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名巨匪:游击打了16年,因舍不下压寨夫人而毙命

申正义文 收藏 42 34116
导读: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风靡一时的电视连续剧《乌龙山剿匪记》滥殇以来,一系列以湘西匪事为题材的影视纷纷热播,湘西给人的印象是,那是一个匪患遍地的世界。 尽管真实的历史并非如此,但不可否认,湘西的确是一个多年来土匪多如牛毛的动荡之地。从清朝末年到民国几十年间,上山为匪是相当一部分人的生存手段和生活方式。 湘西为什么多土匪,打开尘封的史料,或许,我们能找到答案。 悍匪个案:以覃国卿和张平为例 196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成立整整16年了。这年春天,从湘西传出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潜伏达10多年的巨匪覃

最后一名巨匪:游击打了16年,因舍不下压寨夫人而毙命

秀山丽水的湘西,最容易让人想到的是宋词般的婉转多情,湘西也真的出了从文这样的多情文人。但正如一枚硬币的两面一样,同样是山色青黛、水光潋滟的湘西,还有另一种特产闻名于世――这种特产,与湘西的柔美完全相左,那就是:土匪。

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风靡一时的电视连续剧《乌龙山剿匪记》滥殇以来,一系列以湘西匪事为题材的影视纷纷热播,湘西给人的印象是,那是一个匪患遍地的世界。

尽管真实的历史并非如此,但不可否认,湘西的确是一个多年来土匪多如牛毛的动荡之地。从清朝末年到民国几十年间,上山为匪是相当一部分人的生存手段和生活方式。

湘西为什么多土匪,打开尘封的史料,或许,我们能找到答案。

悍匪个案:以覃国卿和张平为例

196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成立整整16年了。这年春天,从湘西传出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潜伏达10多年的巨匪覃国卿,再一次浮出水面。这消息不仅令湘西人谈虎色变,也让当地政府绷紧了神经。

为了歼灭中国大陆的最后一个土匪,湘西成立了专门的指挥部,调动部队、公安和民兵达3万余人,进行了长达几十天、横跨大半个湘西的大清剿。

说起覃国卿,那时候的湘西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覃国卿本是湘西大庸人,出生于一个富有的地主家庭。红军时期,其父曾组织队伍攻打红军,还俘虏过两名红军女战士。

后来,覃家的堡垒被攻破,覃国卿之父被红军镇压,众多妻妾树倒猢狲散,少年覃国卿只身出门。他先是经亲戚介绍给人打工,后来,当他的叔父拉起一支民团时,他就顺理成章地加入进去。

身材瘦小的覃国卿不仅工于心计,而且心狠手辣。由于经常进出叔父家,他居然与叔父的小妾私通,被叔父发现后,干脆杀人灭口,随后进山投靠土匪覃天保,做了一名小头目。随着势力扩张,覃国卿不甘人下,自己拉起了一支队伍。

民国时期土匪的最大特色在于,只要手里有几杆枪,也就有了被招安的机会。也就是说,一夜之间,匪可以变官,官也可以变匪。覃国卿被招安后,仍然暗中从事绑票、贩毒等勾当。

等到解放军进入湘西,国民党正规部队溃败,覃国卿重又上山为匪。在解放军累年以来的围剿中,覃国卿最后只有四五个手下了,只得仗着地形熟,跑进深山打游击。这一游击竟游了16年,创下了现代中国土匪之最。

覃国卿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却对抢来的老婆田妹一往情深;而人称大庸一枝花的田妹虽然是抢来的压寨夫人,竟和覃国卿情投意合。在被3万军民梳头式的清剿中,覃国卿本来有机会逃跑,但他舍不得扔下已有身孕的田妹,两人一同被包围在一个小山洞里,终结了性命。

土匪头子同时也是多情种子,人性的复杂可见一斑。

与覃国卿齐名的另一湘西巨匪叫张平。在古丈县,大凡上了年纪的人,都可能记得这样一首民谣:“天见张平,日月不宁;地见张平,草木不生;人见张平,九死一生。”

张平又名张大治,乃古丈县李家洞张家坨人,从小被祖父娇生惯养。上学时先生批评他,他竟抓起砚台向先生砸去;先生找他祖父评理,他祖父竟把先生臭骂一通。

少年时,张平因家产纠纷,设计谋杀了当乡长的叔父,从此落草为寇,成为跺跺脚都要让湘西发抖的巨匪。

与覃国卿相比,张平的心狠手黑更胜一筹。刚出道时,他连自己的叔母也不放过,照抢照奸不误。一个看着他长大的父执辈劝他要走正路,他却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率众冲进此人家中,把他全家老小杀个鸡犬不留。

当时,政府明令禁种鸦片,张平看准鸦片带来的暴利,强令他控制的地盘内的老百姓必须种植。采获鸦片后,他再低价收走,转运外地牟取暴利。通过这种手段,张平得以购买大量新式武器,远远近近的土匪和流氓,成批投到门下。

