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君一喝酒,全国必须喊万岁,百姓忍无可忍求亡国

公元前286年,宋国发生了件怪事:有只麻雀在都城睢阳的城墙边孵出了一只鹞鹰。这在全国都很稀奇,于是有嘴快腿快的人,立马把这事当成祥瑞禀报给了宋康王,盼着能得点儿好处。

宋康王一听,也觉得这事有点古怪。不过,他没有立刻赏赐禀报者,而是先把太史叫过来占卜了一下。太史摇头晃脑、装模作样地忙活了好半天,说这是大吉之兆。他在全国人民的万岁声中,祸国殃民,死得不明不白

宋康王一听,身子立刻从宝座上直起,问是什么意思。太史一脸郑重地说:“您看,麻雀是个小东西,鹞鹰却是能够扶摇直上、展翅高飞的空中霸主。我国的麻雀竟然能生下鹞鹰,这本就是件了不得的事!这是老天在告诉我们,我国马上就要由弱变强,一跃而成为天下霸主了!”

宋康王听得精神振奋、浑身舒坦,立刻重赏了禀报人和太史。然后,他斗志昂扬地开始了征服天下的霸业。整顿军队之后,宋康王马上挥师出征,一下子就把只有弹丸之地的藤国给灭掉了。然后,又顺便攻下了藤国东南的薛国。

这两次小胜利,更加刺激了宋康王成就霸业的万丈雄心,他开始四面出击。他先向东攻打齐国,夺取了五座城池。然后又向南攻打楚国,夺地三百余里。在西边,他还击败了魏国。接二连三的胜利冲昏了宋康王的头脑,他竟然觉得宋国已然成了可以同齐国、魏国相匹敌的大国。于是,他称霸天下的自信更加强烈。越自信,他就越想早日完成霸业。他在全国人民的万岁声中,祸国殃民,死得不明不白

在这种自我激励之下,他那种变态的自信甚至强烈到无法通过常规渠道进行表达。憋得没办法,他就举起弓箭射向天空,挥起鞭子猛抽大地,又叫人把祭祀用的神坛砍倒烧掉。大臣中如果有敢进谏,他就辱骂或射死大臣。宋康王以带遮不住额头的帽子来表示勇敢,剖开驼背人的背,砍断早晨过河人的腿,宋康王用尽一切猛招表达完自己的冲天牛气之后,还觉得不够圆满。于是,新的指示又诞生了。

在那一段亢奋期内,宋康王兴奋得整夜喝酒,可自己干喝又不过瘾,让别人跟着喝吧,又怕他们受不了腐蚀。两难之下,宋康王就想出了一个好办法,既能让国人感受他的豪迈心情,又能增加对他的盲目崇拜,还能让他们保持清醒以便继续努力工作。他下旨说:“本王喝酒的时候,旁边的人必须要趁本王的酒兴,恰到好处地高呼‘万岁’。”

这还不算完,大堂的侍从们要是听到了“万岁”的喊声,必须跟着高呼,门外的听到大堂侍从们的喊声也要接着高喊。这样接触性传染病似的传下去,以至于全国上下没有人敢不喊“万岁”的。

就这样,宋康王陶醉在举国上下一片欢腾的“万岁”声中,以为自己真的已经称霸天下、万岁无敌了。在他的高压之下,百姓过着灾难深重的日子,却无人敢向他谏言。

这时候,齐王趁机起兵伐宋。宋国的士兵和百姓却不想着团结起来一起抵抗,要么倒戈相向、要么四散奔逃,迫不及待想赶紧亡国,脱离这个沉重的苦海。他在全国人民的万岁声中,祸国殃民,死得不明不白

宋康王一看势头不对,及时从霸王梦里醒了过来,仓皇朝魏国逃去。刚逃到温城,就被齐兵赶上了。万般无奈之下,宋康王还想保持一点最后的尊严,好歹留个全尸。于是他含着眼泪,蒙着头朝河里跳了下去。

眼看就要一命呜呼,突然,几个矫健的身影跃入水中。宋康王一见大喜过望,正想死命抓住其中一个人的胳膊不放。谁知,那人抬手就是一拳,打得他鼻血长流,然后趁他发蒙时,抓住他的头发,把他拖上了岸。

上了岸,宋康王正想看看是哪个亲爱的侍从救了自己,结果迎来的却是一把利剑。宋康王还来不及说点什么,一颗人头已经滚落在地。[indent]

本文作者|易界神刀[/ind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