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令下——人民解放军的裁编与扩编(1957—1985)(1)

李启星 收藏 15 10026

在去年的“九·三”胜利大阅兵上,习近平主席郑重宣布裁减军队员额30万,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总兵力将降至200万以下。新年伊始,万众瞩目的“史上最强军改”劲闻迭出,大开大合动作频频,吾辈军迷无不翘首热望。而纵观数十载波云诡谲的军事斗争史,中国人民解放军从未中止自身编制体制的嬗变革新,其间积累的经验教训、成败得失,无疑仍堪为当下之宝贵镜鉴。自今日起,军武次位面微信平台将陆续登载《一声令下——人民解放军的裁编与扩编(1957-1985)》系列文章,自历史视角条分缕析,以飨诸君。

一声令下——人民解放军的裁编与扩编(1957—1985)(1)

▲ 解放军历次裁军幅度统计略表

一、“平战结合”的艰涩尝试:1957年裁军

建国初期的抗美援朝战争曾使人民解放军的总兵力达到627万人的历史峰值,自此以降,随着大规模军事行动的完结与国内建设的全面展开,解放军的在编员额也呈逐年递减之势。截至1956年,解放军全军已进行了多次有计划的裁减整编,先后集体转入生产建设部门的单位,有31个师又8个团,转业干部、复员士兵已达500万人,1956年全军员额(含征集新兵)已比建国初期减少270余万人。

一声令下——人民解放军的裁编与扩编(1957—1985)(1)

一声令下——人民解放军的裁编与扩编(1957—1985)(1)

▲ 五十年代中期的人民解放军(浓浓的苏系+日系范儿)

尽管如此,按照现代常备国防军的标准,解放军的改革工作仍未达到预定要求,表现为体制编制仍显臃肿庞大,军兵种配比仍不合理,且仍未建立切实有效的和平时期动员战备机制。正如时任国防部副部长的黄克诚大将所说:

“和平时期,机构、人员总有一种不断扩大的趋势,这种趋势不但导致机构臃肿,军费膨胀,而且导致官僚主义、文牍主义,使工作效率低下,办事不灵,互相推诿,无人负责。所以精简、整编是个做不完的工作,作为一级级的领导,必须经常注意抓紧这个工作。”

一声令下——人民解放军的裁编与扩编(1957—1985)(1)

▲ 时任国防部副部长黄克诚大将

为节省国防经费开支,满足国内经济建设需要,中央军委于1956年10月责成黄克诚研究裁军方案,并于11月25日决定,在裁减军队数量、加强质量的原则下,把全军现有员额裁减130万左右。按照军委要求,解放军员额应在1957年内缩减53万人,1958年缩减50万人,随后再根据国际形势的进一步好转,把全军员额再缩减30万人或者更多。1957年1月7日至27日,军委召开扩大会议,正式通过《关于裁减军队数量加强质量的决定》,确定将我军员额裁减三分之一,并调整全军组织编制,把原来的陆、海、空、防空、公安五大军种,改为陆、海、空三个军种,其具体方案是:防空军与空军合并;公安军撤销,其领导机构缩编为总参谋部警备部。在兵种整编中,重点裁编对象为步兵单位,会议决定对全军步兵进行分批精编,由战时编制转为平时编制,部分步兵师实行简编。

当年3月20日,在1954、1956年两度扩编师属工兵、通信分队的基础上,总参正式颁发步兵师平时编制表,对战时较易训练补充的人员和勤务保障分队予以缩减或撤销,步兵师编制人数减少21.4%。与1950年步兵师相比,新式步兵师编成内各兵种所占比例变化如下表

1950和1958年步兵师编成内兵种部队人数所占百分比

区分 1950年 1958年

步兵 61.1 42.33

炮兵 20.42 31.89

装甲兵 — 4.73

工程兵 1.62 4.36

通信兵 3.63 3.78

防化兵 — 1.2

一声令下——人民解放军的裁编与扩编(1957—1985)(1)

