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默:输了那么多,洪秀柱犯了什么错?

好戏提前结束,吴敦义以超过14万票一轮过半,第二名洪秀柱得票五万三,郝龙斌四万四,韩国瑜1.6万,詹启贤1.2万,潘维刚两千四…….多么无趣。

吴敦义得票超出自己的预期,也让所有观察者跌破眼镜。而选战打得这么激烈,投票率5.5成我认为低了点。

为什么吴敦义胜出?还一轮过半?

这个问题最容易解答,也是选前我心中的忧虑,就是基层党员太厌恨民进党,愈恨就愈希望选出看起来最能团结党内的候选人,其他诉求包含党内改革、两岸议题都可放一边不急,先干掉民进党再说。换言之,团结大于一切,这正是吴敦义的选举主轴。

相对的,诉求党内改革失败了,诉求深化两岸关系失败了,务实本土派的詹启贤,也被”团结”二字遭本土党员牺牲,后三名的票都开不出来。这种盲目团结的心态加上大批的人头党员投票部队,使吴敦义轻骑过关,一轮过半。

后三名的票开不出来,显然就是弃保效应提前发酵,选票集中于吴敦义。

关于厌恨,可以很清楚从媒体舆论上的矛盾看出:舆论抨击国民党最烈的,是内斗、党内互打,然而,选战本来就是要互打,民进党互打只有更凶。

当候选人们高喊团结时,舆论嘲之口是心非。当各候选人一致将枪口对准绿营时,舆论又批评国民党只会攻击民进党,毫无自省。当候选人批判自己党内的绑桩文化时,舆论又担忧选后党会分裂。当候选人想唤起党魂时,舆论也嫌八股。当候选人一个劲儿痛骂蔡英文时,舆论又讥其没政见。当候选人高喊一中各表时,舆论觉得毫无新意;高喊和平政纲时,舆论觉得这是背离主流民意。政见会与辩论会了无新意,没有火花,舆论皆曰死气沉沉,偶有驳火,舆论批之刀刀见骨。

这种矛盾反映的党员集体焦虑是,对绿营咬牙切齿的厌愤,却没在国民党主席候选人身上看到赢的希望。有时希望国民党一夕成钢,以反击绿营,有时又希望国民党别太硬,吓跑中间选民,心态很复杂。最后,大家还是高喊团结,感觉比较单纯。洪秀柱敌人太多,郝龙斌中南部没力,詹启贤陈义过高,韩国瑜......应该是帮吴敦义的吧?

或许就在群众这种心态下,成就了吴敦义的高票,连深蓝都弃守洪秀柱。

值得注意的是,国民党员数最多的高雄市,吴敦义得票率57.3%,其中几个黄复兴集中的区域,也获得压倒性的票数,代表高雄地区的深蓝党员,选择了吴敦义。原本吴阵营预估得票13万,最终冲到14万,这意外的收获恐怕正是来自深蓝,而这些票原本吴阵营认为会投给洪秀柱(吴预估得票6.5万)与郝龙斌(吴预估得票6.3万)。

简言之,吴敦义多了深蓝票,这恐是一轮过半的关键票。

故而令所有预测者,包含吴阵营都跌破眼镜。

洪秀柱少了哪些票?又犯了什么错?

从五万两千的票数看来,洪秀柱这次顶多只得到4成的黄复兴票,以及她去年新征的党员一万多票。这代表吴敦义与郝龙斌确实分走了各约三成黄复兴票,韩国瑜也分走一些黄复兴。52000票就是洪秀柱的基本盘,而今年新增与恢复的党员票没有多少投给她。意即,吴敦义、韩国瑜以及郝柏村号召的黄复兴票,先将洪秀柱的票源分走了,今年的新党员票又没有足够的斩获。故而可以说,洪秀柱败在深蓝的票数不够,又没有吸收到一般党员的票。

这次选举最大的黑洞,就是没有人知道到底人头党员有多少,有传四万的,有传八万的,如果数量是八万,扣掉后吴敦义票数虽然还是会比洪秀柱多,但不可能一轮过半,进入第二轮也未必能胜出。这便是洪秀柱在选战中犯的致命错误: 没有成功除掉人头党员。

在选举的中后期,詹启贤不只一次要求党中央处理人头党员,但洪秀柱身为现任党主席,为了避嫌而不愿强力处理,最终得到这个结果。关于此,洪阵营也在选前发出不平之鸣,因为有某阵营联合中常委,阻挠人头党员的从严查核。

