜的夕阳将苏州河畔染成一片暗红。

退却、相持、反击……反复拉锯。

日军飞机天天轰炸,部队伤亡很大,战壕里积起的血水越来越多。那些天下大雨,污泥、血水混在一起,像锅里的稠粥。有好几天,孙永清的下半身就一直泡在这样的泥水里。因为炮火封锁,饭菜还不上来,孙建清和他的战友靠喝战壕里的血水坚持。

顾维汉营连续血战十几天,部队增员4次。

11月5日,日军在杭州湾北岸的金山卫登陆,从南面向上海包抄。中国军队将陷入被日军全面包围的危险中。此时,日军投入淞沪战场上的兵力达28万,而蒋介石手上已无多少精锐部队再调往上海了。

11月8日,102师撤出上海,6000多人仅剩2000多人。

以后,孙永清跟随102师转战各地,直至抗战胜利才离开部队回了河南老家。

孙永清回河南老家时发现父母已过世,妻子以为他战死,已改嫁。对于妻子的改嫁,孙建清没有一句埋怨的话,反而脱口说了声“好”。家乡人以为他打仗把脑子打坏了。以后,孙永清就一个人住在父母留下来的那间破草房里。

孙永清不到30岁,相貌堂堂,为人正派,有一身蛮力,是干活把好手。庄上有一姓张夫妇,六十多岁了,带着20岁的女儿翠鹅,以开荒种地为生,正为身边没有男丁发愁,见孙永清不错,想招回家做女婿,对女儿一说,女儿也很满意。于是,托媒人找孙永清谈。孙永清听了,连连摇头:“我岁数大了,不行!不行!”一口回绝了。

翠鹅开朗爽快,主动靠近孙永清。孙永清就把她当妹妹看,举止从没有过格的地方。不过,从那以后,张老汉田里的活经常有人悄悄地帮着干。翠鹅一连起了两个大早,赶到地里时,干活的人早走了。第三天,她干脆夜里不睡觉,天一黑就守在田边。

半夜,翠娥见一个人扛着锄头过来了,走近一看是孙永清。“怎么是你?” 翠鹅火了,“不喜欢俺,帮俺家干什么活?喜欢俺吗?……嫌俺吗?……喜欢就明说,别把火埋在心里……啊?……你说话呀……哑巴了?……”翠鹅连珠炮似地发问,孙永清感动比淞沪战场上日军的机关枪还厉害,他想走,翠鹅拦着他:“今天不把话说清楚不许走!”

星光下,孙永清慢慢坐在田埂上,叹了口气,淞沪会战的硝烟再次在他眼前浮现,他告诉翠鹅,在上海,他的身子一直泡在齐腰深的泥水里,前后半个多月,导致他失去男人的功能,这辈子不可能再娶妻生子了。

孙永清一直默默生活在河南乡下,在漫长的岁月长河里,过着属于自己的日子。没有浮躁,没有私欲,平静得如池塘里静静的湖水。

2016年3月,河南志愿者在一间四面透风,院里长满野草的土坯房里见到孙永清。在志愿者的帮助下,现在孙老住进了敬老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