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黄埔抗战老兵孙道轩的故事

顾少俊

黄埔抗战老兵孙道轩生活在徐州铜山县乡下的一个小村庄里,周围的老百姓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个老人曾参加过淞沪抗战,长沙保卫战、常德会战等大小数十几次战斗。他一次次获得战功,也一次次受到死神的光顾。

[原创]黄埔抗战老兵孙道轩的故事


这位老兵是去年春节前发现的。2017年5月,在铜山县乡下再次见到孙老。老人神态安详,面容平静,让人自然联想起寺庙里坐禅的老和尚。岁月的流逝,大多数往事已经模糊,唯有淞沪会战和长沙保卫战在老人脑海里留下深刻的印象。

孙老出生于1919年。1936年,孙道轩是徐州中学高二学生,他国文好,想考北京大学中文系,将来做记者。5月,全国各界救国会在上海成立,报纸上连篇累牍刊登东北老百姓在日军铁蹄下的苦难生活。国土沦丧,生灵涂炭,青春的热血怎能不沸腾!孙道轩决定投笔从戎。8月,孙道轩和他的4个同学一起步行去南京投军。在南京,孙道轩和他的同学被军校炮兵科录取。经过半年多的严酷训练后,分到南京教导总队炮兵团1连,连长姓王,黄埔生,徐州人,和孙道轩是老乡。

1937年10月,孙道轩所在部队奉命开赴上海参战。孙老记得:两万多中国军人,列队整齐,在紫金山下誓师。“宁做战死鬼,不当亡国奴!”“有敌无我,有我无敌!”两万热血男儿同时喊出的口号声震撼着虎踞龙盘的金陵城。

孙道轩所在的炮团到上海接替52师防务,阻挡日军过苏州河。白天,日军的大炮向我阵地大肆轰炸,夜里放照明弹继续进攻。

炮兵部队一天很难吃上一顿饱饭,阵地旁边的小河里漂满死尸,河水无法饮用。驻地周围的老百姓冒着生命危险给部队送弹药、干粮和水。有一天早上,十几个老百姓把早饭送到炮兵阵地,回去的路上,遭到日机的轰炸扫射,十几个人无一生还。但晚上,又有人继续给炮兵部队送晚饭。

在上海老百姓的支持下,炮兵部队和日军血战14天。

日军飞机反应快,中国炮兵阵地上大炮一响,就过来轰炸。教导总队的官兵训练有素,开完炮后,及时转移隐蔽,伤亡很少。

第14天傍晚,二十几个上海市民带着馒头、水等慰问品到炮兵阵地。团长在孙道轩连,正和王连长谈话,看到有人来慰问,赶紧迎了过去。

这些天仗打得顺,团长心情不错。一个40多岁的中年人自称是上海中学的老师,和团长高兴地交谈,他问:“鬼子轰炸那么多次,怎么炸不到你们?”团长说:“那是因为炸我们的炮弹鬼子还没有造出来。”那中年人继续说恭维的话,团长有点飘飘然了,指着一处掩体说:“鬼子在这里轰炸,我们就到那里。他炸得到我们吗?”在团长旁边的王连长感到不对劲,插话说:“老乡,阵地上不安全,你们快回去吧!”那中年人还想说什么,看到王连长怀疑的目光,赶忙说:“是的,是的……”

晚上,王连长越想越感到,今天来炮兵阵地上的那个中年人有问题,他把士兵们喊醒转移阵地。

第15天的早上,东方刚刚泛起微微白光,天空中的星星若隐若现,日机飞临炮兵阵地上空,爆炸声此起彼落,一批日机飞走后,又一批日机来了。三批空袭。炮兵团的官兵除孙道轩这个连侥幸逃脱,其他人员几乎全部阵亡。

这时,日军已在杭州湾金山卫登陆,孙道轩随部队撤了下来。撤出上海后,孙道轩才知道,一起去上海参战的2万多人,最后只剩下500多人。

长沙会战时,孙道轩已经是连长了。炮兵阵地在岳麓山上。阵地周围树木葱葱,山腰处有一条清澈的小溪,日夜不停流消,水清澈甘甜。观察所设在山顶,不知名的野花,铺满崖旁坡顶。

孙道轩来不及欣赏这美丽的风景,山下隆隆的炮声提醒他,日军在进攻长沙城,前面的战斗非常惨烈。

1941年12月,新墙河岸硝烟弥漫,日军第11师团疯狂地扑向长沙外围中国军队的第一道防线,与关麟征的第15集团军展开激烈的战斗。

31日,日军三个师团从北、东、南三个方向同时攻打长沙城。岳麓山上的炮兵阵地利用居高临下的地理优势,给日军进攻部队毁灭性打击。

炮兵阵地成了日军的眼中钉肉中刺。日军指挥部组织一支特种兵偷袭岳麓山上中国炮兵阵地。一天深夜,二十几艘快艇满载300多名全副武装的日军特工从岳阳出发,穿过洞庭湖后,弃船登陆,避开关麟征所部的防线,直扑岳麓山上中国炮兵阵地。

薛岳吸取淞沪会战血的教训,早已在岳麓山炮兵阵地周围几十里都放了警戒线。日军的一举一动均在中国情报系统的掌控中。岳麓山上的中国军队很快得到日军将偷袭炮兵阵地的情报。

一天早上,山下的侦察员发现了这伙日军,通过电台报告这伙日军方位,孙道轩和他的战友立即按预先测好的射击诸元急速发射。这伙日军还没有挨上炮兵阵地的边,就全部见了阎王。

1942年1月3日,日军攻到长沙南门外,在炮兵的支援下,守卫南门的预10师打退了日军多次进攻,将日军死死地挡在长沙城外。想速战速决的日军补给出现了困难。

4日早,孙道轩看到日军飞机不断给长沙城外的日军空投给养和弹药,及时指挥炮兵,击毁日军的弹药箱和给养物资。

此时,中国军队在长沙外围组成一个大包围圈。日军担心被全歼,于1月15日,日军全部逃到新墙河北。

战后,日军编纂的战史证实:“我攻击部队、司令部及后方部队不断遭到岳麓山之敌炮击,威力极大……命令各兵团于4日夜间开始返转。”

抗战胜利,老人在乡下教书。1952年,因为政治身份离开教师队伍。以后,孙老一直以种田为生。谈起那一段经历,孙老说:“国家太大,个人受点委屈不算什么,何况现在日子比过去好多了。”老人的话语虽轻,但很有震憾力。看来,再曲折坎坷的人生,只要拥有博大的胸怀,触摸到的,永远是温暖,感受到的,永远是美好。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