和许多占山为王的土匪不同,张平虽然干的是伤天害理的匪事,但他竟敢公开购置房产和田产,这也说明当时的社会大气候何等黑暗。到1949年底,张平购买的土地已有数千亩之巨,他还在在李家洞和古丈县城内分别修建了富丽堂皇的楼院,在金华山修筑了别墅式碉堡。

为了保护自己,他随时带在手边的手枪队有数十人之多。为他看家的,有枪兵100余人和 12条大狼狗,以及4只大鹅。

民国时代,有枪便是草头王,绿林人士的前途,除了继续当小皇帝式的山大王外,还可以接受招安。和覃国卿一样,张平后来也接受了招安,被宋希濂收编。但收编之后,他匪性难改,不过是穿着军装的土匪罢了。

1950年,解放军47军进驻湘西,张平纠合部下近3千人退到老家李家洞负隅顽抗。激战之后,张平视若金汤的李家洞被解放军攻占,张平率残部逃跑。此后,解放军穷追不舍,在半个月的追击中,张平部或死或降,或逃或伤。

最终,张平只身逃到保靖县,企图与当地土匪接头,但随即追来的解放军将他击毙于水田中。张平死后,他的头被割下来,挂在县城城楼上示众。

追根问底:湘西为何多土匪

一、五方杂处,民风剽悍

湘西既是湘、川、黔、鄂数省交界地带,同时也是汉族、苗族、侗族和土家族等多民族的杂居之地。多年以来,处于边境四不管状态和五方杂处的多民族混居,决定了这里民风剽悍粗犷。

历史上,湘西的各个民族,尤其是汉族和其它几个少数民族之间,有着数不清的纠葛,这些纠葛长期得不到排解,往往演变为个人与个人之间、家族与家族之间的血腥仇杀。

在满足了手刃仇人的快感后,这些杀人者要想继续生存下去,最好的办法就是落草为寇。沈从文在他的作品里对这种现象一针见血地指出:“湘西地方固然另外还有一种以匪为职业的游民,这种分子来源复杂,……大多数是边境上的四川人、贵州人、湖北人,以及少数湘西人。这可说是几十年来中国内战的产物。这些土匪寄身四省边界上,来去无定。这种土匪使湘西既受糜烂,且更负一个‘匪区’名分。解决这问题,还是应当从根本上着手,使湘西成为中国的湘西,来开发,来教育。统治者不以征服者自居,不以被征服者对待苗民,一切情形便大不相同了。”

但沈从文先生所构想的解决匪患的办法,注定只是一厢情愿,不可能得到真正落实。

纠纷――仇杀――落草――打家劫舍――再度引发纠纷――再度的仇杀――更多的落草――更多的打家劫舍,这一怪圈的形成,使得湘西广袤的土地上,匪患日益猖獗,就像唐诗里讽刺当时社会动荡的诗句说的那样:“他年不用逃名姓,如今世上半是君。”

二、历代屯兵,崇尚武力

正因为湘西乃五方杂处、四省交合要地,历代中央政府为了镇压少数民族叛乱,无不在此驻扎军队。但因湘西交通不便,这些驻军的给养成为很大难题,往往耗费颇多而实效甚少。

自明朝开始,朝廷创设了竿兵制度:天下平定之初,随朱元璋打天下的来自江淮的将士,被安排屯驻在以今天的凤凰为中心的湘西地区,但他们不再是中央政府的正规军,而是一支世袭的地方武装。

当这些祖籍江淮的将士渐渐被湘西同化,他们也就成为湘西土著,而因为朝廷的制度,这些家族的男人,从一生下来就注定只有一种职业――军人。这些世袭的军人家族,无不重武轻文。因而,崇尚武力、好勇斗狠几乎就成为湘西人的一大个性。

历史上,来自湘西的竿兵一直以勇猛善战著称,如戚继光曾招募竿兵抗击倭寇;晚清定海总兵葛云飞曾凭借竿兵抵抗英军。

竿兵作为一个群体,固然有它的历史功绩。但是,不少竿兵的个体,当他们脱离军队,或者即便在军队之中,因受到某种外界因素的刺激时,很容易哗变为匪。这些受过军事训练的职业军人一旦加入绿林好汉行列,其战斗力和破坏性显然更为可怕。

尤其当竿兵走到历史末路时,那些一辈子只会使枪弄棒的将士,可怜他们再也没有其它赖以谋生的一技之长,彼时彼景,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打家劫舍。

这一点,沈从文也有过论断:“湘西人充过兵役的,被贪官污吏坏保甲逼到无可奈何时,容易入山作匪,并非乐于为匪。一种开明的贤人政治,正人君子政治,专家政治,如能实现,治理湘西,应当比治理任何地方还容易。”

三、山深林茂,谋生艰难

今天的湘西四通八达,但哪怕在半个世纪以前,这里也还是闭塞得怕人的世外桃源。横亘在湘黔川鄂数省边境的雪峰山其实并不高,但却异常险峻,山深林茂的地理环境,加深了湘西人谋生的难度。

