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仵德厚回忆台儿庄战役:敢死队除负伤三人外全部牺牲

always七月 收藏 3 5105
导读:仵德厚 男,1915年生,原国民党三十军三十八师八十八旅一七六团三营营长和三十军敢死队队长。  1938年3月下旬,三十军三十八师奉命增援台儿庄,我们一七六团配属给台儿庄守城部队三十一师师长池峰城指挥,作为预备队待命。  28日,上面命令一七六团增援。那时池师长的部队守正面,持续了差不多有八九天,全师都快打光了。在运河南岸的桥下,池师长召来我和团长袁有德,口述命令:“台儿庄非常激烈,我们伤亡很多,敌人由西北城墙进了城,现在城里面联系不上。你这个营冲进城去,与城东禹功魁营长取得联系后,固

仵德厚 男,1915年生,原国民党三十军三十八师八十八旅一七六团三营营长和三十军敢死队队长。

1938年3月下旬,三十军三十八师奉命增援台儿庄,我们一七六团配属给台儿庄守城部队三十一师师长池峰城指挥,作为预备队待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仵德厚戎装照

28日,上面命令一七六团增援。那时池师长的部队守正面,持续了差不多有八九天,全师都快打光了。在运河南岸的桥下,池师长召来我和团长袁有德,口述命令:“台儿庄非常激烈,我们伤亡很多,敌人由西北城墙进了城,现在城里面联系不上。你这个营冲进城去,与城东禹功魁营长取得联系后,固守台儿庄!”我马上回去部署,挑了40个人组成敢死队。我把池师长的命令一说,士兵都举手要去。那个时候士兵虽然训练的时间很短,但是战斗情绪非常高。

我带着七连和九连冲进城去占领北街,副营长带八连占领南街。在城门楼打死3个日本兵后夺了3支步枪,然后就进了城。进城后,只见日本人,没有看见自己人。这时我想到池师长说城里面已经失去联系,大概是都战死了。

街上的鬼子都躲进两边的房子。我们每进一个房子,就掏枪眼,有时隔墙投手榴弹。鬼子掷过来的手榴弹没有爆炸的话,我又掷回去,炸得鬼子乱叫。第一天晚上彻夜激战,牺牲了几十个人。到次日上午,鬼子大部分被歼灭。剩下的鬼子,被赶到城西北一个土围子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晚年仵德厚

牺牲最多的就是攻占土围子,我们前后死了一百多人,歼敌二三百人。土围子有3米高,3个人搭人梯才能跳上去。我们跟鬼子对峙一夜,杀声炮声震得人耳朵疼。到天亮,鬼子向我冲击几次均被我击退,我集中轻重机枪、迫击炮火力压制鬼子。敢死队乘烟雾弥漫尘土飞扬之际,手持大刀腰束手榴弹,冲至土围子外,投集束手榴弹进围内。士兵们马上搭人梯上去,在土围子里跟鬼子白刃战。那一战,敢死队除负伤三人外全部牺牲。

土围子歼敌后,我们继续向城里鬼子阵地进攻。鬼子除了少数还在交通壕守候准备二次进城外,其余全部被驱逐出城。但他们继续每天向城里轰炸,台儿庄整个成了一片焦土,飞沙走石人都看不清,甚至随便在地上抓起来都是炮弹碎片。

因为我们是背水作战,怎么也不能向后撤。我跟部队说,如果敌人攻来,我就向敌人后面撤。4月3日左右天快明的时候,侦察兵来汇报说,敌人看上去一片紊乱,汽车来来往往。我估计敌人接下来进攻会很厉害,结果没动静,他们全部撤了。

我的名字还上了《中央日报》。我看到报上写了个“仵德厚”,其他没顾上看咋写的,后来才听别人说,台儿庄作战记录上有你作战的情况呢。

5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