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大会战之淮河阻击战

1937年12月13日,中华民国的首都南京在一片混乱中沦陷,30余万军民惨遭屠戮。

消息传到徐州,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一级上将的眉头皱了起来。自八一三淞沪会战开始,中国的抗日战争形成一北一南两个战场。中国军队在上海弹丸之地抵抗日军海陆空联合进攻数月之久,使地处两个战场之间的第五战区能够抽调足够兵力,布置鲁南苏北防线,阻止日军南下;并在沿海建立要点防御,预防日军的战略登陆,如一道磐石,耸立在南北两路日军之间,使其不能会师。可是现在淞沪已败,南京又失,日军随时可能向北进攻,若被其乘隙突破,则集中于鲁南苏北的大军将遭受腹背受敌、分割歼灭的危险,扼守津浦、陇海两条铁路的交叉点的重镇徐州也将不保。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五战区司令李宗仁

同时,北线的日军又在节节进逼,战区一时无法抽调足够兵力南下。挡在南京与徐州之间淮河南岸的部队,只有布防于明光、定远一线的第31军,能否争取更多时间,全看这支李长官从广西带来的子弟兵了。

第31军于1937年9月在广西南宁正式成立,是桂系的第3个军。军长由赣军出身的刘士毅担任,辖覃连芳任师长之第131师、苏祖馨任师长之第135师、莫德宏任师长之第138师,隶属于李品仙第11集团军。该军1937年10月开到徐州后,一直就地进行训练,直到12月中南京失守,做为仅可抽调的部队移驻淮河南岸担任防御任务。第31军多数战士是抗战全面爆发后在广西征募的新兵,只有138师823团第1营是贵州籍的老兵,在桂系的三个军中,公认战斗力最弱。

第31军的对手,则是一支既老又新的部队——日军第13师团,师团长是荻洲立兵,辖沼田德重之第26旅团、山田丹二之第103旅团。说它老,是因这支部队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日俄战争时期;说它新,则是因为原来的13师团已经在1925年撤消,这支部队是在侵华战争全面爆发后恢复番号在仙台重建的。说来也巧,第13师团的成立时间和第31军一样,也是1937年9月。第13师团属于战争爆发后新成立的特设师团,虽然自称是“第3和13师团在哪里,天皇就放心”,但其实在侵华日军各师中属于战斗力较弱的一支。淞沪会战中曾经一个联队伤亡过半;1940年反攻宜昌作战时,13师团部被困在城内,更是险些全部“玉碎”。

第13师团乘肆虐南京之淫威大举向西北进犯,攻入安徽省境。12月20日占领滁县,沿大道向明光(今嘉山)方向突进,与第31军在张八岭、自来桥一线发生小规模交火后停止前进,转入休整,第31军则以第135师派出小部队对日军进行袭扰作战。在紧张的对峙与零星的枪声中,送走了满是中国人民血与泪的1937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经过两周的休整,1938年1月15日,日军前锋第26旅团兵分两路,直扑明光、定远两座县城。第31军让开明光,主力集中于定远地区,布置在日军正面的第31军中战斗力最强的138师。莫德宏师长将部队展开于池河东岸,示敌以背水一战决死之势。日军发动多次攻势均被击退,两军在池河岸边拉锯、撕杀、反复争夺达11天之久。后日军钻隙从138师阵地右翼的藕塘强渡成功,直冲定远县城。第138师为免后路被切断也放弃阵地撤退。1938年1月31日,中国农历丁丑年的春节,日军占领定远县城。

当地百姓听说来犯的日军是参加过南京大屠杀的第13师团,纷纷弃家逃亡。定远的不少百姓更是在大年三十和正月初一的喜庆之日,匆忙收拾家当背井离乡而去。一个去旧迎新的春节,成了逃亡的修罗场,一路上老人的叹息和孩子的哭闹代替了本应有的鞭炮爆竹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38年1月下旬,日军第13师团主力攻占滁县、来安、明光、他河、藕塘,抵达池河东岸。日军第13师团另一部攻占扬州后,即进击邵伯、天长一线。日军第9师团一部攻占裕溪口后,循淮南铁路北进至巢县、全椒一线。图为在滁县准备沿津浦铁路北进的日军