以结果论,深蓝黄复兴的不团结,直接造成本土派渔翁得利。以局外人观之,深蓝的不争气,也合该被“华独”继续绑架。

有一些政治观察者认为,洪秀柱主席只信任自己人,以致党内树敌太多,我觉得这是倒因为果。洪秀柱在2015年宣布参选”总统”那一天起,就已被满满的敌人环伺,而国民党之败,也就是对洪秀柱充满敌意的这批人导致的。想改变国民党生态,第一要件就是不能与导致党失败的人妥协,如果她是李登辉,会先欺敌,再制造矛盾,以离间敌营。但如果洪秀柱这么做,她就成了李登辉,这便是洪秀柱的困境。

选战过程中,许多大陆朋友与我有一样的感觉,柱柱姐好像不想赢,小辣椒不够辣怎么回事?我想,是顾虑太多所致。

选后的可能发展与统派的正途

国民党与民进党不同之处在于,民进党没有理念分裂的问题,国民党有,所以无论谁选上,国民党在选后不太可能团结,但也不会分裂。简言之,未来就是貌合神离的局。不过,展望未来的普选战,不同的人当党主席,会有不同的结果。

现在吴敦义选上,洪秀柱背后那些鹰派、统派的支持者,在未来的选战里弃投的可能性会很大。原因很简单,这次内部选举,洪的支持者已将吴敦义定了性,就是个“二手台独”。统派的党员数量看起来不多,但有多少非党员的泛蓝群众也持同样看法,对吴敦义而言,恐怕是深水炸弹。

从吴敦义宣布参选以来,他的一言一语,一举一动,以及所有的主张,都是老梗,而且几乎听不到他改革国民党的论述,就算有一点改革的想法,也还是老梗。

简单地说,吴敦义就是要当时光机,把整个国民党带回2007年那闪耀的时空,然而,他却毫无当初马英九的光环,更没有任何全新的”锦囊妙计”以夺回政权。观察吴的整个选战节奏,就是台面下的利益交换、绑桩、分配、组织动员,而未来普选中选票的来源,主要就是蔡英文执政失败的红利。

在一切未变的状态下,2016年朱立伦少了那消失的一百万票,以及转投宋楚瑜的一百万票,合计两百万票,回流恐怕有限,更别说开拓青年选票了。年轻人最讨厌的就是官腔官调,实问虚答,拐弯抹角,应对滑头,毫无理念,而这些都是吴敦义的特质,或予人的印象。这一点,看吴敦义在电视上的表现就一目了然,绝非民进党刻意丑化而已。

吴敦义到底能不能突破自己的老旧,第一个指标是他将如何处理洪秀柱。不过,选战中吴敦义应该将利益都分光了,且他的支持者大都反洪,洪秀柱作为败军之将,还能有什么挥洒空间,我并不乐观。讲白了,国民党改革无望。

今天的结果若是洪秀柱选上,她会全力拼改革,但“华独”中常委们也会从中作梗,第一道关卡,就是她选前承诺要做的中常委党员直选。然后就是地方党部主委的党员直选。

接着,洪秀柱还必须面对第二关:地方土豪的威胁。这一关,身为统派领袖,不得不借助有能力调和鼎鼐,又可坚守党中央底线的本土派。这对洪秀柱来说,无疑是另一条漫长而艰辛的道路。

说不定我们直觉洪秀柱不太想选上,真是对的,因为太苦了。

关于与地方派系的合作方式,吴敦义的老做法是错误的,洪秀柱的想法是正确的,不能是政党依赖土豪,而应该是政党能为土豪加分,并将双方的关系转变为理念上的契合,让理念产生利益,才能共创双赢。不幸的是,洪秀柱许多正确的理念都还来不及实现,就被消灭,这已是第二次。

统派要能与“华独”土豪理念契合,听起来像痴人说梦,然而土豪看的是利益,绝非誓死捍卫“华独”的铁板,只要党能透过实际行动上的合作,联合作战,双方的歧见就能逐步化解。最有效的行动,其实洪秀柱此前已经在尝试,那就是灵活运用罢免权。

