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讲述:白山会全栈村86岁居民 曲四毛

整理:青 庆

1931年,日本关东军发动“九一八事变”,用武力强占奉天(沈阳),事后策动建立伪满洲国,将清廷退位末代皇帝溥仪,秘密运往东北,扶持伪满洲国傀儡皇帝,建立傀儡政权。接下来,日寇开始在东北大肆掠夺矿产资源和森林资源。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东北抗日联军,在总司令杨靖宇的指挥下,在白山黑水之间,为保卫祖国资源不受侵犯,在武器简陋,环境恶劣,极其艰困的条件下,与日寇展开殊死搏斗。

日寇为了切断抗联的后勤补给,在长白山地区实行归屯并村政策,将居住在长白山地区沟沟岔岔大大小小的屯落和散户,全部驱赶到他们选定的军事战略要地集中居住,称作“治安村”。鬼子在“治安村”四周设立铁丝网,建有围墙,派重兵把守。鬼子的这一“绥靖政策”,其主要目的是切断抗联与老百姓的联系,让抗联得不到军事上后勤补给和兵员补充。鬼子鄙劣手段果然奏效,没了老百姓支持,抗联队伍更加艰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鬼子在治安村实行保甲制,十户为一甲,十甲为一保,保长管理甲长,甲长管理居民。日寇害怕居民反满抗日,除了不允许居民拥有刀枪之外,就连居民生产工具,也要由甲长统一保管,登记造册,谁要使用,到甲长那里领取,并在登记册上签字画押。劳动归来,要及时将工具交到甲长那里保管,再用的时候,再去领取。治安村管理工具,隔三差五有伪满警察署负责检查工具使用情况,如发现谁没及时交回或拿回家,警察署会把人抓到宪兵队中队,轻则不死也脱层皮,重则处死。在日寇的高压政策下,治安村的居民,可以说真正手无寸铁。

且说长白山腹地的一处军事战略要地,四面环山,两条峡谷十字交叉通行。鬼子在这里设立治安村称“会全栈”,鬼子将四乡居民驱赶到这里四周设有铁丝网,并建有围墙,四面山头设有碉堡,配备机枪和小钢炮等重火力。一旦有敌来袭,四边山头可以形成交叉火力网,小钢炮对大股来敌进行远程打击。鬼子在四个出入口设有大门,白天有伪满保安团三个中队负责盘查来往行人,晚上强逼老百姓组成巡夜队巡夜和看守大门。每班看守二小时,遇事敲锣报警。听到锣声,最先出动是保安团,随后是宪兵队。一人误事十户连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会全栈治安村有一个铁匠,人称徐铁匠,此人是从溜河一个自然屯里驱赶而来,那个屯四十多户人家,徐铁匠以打铁为生,来到治安点,鬼子允许他继续从事打铁职业,并发给他打铁许可证。徐铁匠的任务是为村里的居民打制生产用具,所以,徐铁匠家里可以有钢铁。

传说徐铁匠原本是奉天枪支修械所钳工,有一手修枪造枪手艺,奉天沦陷后,逃到这深山老林躲清静,可是国家沦陷,这深山老林也不安静。徐铁匠所在的那个屯,照样被鬼子驱赶到会全栈集民点。徐铁匠不满日寇高压统治,私下联络一些平常对日本暴行不满的人,准备组织一伙人,拉出去占山为王抗击日寇。徐铁匠打出的动员口号是:“吃日本粮,穿日本布,花日本钱,杀日本人,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自己说了算。”

很快,徐铁匠就联系七人与他有共同认识的人,分别是:徐铁匠、王常胜、凌大头……等七人组成一个秘密组织,密谋反满抗日。要造反就必须有武器,日本鬼子控制太严,手中连把刀都没有,如何起兵造反?好在徐铁匠是铁匠,钢铁还有一些,徐铁匠也有修枪造枪技术,这些都不难,难的是没有加工精密机件的刨床。他们秘密到离会全栈20多里的一个山洞里,用铁匠炉土法上马制造武器。七人中的凌大头是位猎户,鬼子没并屯之前靠打猎为生。凌大头自称是梁山好汉轰天雷凌震的后裔,有家传火药配制秘方。据说凌的祖上曾经跟随刘福通反元,受朝廷通缉,逃到长白山深山老林靠打猎为生。凌家祖祖辈辈会配制火药。徐铁匠拉竿子造反,徐和凌的手艺,正好都派上用场。七人密谋好造反之后,各自分工秘密做准备。凌配火药徐造枪,其他人暗中收集子弹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经过三个多月准备后,徐铁匠终于造出第一支枪。枪是仿照德国大镜面,但由于加工机件全是靠锉刀刮刀和在山石上打磨加工而成,枪做的很憨,表面看很粗糙,大镜面不像大镜面,步枪不像步枪,整个一个四不像。不过这枪可以击连发,枪梭子可压25发步枪子弹。那枪当手枪有点沉,也不秀气,当步枪有点短。但不管怎么说,枪造成了。接下来要试枪和子弹的性能。凌大头配制好火药、子弹头,徐铁匠无精密机件加工不了包皮铅头,徐铁匠用钢打制成钢头按在弹壳上,开始试枪。