第31军各部队为了掩护百姓逃难,在红心、卸甲店、洋店、武店等地组织了多次阻击,部队为此伤亡颇重,有一个连队剩余的四五十人,退入楼店村后,被追击而来的日军赶上,搏斗后全部殉国,尸体被填进村内王成九酱园的酱缸内。掩护撤退过程中,第138师第414旅还丢掉了两门火炮。广西军队的火力本来就相当贫弱,这个损失令师长莫德宏心如刀割,对414旅旅长钟毅大发雷霆。钟旅长则不以为然,坚持认为只有维护好安徽的老百姓,桂系军队才能安身,相比之下一两门炮又算得了什么?也许正是钟旅长这样的观念,才换来日后桂系在安徽的立足。

钟毅旅长是广西新宁人,毕业于韶关讲武堂第2期,日后升任第173师师长。1940年5月枣宜会战中掩护大军撤退,壮烈战死。或许是31军和13师团这两支几乎同时编成的军队有命中注定的巧合,钟旅长的对手,日军第26旅团旅团长沼田德重,日本士官学校第19期和陆军大学27期毕业的“优秀”军官,也在1939年7月末鲁西扫荡中被八路军打成重伤,挣扎了二十多天后终于毙命。

在战区长官李宗仁的默许下,第31军陆续西撤进入山区,避开与日军的正面接触,接替他们继续成为淮河阻击战主力的,是日后坚持苏鲁敌后根据地的东北军第51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军一部在明光附近渡过池河向北进犯

正在31军和日军缠斗之时。1938年1月17日,军事委员会在武汉召开作战会议,会上委员长蒋介石阐述了南京失守后的全国作战方针“以武汉为核心,东要保持津浦路,北要保持道清路”。根据军委会的作战计划,和面临的敌情,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与正副参谋长徐祖贻、黎行恕商讨调整防御布局。2月3日,正式下达新的作战命令,组成“淮河防线”:

以第11集团军(欠第31军)为第1野战兵团,由战区副长官兼集团军总司令李品仙指挥,布防于定远以西三十里铺至淮河南岸之间,向临淮、蚌埠之敌侧背威胁,牵制其渡河。

以第51、31军为第2野战兵团,由第51军军长于学忠指挥,在淮河北岸布防,阻止敌之北上。

以第27集团军及安徽保安第3、4团为第3野战兵团,由总司令杨森指挥,担任安庆及附近江面之守备,并在安庆、庐江、无为地区游击。

以第21集团军为第4野战兵团,由总司令廖磊指挥,集结于合肥、张桥镇一带,准备向含山、全椒前进,侧击津浦南段之敌。

以上四个兵团,统由第5战区副司令长官李品仙上将指挥。

作战命令下达时,负责正面阻击日军的第51军军长于学忠已经率部由砀山兼程赶赴淮河前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51军军长于学忠

第51军是东北军部队,军长于学忠,下辖周光烈第113师、牟中珩第114师,共有四个旅八个团。该军于1938年元月11日一度调到蚌埠、临淮关、何集地区驻防,准备接替第31军防务,但只两天之后,又被战区长官李宗仁下令北开砀山,归入第3集团军指挥,只留114师继续防守临淮关,归第31军军长刘士毅指挥。

日军杀向定远、明光后,第31军军长刘士毅令114师340旅渡到淮河南岸增强防御,并以679团派出一个加强营进驻明光。但是后来战局不利,刘军长未向114师通报就将明光附近守军全部撤离,导致679团加强营被日军突袭,几遭灭顶。第1连连长赵天威率部据险掩护全营撤退,与日军搏杀之中全部殉国。1月18日,明光沦陷。

1月26日,日军华中方面军已向第13师团下达命令,要求歼灭凤阳、蚌埠地区之中国军队,准备渡淮北上。第13师团在突破31军防御后,即兵分三路执行上峰命令,师团长荻洲立兵率师团主力为中路,从滁县出发,渡过池河指向凤阳、蚌埠;原来的先锋第26旅团长沼田德重率4个步兵大队、2个山炮兵大队为东路,经明光沿津浦路进犯蚌埠;第65联队联队长两角业作率3个步兵大队、1个炮兵大队为西路,从全椒出发,经大桥镇、定远进行迂回掩护。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为防日军进犯,中国军队炸毁津浦铁路淮河大铁桥

