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偷袭珍珠港早有预谋:十年之前即将其作为试题

观察员万磊 收藏 4 1951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田明,原题:《日本狼子野心:海军学院毕业生作答"如何袭击珍珠港?"》

偷袭珍珠港是一场赌博

珍珠港位于太平洋北部的瓦胡岛上,是夏威夷群岛中一个优良的深水海港,毗邻著名的檀香山港。它东距日本约3500多海里,西距美国本土约2000海里,是太平洋的交通要冲,也是美国太平洋舰队最重要的基地。自从1898年从西班牙手中夺取该岛之后,美国就开始把它作为钳制太平洋的重要枢纽,苦心经营。1919年至1922年间,美军先后在这里建设了潜艇基地和航空基地。当时还是海军中校的切斯特·尼米兹,就是参与修建珍珠港潜艇基地的军官之一。在珍珠港,美军配属了94艘各类战舰,其中包括四艘航空母舰。可以说,珍珠港是美国在太平洋的门户,打开珍珠港,就可以窥视美国大陆的珍宝了。

正因为如此,珍珠港一直是日本海军虎视眈眈的地方。实际上,自从在日俄战争中战胜俄罗斯海军以来,日本就已经悄悄地把美国视为下一个潜在的劲敌。研究夺取敌人军事要冲的战略战术,在日本是一个秘而不宣的课题。事实上,日本几乎毫不掩饰这样的狼子野心,自从1931年起,日本海军学院历届毕业学员都要回答一个问题:你认为袭击珍珠港应该怎样进行?

关于这个问题,海军大将山本五十六的答案是:“我军在日美战争首先应该采取的策略是:一开战就猛击,先击破敌主力舰队,置美国海军及美国国民于无可挽救之地,使其士气沮丧。从而才能占据东亚之要障,确保不败之地步,以此来建设东亚共荣圈……一旦击破美主力舰队,菲律宾以南的闲杂兵力必然士气低迷,很难考虑能勇敢战斗。”

1941年6月,山本五十六正式向战争部提交了这个方案。这个大胆而冒险的方案引起了军部的大争论,一些人不相信庞大的舰队能横渡3500海里而不被发现,对这一计划的可行性表示怀疑。万一不成功怎么办?山本五十六的回答非常简单:“如果日本有天佑,夏威夷作战肯定成功;如果中途失败,放弃作战计划就行了。”

既然是赌,那必然还是要讲究规矩的。山本五十六认为赌局开始之前应该通知对手。从道义上说,先宣后战才符合君子之道。山本五十六选定进攻珍珠港的时间,是美国东部时间1941年12月7日下午1时。他通知日本驻美国的外交官:首先要在12月7日上午10点20分联系美国国务卿——那个时刻日本的飞机从航空母舰起飞;然后日本使节必须把和美国国务卿见面的时间安排在下午1点,那个时刻日本将扔下第一枚炸弹。

1941年12月7日,美国东部时间中午12时32分,也就是夏威夷当地时间早上7点零2分,一位在瓦胡岛夏威夷群岛中的一个重要岛屿。执勤的雷达兵向长官报告说,发现有大队飞机正向夏威夷方向飞来,很快就会到达基地。长官轻描淡写地看了看雷达屏幕后,叫他不必担心,因为这大概是从美国本土飞来的飞机。20分钟后,这些被认为是自己人的飞机,向珍珠港投下了如狂风骤雨一般的炸弹。

华盛顿时间下午1点48分,美国海军电讯处处长接到了紧急通知,要他准备接收从檀香山直通华盛顿的电报。两分钟后,电报到了,内容是:

珍珠港遭受空袭,并非演习。

华盛顿时间下午2点,美国国务卿赫尔办公室的电话急促地响了起来,这是罗斯福总统打来的。他告诉国务卿:不久前通讯部队破译的日军电报,在一个小时前得到了证实。总统同时告诉国务卿,让他若无其事地接见日本使节,只要冷冷地把他们打发走就是了。

五分钟后,两位驻华盛顿的日本外交官满头大汗地来到了国务卿的办公室。其中一位使节抱歉地说:“我原来奉命在下午1点把这份电报交给你的。”

赫尔气得声音发抖:“为什么要在下午1点交给我?”