一声令下——人民解放军的裁编与扩编(1957—1985)(1)

▲ 五十年代中后期的解放军摩托化炮兵、装甲兵

上述裁军基本方针与主要实施细则甫一确定,各军兵种、各大军区遂着手展开相应的裁撤、归并工作。

(一)原有各军兵种的重大调整:

1957年1月22日,毛泽东批准1956年12月26日“关于公安军问题小组”的会议纪要,同意撤销公安军番号。纪要决定将原由陆军部队拨出的公安军部队撤并改编,全部改为警察或省军区内防、边防警卫部队。如南京军区公安部队即整编为12个内卫团、7个边防团,共3.31万人;沈阳军区6个公安团分别划归吉林、辽宁、黑龙江省军区建制。

一声令下——人民解放军的裁编与扩编(1957—1985)(1)

一声令下——人民解放军的裁编与扩编(1957—1985)(1)

▲ 正在执勤的公安军战士

1957年2月21日,中央军委决定将空军与防空军合并。除原防空军隶属的高射炮兵、探照灯兵和雷达情报兵的指挥机构和部队予以保留、并入空军司令部建制,其余防空军单位一律与空军同类业务单位合并。遵照上述原则,各军区防空军部队均进行了相应整编:1、高射炮兵36个团又4个独立营,整编为32个团。整编后,沈阳军区有2个高射炮兵师师部(第101、107师)、6个高炮团;北京军区有2个高射炮兵师师部(第108、110师)、6个高炮团;南京军区有3个高射炮兵师师部(第102、104、106师)、8个高炮团;广州军区有2个高射炮兵师师部(第109、111师)、6个高炮团;福州军区有2个高射炮兵师师部(第103、115师)、5个高炮团;武汉军区有1个高炮团。2、探照灯6个团(欠1个营)又3个独立营,整编为6个团,北京军区有2个团,沈阳、南京、广州、福州军区各有1个团。3、对空情报兵17个团、雷达兵8个团,整编为25个对空雷达团,部署不变。

一声令下——人民解放军的裁编与扩编(1957—1985)(1)

▲ 正在维护高炮的防空军战士

一声令下——人民解放军的裁编与扩编(1957—1985)(1)

▲ 等候检阅的防空军探照灯部队

就空军自身而言,1958年6月,遵照中央军委关于空军裁减8万人的指示,空军召开精简整编会议。会议本着不削弱部队战斗实力和基本上不削弱各种技术学校的训练潜力,以及裁减非战斗单位和行政保障人员的原则,对空军员额裁减后的定额和体制编制等问题进行了研究,决定将探照灯和通信两个兵种划归司令部建制;修建部合并于后勤部;6个修建分部改为机场修建部队;实行场站基地化,飞行学校场站并入驻在该场的校部或团部建制;现有的8所预备学校保留1所,8所文化学校保留2所,其余全部撤销;撤销空军后勤学校和机务学校。经过精简整编,空军员额比1957年底实有人数减少了9万余人。

一声令下——人民解放军的裁编与扩编(1957—1985)(1)

一声令下——人民解放军的裁编与扩编(1957—1985)(1)

▲ 1957年解放军空军的轰5、歼5部队

1957年5月23日,经总参批复,铁道兵亦着手实施整编方案,铁道兵司令部机关由7个部、4个处、2个院,缩编为4个部,从1400人减至500人;部队保留1个军部(铁道兵第1军改编为铁道兵第8师,撤销第1军番号)、8个师和1个独立桥梁团,总员额为6万人。

一声令下——人民解放军的裁编与扩编(1957—1985)(1)

▲ 五十年代参与修建鹰厦铁路的铁道兵部队

(二)各大军区的兵力裁减:

