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八”事变后,东北抗日战场上有一个令日本人闻风丧胆的“耿司令”。“耿司令”名叫耿继周,毕业于东北讲武堂,国难当头之际,他抛弃东北军上校职务回乡组建义勇军,拉扯起一万多人的抗日队伍。耿继周智勇双全、不畏强敌,面对装备精良的日军不退缩,曾指挥所部一度攻占被日军侵占的沈阳,其抗日经历颇具传奇色彩。

志从军,大龄考入讲武堂

耿继周的戎马生涯可以用“大器晚成”来形容,他担任奉军少校炮兵营长时已进入不惑之年,其早年的人生“转型”也很耐人寻味。耿继周1885年出生于奉天新民(今辽宁省新民市)城南八里铺。当时民间迷信说法称“男儿逢八,不是骑骡,就是骑马”,意为日后会出人头地,而耿继周恰好生辰“逢八”,亲友们常常议论他会与众不同。与众多抗日义勇军将领不同的是,耿继周是教书先生出身,他毕业于新民府辽西书院附设的教师讲习班,在新民县立小学当了六年国文教员,这在当时是比较稳定的职业。1913年,不甘心过平庸生活的耿继周从军入伍参加奉军,几年后升任排长。

1921年5月,耿继周考入张作霖创办的东三省陆军讲武堂第三期炮兵科。此前,耿继周对炮兵完全是门外汉,很多专业知识都是从头学起。36岁的耿继周是讲武堂的“大龄学员”,每天都与一群生龙活虎的小伙子们在一起学习听课、摸爬滚打,被同学们称呼为“大哥”。耿继周和同学黄显声彼此十分要好,经常在一起谈论时势。日后耿继周辞去军职回家乡发动组织义勇军,就与黄显声有一定关系。

在讲武堂学习一年后,耿继周以优秀成绩毕业,此后他在奉系军队历任炮兵排长、队长、连长、营长、监督等职。1927年随汤玉麟驻防热河省。10年的炮兵经历,锻造了耿继周敢于吃苦、不畏强势的性格以及吃苦耐劳等品质。

辞军职,回乡组建义勇军

“九一八”事变的消息传到热河,耿继周痛心疾首。东北三省的沈阳、长春、吉林等主要城市沦陷后,日军侵略的脚步一时还没有接近热河省。此时,耿继周的长官、热河省主席汤玉麟奉行“不抵抗政策”,没有进行抗日准备,对部下的抗日情绪置若罔闻。基于此,耿继周愤然辞去军职,回辽宁家乡组织义勇军抗日,他向汤玉麟提出“舍弃上校差职”、“回东北收容旧部,编练民众,组织义勇军游击日寇”。就这样,事变爆发一周后,耿继周就动身回到辽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辽西的义勇军驻地

这时,辽宁省政府行署已经撤到锦州,省政府警务处长黄显声积极组织抗日义勇军,发动民众抗日。耿继周闻知消息,回辽宁的第一站就落脚锦州。见到老同学黄显声后,耿继周陈述了自己辞职还乡、准备组织义勇军的想法,得到黄的支持,黄表示可以警务处的名义提供武器弹药。9月28日,耿继周回到家乡新民,在当地爱国士绅的襄助下,几天之内便组建起千余人的抗日队伍。这支义勇军队伍得到了在北平的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的支持和资助,经过黄显声的积极争取,被编为东北抗日义勇军第四路军,耿继周任司令。

新民距离省城沈阳很近,耿继周在新民组建义勇军,无异于在日伪心脏旁边埋下了一颗“炸弹”,很多爱国民众纷纷前来投奔耿继周。随着耿部第四路军影响日益扩大,后来的东北抗联名将李兆麟就曾被救国会派到耿继周部任职。年近五旬的“耿司令”充分施展指挥才能,迅速扩充队伍。他将所有家产变卖用以购买枪支弹药,真正做到“毁家纾难”。经过广泛发动,到1931年底,义勇军第四路军发展到1万2千人,最多时编为17个支队(后整编为两个师)。

不畏敌,敢打县城和沈阳

多年军旅生涯的磨练,使耿继周不惧危险,敢于“碰硬”。他所率的义勇军主力就在距离沈阳不到百里的地带活动,多次出击日伪军。考虑到队伍成分复杂,耿继周提出了“专抗日,不扰民,救国爱民”的十字诀,并将十字诀用红线绣在黄布上,作为每名官兵的臂章佩戴。

