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土耳其出现了向东看的新迹象,对“一带一路”战略表现出特别的兴趣。土耳其政府最主要的媒体喉舌《晨报》,最近派代表团访问了上海、北京等地,笔者在与代表团交流过程中,感受到他们表现出强烈想与中国发展关系的愿望,而《晨报》过去是登载过许多反华文章的,这反映出土耳其外交政策的变化。

土耳其修宪公投,将沿袭半个多世纪的“议会制”转为总统权力更为集中的“总统制”。而就此问题,早前土耳其在外交上与欧盟出现了更多的裂痕和激烈的冲突。为了赢得土耳其海外侨民对公投的支持,今年2月和3月,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派遣了多名部长到欧盟国家,向在那里的土耳其侨民游说,希望他们对埃尔多安扩大土耳其总统权力的修宪公投予以支持,但遭到欧盟许多国家政府的抵制,如德国、荷兰和奥地利,或阻止土耳其部长入境,或者礼送出境,或者不为土耳其官员提供举行土侨集会的便利等。

周戎:西方说“土耳其死了”,其实土耳其在向中国看齐

荷兰土耳其人集会抗议荷兰当局拒绝土耳其部长入境

代表团成员土耳其学者奥古兹称,早在1957年,土耳其就申请要求加入欧洲煤钢联盟,遭拒;1963年,土耳其又正式申请加入欧洲共同市场,未果;1987年,土耳其正式申请加入欧共体,欧共体不予考虑;1994年,土耳其成为欧盟的候选成员国,但提出了许多令土耳其难以接受的附加条件,而且欧盟的门槛还在不断增加。60年过去了,土耳其虽然努力按照欧盟标准“改造”自己,但始终难以达到欧盟满意的标准。

而在去年,土耳其曾经与欧盟签署了有关难民问题的协议,然而,根据代表团成员卡里姆·阿里金博士(土耳其著名经济学家)的说法,迄今为止,欧盟没有兑现任何承诺。用代表团成员布伦特·卡赫拉曼教授(卡迪尔·哈斯大学副校长、晨报专职评论员)的话说,土耳其被欧盟拒之门外60年,这对于土耳其的民族自尊心是奇耻大辱,土耳其多数民众已经失去了申请加入欧盟的耐心。所以埃尔多安总统还提出,在修宪公投后,土耳其马上要就是否继续申请加入欧盟再度公投,如果土耳其民众的意见是否定的,土耳其将不再申请。不论结果如何,不论土耳其在欧洲的利益有多大,土耳其对欧盟几乎是从失望走向了绝望。此外,由于英国脱欧,法国右翼政治人物勒庞有可能上台,法国脱欧的可能性增大,欧盟核心成员国之间的分裂,让土耳其申请加入欧盟的动力也在大幅减弱。

“一带一路”有助经济增长

在土耳其申欧不断碰壁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才开始认真考虑东向战略,认为中国倡议的“一带一路”战略与土耳其继续实现经济腾飞和外交多元化相匹配,符合土耳其的国家利益,而土耳其东向战略的核心是中国。这次代表团的核心人物、土耳其共和国总统顾问萨阿迪特·奥卢柯博士坦率地说,土耳其需要与中国结成新的战略关系。

中国与土耳其能够携手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推动亚欧大陆经济发展,提高政治影响力,土耳其可以在交通、能源、物流、旅游、零售、金融等领域与中国加强互联互通合作。目前驻土耳其中资企业已达786家,投资和工程承包主要集中在电信、金融、交通、能源、采矿、制造等领域。

中国企业参与建造的安伊铁路为土耳其首条高速铁路

奥卢柯博士称,“一带一路”并不是单一的基础设施建设方案,它在推动土耳其与中国之间的政策协调、投资贸易、区域融合、文化交流等方面也将发挥积极作用。中国现已成为土耳其第19大出口市场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中土旅游合作也有巨大潜力。2018年,中国将举办“土耳其旅游年”活动,土方希望届时能吸引100万中国游客到土耳其旅游。

新疆问题一直是困扰土耳其与中国关系的问题。奥卢柯女士接着重申,土耳其不支持、不容许在土境内任何从事反华活动的组织和人士肆意活动,一些亲西方的东突分子已逃离土耳其到了欧洲和美国。当然,中国方面似乎还需要对土政府对东突的政策听其言、观其行,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即土耳其媒体专家代表团近期对中国访问,的确得到了包括埃尔多安总统领导的土耳其政府的全力支持。

目前,埃尔多安总统继续在对外关系中奉行“攘外必先安内”政策。例如,土耳其的智库和媒体强调居伦运动、土耳其库尔德工人党和ISIS是土耳其的三大敌人,而且认为居伦运动和库工党对土耳其的威胁更大。

埃尔多安时代开启

土耳其学者认为,自2016年7月15日开始,土耳其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即埃尔多安时代,认为埃尔多安时代比起凯末尔时代(自1923年到2002年的所有土耳其领导人都被土耳其学者归类到凯末尔时代),土耳其社会成熟了很多。

就经济而言,其中,土耳其的人均GDP最近十五年翻了近两番。由2002年的人均3000多美元达到2016年的11000多美元,土耳其的世界经济体排名已经跃居第十七位,进入发达国家行列。在2002年,土耳其的农村人口与城市人口之比是4:1,而目前的是1:4,即十五年来,土耳其实现了城市化,80%的人口集中在城市。

土耳其还是中东和巴尔干地区唯一出口制造业产品的大国,在巴尔干的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希腊、摩尔多瓦、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马其顿、黑山共和国以及中东的叙利亚、伊拉克、伊朗、海湾六国、约旦这些国家中,能够提供非资金技术援助的国家唯有土耳其莫属。虽然土耳其经济带有表面繁荣但结构性矛盾突出的特点,对于埃尔多安而言,土耳其仍然是伊斯兰世界少有的经济强国。因此,埃尔多安总统多次称,土耳其在最近十五年取得的成绩超过了过去79年。代表团成员、土耳其学者奥古兹博士説,土耳其已经成为中东、巴尔干以及俄罗斯、乌克兰等国游客的主要旅游目的地和货物集散地,需要从中国进口大量的卡车和汽车,甚至驾驶员,以满足旅游需要和货物运输需要。

就社会政治问题,尤其是土耳其军事政变未遂后的社会政治转变,土耳其学者代表团认为,埃尔多安时代的特征是,没有改变土耳其的政权,没有改变其世俗政权和民主的本质,而只是改革了土耳其的政治制度,使得军人干政在土耳其永远成为历史。

去年土耳其政变由于民众反对被挫败

土耳其民众勇敢地上街反对军人干政、支持埃尔多安总统,反映出埃尔多安有强大的民意基础和对军队干政的反抗。过去那种军队判处民选政府总理绞刑的历史已经结束。而且土耳其学者还认为,土耳其议会已成为掣肘土耳其政府重大决策的障碍,而土耳其政府体制也使得总统与总理之间难以达成政策一致,因此,必须将权力集中在总统手中,才能使土耳其的重大决策的制定(包括支持“一带一路”)更顺畅,这是土耳其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也是土耳其人民的心声。

土耳其代表团急于要在重大问题上向中国靠近,反映出“一带一路”的魅力、中国综合力量增强所带来的震撼、土耳其战略利益的急迫需要。

(作者周戎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rdcy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