1月31日,日军先锋寇犯临淮关,为380团击退。次日,被桂系31军弃守的蚌埠、凤阳均沦陷。114师在淮河以南的部队与日军激战4个小时,终以众寡不敌撤回淮北。340旅旅长扈先梅下令炸毁淮河大桥。但是南岸民船百余艘未及撤走或破坏,以至为日军所用,险些破坏淮河防线大局。

2月3日一早,日军第26旅团两个大队由蚌埠以东出发,在战斗机掩护下强行渡淮,将守军第342旅击退,占领北岸一片登陆场,114师发起驱逐作战失败。4日,51军军部及第113师车远赶回淮河北岸,下车后迅速投入战斗,将该部日军驱逐回南岸。但同日26旅团一部又在蚌埠以西出发渡淮得手,并攻取了怀远县城,前锋抵达涡河南岸。

已经到达固镇的于学忠军长得到战报后,命令113师加强安徽省保安第2团,负责涡河北岸经怀远至淮河北岸小蚌埠防御,第114师负责临淮关之北岸至西门渡一线防御,严防死守日军继续向北进攻。

经过短暂的平静,2月8日,日军集中20架飞机和大量火炮,掩护第26旅团主力渡河成功,并攻克了小蚌埠。第113师师长周光烈趁日军立足未稳发起反击,339旅窦光殿旅长亲自督队奋战,终于9日凌晨1时收复小蚌埠。但到10日上午,日军再次反扑又将小蚌埠攻陷。几经争夺,113师部队残破不复堪战。11日,临淮关对岸日军也渡河突破北岸晏公庙114师阵地,将其占领。114师以340旅发起反击,一度夺回新庄、梅园子等几个村落,但伤亡达两千余人,无力再战,只得向沫河口、年家庙一线撤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淮河阻击战敌我双方态势图

于学忠军长见原有阵线已经残破,下令竟各师调整到固镇及淝河附近之何集、新马桥一线,,并于12日夜向日军发动反攻,但血战半天,只将临淮关方面日军逼至淮河大堤下,小蚌埠则无力收复,双方阵线犬牙交错。但第51军伤亡已经到达五千多人,正是岌岌可危。就在这个时候,一位曾经受到蒙蔽,令自己的人格与历史蒙羞的将军出场了,淮河沿线,将成为他血洗耻辱的第一战。

防卫厅战史和儿岛襄的中日战争,都没提到小蚌埠的战斗。这一节的内容全来自国军方面史料,缺乏双方资料对照,敬请各位看官多加小心。

在今天,张自忠是一个符号,抗战殉国,英烈千秋。然而在1938年,却并非如此。由于张自忠在七七事变前后对日的暧昧态度和所做所为,社会各界多把他当做一个落水汉奸。后来他从日本人的魔掌中冒险逃出,也没有多少人愿意谅解他。他一手训练的第三十八师,已经扩充为陆军第五十九军,军长虚位以待,他却回不去,只能留在军政部做附员,形同软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59军军长张自忠

当时西北军在南京的长官冯玉祥、张之江等人,纷纷上书为张自忠求情。李宗仁到南京后,也向西北军的将领们询问张自忠其人,所得到的回答,都说张是一员勇将,为人侠义,断不会做汉奸。李宗仁在面见蒋介石的时候,便为张求情。在众将推动之下,蒋介石终于松了口,批准张自忠回到部队。当时第五十九军驻在河南焦作地区,隶属第一战区指挥。徐州南、北两线序战开始后,军事委员会调集大军增援,第五十九军于1938年1、2月间,沿陇海线经商丘至宿县,编入第五战区作战序列。李宗仁在回忆录上说,张自忠得知归李氏指挥后,大喜过望。其实李宗仁当时兵力正紧,桂军主力第七军等部舍不得用,川军各部声名狼籍质量有限,孙连仲部已经部署在阵地上动不得,汤恩伯部则不是他能简单指挥得动的,尴尬之际忽得劲旅,恐怕不只是大喜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军占领下的蚌埠

