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国的惊天一击为一统华夏奠定了坚实的根基!

众里寻她1 收藏 15 2512
导读:秦国的惊天一击为一统华夏奠定了坚实的根基!

秦国能后来居上,与魏国争夺河西之地胜出很关键

1

今天,你变了没有?

这是步入战国时代,各国间最流行的问候语。

从春秋到战国,中原各国面临的是一个前所未遇的社会转型期,以国野和井田为基本的经济体系崩盘,新兴的经济力量导致新兴社会力量的涌现,政治权力的新一轮分配和更迭,各国之间的竞争和战争也抛去了西周春秋时期温情礼仪的面纱,越来越残酷和狰狞。

大争之世、大变之局,谁能建立起适合经济军事发展的政治制度,谁就将赢得这场比赛的胜利。

最先吃螃蟹的是魏国,第一个吃螃蟹的总是英雄。

赵魏韩三家分晋,强大的晋国一分为三,由强变弱,在和老对手楚秦齐这样未经历太大的政权更迭者的较量中是相当不利的。

但魏国的第二任当家魏文候(公元前445年至公元前396年在位)主动寻求革新,他废除了世袭禄位制,以贤任人,任用了翟横、李悝、吴起、乐羊、西门豹、子夏、段干木等一大批贤士,奖励农耕发展个体小农生产,实施平籴法(中国历史上政府宏观调控经济第一经典案例),兼顾士工农商四民,并颁布了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系统的成文刑法法典《法经》。

魏国人率先变法,得到的报酬是丰厚的,在变法中强大的魏国赢得了一个又一个的外战胜利;联合三晋伐齐,在禀丘大败齐国,灭齐三万余人,俘齐战车二千乘;南攻楚两次败楚于乘丘大梁;灭中山,在对晋国老东家的老敌人秦国,也连连取得胜利,占据了秦国的河西之地。

魏国成为了战国初百余年的时间里成为当仁不让的霸主。

魏国掏到的第一桶金让列国眼红,纷纷效仿开始了新一轮的变法改革热潮。

2

都想变,但变革的形式内容深度却不一,三晋之二的赵国就效仿魏国,任用士人为吏,后期又胡服骑射,进行军事上的重大变革,成为军事强国;韩国也在起用了法家术派代表申不害为相,重点整顿吏治,加强君主集权,一时也使实力弱小的韩国大治,一时间列强不敢来犯。

也有得不偿失的,经济落后实力偏弱的燕国也凑热闹,燕王哙却不喜法家,效仿起了尧舜的禅让制,让国于不学无术的燕相子之,导致国内大乱。

也有凑热闹的,楚国同三晋作战的连连失败让楚悼王也起了变法之心,于是任用了遭魏国弃用的吴起为令尹,进行改革,吴起是武将,所长的是舞大刀,不是绣花,不过到了楚国,吴起的绣花针功夫也不差,有板有眼,然而楚国上下对改革的决心并不大,等支持吴起的楚悼王一死,楚国的旧贵族们就杀了吴起,相关变革内容也扔到了垃圾桶里,楚国的变革之举昙花一现,不过赶时髦凑一时之热闹罢了。

齐国的变革算是中规中矩,篡姜氏而代立的田氏在取得了周王室的承认后(公元前386年),继任君主齐威王(公元前356—320年)任用稷下先生邹忌为相,厉行法治,整顿吏治,广开言路、选拔人才、整治军队,虽然改革未触及基本的经济政治制度,但也足以让原本家底就比较厚足的齐国重新崛起,与魏国一争霸权,而在此期间齐国设置的官方学院稷下学宫更是成为了战国时期的文化圣地,战国百家争鸣的摇蓝。

秦国在秦穆公争霸中原未遂后转而争霸西戎,在春秋末期的弭兵大会上,也基本上奠定了二等强国的政治地位,但步入战国的秦国显得有些老迈,地处西戎,经济相对落后,之后的怀灵简惠几代君主安于现状,不思进取,政治更是内讧不断,渐渐衰败,一向与善战著称的秦军,也连连与强盛的魏国作战中处于被动和不利。魏文候从三十三年起,任吴起为将。开始不断向秦进攻,先后占领了秦国的繁宠(今陕西韩城东南)、临晋(今陕西大荔)、元里(今陕西澄城南)等城,到文候三十八年的时候,秦国的河西之地全部被魏国所占有。

3

河西之地处于陕西省河套地区南部黄河以西,是陕晋两省交界,早在秦晋争霸时期即为双方必争之地,是秦国固守西陲或图强东进的战略重地,河西的失守,彻底的惊醒了秦国这头沉睡的狮子。