试枪那天,徐铁匠约了核心三人:凌大头、王常胜加上徐铁匠自己,偷偷来到造枪的山洞,凌大头把配置好的火药装了十几个弹壳,徐铁匠把钢弹头按在一个弹壳上,压进枪梭子里,提着枪来到外面说:“打哪里试一试?”凌大头指着一棵椴树说:“打那棵椴树试试火药力道。”那棵椴树很粗,从徐铁匠所在的一面看,那椴树差不多有一米的直径,但从另一面看,那椴树是棵空桶子树。虽然是空桶子树,但生长的一面木质足有一尺半厚。

徐铁匠举起枪,对准那棵椴树扣动扳机:“呯”的一声枪响,随着枪响,椴树那边有人惨叫一声应声倒地。接着一阵叽里咕噜鬼子惊慌失措地叫声。徐铁匠三人吃了一惊,呆呆地站在那里。他们没想到树的那边会有人,更想不到是一帮鬼子在那里休息。原来,椴树那边,是一个不大的坎,坎的下边是一片慢坡,鬼子山林讨伐队顺沟塘子走,爬上徐铁匠他们所在那道山坡,坐下来休息,夏季天很热,鬼子们一面擦汗,一面喘粗气。这时鬼子小队长站到那棵椴树边撒尿,突然飞来横祸,结果他的性命。那钢制弹头穿过树木直接钻进他的脑袋,鬼子小队长应声倒地。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鬼子一阵骚乱,很快,鬼子就发现徐铁匠三人。训练有素的鬼子很快就向三人包剿上来,三人想退到山洞抵抗,但已经晚了,三人全被活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鬼子把徐铁匠三人,押回宪兵队,进行了残酷折磨,让他们交待出上级是谁?归谁领导?还有多少同伙?三人均咬紧牙关不再牵扯进去另外四人。鬼子看实在得不到需要的东西,于当年9月,将三人押赴离会全栈一公里地远的断头台斩首示众。将三人头颅挂在树上十几天,后被居民偷偷取下埋葬。

鬼子活捉徐铁匠三人之后,到现场进行勘察,并搜走了徐铁匠他们的造枪工具和子弹,又对那棵椴树进行勘验,觉得很奇怪,那么一把做工粗糙的“破枪”竟能穿透一尺多厚的树干把人杀死?即使日本三八大盖的威力也做不到。鬼子用三八大盖射击实验,子弹钻进木头里夹住,却透不出来,更不要说杀人了。

回到宪兵队,宪兵队长青木三郎对那把做工粗糙的“四不像”很感兴趣。他命人搬来一块石头,先用日本三八大盖步枪射击试验,三八大盖射击后,石头被击出一个蚕豆大的坑。接着又用徐铁匠制造的“四不像”试验,击发后,随着枪响,石头立即碎成几块。青木惊得大张嘴巴,好半天合不上,他竖起拇指称赞道:“中国人,大大的厉害!……”接着又竖起小指说:“中国政府小小的……无能……”青木又命人找来一截铁道轨吊在树上,进行射击比试。从内心讲,青木不服气:“堂堂大日本帝国,竟然会输给中国民间土造?”他认为,上次射击比对,是三八大盖先把石头击坏,后被“土造”又撞了一下才碎的,是偶然。这一次他要看看,两种枪,谁更有威力。这一次他命人先用“土造”射击,随着枪响和金属撞击声,铁道轨被轻而易举地穿透。接着用三八大盖射击,枪声过后,子弹头撞在钢轨上,爆出几粒火花后,撞飞到一边。青木这一次从内心底服气中国人“大大的厉害”。

青木回到办公室,对那“四不像”拆了装,装了拆,没发现枪有什么特别。“我的,把子弹调换一下试试……”通过调换子弹,三八大盖威力大增。“四不像”威力大减。青木终于明白,枪的威力在子弹火药上。他把火药倒出来反复研究,也没得出特别结果。于是,把仅有的几粒子弹封存上报关东军司令部,请火药专家研究。关东军司令部急于战争需要,命青木无论如何撬开徐铁匠三人的嘴,要出火药配方。可三人已被青木处决,无法再得到什么。只好谎报司令部,人犯已在夏季得瘟疫死亡。青木从内心后悔自己的草率,不然,军阶上可以再升一颗星。青木一直不敢说出实情,后来青木被抗联袭击会全栈时击毙,这件事就永远尘封在历史的尘埃里。

火药,是中华民族祖先发明的,在漫长历史研制过程中,自然有着自己独到的配制秘方,岂是外夷把精髓学到手的?凌大头三人被害,同样也给中华民族造成一大损失。三人被害后,一直被居民称为“好汉”三君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