1957年2月,根据中央军委裁军决定,武汉军区按照重点裁减、逐步充实的原则,将军区机关和部队进行了全面调整和精简。军区直属机关的12个部门合并为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和干部部4个部;河南、湖北两个省军区撤销了省兵役局、暂编团和训练团;撤销了武汉军区公安军司令部番号;河南省3个内卫团整编为2个团,湖北省6个内卫团整编为2个团;陆军第15军所辖的3个师,每师由原编3个步兵团精简为2个实兵团、1个架子团;步兵第6、7、8预备师,每师由原编6个团缩编为3至4个团。同样是自2月开始,成都军区也在整编中重点裁减了5个预备师和一半的兵役干部,全区人员缩减幅度达到34%。而经过约同一时期整编,新疆军区人数也比原编制员额减少了三分之一。

1957年4月10日,福州军区颁布裁减整编计划,要求所属各陆军军、师、炮兵、工程兵及守备、边防、内卫部队,在六月底整编完毕;军区机关及直属单位在下半年进行整编,争取于1958年整编完毕。全区经整编共裁减4.8万多人。军区机关将直属军区首长的军事训练处、防化学处、军械部,改归司令部建制领导;司令部的组织编制、队列和装备计划3个处,合并为军务处。另对政治部、干部部、后方勤务部、财务部进行压缩。上述精简整编于9月前后完成。

一声令下——人民解放军的裁编与扩编(1957—1985)(1)

▲ 1956年的福州军区炮兵守备部队

1957年5月以降,广州军区第9、第10、第22、第23、第24共5个沿海守备旅分别与合浦、佛山、汕头、惠阳、湛江军分区合并,其番号一律撤销,后又将合浦军分区并入湛江军分区,撤销惠阳军分区。南京军区第16、第17守备旅则分别在撤销番号后并入台州、温州军分区(当时全军守备部队以炮兵为主,其工作主要由军委炮兵负责)。

1957年9月1日,南京军区发布命令,决定全军区自1957至1959年逐步完成整编工作,通过撤、并、改三种方式,使员额减到军委规定的数额。具体整编方案与福州军区基本相同,整编步骤为:1957年底前,军区司、政、后机关及直属单位完成整编;1958年,上海警备区、各省军区、军分区完成整编;1958至1959年,各医院、汽车团、县市兵役局和直属分队完成整编。其中陆军第22军与驻嵊泗列岛的守备第14旅合并为舟嵊要塞区,第22军军部改编为要塞区机关和直属队;守备第14旅、步兵第64、65、66师分别改建为嵊泗、岱山、定海、普陀守备区。同样在师级建制上,苏州、松江军分区合并为苏州军分区,撤销松江、台州、建德军分区番号。

(三)现役部队的集体性地方转化:

1956年11月29日,国务院发出减少征兵的通知。通知指出,为适应部队裁减的需要,决定1956年只征兵15万人。次年1月19日,国防部下达指示:凡1953年及其以前入伍的志愿兵,全军除留各类技术兵7万人左右外,其余65万余人应全部复员。

一声令下——人民解放军的裁编与扩编(1957—1985)(1)

▲ 1957年版复员军人证明书

1958年1月24日,中央军委向军队各大单位发出《关于动员十万干部转业复员参加生产建设的指示》。指示提出,为使我军现有干部数量与编制员额相适应,以节省军费开支,支援社会主义建设,在今后一年内,从现有干部中转业复员10万人,参加生产建设。3月19日,国防部决定,为加快农业生产建设,将步兵第1、第4、第5、第6、第7、第8守备师集体转业,作为国营农场建设力量,调往黑龙江佳木斯、密山、辽宁盘山等地。当年7月,中央军委进一步发出军队参与地方经济建设的指示,要求全军部队都应在不妨碍训练和战备的情况下,每年抽出一定时间,参加地方的生产劳动和其它工作,“军人要能够下田下厂,下地是农民,进厂是工人,拿起枪就是军人”。

一声令下——人民解放军的裁编与扩编(1957—1985)(1)

▲ 1958年版预备役军官证

(四)与裁编相同步的扩编:

迫于沿海地区的军事压力,解放军在裁减内地陆军军、师的同时,仍在对各海岸守备部队进行扩编。1957年3月,彭德怀在勘察宁、沪、杭及舟山、嵊泗列岛设防情况时强调:要下决心,争取在一个不长的时间内(5至10年),把舟、嵊列岛建成一个攻不破的要塞区。金门“八·二三”炮战后,中央军委进一步批复福建军区,同意以现属之福安、晋江、龙溪军分区部分人员为基础,各扩组1个守备师师部,依次称中国人民解放军守备第7、8、9师,分别归福建军区、第28军和第31军建制领导。而在此之前,广州军区已将广东佛山、汕头、惠阳、湛江的9个边防团改组为4个守备师,依次称中国人民解放军守备第10、22、23、24师。济南军区亦在同一时期将守备第6、第25旅、第6、7工区划归第26军领导;守备第19、第20旅、第3、4、5工区划归第67军领导;守备第18、第26旅、第1、2工区划归第68军领导。

一声令下——人民解放军的裁编与扩编(1957—1985)(1)

▲ “八·二三”金门炮战中的解放军野战炮兵部队

一声令下——人民解放军的裁编与扩编(1957—1985)(1)

▲ 金门炮战中的解放军福建前线守备部队

1960年5月24日,时任国防部长林彪在视察济南军区时进一步强调:“济南战区没有什么运动战,就是阵地战,就是死守。只有‘顶’,没有‘放’。首先不让敌人上岛,上岛不让敌人上岸,上岸不让敌人前进,这个思想要非常明确。”当年11月,总参即电告济南军区,决定将该区守备第6、第18、第20、第25、第26守备旅,依次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第18、第20、第25、第26守备师。

* * *

1958年3月,中共中央成都会议确定撤销兵团部、部分军部及部分步兵师,全军共精简16个兵团部、30余个军部、140余个步兵师。5月27日,中央军委召开高级干部参加的扩大会议,通过了《关于改变组织体制的决议(草案)》。决议认为,我军的组织体制仍存在着庞大、部门过多、组织重叠、分工机械的现象。有必要对我军的组织体制进行改革。会议决定将训练总监部、通信兵部、防化学兵部划归总参谋部;将总干部部、军事法院、军事检察院划归总政治部;将军械部改属总后勤部;撤销总参谋部警备部;撤销省兵役局,将其并入省军区司令部。当年11月,解放军又恢复建国初期的三总部制。

至1958年底,全军成建制集体转业或移交地方的计有1个军部、46个师、30余所医院和30与所院校。全军总人数在1956年的基础上精简了36%,精简最多的是步兵部队和各级机关,步兵部队精简71.2%,各级机关精简27.2%。全军总人数较之建国初期精简了61.2%,仅保留约220万兵力。1959年1月26日,中央军委批准了总参提出的、全军参谋会议通过的《关于我军组织编制和工作分工几个问题的规定》,对战役训练、军事交通、军械装备、特种兵的领导关系,以及省军区、军分区的编制问题,都作了制度化规定。

1960年6月,在国民经济面临严重困难的大背景下,总参又在北京召开全军参谋长会议,重点讨论《关于我军组织编制八年规划(草案)》、《一九六〇年至一九六七年我军常规装备(草案)》、《陆军军、师编制表(草案)》等3个文件,以及省军区、军分区与县市人民武装编制问题的意见。总参谋长罗瑞卿到会作了主旨讲话,其主要内容仍是:(一)组织编制和装备规划方案要压缩;(二)装备问题要搞规划,搞尖端,要加速现代化。至当年底,发轫于1957年的大规模裁军基本告一段落,其所设想的军兵种结构与员额配置业已基本形成。

