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宝时得是电动工具行业的隐形冠军,他们的产品在德国的大卖场售价最高,超过了博世的产品。在2017第一财经技术与创新大会上,宝时得集团总裁高振东分享了他们在国际舞台上和顶尖国际工业企业同台竞技的成功经验。

宝时得集团总裁高振东主要观点:

企业做品牌需要坚强的意志,“叶公好龙”必死无疑。

中国企业全球化,要理解当地市场、要讲规矩、以优势盖劣势。

中国企业要从低效率的个体创新转向团体创新和体系创新。

以下为发言实录节选:

大家都知道,电动工具最重要的市场是德国,因为德国有博世等企业。我们企业在德国的大卖场售价是最高的,从前年开始超过博世的定价。

做品牌需要坚强的意志 “叶公好龙”必死无疑

很多人问我品牌怎么做?我第一个回答就是坚定的意志。你要真正做品牌,你要是叶公好龙似的,说做品牌,品牌是企业上的明珠我也要去摘,你别做,必死无疑。这个时候你要明白如果我不走这条路,我这个企业就要死掉了。或者是我不走原来的路,我做原来的肯定没劲,也不想做。

这个时候就背水一战,只有背水一战的决心才有可能把品牌做好,否则的话连可能性都没有,所以在那种情况下,我们首先当时就在说了,如果我做OEM很好,赚钱也挺好,如果说自己觉得就要赚点钱就别在意这件事,OEM挺好。

当然有一天我也相信做不下去,但是钱也赚得差不多了。当时我们就说一帮年轻人的创业并不仅仅为了赚点钱,我们这帮年轻人如果要去做一点事情,不做到的事情不能体现你的价值。所以当时我们就说这个企业要做点名堂出来,这是第一个。

对企业要有清晰的发展定位 不为短期利益所动

第二个我们要试试看,中国这样子走下去,全部的大企业都是国家资源,那民营企业是否能够有一条路,这个时候你要有决心,既然不能成为先锋也要成为先烈。决策了以后,那个时候就说即使这些品牌撤单,我们也得干。我记得非常清楚,博世有一个打扫机60万台,我们没接,他们惊呆了,我给你订单还不接,当时还是博世的董事会集团成员过来。所以我们当时就是这样的状态,对企业将来发展要走的路有清晰的认识,这是第一个你要做的。

不打价格战 在高度整合的零售渠道中寻找突围机会

有了决心这是第一位,但是有了决心是否就能做好?决心是战略上的描述市场。但是战术上马上出问题了怎么做?所有全球的商店被主要品牌瓜分完了,你怎样进去?所以说市场并不缺一个新的品牌。不缺品牌,更不缺新的品牌,那你怎么做?在这样零售渠道高度整合的市场,你要知道大家都在整合的时候,两个巨头、三个巨头拼的时候,大家都要占市场,那出现的就是每家都在打价格战,一打价格战没钱赚,我占有这么大的市场份额到最终打价格战没钱赚,那谁也不想成为这种状况。

这种问题恰恰就是我们的机会了,我们当时就在说我除了有一系列好的产品,我们只选其中的一家,我们不想全卖。我们跟一家说我给你独家,我的产品不比人家差,但是我给你独家,你不需要给别人打价格战。人家觉得这样很好,你的建议很好。所以人家就来了。在这种情况之下,也就是说你大胆假设,这个时候就要小心求证,我们就求证到这个机会并这样做了。大家要静下心来,理解市场、理解消费者,看看我的机会在哪儿,逮住这个机会、这个方向一条路走下去。

中国企业全球化要理解当地市场 要讲规矩 以优势盖劣势

中国企业全球化要走出去的时候,相对于我们对当地市场的理解差距很大。我们早饭是吃稀饭长大,人家是喝牛奶、吃黄油面包长大,这样的差距很大,这样的差距就使得我们理解国外的市场有很大的差别,如果你要走向国外市场,走向全球,如何理解当地的市场,跟当地的企业之间存在一个天然的差别,就是劣势。另外中国人有一个劣势,就是不讲规矩。大家知道不讲规矩是在我们血液里流淌的,为什么在血液里流淌?

讲个例子,早些时候我们的企业IT是自己做的,IT比如说这样做123就这样做了,然后中间有点问题了,我们企业说就这样做,就做下去,我们当时有一个IT管理的人员他那里面有一个旁路,我可以相信一定大部分人肯定从旁路走过去,不幸被他言中,整个IT系统走不下去,大家都不走正道都走旁路,以这个小小的例子就是说明我们是天然的不守规矩。但是另一方面这又是我们的优势,就是灵活性。优势和劣势这就是做企业的,做企业的要深刻理解国家面临的,一个国家民族面临的优势和劣势,如何利用好优势来克服劣势。

个体创新效率较低 中国企业要从个体创新转向团体创新和体系创新

刚才讲到一个是规矩,一个是创新,创新需要灵活性。那规矩和创新和灵活之间是什么关系?中国人,我们说我们不守规矩但是我们又是灵活的。所以我们要真正明白,很多的情况下就是我们的个体非常强,个体可以去创新。这个很强,但是个体的创新在当今世界上你创新的效率一定是最低的。几十年前,一个很好的个体可以创新很好,但是当今创新是很难的事情,你可以创新、你可以领先,但是不能一直领先。

所以中国企业做好这件事,必须要从个体的创新到团体的创新,再到最后体系的创新。这个过程中我们的规矩来了,怎样发现制订一套体系,或者是一套规矩,能够来进行团体的创新或者是叫体系性的创新。所以这就是我们整个中国企业需要产业转型、更新换代,如何从价值链的低端走到高端所面临的问题,如何体系性地创新,用我们的规矩来做这个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