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邵经斗忆台儿庄战役:一百五十多人一个连打完仗只剩四五十人

always七月 收藏 3 5376
导读:在三个小时的采访中,邵老回忆了自己13年的从军生涯中,参加过的卢沟桥之役后续的河北战斗,以及包括台儿庄大捷的徐州会战、武汉会战等抗战经历。  “你看,这地方就是炮弹皮打伤的,你摸一下,阴天的时候又痒又疼。”2015年7月25日,101岁的邵经斗老人在安徽涡阳县龙山镇龙南村的家里,向记者展示被日军炮弹打伤的胳膊上留下的疤痕。  邵经斗弓着腰,蜷缩双臂,做出匍匐状,努力还原自己负伤时的场景:“当时身边一声炮响,感觉胳膊猛的一热。”  讲到这块至今摸上去仍硬如疙瘩的疤痕,老人非常兴奋,脸

安徽涡阳县的邵经斗老人,是参加台儿庄战役为数不多的在世抗战老兵。更难能可贵的是,101岁的邵老身体仍算硬朗,思路非常清晰。

在三个小时的采访中,邵老回忆了自己13年的从军生涯中,参加过的卢沟桥之役后续的河北战斗,以及包括台儿庄大捷的徐州会战、武汉会战等抗战经历。

“身体好是抗战锻炼出来的”

“你看,这地方就是炮弹皮打伤的,你摸一下,阴天的时候又痒又疼。”2015年7月25日,101岁的邵经斗老人在安徽涡阳县龙山镇龙南村的家里,向记者展示被日军炮弹打伤的胳膊上留下的疤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邵经斗老人在记者镜头前敬军礼

邵经斗弓着腰,蜷缩双臂,做出匍匐状,努力还原自己负伤时的场景:“当时身边一声炮响,感觉胳膊猛的一热。”

讲到这块至今摸上去仍硬如疙瘩的疤痕,老人非常兴奋,脸上洋溢着自豪:“当时也不怕,战斗结束后才发现胳膊负伤了,挑出了花生米粒大小的弹皮。”

1915年3月出生的邵经斗已101岁,除背有些驼外,邵老耳不背,思路清晰,行走仍很稳健,不需别人搀扶。正如其年近70岁的儿子邵士岭所说:老爷子只像七八十岁的人。

“当年身上没离开过五六十斤的东西,自己身体好是锻炼出来的。”邵老还记得当年身上的行头,除了枪和200发子弹,还有手榴弹,挂在身上的干粮袋,以及装水的“老鳖壶”。

卢沟桥事变后 士兵“手不离枪”

“那我记得。”当记者问其是否能回忆起那些年的抗日经历时,邵经斗的口气自信而又略显自豪,“在西安张学良扣蒋介石时,我当兵才俩月。”

据邵老回忆,当时军队在涡阳县龙山镇招募新兵,家境贫困的他就入伍了,先去的是中央财政部税警总团,大约半年后至第32军第142师425团2营5连当战士,军长为商震。

邵老对“卢沟桥事变”当天记忆犹新:“1937年7月7号下午日本在北京打起来,我们当时正在汤阴县驻防,下午正端着碗吃饭,得到消息,日本‘暴动’了,上面命令士兵一律枪不离手,手不离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邵经斗将抗战纪念章视若珍宝

7月下旬,邵老所在部队与日军第一次交手。“7月20几号,我们在石家庄北的镇定府与日本打起来了。”1937年邵老经历的战斗,长达半年。他回忆说,“从7月份一直打到这年腊月,在彰德府即现在的安阳市,双方都停火了。”

打完台儿庄 一个连只剩四五十人

随后,邵经斗部在徐州周边调动,“不是在这打就是在那打”。而关于驰援台儿庄的最后战斗,邵经斗回忆说,“从我们的位置看,台儿庄的城门在我们的西北角,离得也就二十里左右。”

“谁的命不是命?但常言说,情愿阵前死,不愿阵后亡,阵后死就是孬蛋货。”谈及这场战斗,邵经斗感慨道。

尽管战斗惨烈,“谁都没有往后撤,我们连三个排长,两个阵亡,一个挂彩。一个连按编制154个人,在台儿庄打完后还剩四五十个人。”邵经斗说。

“打到麦子熟的季节了,上面命令放弃台儿庄,我们得到命令往西南撤,撤到河南许昌、漯河、驻马店一带集合,我们一个连最后只剩18个人。”沿途邵经斗看到,村庄空无一人,“老百姓不知道跑哪了,麦子也都没人收割”。

随后日军沿长江进犯武汉,邵老说,“我们也从汉口过长江,补充兵员后,训练不到俩月,又开赴战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邵经斗老人重返台儿庄,并拍照留念

老人依然记得在九江万家岭打了一仗。史料记载,1938年10月武汉会战中,中国军队在抗日名将薛岳指挥下,在万家岭打死打伤侵华日军106师团近万人,史称“万家岭大捷”。万家岭战役中,142师是参战部队之一。

“从九江万家岭,一直打到年跟前,后来打到南昌,日本人走到哪烧到哪,能破坏的破坏掉,能拿的拿走,日本人把长沙烧得不像样子。”邵经斗回忆说。

“见到鬼子,我们嗷嗷叫冲上去”

到了1938年,邵老说,“有部队与我们换防,我们32军到开封休整,准备到台儿庄了。”

在他的记忆里,自己经历的这场徐州会战,“从1938年农历二月份开始,一直打到麦熟”。

“我们从开封南坐火车出发,一直往东去,到徐州正东的新安镇(新沂)下车步行往北去,走了大概二三十里路,就和鬼子挂上面了。”

邵经斗对山东丢失有着他对历史的朴素理解:日本1937年占山东,是因为韩复榘跑了,所以日本鬼子1938年见到我们来,当时还觉得我们怕他哩。

不过32军让日军出乎意料。“32军有3个师,见到鬼子我们就嗷嗷叫冲上去了,打得鬼子撤到围子里面了。”据邵经斗回忆,日军所在据点是一个寨子,“周边打有围子,墙上有掩盖,围子周边有三四尺深的水。”

“追到这个寨子,我们就架梯子攻寨。”此战已是班长的邵经斗回忆说,战斗很惨烈,“第一夜我们一个班14个人就伤亡7个,其中战死四个,伤了3个。”

“胜利是打出来的”

在长达3小时的采访中,邵经斗兴致很高,“现在国家能够记得我,我心里高兴。”而他现在最大的期待,就是“想看到今年的阅兵”。

邵经斗的儿子邵士岭说,邵老今年4月份在台儿庄与李仙洲儿子相见时,两人抱头痛哭。

这月,邵经斗被邀请到台儿庄,参加“台儿庄大战胜利77周年”,是唯一一位抗战参战人员。邵经斗被发现,源于此前2013年10月份,安徽当地寻找抗战老兵志愿者朱洪宝,发现了邵老抗战事迹。

谈及年轻时多年的抗战,老人最大的感受是“胜利是打出来的”。 当记者请求邵老唱首当年的军歌时,他连忙摆摆手:“时间久了,想不起来啦。”

停顿片刻,他猛然抬头,卖力地发出嘶哑而又悠长的声音: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杀!”

来源:法制晚报

4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