* * *

就和平时期军队建设的长期良性效应而言,任何卓有成效的裁军整编,其落实步骤都不应是孤立片面地裁减部队员额,而是应将军种、兵种结构调整、兵员缩减与各类辅助机制、特别是动员预备体制的配套跟进相结合,一揽子实施到位——现役编制与动员体制是一个完整的体系,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从而保证军队平时“缩”得下去,战时“扩”得开来。换言之,国防军的骨干武装力量既可满足平时的驻防警戒需求,又可在战时顺利转化为新建兵团的作战核心。1957年裁军虽削减了大量作战单位(事实上,很多师级部队往往是只撤销指挥部,而保留其下辖单位,如步兵第53师、骑兵第5师),但却因动员体制的建构滞后而功亏一篑。随着此后中国的国防压力与日俱增,解放军不得不大开倒车,将已有的裁军成果推倒重来,通过恢复军、师级常备建制来弥补警戒力量的不足。因此,从裁军的基本宗旨这一角度看,1957年裁军无疑是不尽如人意的。

(一)就国防军常备规模而言:

朝鲜战争爆发以降,新中国政权面临的巨大国防压力主要来自太平洋方向,即美国及其盟国、特别是台湾蒋介石集团的庞大军事力量,这使得解放军高层对东部沿海防御的侧重程度不断加大,各军区的守备兵力更是承担着阻敌于一线、挫敌之锋芒的艰巨任务。对于当时的解放军来说,在自身武器装备较落后、合成作战能力较低、本国军工基础较薄弱的情况下,唯有在短时间内将相当规模的建制兵力投入战场,“以己之数量效能抗衡彼之质量效能”,方有望实现国土前沿的有效防卫。任何体制改革与裁减整编,如其不能保证军队员额战时快速扩大的“弹性”(即动员效力),则势必难以满足积极防御战略的客观需要。

当时,解放军高级将领对军队规模的考量悉以朝鲜战争经验为基础,认为在未来的对美战争中,应至少以一个军(仿苏军火力配系,装备实现国产化)对抗美军一个陆军师,以绝对优势兵力对敌实施分割歼灭。就全军规模而言,按照总参1953年针对“美国侵略集团”而拟制的《军事建设五年计划》,陆军部队应在战争爆发后,由平时的28个军、100个师,迅速扩大到84个军、300个师。由此言之,裁减整编后的保有的陆军野战军数量,已被赋予了直接关乎“守不守得住”、“打不打得赢”的巨大意义,考虑到己方因机动能力低下(摩托化运输车辆匮乏、道路体系原始)而导致的“分兵划片”、“各自为战”,即便是针对战争初期的迟滞防御任务(旨在支撑至动员工作完成),仅200余万人的兵力规模也显然不敷应用。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也就解释了总参1957年在粟裕主持下修订的“250万人作战计划”(被称作“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个较完善的作战计划”)为何迟迟未获批准。

一声令下——人民解放军的裁编与扩编(1957—1985)(1)

▲ 粟裕大将

一声令下——人民解放军的裁编与扩编(1957—1985)(1)

▲ 彭德怀元帅

(二)就战时动员体制的建构而言:

1955年8月14日,为应付可能发生的突然事变,保证部队战时扩大和补充的需要,国防部发出《关于组织预备师的命令》。第一期,南京军区抽组两个师,番号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第6预备师”;广州军区抽组2个师,每师各1个步兵团;公安军和武汉军区共同抽组2个师,番号为第7、第8预备师;志愿军抽组2个师,番号为第3、第9预备师;北京军区抽组1个师,番号为第4预备师;济南军区抽组1个师,番号为第2预备师;沈阳军区抽组1个师,番号为第5预备师;昆明军区、成都军区、公安军直属公安师及炮司共抽组1个师,番号为第10预备师。各预备师一律于1956年2月15日前完成新兵接收(每师11000人),4月1日开始训练,训练时间为一年半。按照当时的设想,预备师的日常训练由各军区负责,其组建、补充、干部调配则由总部机关负责,但这种运作格局很快便流于具文,已组建的预备师也渐渐与国防军常规步兵师毫无二致,从而偏离了组建目的。

