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他胸部中弹血流如注 战斗至生命最后一刻 全团三千将士几乎伤亡殆尽高鹏(1904—1938)少时名明,字平远,出生于乾县梁村镇大坡口村,黄埔军校四期毕业。在国军第二十二师历任排长、连长、参谋、营长。1932年冬,随军参加长城抗战。1933年在古北口战斗中英勇杀敌,右臂负伤。后升任一四九团中校团附。1937年“七七”事变后,任二十五师一五○团团长,率部转战华北。1937年冬,率部于邯郸夜袭日军飞机场,毁敌机6架、汽油库1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高鹏

1938年,高鹏领兵进攻鲁南,由太和出发,参加正阳、阜阳等处战斗,后由归德转至徐州。是年春,奉命率部围攻台儿庄日军。

台儿庄大捷后,日军抽调各路兵力向鲁南增兵,展开了二次激战,高鹏沉着策应,全力御防。4月21日,日军气势汹汹,开始向连防山发起总攻,并且用数十架飞机掩护。高鹏部前锋仅有一营,用机关枪迎头扫射,日军倾三大队之兵,拼命横冲,屡攻屡溃,死伤枕藉。至天黑,两队顽敌,已消灭殆尽,高部前锋也伤亡过半。

次日,日军增至一师团以上,轻重野炮40余门,飞机数十架,战车30余辆,疯狂进击,横冲直撞。高鹏大义凛然,指挥若定,亲自督率两营断后,誓与日寇决一死战。

激战三四日,战士饮血止渴,杀敌四五千,连防山村也炸为瓦砾焦土。关麟征军长目睹此情,知高鹏刚烈,必欲以死报国,即于24日下令撤兵。高鹏慨然说:“此地在战略上至关要害,我若撤退,则后防部队不能如期接济。我所以拼死据守,正是为此。今士卒多已牺牲,我岂能苟且偷生?且我在出发时,已与家人决绝,现在就是我以身殉国的时候了,何惜微躯!”说罢,潸然泪下。

于是,将士奋力,再次反击,又毙敌百余。这时,有一流弹正中高鹏前胸,几欲仆倒,关麟征军长促令撤退,高鹏仍不从命。至下午2时,关麟征以电话召之,“我们将来报国之日尚多,兄可退兵……”高鹏身负重伤,血流如注,仍厉声说:“这里守不住,全军难保!”说罢,继续督战。不料一颗子弹正中高鹏头颅,随即壮烈殉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高鹏出征前拍的全家福

高鹏牺牲时年仅34岁,他在赴战前就留下了遗嘱:“余身为军人,受党国培养多年,当此国家民族生死存亡之际,誓本至诚,在领袖蒋公领导下,与倭寇作殊死战。盼余妻,能善抚诸儿,继余志,以尽忠于中华民族复兴之工作。高鹏出征前书于漯河。”

高鹏牺牲后,全国各大报纸均纷纷报道,赞扬他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以身殉国的民族英雄”。5月5日,高鹏的灵柩运回西安,陕西各界抗敌后援队,西北青年抗敌协会等团体在西安民众教育馆召开追悼大会,隆重追悼高鹏及全团壮烈殉国将士。

2015年,在高鹏烈士的家乡乾县梁村镇大坡口村,高鹏的孙子高歧为爷爷建了一座“抗日英烈纪念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高歧在爷爷的纪念碑前

高歧说:“我爷爷牺牲时,留下我奶奶和三个年幼的孩子,最大的姑姑才六七岁,我父亲还不到5岁,而最小的叔叔才刚出生不久。”他这一代所有关于爷爷的故事都是小时候奶奶给讲的,“小时候不懂事,直到长大后才知道‘抗日英雄’四个字的分量,家里至今还保存着当年爷爷上战场前拍的一张全家福。”

高歧说,1938年5月,爷爷高鹏在台儿庄战场牺牲后,遗体被送回乾县安葬,1970年左右乾县修水库,政府要求对坟墓进行迁移,“但时值‘文革’,在那种环境下,爷爷的身份作为被批斗的对象,坟墓刚迁到村边地里,很快就被村民平了,这也是我和父亲一辈子的痛。”高歧称,因为爷爷的身份“特殊”,当年他的父亲在村里受了不少苦,但直到临死前,仍想着要将爷爷立碑起坟。“现在终于可以将老人的心愿了了。”

“我们是听着高老爷子的故事长大的,直到现在只要在村里打听‘高团长’,上了年纪的老人都知道高团长是谁,借这个机会给抗日老英雄立碑起坟,村民们都很认同。”大坡口村村委会主任高勇称,立碑当天,村民闻讯后,纷纷自发敲锣打鼓来到地里,帮助高歧的家人立碑,并给英雄鞠上一躬,表达后辈的敬意。

附录:

高鹏血战连防山 三千将士恸国殤

作者:梁家齐

抗战胜利七十年,太平盛世忆国难。

日寇入侵金瓯碎,擒龙缚虎保河山。

台儿庄战敌丧胆,高鹏殉国成伟男。

高鹏出生乾州地,大坡口村有家园。

刻苦读书爱劳动,膂力过人有胆肝。

投笔从戎入黄埔,潜心军事最诚虔。

擒拿格斗射击准,气宇轩昂力无边。

入伍编入国民军,镇守古北三海关。

屡挫敌锋厥功伟,青云直上升正团。

侵华日寇太嚣张,欲使中国三月亡。

蒋公攘外先安内,下令国军不抵抗。

东北沦陷华北丧,日寇直扑台儿庄。

高鹏率团守国土,坚守要塞连防山。

矶谷师团恶如虎,横冲直撞逞凶狂。

敌机空中作掩护,战车奔突马脱缰。

高鹏亲率先锋营,居高临下扫机抢。

日寇屡攻遭屡败,官兵枕藉多死伤。

高部前锋亡过半,愈战愈勇斗志昂。

日寇败北红了眼,次日进攻愈疯狂。

军力猛增有数倍,狼奔猪突阵云黄。

轻重野炮张血口,贼机结队如飞蝗。

高鹏振臂巨声吼,将士挥刀扫犬羊。

以一当十十当百,左砍右杀血染裳。

激战三日甚惨烈,日寇损兵又折将。

我方伤亡亦惨重,高团阵亡三营长。

军长电话命速撤,高鹏慨然放高腔:

“连防战略数要塞,岂能临阵己逃亡?”

说罢中弹胸流注,指挥若定忘受伤。

振臂令吹冲锋号,杀声震天地摇晃。

横七竖八尸遍野,人仰马翻敌慌张。

军长再次令撤退,高鹏奋勇不可挡。

不幸流弹中头颅,壮烈仆地阵前亡。

余兵十个硬死拼,满团殉职山河壮。

守军忽闻友军到,复仇烈焰怒满腔。

追奔逐北若席卷,敌寇弃甲灭嚣张。

举国闻讯齐庆贺,我军大捷台儿庄。

各大媒体齐报道,同仇敌忾国威扬。

高鹏血战连防山,三千将士恸国殤。

高鹏灵柩运西安,追悼大会人万千。

灵柩运往大坡口,县城夹道泪潸然。

高鹏阵亡卅四岁,白发送子动地天。

青坡漠水永相伴,丰碑高竖入云端。

斩妖利剑今在手,横刀立马制凶顽。

前事悲剧休重演,军国主义难复燃。

注:据《乾县志》《乾州人》等典籍改写。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