黄国昌的罢免行动,洪秀柱身先士卒与地方民间团体合作,已接近达标,产生史上第一个罢免“立委”成功的案例。由于罢免门槛已降低,只要条件允许,罢免行动可以遍地烽火,对象除了“立委”,还能扩及到地方民代。国民党可率青年军深入各地方基层,联合地方党部,土豪与民众发动罢免,以此累积民气,也增加党内青年的实战经验,真正与地方连结。

此举无论成功或失败,都可逐渐转变民众对过往国民党云深不知处的距离感,也可达到洪秀柱所言,为党创造赢的“势”,而且不用等选举,随时都可做。

民进党内有一个聪明人叫郭正亮,早已预警罢免将成为在野党的终极武器,而这硝烟味儿,国民党内只有洪秀柱闻到,并付诸行动,罢免黄国昌的民团领袖还参加了洪秀柱的选前之夜。

吴敦义没有理念,所以没有这种领袖魅力让青年效忠,形成有效的战斗力。“蓝委”人数太少,能发挥的作用也有限,国民党唯有让洪秀柱领军,走上街头真枪实弹打罢免战,才能动摇绿营的执政基础。基层力量才可靠,绑桩已过时,要绝地反攻,必须真正深入基层,以行动与理念感动人民,可惜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已然落选。

“华独”是“台独”最后防线

台独是不可能的,但“华独”却是现状。“华独”的精神,是永远维持现状,绝不谈统,也不改“国号”,这点他们自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所以对台独而言,“华独”是台独的最后防线,统派就是被“华独”给消融的,如果“华独”被压制了,台独将面对新的“老敌人”:新世代的统派。

有一种舆论认为,民进党最希望洪秀柱赢,因为国民党会因此而内斗不已。这种看法是不了解洪秀柱,也不了解民进党。我一直认为国民党的问题不在内斗,而在于“内斗没有个结果”。马英九与王金平内斗,这很正常,但斗超过八年还没个你死我活,就很伤了。没有政党不内斗的,只要有人认输,内斗产生了结果,对政党而言就是正向的发展。然而,国民党的内斗一直没结果,才造成党内耗,让民进党钻了空子。

2015年“换柱”,看起来好像内斗有了结果,但她又于2016年补选上党主席,大家开始重新内斗。这次洪秀柱输了,她还是不会被斗掉,因为其支持者都是铁杆鹰派,谁也斗不垮她,以国民党的伪善文化,也不好意思斗垮她,尤其是未来的选举,仍须深蓝铁票。

于是,统派与“华独”又会开始新一波的内斗,无论其斗争形式为何。所以才说这就是国民党与民进党不同之处,内部理念针锋相对,统与独两种力量,要如何相安无事呢?所以,国民党其实需要的不是团结,而是清党,无论是谁清除谁。

也就是说,如果洪秀柱赢了,她会用制度清党,大幅减低“华独”的影响力,这才是民进党最怕的,因为“华独”是台独最后防线。

另一种舆论认为,国民党员结构与一般民众不一致,显然太蓝,郝龙斌也支持这论点,但这是错误的。政党吸引的党员意向当然不可能与普遍民众一致,难道民进党的党员意向就与一般民众一致吗?当然也不一致。国民党员比较蓝,民进党员比较绿,十分正常。

所以问题并不是出在国民党员太蓝,而是有势力的党员太绿。党主席的责任,就是将风向引导到政党本来的颜色,而不是坐看自己的党变色而双手一摊,无所作为。现在的选举结果,就是党内绿色势力又一次压制了蓝色势力,这总能反映党员意向与一般民众合拍了吧?问题是:国民党绿一点,就能夺回政权吗?

吴敦义对绿营而言,确实有点头痛,但吴就像搔不到的痒处,令人恼火,却不致命,这个老对手的招数,民进党很熟悉,对付他并不难。但唤起统派思想的洪秀柱,就会令民进党难以抓准未来蓝绿斗争的可能模式,这一次吴敦义获胜,偷笑的是民进党:反正统不了,“华独”国民党用“亲中卖台”的标签对付足矣。

值得深思的是,吴敦义到底与王金平有何本质上的不同?

我在观察者网撰文说过,国民党输两次是不够的,还需要再输两次才有可能改变,这观点不变。选后,有多少泛蓝选民会干脆放弃国民党呢?我是不会投绿色国民党的,至于我这种人有多少,也只能走着瞧了。

国民党是否就此继续“独”下去,目前看来是的,因为深蓝党员还在迷走状态。

http://www.guancha.cn/yanmo/2017_05_21_409387_s.shtml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