1955年10月,中共中央派出以国家计划委员会主任顾卓新为团长、总参动员部部长王平为副团长的动员工作考察团,去苏联作有关方面考察,11月回国。之后,总参于1956年6至7月间,集训了188名负责动员工作的各级领导干部,主要根据苏联经验,研究拟制动员计划的方法。然而受制于国内管控程度仍较低、交通体系落后等因素,特别是考虑到“群众的觉悟水平”(参见国防部1955年4月1日《关于预备役军士和兵的登记工作指示》),预备役人员登记、组织预备役单位与预备役训练等方面均出现了诸多问题,实际效果并不理想,各地复员军人闹事事件也频繁发生。有鉴于此,中央军委不久便摒弃了仿照苏联范式实施动员准备的做法,转而将预备役与民兵合二为一,以复员军人为骨干组成基干民兵;军队实施就地征兵、就地补充。1957年10月,上述方针由粟裕、张爱萍在全军兵役工作会议上作了具体传达。

一声令下——人民解放军的裁编与扩编(1957—1985)(1)

一声令下——人民解放军的裁编与扩编(1957—1985)(1)

▲ 1958年的民兵部队标识与民兵胸标

一声令下——人民解放军的裁编与扩编(1957—1985)(1)

▲ 1958年国庆阅兵的民兵方阵

1958年各预备师裁撤后,随着“反教条主义”的批判浪潮不断上纲,民兵作为带有“中国革命特色”的武装力量组成部分,得到了愈来愈大的倚重。7月19日,彭德怀在军委扩大会议上指出:我军的作战指导原则是以陆军为主体,在空、海军配合下,将敌进攻主力歼灭于我沿海地区;作战形式是守备部队的阵地防御战与机动部队的运动进攻战相结合,同时在敌暂侵入地区组织游击战。总参必须制定出作战兵团扩建及后备力量动员方案。据此,总参组织有关方面进行了作战计划修订,并研究拟制了各类保障与战场准备计划,但动员计划却迟迟没有制定。而继中央军委扩大会议提出“全民皆兵”方针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又于8月29日通过《中共中央关于民兵问题的决定》,强调“必须在全国范围内把能拿武器的男女公民武装起来”。毛泽东更是在9月底提出大办民兵师的号召。至当年底,全国共组建起5000多个民兵师,民兵由4000多万发展到2.2亿人(同时期登记预备役仅30万人)!而在上述过程中,各类强迫命令、形式主义的问题层出不穷,实际效力则要打很大的折扣(仅北京军区即突击训练基干民兵300余万,超过计划9倍!)。不难看出,原先的“现役师——预备师——民兵”三级结构,现已简化为“现役师——民兵”二级,而日常训练流于形式的不脱产民兵,实际仍很难作为正规野战部队的有效补充。

一声令下——人民解放军的裁编与扩编(1957—1985)(1)

一声令下——人民解放军的裁编与扩编(1957—1985)(1)

▲ 关于民兵动员工作的宣传材料

一声令下——人民解放军的裁编与扩编(1957—1985)(1)

▲ 五十年代后期民兵的常见装备——三八式步枪与中正式步枪

1959年9月26日,总参在给新一届中央军委的报告中提出:几年来,我军还没有制定战时动员计划,平时不做准备,战时势必忙乱被动,“我们也很难对下面提出动员要求”。然而总参动员部的上述意见仍未被军委及时采纳,直至1960年下半年,动员计划工作才正式启动。而此时解放军的员额已开始反弹,动员机制之于裁军工作的辅助意义已有所下降。

一声令下——人民解放军的裁编与扩编(1957—1985)(1)

▲ 使用日式装备进行训练的民兵部队

(未完待续)

2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每次看到解放军三个字果粉们都是又恨又怕,狠的是就这些人打垮了他们心目中天堂般的冥国,怕的是,哈哈,他们能不怕吗?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