秦国君臣开始图谋变革,秦献公(公元前384-前362年在位)在位时就开始作出了一些变革,将秦都城从雍城迁移到了栎阳,废除了人殉,并鼓励农耕等一些积极措施,以图重现穆公时代霸业。

但真正改变秦国命运的,还是他的儿子秦孝公赢渠梁,和那名叫卫鞅的法家士子。

卫鞅是卫国的公族子弟(故又称公孙鞅),年少时即喜好修习刑名之学,受李悝吴起等人的影响较大。

当时魏国强盛,天下士子大多趋之若鹜,卫鞅不能免俗,也跑去魏国求功名,投到当时的魏相公孙痤门下,当了一名中庶子的小官。

公孙痤识得卫鞅的才学,死前向魏惠王推荐卫鞅为相,还说不用卫鞅就杀了他,魏惠王认为是公孙痤死前犯老糊涂了,一个小小的中庶子怎么可能做人才济济的大魏王国的丞相呢!当然他也不会为此而提屠刀落乱杀无辜之名。

就在卫鞅在魏国混不下去的时候,他看到了在安邑士子间流传的秦孝公的求贤令。

卫鞅被求贤令里流露出的真诚所打动了,尽管秦国贫困落后,他还是决定离魏赴秦,呼应秦孝公嬴渠梁开发“大西部”的号召。

卫鞅在魏国丞相门下混了这么多年,没好好和魏惠王正经说上两句话,但到了秦国后,他的运气好像来了,他买通了秦孝公最为宠爱的大臣景监,得以让他面见秦孝公,进行面试。

卫鞅的面试第一次就搞砸了,他在秦孝公面前大谈上古帝道,秦孝公听得直打嗑睡,

宠臣就是宠臣,景监竟然又帮卫鞅争取了补考的机会,这次他给秦孝公扯周室王道,赢渠梁听得满肚子火,但又不好说什么,只好拂袖而去。

或许是赢渠梁太求贤若渴了,竟然在景监的再次请求下给了卫鞅再次补考机会,这一次,卫鞅真正拿出了他的治国方略,二人一拍即合,把这场考试的时间延长到三天三夜。

公元前356年和公元前350年,卫鞅在秦国进行了两次深彻的变法,废井田、开阡陌、推行郡县制、奖励战耕、废除世卿世禄制度等一系列大到经济政治军事小到民风民俗的变革,让这个帝国在数十年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而与此同时,中原诸国的政治格局也在发现微妙的变化,六国积极的变法,魏国的强者地位也开始动摇,最大的威胁则来自于两个蒸蒸日上的昔日大国——齐秦。

而魏国地处中原腹地,西有秦、东临齐、北接赵,南邻楚,属四战之地,而魏国在初期崛起之际,没有一个长远的战略发展方向,而是四处出击,四处招敌,当其它各国的实力发展后,魏国的战略也给他带来了致命打击。

魏国初期的霸业,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三晋的联合之上的,即赵韩两国对魏国的臣服,而随着韩赵两国也实施变革,也具备了向魏国人说不的本钱,魏国对不听话的小弟,当然只能用武力解决,公元前353年和公元前341年,魏国两次派出大军征伐赵国和韩国,三晋的内乱给了齐国机会,齐国几乎是同出一辙的围魏救赵(韩),分别在桂陵和马陵两次大败魏军,特别是后一战,魏军十万大军全部被歼。至此结束了百余年的霸业,从此走向衰落。

齐国人从魏国人手中接掌了霸权,然而真正偷笑的是秦国人。

他们可以落井下石,向魏国人索要近几十年魏国人从他们这里拿走的一切。

马陵之战后的第二年,秦国大良造(注:大良造为秦国当时的军政最高长官)卫鞅亲率秦国大军攻魏。

庞涓已死,魏国已无大将,只有派公子昴为主帅。

秦魏两军对阵,公子昂却无战心,卫鞅阵前提出两国结盟罢兵,诱请公子昴过营会见结盟。

天真的公子昂还以为卫鞅还是二十年前在魏国和他喝过酒攀过交情的卫鞅,欣然前往,结盟不成反而被卫鞅所俘,秦军乘机对魏军猛攻,魏军主将被俘,又无准备,大败。

秦国人狠狠的在魏国人伤口上撒了一把盐。

之后,秦国又于公元前338年败魏于岸门(今山西河津南)俘虏魏国大将魏错。

公元前330年,秦派大良造公孙衍率军再次攻魏,魏派主将龙贾率八万人迎战,两军在雕阴(陕西甘泉以南富县以北洛水附近地区大战),秦军再次大败魏军,龙贾被俘,被歼四万余人。

魏国不得不向秦国求和,割出了河西之地。

河西之地的恢复,让秦国开始了不可阻挡的崛起之路。

《凭栏观史》特约撰稿人:夜狼/文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