历史上,雪峰山腹地的湘西男人只有困守山林,从事刀耕火种的原始农业,或者直接就是靠狩猎为生。即便是靠近沅江及其它支流的水路码头,那里的男人最好的出路也不过是当水手放木排,以极其危险的劳作,艰难地讨生活。

俗话说,穷生奸计,富长良心――富长良心倒未必,但人到了穷得无计可施的地步,往往容易铤而走险。反正穷下去也得饿死,说不定上山当山大王倒还能吃几顿饱饭。于是乎,不少血液里流动着不安分的基因的湘西汉子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纷纷加入到了土匪的行列。

四、江山鼎沸,占山为王

湘西历史上匪患最严重的时代显然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那时候,虽然共和国已经成立,但国民党败退台湾前还留下了一个烂摊子,其中,最让人触目惊心的就是国民党败退前收编的各种队伍――这些队伍,有的原本就是土匪,有的是帮派势力,有的是亦兵亦匪的残兵败将。

国民党给这些队伍的首领封以各种乱七八糟的司令或总指挥的头衔,慷慨地委任为中将少将,并把大量武器弹药留给他们,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让刚刚解放的大陆不得安宁。

湘西既然是数省交界,兼之又地形险要,民风剽悍,国民党当然舍得在此下大力气,企图把它建设成一个反攻大陆的军事基地。这样,共和国建国之初,湘西匪事愈演愈炽。

这种带有政治色彩的土匪,与以前的土匪有重要区别:以往的土匪不外乎为了抢劫钱财,这些土匪却以颠覆政权为已任。因此,他们具有更大的破坏性。解放初期,发生过多起几千上万土匪聚集攻占县城的事件。据《湘西剿匪》统计,五十年代初,湘西共有土匪和其他反动武装200多股,人数逾10万。

为了平息匪患,二野47军集中全部兵力和地方武装,在东西200里、南北400里的中心区展开搜剿行动。经过长达两年的征剿,湘西匪患之火才基本被扑灭。

8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4楼cx13

呵呵,中国历史上彻底清除匪患只有本朝

湘西的土匪百年世家也好,东北的杆子队、花马队也好,究其作战形式来讲,都是属于游击战性质。其之所以难以剿灭,就在于其寓“匪”于民,出则为匪,入则为民,难以分辨。说句不太恭敬的话,我党在国内革命战争初期和抗日战争中也是采用了类似的办法,才能在力量占绝对优势的国民党军和日军的反复围剿中发展壮大起来。而要解决这一问题,首要的问题就是要把“匪”和民众隔绝起来,竭泽而渔才有可能成功。

冈村宁次的“集村并屯”和“铁壁合围”就是为了达到这一目的而进行的,客观的说,虽然这两次行动由于抗日军民基于民族大义而形成的鱼水关系过于牢固,再加上日军兵力不足不得不大量依靠伪军而失败了,但还是给抗日根据地造成了很大的损失。而在地广人稀、自然条件相对恶劣的东北,抗联就是在这一种方法下失败了。

建国以后的剿匪行动,虽然我党没有进行类似“集村并屯”这样的行动,但是我党采取了从政治上分化、瓦解土匪的群众基础的办法,利用分田地等方法吸引普通群众靠拢我党,孤立了土匪,使得当地群众不再是土匪的情报员、掩护所和后备兵员反而成为了淹没土匪的“汪洋大海”,从而一举解决了历朝历代从未彻底根除的土匪问题。

9楼 husthdz
土匪跟土共玩游击战,那是关公门前耍大刀。
这是台湾污蔑红军是土匪!你见过把全体中国平民当亲人的土匪?你见过为了民族独立而愿意献出生命的土匪?你见过宁肯饿死也要抗日到底的土匪?孩子,你被弯弯洗脑了,真正的土匪是国军,占地为王,勾结士绅压榨百姓,投靠日军有奶就是娘,所以,解放军剿匪的经验是从打国军身上得来得。

19楼husthdz

12楼 litang1001
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匪患就是蒋介石领导下的国军(占地为王,联合乡绅欺压百姓,投靠日军成伪军有奶就是娘,乱兵抢劫百姓,拉壮丁逼人入伙,那一条不是土匪所为),解放军用了5年时间,获得了充分的剿匪经验!
光头领导下的国军的打仗水平还不如土匪。

12楼 litang1001
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匪患就是蒋介石领导下的国军(占地为王,联合乡绅欺压百姓,投靠日军成伪军有奶就是娘,乱兵抢劫百姓,拉壮丁逼人入伙,那一条不是土匪所为),解放军用了5年时间,获得了充分的剿匪经验!
关键是国军逃跑到台湾后大陆上大量的忠义救国军是什么货色?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为何土匪对国军这么亲,那怕不惜当炮灰,说骨子就是一类人!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