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东湖暖风熏,绿道客如云;归元寺参禅,不二入法门。

“嘿嘿,你这首诗做得可不对,这马掌柜自从上次吃了王大师的亏,轻易可是不惨败法门了。”

武汉,东湖绿道一侧的高坡上。飞雪同来自黄冈的老唐看着淘宝的马掌柜一行人渐行渐远,自命风雅的飞雪不由得口占五言一首,而老唐凑趣式的提醒飞雪,这个马掌柜此次估计不会去归元寺。

“他不去,可是前几天我们不是去了吗?我说的是我心中所感,与他何干?”飞雪也笑了。知道这次淘宝的掌柜来武汉,他一定要老唐陪自己来看热闹,顺便再喝一杯,这两次相见,总觉得很多话没有聊得尽兴。此时东湖风悠悠,绿道树荫荫。坐在这高坡的石凳上,倒也是一个绝好的聊天之所。

“今天聊些什么呢?据说台湾的吴敦义竞选国民党主席可能成功,这个是不是和以后的统一大业有关系呢?”老唐在寻找话题。想一想,这两天,网上比较热乎的也就是这个话题了。

“台湾国民党?那根废柴,在位时尚且萎靡不振,在野时岂能奋然勃起?这种话题,也就是那些政治不敏感的朋友说着玩罢了,眼下的中国,已经不是着眼于一城一地的得与失了,而是整个西太的大布局。台湾身在其中,只能算是一枚不能自主的棋子,又何必在意这枚棋子是否光滑圆润呢?好不好看,称不称手,终究会收到棋笥之中的。”飞雪站起来,迎风而立,隐隐有一丝傲视天下的风范。

“那好,咱们就来说说这个马掌柜好不好。你我都是实体经济的从业者,你做工程,这东湖的绿道,黄鹤楼的夜景几乎都有你的成绩,我从事涂家装的批发零售。似乎受到马掌柜淘宝的影响都不大,但现实是,很多零售业都受到网售的了巨大冲击。就拿我周边的市场门脸来说,大部分单纯的零售业都陷于苦苦支撑的困境,而往往三五家快递公司就能取代一片零售门脸,你说,长此以往,这个社会会不会出现大量的失业者?而整个社会的就业环境会不会就此单调化?财富会进一步集中到掌握新型销售技术的年轻人手里,而四十岁以上的人想要独自谋生只怕会很难了。”老唐一口气说出自己的担忧。

“这,似乎的确有些困难,但让年轻人有更多的创业机会,不正是一个时代蓬勃发展的象征吗?不过即便年轻人能更轻松的掌握好新型销售渠道,也不代表他们就能有更多的挣钱机会。要知道,当前的网络销售世界,其实是给了这个社会上每一个愿意进取的人最为公平的机会,只要你有本事,你就能在网络上寻找到承认你价值所在的对象,你就能从中获得实现自我价值的机会。在这一点上来说,某些中年人更具备这样的实力。比如一个成熟的手工艺品制作者,一个从事写作而在传统发表渠道找不到机会的写手,一个善于制作家常菜肴的家庭主妇,一个谙熟民间习俗的老爷爷,老奶奶。虽然他们并不熟悉网络技术,但只要有愿意为他们进行对接的年轻人,那就是一场成熟的互联网加的典范,就是一个靓丽的经济增长点。”

“嗯,你说的是,其实只要你有本事,或者愿意学习一些本事,那么在当前的互联网模式下,其实更容易实现自我价值。因为你所面临的服务销售对象是全国乃至于全世界,而不是你的那个街道,那个社区。不错,你这话说的有道理。”老唐不由得伸出大拇指,为飞雪点了一个赞。

“这其实也没啥,我上次听你说,你家姑娘不是在家里开了一个手工艺品店吗?我也上她的微店看了,做得的确很漂亮,所以才想起来,如果想这些充满个性和个人审美色彩且独一无二的手工艺品能够有更为广泛的销售渠道,那么你说,你姑娘的闹着玩的副业会不会就此成为她人生成功的主业呢?这要是单凭你们黄冈当地的市场,是绝对不可能做起来的,但面对整个网络市场,这种可能性增加了何止百倍。”

“其实,在当前的网络大潮下,就如大禹治水,堵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只有顺应水势,疏解引流才是明智的方法。这些年,对于双创很多人颇有微词,对于双创引起的一些社会副作用更是大张挞伐。互联网经济几乎被世人看成了骗子经济的代名词。可是,只要互联网存在,这种互联网和经济的结合也就是迟早的事情,我们是自己来慢慢创造一个规范的互联网经济时代,还是坐等西方国家弄好之后我们来搭顺风车?这都是一个问题。”

“这个倒真的不是问题。西方国家在互联网销售这一块已经远远的被我们抛在身后,而网络支付我们也已经走在了前面,互联网经济在我看来,也只能是我们慢慢来创造一个规范,而不是坐等西方来完成。要知道,弯道超车的机会可不多,我们总不能在弯道这个地方等着别人来给我们提供经验。”这一点,老唐相当明白。

“这就是了,所以,尽管互联网经济现在看来鱼龙混杂,泥沙俱下,可是,只要一旦淘出一块金子,一粒宝石,那么我们的弯道超车也就完成了。接下来,西方就得跟着我们的规则走。互联网经济如此,双创何尝又不是如此呢?”飞雪侃侃而谈,他尽管并不从事互联网这一行业,但平时对这一方面也是思考颇深。所以,自然也就有了自己的看法。

“只是苦了一大批没有超车失败者。”老唐心地一向善良,一想到一将功成万骨枯,就不由得悲从中来。飞雪并没有理会老唐的慨叹,而是从侧面回答。

“西方国家总是用《拯救大兵瑞恩》这样故事来让我们觉得个体权益的重要性远大于整体发展的重要性。其实,如果真是那样,又何必发生二战呢?直接都向希特勒投降不就好了吗?在整体的发展上,个体利益的牺牲是必然的,但如果你是一个顺应潮流,懂得技巧的个体,那么你就会在这历史的大潮里成为一个风光无限的弄潮儿,如果你不顺应潮流,不愿意学习中流击水的技巧,那么被淹死,也是迟早的事情了,当然,弄够搭上一艘稳定抗风浪的巨舟,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哦,明白了。相比较于经济的拓展,国家的前进方向也是如此吧。只有寻找到合适的弯道才可以一举超车,而当一个新的弯道出现的时候,就要有敢于超车的勇气和能够超车的技巧。二者缺一不可。而因为超车中所造成的局部损害,也是必然存在的,决不能被别人用个体的悲情阻挡住整体前进的步伐。”老唐总结道。

“我记得上一次书生来到武汉市,我们一起去的归元寺,他对归元寺这个“归元性不二,方便有多门”做了一次很深刻的解读。其中就提到了中国的发展之路。对于当前的中国来说,归元成一,重回巅峰是一个绝对不变的目标,而如何回到巅峰,其中的路径和手段却又是多种多样,变化不一的。这大概也就是我今天有了这样想法的依据之一吧。”

说罢,飞雪一挥手,“走走走,今天 我们去吃武昌鱼。”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