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河南驻马店老兵:陈明道

徽太郎 收藏 0 0
导读:陈明道,住确山县胡庙乡周井村西南组19号。下面是老人所叙述的自传。 我生于一九二三年 ,本人自十三岁上学,十八岁下学。在十九岁(即一九四一年夏天;有误,应该1942年),国民党部队招兵。我到遂平县城西陕寨村当兵,编入国民党暂编新兵,第一旅旅长 鲍如礼(应为鲍汝澧)。经过训练于1941(应为1942)年冬天,就开赴黄河南岸,守卫黄河南大铁桥,日寇在黄河北岸荒山头。守桥有二个多月,日寇就发动了黄河大铁桥争夺战,日寇在二十七架飞机和几十门大炮的掩护下, 用骑兵,步兵轮番冲击。队

陈明道,住确山县胡庙乡周井村西南组19号。下面是老人所叙述的自传。

我生于一九二三年 ,本人自十三岁上学,十八岁下学。在十九岁(即一九四一年夏天;有误,应该1942年),国民党部队招兵。我到遂平县城西陕寨村当兵,编入国民党暂编新兵,第一旅旅长 鲍如礼(应为鲍汝澧)。经过训练于1941(应为1942)年冬天,就开赴黄河南岸,守卫黄河南大铁桥,日寇在黄河北岸荒山头。守桥有二个多月,日寇就发动了黄河大铁桥争夺战,日寇在二十七架飞机和几十门大炮的掩护下, 用骑兵,步兵轮番冲击。队伍守桥 (乏力),败退下来一直退到密县、禹县、长葛一带,和日寇打转转。直到一九四二(应为1943)年夏,部队从长葛一直退到上蔡、遂平和日寇周旋。后来驻扎遂平西嵖岈山,这时才和日寇作战,打击小股日本兵和地方维持会。一九四三(应为1944)年秋,部队奉命去南阳整编,我在中途由于想家,逃跑回家了。

其中最激烈的一次是在遂平西南和日军打了三天两夜,终于把日军打败了。打了这一仗,由于我想家就回家了。第二年春天,即一九四四(应1945)年春天,我又被拉壮丁送往信阳。在信阳集结后,坐火车一直拉到陕西省的北部北潼关下车,步行到甘泉被编入国民党第十七师当兵,师长是何文定,部队在甘泉驻扎有半年时间。

到一九四五(应1946)年冬天, 部队奉命开进延安驻扎,在延安驻守一年多,在一九四七(应1948)年春天,延安被攻克,部队撤出延安,逃跑到城县一带驻扎、流动。驻扎年把,在一九四八(应为1949)年春天,部队在城外东北寺 镇,被人民解放军拦腰切断,围歼了部队的后半截,我被俘虏了。在韩城一带学习了二个月后,就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五师三五九旅十五团三营七连一排二班当战士,并且一到连队,立即就参加了战斗,在合阳城南高地村围围歼了胡宗南76军430团。战斗一结束,当晚部队又攻打了高地村西南余罗山的攻击战,歼灭胡宗南一个营。由于山高,当时部队又没有火炮,山头没有攻下。部队于第二天下午转移到永丰镇,参加了围攻永丰镇战斗,我们三营一排是突击排。在对永丰镇突击攻击了一夜之后,我们排又被调走打阻击。打了四天四夜的阻击战以后,永丰镇被攻克了,全歼胡宗南76军和军部,并活捉军长李日喜。部队经过短暂的休整后,就立即开始了紧张战斗。经过几次中、小规模战斗后,由于战斗的频繁,部队得不到休息,给养也很困难,在一次攻打大山梁的战斗中,由于饥饿、疲劳,战斗打到激烈的时候,我被炮火震晕,被泥土埋在死人堆里。第二天半响苏醒来时,双方部队都已不知去向。我晕晕乎乎起来,边走边打听部队,可部队越走越远……这时是1949()年夏天,我只得住河南家乡的方向走回。在走到陕西,潼关城东门外,又被一支不知名的国民党 队伍拦着,硬补在他们队伍里。在这个部队有六、七天时间,部队就宣布武装起义了。起义以后,我被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军,后勤部兼(?)护团,在警卫排当战士(团长姓王,名字忘了)。我们这支部队主要任务是护卫解放区运往前线 的战争物质,所以很少打仗。在49年秋天,整个华北华中都已经解放,我们部队奉命驻军大西南。我们团又被转为西南军区后勤部警护团,我们在警护卫团 排当战士。以后又在团部当通讯员,参加了西南地区 抄匪反霸、土地改革第一系列的战斗。直到1952年复员回家,回家后参加农业生产劳动至今。

由于我近几年来年龄大了,身体不好,生产、生活都有困难。兼于我几十年前为中国革命所做出的一些微薄 的贡献,我申请有关部门给我晚年生活给于照顾。

申请人:陈明道 1990年1月4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