1931年11月下旬,日军大举向辽西进犯。为阻止日军西进的脚步,耿继周决定攻打已经被日军占领的新民县城。12月15日,战斗打响,义勇军分四路向守敌展开激战,冲入城内与敌人巷战,此战虽然没能收复县城,但缴获了大量枪支和数千发子弹。12月30日,耿继周亲率义勇军在白旗堡(今新民市大红旗镇)歼灭日军多人,次日又偷袭了已被日军占领的白旗堡车站。1932年元旦这天,义勇军在白旗堡以南的莲花泡阻击日军,短兵相接,展开了义勇军抗战史上鲜有的近距离肉搏战,一时间刀光闪闪、杀声连天,激战三小时后,义勇军杀敌50余人。

1932年1月3日,辽西重镇锦州沦陷。耿继周决心趁日军主力西进之际,给日军侵占锦州来个“献礼”。1月4日,耿继周率部再次攻打新民县城,冲进城后,放火烧毁了城内由日本人和汉奸开设的电话局、商铺以及洋行,击毙日军20余人,缴获了一批军用物资,还策反了伪公安队部分警察。

耿继周等部义勇军的频繁出击,多次打乱日军的军事部署,令日本侵略者坐立不安。恼羞成怒的日伪军于1932年1月中旬开始对辽西一带进行大规模“清剿”。耿继周率骑兵2千余人到新民北部与敌人周旋,先后在唐家窝堡、五台子、六家子等地打了几场伏击战,还夜袭巨流河日军驻地,和日伪军激战数十次。

转战到彰武一带后,耿继周敢于“碰硬”的不服输性格又展现出来。2月3日,耿继周联合义勇军于澄、金子明部会攻彰武县城,战斗持续了两个多小时,耿继周率骑兵队从县城东北角冲入城内,很快攻下伪县公署和公安局,收复了彰武县城。此战歼灭日伪军百余人,义勇军伤亡40余人。

在日伪军不断增兵下,耿继周不得不率部撤出彰武,转战于辽西农村,取得了可观的战果。1932年3月初,国联调查团即将来东北的消息传出,为了打击日军的嚣张气焰,显示东北民众为收复失地在不屈斗争,耿继周和其他几路义勇军将领会商,准备围攻沈阳。对义勇军来说,这又是一次硬仗。

3月9日,耿继周麾下绿林出身的将领“君子仁”率义勇军一部从王家码和长沟沿两处渡过辽河,经马三家、塔湾直逼小西门,由于小西门敌人防守严密,义勇军转攻大北门,并一度冲入沈阳繁华商业区,差点收复沈阳市内繁华地带,最终因敌人火力强大而撤出。尽管在强敌面前,攻打沈阳城的计划失败了,但耿继周敢啃硬骨头的抗日气节可见一斑。

战辽西,再打县城意志监

在日伪军的重重堵截下,耿继周率部开始长途游击作战。1932年3月,耿继周率领义勇军从阜新转赴通辽,再由开鲁进入热河省境内,又经朝阳奔赤峰,到达热河省会承德。长途转战,义勇军消耗很大,有些意志薄弱的官兵离开了队伍。然而,救国心切的耿继周只在热河作短暂停留,在争取到救国会的支援后,又率部返回辽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黄显声

1932年8月,耿继周率部到达锦西境内,他的设想是取道“东渡辽河,收复失地”。锦西位于当时辽宁和热河两省交界,地理位置重要,日军第二十师团三十八旅团驻扎在此。日军试图以锦西为前哨,作入侵热河的准备。
为了打乱日军的侵略计划,耿继周在进行周密的准备后,决定率部攻打锦西老县城冮家屯。1932年1月日军古贺骑兵联队在冮家屯战斗被抗日民众歼灭后,日伪当局把锦西县城搬迁到铁路沿线的连山。尽管如此,老县城冮家屯(今葫芦岛市连山区钢屯镇)仍有城防工事和日军据守。在锦西当地义勇军的配合下,8月20日,耿继周率何熏忱、翟兴武等支队共5千余人围攻锦西老县城,当时,城内的日伪军有3千余人,经过一昼夜激战,城内伪警察一部举义反正,其余日伪军逃遁,义勇军收复了锦西老县城。遗憾的是,日军在飞机重炮配合下进行反扑,为了防止老县城内居民受累,耿继周主动放弃县城,退到锦西农村继续斗争,但他收复锦西老县城的决心未泯。9月初,耿继周给锦西县第八区伪警察署长写了亲笔信进行策反,信中写道:“当此国难之际,英雄效命之时,一切中国人应该同舟共济,一致对外。”信中表露出耿继周计划以锦西为基地继续推进的决心。然而,这封信送到伪警察署长手中后,由于时机不成熟,耿继周预想策反伪警察收复锦西老县城的愿望没能实现。

巧设伏,智勇歼敌威名传

1932年9月8日,耿继周率所部第二、三团共1千4百余人由锦西县虹螺岘(今葫芦岛市南票区虹螺岘镇)向东挺进,过了女儿河,行至汤河子(今锦州市太和区汤河镇)附近,与从锦州向西进犯的日军五百余人遭遇。这次,耿继周的对手可不是被称为乌合之众的伪军,而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日军主力!