“这个,我不知道,”外交官回答说。

虽然罗斯福总统一再告诫国务卿要保持克制,但是赫尔还是忍不住训斥了这两位姗姗来迟的日本外交官:“我告诉你们,过去9个月来我跟你们会谈,从来没有说过一句假话……我担任政府公职已经50年了,我还没有见过哪一份外交文件这样鬼话连篇,歪曲事实的。你们这些话这样无耻,不到今天我还不愿意相信,地球上竟然有哪个政府能够说得出口!”

这封措辞严谨的外交照会被美国国务卿骂得体无完肤,倒是冤枉了这两位恪尽职守的外交官。试想,如果他们没有迟到,而是在下午1点准时将这份宣战书递交美国国务卿,当国务卿还在阅读外交照会时,日本正好开始轰炸,那种缜密的部署带给美国国务卿的将是错愕,而不是眼下的愤怒。

两位外交官之所以迟到一个小时,是因为东京来的电报太长,12月7日又是星期日,提前下班的译电员打算在周一再继续翻译这封电文。等两位外交官发现问题,火急火燎地完成这个工作时,已经超过了约定的下午1点。而且,这封注定要被历史永远记录在案的宣战照会的确错字连篇,一塌糊涂。

华盛顿时间下午3点,海军少将切斯特·尼米兹打开家里的收音机。此前他已经得到预告,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将在这个时间播送纽约爱乐乐团的音乐节目。但是尼米兹听到的不是音乐,而是播音员急促的声音:“今天,日军袭击了珍珠港。”他几乎是没有听完第二句话,就匆忙穿上军装,直奔海军司令部,他的工作岗位是:海军第一战列舰分遣舰队司令。

一个小时后,切斯特·尼米兹的工作岗位发生了变化,他被一辆高速行驶的汽车直接接到了白宫。

“我们的飞机竟然摆在地上让人家给炸了!”罗斯福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这句话,“摆在地上让人家炸!”说这话的时候,总统甚至捶着椭圆形办公室的墙壁。

尼米兹这才知道,在这次突如其来的袭击中,除了已经出海的4艘航空母舰外,美军的8艘战列舰、9艘巡洋舰还有为数众多的驱逐舰,都被日军炸毁。与军舰同时遭到轰炸的,还有珍珠港的军营和部分民用设施,有2403名美军士兵和百姓在轰炸中阵亡。也就是说,美国的太平洋舰队已经不存在了。

总统怒气冲冲地重复着的那句话:“摆在地上被人家炸”,是珍珠港舰队司令金梅尔海军少将干的。在袭击发生前两周,金梅尔接到了海军部的警告,让他警惕来自日本的侵略行动。陆军部也同时发来了警告,说伴随战争而来的,可能有颠覆活动。金梅尔没有重视海军部的警告,他让士兵们在12月7日这个星期日正常休假。但是,他却出人意料地重视了陆军部的警告,他断定颠覆活动指的是瓦胡岛上日本侨民的捣乱行为,所以他命令把所有飞机都摆在机场中央。按照金梅尔少将的想法,飞机摆放在大庭广众之下,日本侨民的捣乱就不会得逞。结果到了12月7日这一天,摆在机场中央的飞机就成了日军的活靶子。

金梅尔把事情搞成这样,从军事纪律的角度讲就应该承担责任。总统撤换金梅尔尼米兹并不感到意外。意外的是总统要他去接替金梅尔。总统让尼米兹去夏威夷的想法似乎是很久之前就已经作出的决定,所以他下达命令的时候十分平静,他告诉尼米兹:“你到珍珠港去,收拾那里的败局,然后留在那里,直到战争结束再回来。”

在尼米兹抬脚准备离开白宫的那一刻,和总统一起接见他的陆军参谋长乔治·马歇尔上将叫住了他。这位五星上将告诉尼米兹少将,为了方便他工作,总统已经批准把他的军衔从海军少将直接晋升为海军三星上将。马歇尔嘱咐他好好干,去收拾那帮日本鬼子。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