在第五战区的命令下,第五十九军尚未歇息,就开往淮河方向增援作战,先遣队第一八零师六七八团由崔振伦团长率领,在2月13日早晨赶到固镇,迅速占领掩护阵地。当日,全军陆续开到固镇地区,接替第五十一军的正面防线。张自忠布置第三十八师主力防守固镇以西的瓦瞳集、杨店子一线,第一八零师,沿杨店子到回小落布防,第三十八师的一一四旅作为预备队驻守任桥镇,掩护军部在此开设的指挥所。

日军方面,第十三师团原本得到的命令是消灭凤阳、蚌埠地区的中国军队。但荻洲立兵大举北上,已经突破了命令限制,华中方面军不断要求该师团应退回原定位置。于是,第十三师团只留小部兵力,占领淮河北岸大堤沿线及小蚌埠、曹八集、临淮关等据点,主力调回南岸扫荡在后方展开游击的国军部队,掩护工兵全力修复津浦线和蚌埠铁路大桥。到2月14日,才得到日军大本营补发的命令“为了确保扬子江右岸地区内的各要地安定,可以占据扬子江左岸要地”,认可了第十三师团的布防现状。

就在这一天,第五十九军向日军发起反击。当日天刚亮,第一八零师第六七八团范绍祯营冲进了曹八集,将据守该处的百余日军驱赶到淮河铁桥方向。下午,该团邢炳南营与临淮关方向的日军也发生战斗,日军抵抗甚烈,团长崔振伦又以杜清岭营支援临淮关方向,彻夜激战,将日军逐回淮河南岸。当事军官回忆,撤退的日军丢弃了十余具尸体。

截止2月14日中午,除小蚌埠以外的日军据点均被清除。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军曾在蚌埠小南山建墓场称为“神社”

入夜,第三十八师全线推进到小蚌埠附近,新兵团长李九思隐蔽进至小蚌埠以北侦察后报告,驻守在此的日军约五百人上下,分布于小蚌埠村内及淮河大堤上下,并修建了工事,如果白日强攻,恐难奏效。张自忠与第三十八师师长黄维纲商议后,决定在次日夜间,采取突袭消灭敌军,并拟定了作战计划。第二天,张自忠召集正在待命的三十八师班长以上干部做战前动员,号召官兵“发扬勇敢顽强的战斗精神,狠狠的打击日军。以我军夜战之长,攻敌军夜间怯战之短!”!

2月15日夜12时,第三十八师以第一一二旅向小蚌埠日军发起攻击。李金照旅长布置第二二三团清除淮河大堤上下的日军,第二二四团进攻小蚌埠村。第二二四团团长黄贵长以主力第一营打先锋,直冲日军指挥部;第二营助攻。日军反映十分迅速,立即收缩兵力于中心院落和据点进行反击。先头连连长吴锡功率部冲过村内一条大街时,遭到鹿砦中日军射击,中弹阵亡。后续部队携带机枪爬上民房,以火力压制日军,保证部队运动。对驻有日军的院落,采用步兵包围,机枪警戒出口,突击队白刃突入的方式予以消灭。最后,残余日军据守在一个大院内顽抗。第一营冲击不利,营长赵金鹏灵机一动,命令所有人向院内集中投掷手榴弹。日军抵挡不住,夺门而出,结果除少数逃脱外,均被打死。到16日凌晨4时,小蚌埠已被第二二四团肃清。第二二三团也在师山炮营支援下将淮河大堤上下的日军驱逐。第五十九军统计战果,共缴获日军枪支300余支、战马10余匹,收尸数十具。第三十八师也伤亡连长吴锡功、赵青云、徐宝琛,排长田起瑞、郭星辰以下400余人。

李宗仁得到战报后,向全战区通报嘉奖第五十九军,各机关团体学校报章的贺捷慰问也如雪花般飞来。对张自忠来说,这是他回到部队的第一仗,一战得胜,总算丹心昭雪,扬眉吐气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阻击日军的中国士兵

2月17日,第五十九军奉命将淮河防线移交第五十一军,北运滕县集结。等待张自忠和第五十九军将士的,将是另一个战场——临沂。

由此中日两军沿着淮河对峙,不断小规模拉锯战,直到台儿庄战役结束。

徐州南线作战很少被人提起,实则是非常重要的。淮河阻击战,历时近20天,挫败了日军北犯的势头,为之后中国军队赢得台儿庄大捷创造了必要的条件,可以说,没有淮河阻击战,就没有日后的台儿庄大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