面对强敌,耿继周沉着指挥,准备打一场智勇结合的伏击战。他命令义勇军主力潜伏在道路两侧的青纱帐中,以七十余名骑兵正面出击,诱敌深入。日军围攻后,义勇军骑兵佯退,日军随后追赶,坦克在前,步兵在后。当进入到义勇军伏击范围后,预先埋伏在青纱帐内的义勇军突然发起冲锋,将日军冲成数段。接着,义勇军大刀队大显身手,与日军展开肉搏,战场上顿时血肉横飞。日军步兵四面被围,更倒霉的是,前行的坦克车又陷入汤河子淤泥中无法发动,成了义勇军手榴弹投掷的目标,很快就被炸毁。傍晚,日军残敌退到女儿河西岸的卧佛寺山(今属葫芦岛市南票区金星镇卧佛寺村)上,妄图负隅顽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东北抗日义勇军将领

卧佛寺山又称卧佛山,其实只是一个小山包,因清代山上修建卧佛寺而得名。日军退到山上后,耿继周率义勇军将卧佛寺山四面包围。日军为求援兵,趁夜色从山上放下信犬,被义勇军及时发现并击毙。9月9日(有资料记载是9月8日,经核对史料并走访亲历者后代,确证是9月9日)晨7时许,日军出动两架飞机前来助战,日机十分嚣张,不断向义勇军阵地投掷炸弹。其中的一架由小田三郎驾驶的日机在低空飞行到离卧佛寺村不远的下浑酒沟时,被当地抗日民众用连珠枪击中坠毁。被围日军见飞机没有发生效用,于8时许开始集中火力往山下猛冲,除少数逃窜外,盘踞在卧佛寺的日军大部被义勇军歼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与日军作战的东北抗日义勇军

抗日义勇军由于武器装备落后,通常都是靠人数取胜,一般来说要五至十倍于敌人才能取得战斗胜利,而且对手一般是伪军居多,两天内连战汤河子和卧佛寺,耿继周凭借不到三倍于日军的人数,智胜了武器精良的日军主力,这在东北义勇军斗争史上是不多见的。此战击毁日军坦克6辆,缴获步枪百余支,日军遗尸150多具,取得了显著战果。耿继周成为闻名全国的义勇军将领,京津沪等大城市的报刊多次报道其抗日事迹,江西瑞金的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机关报《红色中华》也对耿继周部义勇军的作战行动做过报道。

志不屈,力战收复朝阳寺

1933年9月下旬,日军为确保辽西走廊交通要道的畅通,以便为入侵热河和榆关(今山海关)做准备,出动重兵对辽西的抗日义勇军进行大规模讨伐。为保住斗争力量,耿继周率部于10月初撤入热河。汤玉麟将该部义勇军收编为热河保安第三旅,耿继周为少将旅长。经过整编,全旅1000余人,编为两个团,补充了枪械弹药。

稍事整训后,耿继周敢于“碰硬”的性格又显示出来。在奉命担当朝阳县至朝阳寺之间防务期间,耿继周对日军在1932年7月以所谓“石本事件”为借口,继而派兵占领朝阳寺车站十分不满,决心夺回朝阳寺车站。1932年1月21日晚,耿继周冒着寒风,亲自率全旅步骑兵千余人向朝阳寺车站发起了进攻,日军二百人和伪军六七百人凭借坚固工事和建筑物固守顽抗,这场战斗持续了一夜,拂晓时分,朝阳寺车站及周边工事被耿继周率部收复,日伪军被歼80余人,还缴获军需品甚多。

朝阳寺村位于北票市上园镇,因抗日英雄李海峰于1932年在这里成功抓获并处决日本特务石本权四郎而闻名。其实,抗日名将耿继周延续了朝阳寺的抗日传奇:收复朝阳寺车站一个月后,热河抗战爆发,随着建昌、朝阳、阜新和热河省会承德相继失守,热河省大部沦陷,此时,朝阳寺仍坚守在耿继周部第三旅手中,成为热河省的一个孤岛,耿部也被称为“塞外孤军”。日军畏惧耿继周的威名,短时间内也不敢对朝阳寺发起进攻。直到1933年5月初,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耿继周才率部撤至丰宁,不久就参加了冯玉祥发起组织的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继续谋求抗日杀敌。

1933年6月,耿继周被冯玉祥委任为抗日同盟军第三十五军中将军长。8月,随着冯玉祥被迫下野,耿继周部最终瓦解。1938年,原东北军将领何柱国出任第十战区副司令长官,他了解到抗日老将耿继周生活困窘,遂委任其为第十战区少将高参。1946年耿继周退役,自谋生计,靠卖画为生,后客死南方某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