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廖麟忆台儿庄战役:1个星期我们连队牺牲140余人

always七月 收藏 0 6
导读:廖麟 男,1914年生,原国军中央陆军第十三师三十五旅步兵连中尉副连长。  台儿庄会战爆发后,我因在淞沪会战中受伤立功并提前返回部队参战而晋职为步兵连的中尉副连长———当时国民党军队有个规定,就是负了伤提前归队的可以提一职。1938年3月份,枣庄附近的战斗已经很激烈了。我回到部队的第一天下午,连兵的面都还没见,就受领了一个摸“夜螺蛳”的任务,要带个尖刀排趁夜穿插到日军的一个碉堡附近潜伏,在友军从其他方向发动突击的同时,对这个据点实施突然攻击,力争将该部敌人消灭,至少要达到牵制敌人的目的。

廖麟 男,1914年生,原国军中央陆军第十三师三十五旅步兵连中尉副连长。

台儿庄会战爆发后,我因在淞沪会战中受伤立功并提前返回部队参战而晋职为步兵连的中尉副连长———当时国民党军队有个规定,就是负了伤提前归队的可以提一职。1938年3月份,枣庄附近的战斗已经很激烈了。我回到部队的第一天下午,连兵的面都还没见,就受领了一个摸“夜螺蛳”的任务,要带个尖刀排趁夜穿插到日军的一个碉堡附近潜伏,在友军从其他方向发动突击的同时,对这个据点实施突然攻击,力争将该部敌人消灭,至少要达到牵制敌人的目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老兵廖麟

按常规,军官不熟悉部属的作战技能和特点前,是不应该立即指挥作战的。可当时战斗异常残酷,我们连三个排长,两人牺牲一人负重伤,责任义不容辞地落到了我的肩上。战斗前,为尽快熟悉部属,我找来花名册,逐一记下全排战士姓名,再找来班长大致问了一下部队情况,就出发了。

那天晚上很冷,好像下小雨。我拿着地图,带领战士在敌人的阵地接合部迂回穿插,常是从敌人的眼皮子底下爬过去的,小便都是尿在裤子里。那时,鬼子都是白天或者傍晚进攻,夜里休息,而我们都是夜里进攻,白天守。在通过敌人第二个阵地时,有个日军走出工事小便,我们赶紧趴倒在一

道坡坎下,屏住呼吸。那个鬼子大概是累得不行,在坎上懒洋洋地哼着小调,慢腾腾地朝我们埋伏的地方撒尿,淋了我们好几名战士。

日军的碉堡设有固定哨和游动哨,外围埋了地雷,并用铁丝网封闭起来。要想接近这个据点,必须在敌人探照灯扫射的间隙,快速通过一片200米左右的开阔地,不然的话就会暴露在敌人的火力下。我命令士兵以班为单位,利用地形地物掩护,终于依次安全抵达指定位置。在约定的时间,友军发起进攻,枪声、炮声响成一片。任务算是圆满完成了。

日军的武器精良,有制空权,擅长白天作战,尤其喜欢在傍晚或者拂晓发起进攻。我们没有制空权,火力也不能压制敌人,夜战、近战成了我们的基本作战样式,鬼子也怕。那时候部队的伤亡大哟,我们连开始有180多个弟兄,不到一个星期,几场冲锋和反冲锋下来,就只有40来个了。

台儿庄会战的一个特点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包饺子”。往往我们把一部分鬼子包围时,自身也正被更多的鬼子包围着,常有掉队的兵跑到对方营地。因此,突围与反突围的战斗,一刻也没停过。鬼子的飞机给他们的阵地送给养,经常掉到我们的阵地上,大家就喊:“狗日的多送点来!”有吃的、用的,好像还有女人的照片和天皇的慰问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